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北宋閑王 > 第六百七十三章 蔡京求助

第六百七十三章 蔡京求助

    趙顏扛著釣竿來到河邊,他們全家搬到廣州后,陳國公主早就給他們修建了宅子,而且她知道趙顏喜歡釣魚,所以特意將他的住宅修建在河邊,這條河名叫伊河,是珠江的一條分支,河里有不少大魚,河邊則是長滿了柳樹,趙顏很喜歡這里,只要有空就會跑來垂釣。

    前段時間趙顏要忙著招兵,另外還要處理呂宋和占城那邊的情況,著實忙了一段時間,現在招兵的事已經結束,徐元正在負責緊張的訓練,呂宋和占城那邊雖然還有些事情沒有處理,但兩地的發展總算是走了正軌,暫時不用趙顏操心,這也使得他終于有時間放松一下了。

    只見趙顏來到河邊把馬扎放下,然后把魚餌撒到河里,這才放鉤下錢,坐在河邊悠哉悠哉的等著魚兒上鉤,這時的趙顏完全把自己放空,腦子里什么也不想,整個人也完全放松下來,在他看來這才是真正的生活。

    不一會的功夫,就見魚浮在上下跳動,趙顏瞅準時機猛然把魚竿提起來,結果只感覺魚竿一沉,一條魚總算上鉤了,只是憑著手感他知道這并不是什么大魚,果然,等到魚被提出水面時,魚鉤上只有一條半大的白條子,這種魚身上沒什么肉,味道也一般,趙顏嫌魚小,所以摘下來直接扔河里,同時自語道:“放你一命,長兩年再來也不遲。”

    不過今天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趙顏剛扔下去一條白條子,結果不一會又釣上一條,而且大小也差不多,剛開始他沒怎么在意,摘下來又扔河里了,可是接下來一連四次都是釣到白條子,而且大小都差不多,甚至趙顏感覺這是不是同一條魚被自己釣上來多次了?

    “殿下,廣州知州蔡京未見!”正在趙顏為白條子而感到奇怪時。忽然他的侍衛頭子牛烈走上前低聲稟報道,趙顏釣魚時不喜歡有人跟著,所以牛烈他們這些侍衛都分散在河邊,另外連河的上下游都安排有小船。船上同樣也有護衛,平時根本沒有人可以靠近趙顏,畢竟他的安全不容有失。

    “蔡京?他怎么來了?”趙顏聽到這里也有些驚訝的道,幾年前因為魚娘的事,使得蔡京被趙顏抓住小辮子。這讓他干脆徹底的倒向趙顏,趙顏對他雖然沒有什么好感,但也比較看中蔡京的才能,再加上蔡京事事都主動配合,使得趙顏也找不到什么借口,所以就讓蔡京一直在廣州知州的官位上呆著。

    只是平時趙顏很少召見蔡京,畢竟對于這個歷史上是著名的奸相,他也不敢完全的信任,而蔡京好像也看出來趙顏不并不待見他,所以平時也不敢來煩趙顏。這還是這幾年來蔡京第一次主動來見趙顏。

    想到上面這些,趙顏心中對蔡京的來意也有些好奇,于是就吩咐牛烈讓蔡京進來,結果不一會的功夫,就見身穿官服的蔡京小跑著進來,看到趙顏時立刻哭喪著臉的對他叫道:“越王殿下救命啊!”

    看到蔡京一見到自己就喊救命,這下更讓趙顏感到好奇,當下笑呵呵的開口道:“蔡知州這是怎么了,為何一見到本王就喊救命,難道還有誰要害你不成?”

    “殿下英明啊。下官的確是被一個小人暗害,若是殿下不幫下官的話,恐怕下官這次真的是小命難保了!”蔡京見到趙顏卻還是哭喪著臉道,好像全家都被人殺了一般。

    “哦。到底怎么回事?詳細的給本王講一遍,若是在本王的能力范圍這內,本王一定會幫你!”趙顏當即開口保證道,蔡京雖然圓猾,但這個人真的很有能力,而且又十分聰明聽話。所以趙顏也不想讓蔡京出什么意外。

    “啟稟殿下,這件事說起來全都怪呂惠卿那個小人,他竟然在陛下面前參了我一本……”蔡京說著將呂惠卿彈劾自己上任后無所做為,并且欺壓魚娘的事講了一遍。

    說起來蔡京欺壓魚娘等人的事的確是真的,但是上任后無所做為卻絕對是誣陷,至少趙顏可以證明,蔡京上任后的確做了不少好事,比如在廣州建立了安濟坊,將一些流落街頭的老弱病殘都收養在安濟坊,這樣即美化了市容,又給那些老弱病殘一條生路,算是一項極為不錯的仁政,事實上等到蔡京坐上相位后,他最大的成就就是在全國推行安濟坊,使得大宋建立起中原歷史上最大的救助制度。

