uc書盟 > 北宋閑王 > 第二百三十二章 無法降落

第二百三十二章 無法降落

    趙顏他們的熱氣球升空之后,雖然晚上,但因為氣囊的巨大體積,最后還是引起一些人的注意,特別是一些沖進行宮的叛軍,更是嚇的不輕,以為是行宮中隱藏著兩個怪物,不少人更是嚇的轉身就跑,這倒是間接的幫了耶律洪基的一些忙。

    不過很快就有叛軍之中的將領穩住局面,甚至還指揮弓箭手向上射箭,想要把上面的怪物射下來,當時趙顏他們的熱氣球飛的還不是很高,結果竟然真的被弓箭射中,幸好下面的吊籃十分堅固,根本不用擔心箭支,至于上面的氣囊,外面的絲綢本來就不容易射穿,再加上已經有了一定的高度,箭支射上來時也沒什么力量,因此雖然射中了氣囊,但卻都被彈開了,甚至就算被射穿也沒事,因為氣囊破一點洞并不怎么影響飛行。

    看到周圍飛過的箭支,趙顏他們也是嚇了一跳,急忙加大火力,使得熱氣球再次上升,一般的箭支他們雖然不怕,但萬一下面的叛軍開竅,改用火箭射他們的話,那他們的熱氣球絕對會變成兩個大火炬,他們不是被燒死也會被摔死。

    趙顏負責往爐里加煤,蘇軾則拼命的拉著一個小巧的風箱,使得火爐里的火頭很大,熱氣球也升的更快,再加上地面上的風雖然不大,但是空中的風卻十分強勁,結果不一會的功夫,趙顏他們的熱氣球就脫離了叛軍的射程,而且在風力的吹動下一路向東方飄去。

    看著下面的宮殿與火光越來越小,而且熱氣球向東飄動的速度也很快,眼看著就要脫離行宮的上空范圍。這讓趙顏他們都是松了口氣,只要逃離了行宮的范圍,他們也就安全了。不過隨著高度的升高,趙顏他們感覺周圍的氣溫也越來越低,風也變得越來越大。這讓三人都感覺手腳冰冷,身上也沒有一絲熱氣。

    幸好趙顏知道海拔越高氣溫越低,所以在事先早就準備好了皮裘,因為事先沒想到耶律思也會來,所以皮裘只有兩件,不過趙顏擔心不保暖。還特意準備了一條棉被,現在剛好他和蘇軾一人一件皮裘,耶律思則用棉被把自已裹的像個粽子似的。

    “糟了,晚上這么黑,下面的情況我們根本看不清。到時該怎么落下去?”這時棉被中的耶律思忽然想到一個問題,當下十分焦急的問道,行宮緊臨著太子山和灤河,又是又林又是河水的,若是看不清下面的地形的話,很可能會在降落時遇到危險。

    “嘿嘿,公主不必擔心,這幾天刮的都是西風。今天也不例外,現在咱們的熱氣球就是在風力的推動下向東而行,所以我早就讓人在東邊找到一些平坦之地。天一黑就點起了篝火,到時咱們看到火光后就開始往下降,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可以安全降落。”趙顏聽到這里卻是一笑道,熱氣球在天空的唯一動力就只有風力,這幾天的風向又十分固定。所以他之前也做好了安排。

    不過耶律思聽到趙顏的這些話卻是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道:“郡王竟然在之前就已經做好了準備,如此說來。你們應該早就知道耶律重元今晚要發動叛亂吧?”

    自從剛才決定帶耶律思離開時,趙顏就已經知道瞞不過對方。因此只見他十分干脆的點了點頭道:“既然公主如此問,那我就如實相告,我們的確事先知道耶律重元準備叛亂的事,甚至也猜到對方可能在壽宴時發動叛亂,但卻不知道具體在哪一天,所以在這三天里,我們時刻都準備要逃跑。”

    聽到趙顏竟然如此輕易的就把如此機密的事告訴自已,耶律思也不禁一呆,不過很快趙顏接著又笑道:“當然這是現在私下里我對公主這么說,但是等我們平安落地之后,我只會告訴別人這是一個巧合,我們大宋使團本來是想把這兩個熱氣球做為一份特別的壽禮送給你父皇的,可沒想到竟然在最后時刻救了我們一命。”

    “你……無恥!”聽到趙顏如此無賴的回答,耶律思也氣的俏臉發白,指著趙顏怒道,她平時居于深宮之中,根本沒想過世界上竟然有如此顛倒黑白之人。

    “哈哈,這可不叫無恥,而是國與國之間的權謀,畢竟我們大宋與你們遼國雖然表面上和平共處,但私底下的明爭暗斗卻一直沒斷過,而且連我們都能得知耶律重元叛亂的事,但你們遼國上層卻對此一無所知,這也只能說你們遼國的官員實在太無能了!”趙顏聽到耶律思的話非但沒有生氣,反而大笑著開口道。

