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北宋閑王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剖尸辨人

第四百一十三章 剖尸辨人

    趙顏說著對徐得祖再次低聲吩咐了幾句,結果徐得祖先是一愣,然后又猶豫了片刻,最后終于點了點頭,然后立刻命人去辦,結果這次只等了半個時辰,派出去的人很快就趕了回來,然后將趙顏需要的情報稟報上來。

    得到情報的趙顏心中一喜,但表面上卻不動聲色,當下再次走到吳群等人面前問道:“你們幾個都是伺候徐得祖的人,那么應該知道在徐得祖去世之前,最后一頓吃的是什么吧?”

    聽到趙顏問到這個奇怪的問題,吳群等人都是再次一愣,過了片刻才由站在最左邊的一個小個子太監回答道:“啟稟郡王,小人平時負責徐公的三餐,若是我沒有記錯的話,徐公出事那天晚上應該吃的是炒白菜、炙羊肉和蛋花湯,主食吃的是饅頭和米粥,另外徐公每天早上起床時都習慣吃水果,那天早上我給他準備的是香瓜,整個都被他吃光了才按照以往的習慣親自去打水洗臉,本來這些活可以讓我們去做的,但徐公卻習慣自己做這些事,結果出了意外。”

    “白菜、羊肉和蛋花湯,另外還有一個香瓜,這比我得到的情報還要詳細,不錯不錯!”趙顏聽到這里笑著自語道,當下又勉勵了對方幾句,然后轉身走到徐得祖的尸體面前。

    “郡王,您先等一下!”這時黃五德忽然開口阻止道,然后又對周圍帶來的侍衛以及吳群等人道,“你們都退下去吧,沒有我與郡王的召喚,任何人都不準靠近,否則格殺勿論!”

    黃五德常年執掌皇城司,平時對趙顏雖然都是一副笑呵呵的表情,但發布上面的命令時,全身卻散發出一種上位者的凜然之氣,這才是他平時的真面目,同時也讓周圍的人都嚇了一跳。立刻毫不猶豫的點頭稱是,然后轉眼之間就離開了墓地。

    “郡王,以后做這種事一定要注意影響,雖然我知道您不在乎。萬一被別人傳出去的話,還是會對郡王的聲望造成很大的打擊。”黃五德這時再次轉過身對趙顏苦笑道。

    剛才趙顏吩咐他調查徐得祖死前吃的食物時,他就已經猜到趙顏要做什么了,只是之前趙曙只同意讓他們開棺驗尸,但并沒讓他們毀壞尸體。要知道大宋律法可是有明文規定,毀壞尸體可是重罪,甚至哪怕是仵作在驗尸之時,也只能從表面查驗,除非上頭特批,否則也不敢毀壞尸體。

    看到黃五德把周圍的人都趕走了,趙顏也終于明白了他的苦心,當下心中雖然感動,但臉上卻依然笑嘻嘻的道:“還是老黃你想的周到,不過徐得祖本來就是萬惡不赦之人。若這具尸體真的是他,估計爹爹也不可能讓他再這么安穩的葬在這里。”

    趙顏說著從旁邊拿出一個包袱,打開之后,里面露出一些長短不一的匕首,這也是他之前讓黃五德準備的,只見他從中挑選出一個長短合適的鋒利匕首,然后親手剖開了“徐得祖”尸體的腹部。

    這世上找到兩個長相幾乎一樣的人雖然很難,但對于陰冥司這樣龐大的組織而言,并不是不可能的事,另外人體外表的傷痕也可能偽裝。不過趙顏不相信徐得祖會把事情做的滴水不漏,假設這個尸體是徐得祖的替身,那么他體內的食物總不會也和徐得祖一樣吧,若陰冥司的人連這么細微的細節都能想到。那么趙顏也無話可話。

    隨著趙顏把徐得祖的尸體解剖開,露出里面烏黑一團的內臟,尸體的腐爛一般都是從內部開始,所以內臟的腐爛也最嚴重,本來趙顏并沒有打算用這個辦法,只是沒想到徐得祖的尸體保存的這么完好。而且外表上也實在無法分辯,所以才只能用這個辦法。

    只見趙顏強忍著惡臭從烏黑的內臟中找到胃部,當他的手接觸到已經漲氣的胃部時,卻不禁臉色一喜,因為他發現胃部里明顯有沒有消化的食物,而且數量還不少,但是按照宮里的說法,徐得祖是在早上洗臉時不小心掉下井里淹死的,試想一個還沒有洗漱的人,連早飯也沒有吃,胃里怎么可能有食物?

