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北宋閑王 > 第五百七十五章 霜霉病

第五百七十五章 霜霉病

    “舅舅,我爹娘什么時候能回來啊?”趙顏別院的后花園里,馬上就要八歲的殊兒扒著趙顏的椅子睜大眼睛問道,他都已經一年多沒有見到自己的父母了,自然是十分的想念,所以每隔幾天都要纏著趙顏問一下。

    “這個……應該快了吧,也許過了年就能回來。”趙顏有些心虛的回答道,本來德寧公主可以早些回來的,可是這次與交趾談判的事,趙顏卻推薦了德寧公主夫婦,結果趙曙還真同意了,現在圣旨都已經送到廣州了,估計在德寧公主他們夫婦恐怕短時間內是回不來了。

    “真的嗎,舅舅你不會騙我吧?”殊兒雖然年紀小,但卻十分的早慧,一下子就聽出了趙顏語氣中的心虛,因此這時十分懷疑的追問道。

    “咳~”看著殊兒滿是懷疑的大眼睛,趙顏也不忍心再騙他,當下干咳一聲實話實說道,“殊兒,你父母他們在廣州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暫時無法回來,不過也沒關系,今年你就和舅舅一起過年,另外還有思月她們陪著你,肯定比你在家里還要熱鬧!”

    聽到自己的父母暫時無法回來,殊兒的臉上也不禁露出失望的神色,不過他也很懂事,并沒有因此而哭鬧或發脾氣,反而思索了片刻再次開口問道:“舅舅,今年爹娘不能回來,那下一年他們能回來嗎?”

    “肯定可以回來,若是到時他們不回來,那舅舅就親自帶著你去廣州找他們!”趙顏聽到這里立刻拍著胸脯保證道,與交趾的談判雖然會花費一些時間,不過絕對用不了一年的時間,所以趙顏才敢對殊兒如此保證。

    看到趙顏信誓旦旦的樣子,殊兒終于不再懷疑他的話,另外雖然父母不在身邊,但是姨娘和舅舅都對他很好,再加上平時他又要上學,有學校的小伙伴陪著,倒也不會覺得孤單,所以殊兒很快就把父母的事拋在一邊。

    “咦?對了,你怎么沒去學校?”趙顏這時忽然想到今天好像并不是旬日,歐陽婉靈和顏玉如一早就去了女校,按說殊兒也應該去學校上課才對。

    “咯咯,學校老師教的東西我都會,而且每次考試都是第一,所以聽不聽都一樣,還不如跟著舅舅能多學一些東西。”殊兒調皮的一笑道,他說的也是實情,本來他就是個智商超群的孩子,再加上趙顏給他開小灶,結果小學教的內容對他來說根本沒有任何難度,甚至他已經把小學的課本自學完了,若是他參加今年格物學院的招生考試的話,肯定可以考進去。

    “這可就不對了,當初我不是已經告訴過你,讓你去小學并不僅僅是為了學習,更重要的學會與人交流,而想要與人交流,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不要把自己特殊化,否則你是交不到什么朋友的!”趙顏聽到這里卻是板著臉訓斥道,他平時雖然也很喜歡殊兒,但若是對方犯了錯,他也會毫不猶豫的批評,畢竟他可是把殊兒當成自己的親傳弟子,當然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犯錯。

    “嘿嘿,就知道舅舅會這么說,不過我與人交流方面并沒有什么問題,班級里的其它同學也都很喜歡我,我們都是關系很好的朋友,而且這次我之所以不去上課,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想要辦!”殊兒聽到趙顏的批評先是厚著臉皮笑了笑,然后又一本正經的為自己辯解道。

    “哦?你能有什么重要的事?”趙顏聽到這里驚訝的問道。

    “當然有重要的事情,之前我幫二姨娘建造了一座玻璃溫室,現在天氣太冷,所以就把她養的花花草草都搬到溫室里,但是這幾天那些溫室里的花草卻出現了問題,所以我才請假想要幫二姨娘治好那些花草!”殊兒振振有詞的為自己解釋道,他口中的二姨娘自然就是指寶安公主,寶安公主平時喜歡養些花花草草,但花草在冬天時難免枯萎,于是趙顏就幫她建造了一座玻璃溫室,每天冬天時,寶安公主都會把花草搬到溫室里。

    “那你為什么不去二姐那里?”趙顏張口就反問,緊接著他就明白過來,當下一臉恍然的笑道,“我明白了,肯定是你去看過那些花草的問題,但卻沒辦法解決,所以才來找我的對不對?”