    耶律思雖然缺乏見識,但腦子卻很聰明,很快就冷靜下來,而且她也知道趙顏說的沒錯,遼國與宋國本來就是敵人,若是自已一方知道宋國即將發生叛亂,恐怕也不會好心的通知對方,甚至對方亂的越厲害,自已一方就會越高興。

    想到上面這些,耶律思也不再生氣,反而露出一個微笑道:“郡王真是好膽識,為了能讓我們遼國內亂,竟然以身犯險,難怪你大哥潁王早早的不見了蹤影,想必應該是早就逃走了,不過這也很正常,畢竟誰都知道,潁王是宋國的準太子,所以郡王殿下可以冒險,但是潁王的安危卻絕對不能有任何的閃失。”

    “嘿嘿,公主殿下你就不必在我面前耍心眼了,想要挑撥我們兄弟的關系,你還太嫩了,另外再告訴你,我大哥他本來是要留下來的,但卻被我給堅決的拒絕了,而且你說的也沒錯,我只是一個悠閑的郡王,本來就沒打算去管朝堂上的那些煩心事,所以你說的那些對我根本沒用。”趙顏聽到耶律思明顯挑撥離間的話后,卻是再次一笑道。

    聽到趙顏一語道破自已的用心,耶律思再次氣的一跺腳,把頭縮進棉被里自已一個人生悶氣。蘇軾從剛才到現在都還在看著行宮的方向發呆,對身邊的事情根本充耳不聞。趙顏看到這里也沒有自找沒趣,一時間吊籃里的三個人都沒有再說話,氣氛也變得有些沉悶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趙顏忽然想到一個問題,那就是耶律思為什么會在自已住的地方等著自已,而且還是在晚上,這可就有些太奇怪了?

    想到這里,趙顏剛想開口詢問,但也就在這時,忽然只聽見風中傳來一陣呼喊聲,這讓趙顏他們一愣,很快就發現原來是另外一個熱氣球上的周侗在沖他們高喊,不過現在兩個熱氣球之間已經拉開了一段距離,再加上空中的風力也很強勁,因此根本聽不清他們在喊什么,只是看他們在吊籃里又是喊叫又是伸手比劃的樣子,好像是遇到了什么急事?

    “他們在喊什么,你們聽清了沒有?”趙顏屏住呼吸聽了好一會兒,但卻依然沒能聽清,于是只好向同樣傾聽的蘇軾和耶律思問道。

    “沒有,不過聽他們的喊聲如此焦急,好像是遇到了什么問題?”耶律思這時也皺著眉頭道。蘇軾這時也從發呆中清醒過來,但他同樣也沒聽清周侗他們在喊什么。

    不過也就在這時,忽然一陣亂風刮來,剛好把周侗他們的喊叫聲送過來一段,趙顏可以十分清楚的聽到周侗他們好像是在說“風”什么,這讓他們都是一愣,緊接著耶律思第一個反應過來,抱著被子站起來道:“風?你們發現沒有,現在的風向好像亂了?”

    趙顏和蘇軾也同樣發現了這個問題,剛才的風一個勁的向東吹,但是現在空中的風卻變成了亂風,一會向東一會向北,而且風力好像也在變大,結果在這種亂風之下,熱氣球前進的方向已經發生改變,而且吊籃也變得十分不穩定,搖搖晃晃的好像隨時都可能掉下去。

    “糟了,風向怎么偏偏在這個時候變了?”趙顏發現這種情況后,立刻焦急無比的道,風向一向,他們前進的方向也就變了,如此一來,他們就無法經過東邊接應他們那些人的上空,也就看不到那些火堆的指示,這也就意味著他們將無法在晚上降落。

    “這可怎么辦,若是沒有火堆的話,我們可怎么降落下去?”耶律思這時也想到風向改變所帶來的嚴重后果,當下也十分焦急的問道。

    “沒辦法,若是實在不行的話,那就只能強行降落了,不過肯定會帶來很大的風險。”趙顏這時也是沉聲道,他本以為自已的計劃萬無一失,但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老天竟然不給面子,現在風向一變,趙顏之前的計劃全都被打亂了。

    不過很快趙顏他們發現自已的麻煩還不止于此,隨著風向的改變,風力也變得越加的強勁,熱氣球已經變得十分不穩定,最后趙顏他們只得用繩子把自已綁在吊籃里,這才沒有被甩出去,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趙顏發現周侗他們的熱氣球被亂風吹的越來越遠,兩個熱氣球之間最少也距離幾里,而且彼此之間的距離還在拉大,這也意味著他們很可能會失散,哪怕是安全降落后,恐怕也很難找到對方。(未完待續)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