    想到這里,趙顏伸手將尸體的胃從里面切除出來,然后拿在平地上小心的切開,結果發現胃里塞滿了各種早已經變成糊狀的食物,雖然已經變質發黑,但依然可以看出大部分都是肉食,而且也根本沒有消化,這說明死者在吃下這些食物不久后就被殺死,所以才使得胃里的食物沒來的及被消化。

    “老黃,已經可以確定了,死者不是徐得祖!”趙顏這時站起來對躲在上風口的黃五德開口叫道,若不是尸體散發的臭氣實在太難聞,恐怕他這時會高興的大笑起來。

    “什么?”黃五德聽到趙顏的話也是十分的震驚,當下幾步來到趙顏的面前,然后低頭看了一下趙顏的解剖成果,結果他雖然也見過不少尸體,但像現在這樣把一具半腐爛的尸體的肚子剖開,并且把里面的腸胃都拿出來的樣子,依然讓他感到十分的不適應。

    不過黃五德畢竟不是普通人,很快就平息了心中的不適,轉而認真的觀察起趙顏的發現,結果當他看到切開的胃里的各種食物殘渣時,臉上也露出陰沉之色,他本以為徐得祖是真的死了,可是現在看來,自己差點又被對方給耍弄了。

    “老黃,看來徐得祖還真是謹慎,這個替身恐怕是他早就準備好的,甚至連身上的傷痕都做的一模一樣,就算長相上有些偏差,但在井水里泡上一天,恐怕這點小偏差也根本不會引人注意,只可惜他卻還是遺漏了一點,這個替身死前明顯吃了一頓豐盛的斷頭飯,估計他也沒有想到我會把尸體的肚子剖開。”趙顏這時一臉得意的開口道,能夠想到從尸體胃中殘留的食物中驗證他的身份,也要利益于他在后世時學到的醫學知識,只是這些屬于法醫的范疇,他也僅僅只是了解一些。

    “郡王英明,若非您的堅持,老奴也要被徐得祖給蒙蔽了。”徐得祖說到最后時,臉上也不禁露出幾分憤怒之色,現在他恨不得直接抓住徐得祖,然后親手撕了對方,畢竟這些年他在徐得祖身上吃的虧實在太多了。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老黃你立刻去布置抓捕徐得祖的事,就算抓不到也不能讓他好過,我這就回去向爹爹稟報!”趙顏當下開口道。

    黃五德聽到這里也立刻答應一聲,轉身就快步離開了,趙顏則把這個徐得祖的替身收拾了一下,比如拉出來的腸胃再重新塞回去,并且草草的縫了一下,又把他的衣服穿上,這樣只要不解開衣服,就不會被人發現尸體被解剖過。

    接下來趙顏叫來周圍的侍衛把尸體重新抬回棺材里,然后重新安葬到墓中,說起來這個替身也是個可憐人,死后連個名字都沒有留下,而且還被趙顏剖開肚子,所以這片風水不錯的墓地就算是給他的一點補償了。

    當下趙顏以最快的速度趕回皇宮,然后向趙曙稟報了一下自己發現尸體是徐得祖替身的經過,結果趙曙在震怒之余,也對趙顏的才智夸贊了幾句,不過他也警告趙顏,這樣毀壞尸體的事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能再做,否則只會留給別人話柄,對此趙顏也點頭應是。

    追捕徐得祖和清剿陰冥司的事情不需要趙顏操心,這些都是趙曙和黃五德他們的事,只是趙曙為了趙顏的安全,特意派出一支千人的禁軍護衛他一起回去,另外在趙顏居住的別院附近,也同樣駐扎著一支千人的禁軍,由此可知趙曙對趙顏的重視。

    等到趙顏回到家里時,已經是晚上二更天了,不過曹穎她們卻都沒有睡,一個個都在內宅的大廳中等候,直到看見趙顏安全回來時,她們這才松了口氣,其中寶安公主和壽康公主詢問了趙顏幾句后,很快就回去休息了,把時間留給趙顏和他的妻妾們。

    曹穎和薛寧兒、耶律思、歐陽婉靈四人都有一肚子的心里話想和趙顏說,不過現在眾人都在場,卻讓她們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說,最后還是趙顏上前一一的安慰了她們幾句,甚至為了讓她們安心,他保證自己以后出去一定會小心萬分,絕對不會再出現這次的事情,這才讓曹穎她們松了口氣。

    就這樣一家人圍在一起聊了半個時辰,雖然還有許多的話沒有說完,不過薛寧兒、耶律思和歐陽婉靈卻都起身告辭,因為她們知道在趙顏被綁架的這段時間里,曹穎獨力支撐著郡王府,可以說是最辛苦的一個,另外趙顏還把顏玉如帶回府中,這件事也只有曹穎才能處理,所以今晚剩下的時間肯定要留給她的。

    看到薛寧兒她們離開,趙顏也想到顏玉如的事,不過還沒等他開口,只見曹穎卻率先道:“夫君,今天我已經與玉如妹妹聊過了,讓她進府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我卻有一個條件!”(未完待續。)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