    “嘿嘿,舅舅英明,果然什么事情都瞞不過您!”殊兒再次嬉皮笑臉的道,他跟著趙顏學到了許多有趣知識,但是有些方面還差的多,比如這次寶安公主那里遇到花花草草的問題,他苦思了半天也沒能想到可以解決的辦法。

    “說吧,二姐的花草出了什么問題,竟然把你這個小天才也給難住了?”趙顏聽到這里不禁再次笑道,人都是有感情需要的,特別是在了空離開之后,寶安公主就把感情寄托在那些花花草草上,平時對養的花草極為上心,上次趙顏去她那里不小心踩到一棵芍藥,結果就被她說了半天,現在那些花草出了問題,寶安公主肯定也是十分的著急。

    “這個我也說不清楚,舅舅你還是去看一下就知道了。”殊兒說著拉著趙顏的手就往寶安公主住的院子跑,趙顏也擔心寶安公主傷心,于是就跟著殊兒來到寶安公主住的院子。

    現在已經是隆冬時分,若是在夏秋時節來到寶安公主住的院子,就會看到滿院子都是茂盛的花草,其中大部分的花草并不名貴,但卻被寶安公主十分精心的照顧,長的也十分茂盛,不過現在院子里的花草都已經被移植到院子東側的玻璃溫室里,今天的陽光很好,玻璃溫室外面的席子已經被打開,露出里面滿地的綠色。

    “三姐,你怎么也在這里?”趙顏剛一進到溫室里,立刻看到壽康公主手持著一個小花鋤站在一叢花草間,臉上也罕見的露出憂愁之色,若非趙顏對她十分的熟悉,恐怕都會識認為她是寶安公主了。

    “還不是二姐的這些寶貝花草給鬧的,你看看這些花草本來長的好好的,但現在卻像是生病了似的,為些二姐急的都快哭了。”壽康公主嘆了口氣,同時指了指面前的花草道。

    趙顏這時才發現,只見溫室里的花草雖然看起來一片綠色,但是相當大一部分的花草葉子上卻出現了不規則的黃色斑點,有些更是連成一片,使得葉子完全枯黃,看起來十分難看,另外還有一些葉子上出現了白色的霉斑,就像是一團團的蜘蛛網似的。

    “這些花草怎么都生病了?”趙顏前世支教時就在農村,對于農作物也算是比較熟悉,所以一眼就看出這些花草是因為生病才出現這種情況。

    “我也不知道,二姐說前幾天還好好的,但是慢慢的這些花草葉子上就出現了這些黃斑,剛開始還只是一兩株,但是慢慢的把整個溫室里的花草都給傳染了。”壽康公主這時再次嘆了口氣道。

    “二姐呢,怎么沒見到她?”趙顏這時忽然發現寶安公主并不在這里,當下十分奇怪的問道,按照寶安公主對這些花草的喜愛程度,現在應該在這里寸步不離才對。

    “二姐去司農寺了,說是想請個懂這方面的人來看一看,說不定有辦法治好這些花草。”壽康公主當下開口回答道,司農寺掌管著糧食積儲、倉廩管理及京朝官之祿米供應等事務,另外皇宮各處的宮苑也歸他們管理,宮苑里也種植著各種珍稀花草,所以他們對花草的病蟲害方面都有專門的人才負責。

    趙顏聽到這里點了點頭,然后開始認真觀察起溫室里的花草病癥,雖然他沒有種過地,但利益于前世受到的教育,再加上支教時的經歷,使得他對植物的病蟲害也有一些認識,甚至還知道一些農藥的成分,所以他想試一試能否找出這些花草的病因,然后想辦法醫治。

    趙顏觀察了一會,最后終于可以確定,這些花草應該是得了某種霜霉病,這種病是由一種真菌引起來,比如葉子上的那些蛛絲似的東西,其實就是真菌的菌絲,這種霜霉病也是植物十分常見的一種病癥,而且一旦爆發,很可能對植物造成毀滅性的危害。

    搞清楚了這些花草的病因,趙顏也終于松了口氣,他最怕的是這些花草得了他不認識的病癥,這樣他想要醫治的話,那就只能碰運氣了,一個搞不好就會把這些花草給治死,不過現在知道了病因,也就可以進行針對性的治療了。

    “三弟,你在這里看了半天,難道有辦法可以治療這些花草?”這時壽康公主忽然湊過來問道,她知道趙顏懂得許多奇奇怪怪的知識,說不定會有辦法醫療這些花草。

    “這個……嘿嘿,暫時保密,三姐你先忙,我去準備一下!”趙顏卻是故意賣了個關子,然后拉著殊兒就跑了出去,結果把壽康公主氣的一跺腳,扔掉手中的花鋤坐在溫室里生悶氣。(未完待續。)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