    另外除了上面的事情外,蔡京也的確很有能力,至少廣州被他治理的井井有條,再加上這里又有趙顏坐鎮,使得他也不敢亂來,所以廣州城中一些百姓甚至夸贊蔡京是個難得的好官,只可惜呂惠卿為了打擊王安石已經無所不用其極,蔡京也只是受到了池魚之殃而已。

    趙顏靜靜的聽蔡京講完事情的經過,臉上卻沒有什么特別的表示,這讓蔡京一慌,當下急忙懇求道:“越王殿下,下官上任后雖然做過一些糊涂事,但是自從被殿下點醒之后,一直兢兢業業的為朝廷辦事,從來不敢有一絲懈怠,但是這次呂惠卿因為私怨而遷怒到下官身上,使得下官平白遭受這不白之冤,還請殿下為下官主持公道啊!”

    “你的消息倒是挺靈通!”趙顏這時終于有了反應,只見他考慮了片刻之后,這才終于再次開口道,“既然呂惠卿已經參了你一本,那么朝廷打算如何處置你?”

    “啟稟殿下,下官已經得知,呂惠卿蒙蔽了陛下,使得朝廷已經下旨,要將下官革職查辦,最后很可能會流放到瓊州,現在圣旨已經在路上了,可是下官實在是冤枉啊!”蔡京說到最后也是萬分委屈,這次的事他的確是太冤枉了,現在也只能向趙顏求救了。

    “圣旨已經下了?”趙顏聽到這里也不禁皺緊了眉頭,因為既然圣旨已經下了,那蔡京被革職查辦的事已經成為定局,他頂多是向趙頊說情,保下蔡京這個人,但肯定無法再讓他恢復原職了。

    “蔡知州,既然圣旨已經來了,你是想讓本王如何幫你?”這時趙顏再次開口問道,他想聽一聽蔡京的想法,這個家伙可不是易于之輩,說不定他早就已經想好了應對的辦法。

    “啟稟殿下,下官也知道自己這次肯定保不住廣州知州這個官位,但是下官十年寒窗苦讀才換來這個官身,這讓我實在不甘心,所以下官想請殿下幫忙,哪怕是貶職也行,只要還能在殿下手中做事,下官就心滿意足了!”蔡京這時一臉誠懇的道。

    蔡京知道趙顏不喜歡別人拐彎抹角,所以把話也說的十分直接,只希望能夠保住官身就行,而且他也十分聰明,最后還提出在希望可以在趙顏身邊做事,而趙顏正是處于用人之際,所以得到升遷的機會也更大,說不定用不了幾年,他就能再次把官位升上去。

    趙顏聽到蔡京的話再次沉思起來,他若是為蔡京求情,那就相當于站在呂惠卿的對立面,雖然他不怕得罪呂惠卿,但這也是個不大不小的麻煩。不過呂惠卿上次勸說趙頊向遼國動兵,已經讓趙顏對他大為反感,這次又因私怨把蔡京革職,日后還不知道會調個什么樣的人來廣州,到時趙顏還真有點擔心對方不會像蔡京這么聽話。

    蔡京看到趙顏再次沉思起來,以為他是不愿意因為自己而得罪呂惠卿,畢竟呂惠卿雖然和王安石鬧僵了,但這個人卻十分善于鉆營,特別是十分善于揣摩趙頊的心思,現在已經成為趙頊最信任的人之一,趙顏雖然是趙頊的弟弟,但畢竟距離較遠,所以在蔡京看來,趙顏顧忌呂惠卿也很正常。

    也正是擔心上面這些,蔡京當下一咬牙再次開口道:“殿下,其實下官還聽說,當初呂惠卿本來是參奏殿下在南方一帶擁兵自重,希望讓陛下分走您手中的權力,但卻被陛下呵斥,結果他這才轉而誣蔑下官,可以說此人卑鄙無恥之極,所以殿下還是要早做打算啊!”

    聽到呂惠卿竟然參奏過自己,這讓趙顏臉上也終于露出幾分怒色,他沒想到自己還沒找呂惠卿的麻煩,他竟然敢主動招惹自己?另外趙顏并不擔心蔡京會騙自己,一來他沒這個膽子,二來他只需要去封信就可以證實這件事的真假,所以蔡京肯定不會說謊。

    “呂惠卿還真是膽大包天!”趙顏當即咬牙切齒的道,他之所以擴軍,還不是因為呂惠卿建議趙頊攻打遼國,使得他不得不早做準備,結果現在竟然被對方說成是擁兵自重,真是其心可誅。

    “殿下,呂惠卿仗著陛下的寵信胡作非為、惑亂朝綱,所以還請殿下為下官主持公道啊!”蔡京看到趙顏生氣,當下心中一喜,然后再次向趙顏懇請道,他無論如何都不想失去好不容易才得來的官身,現在也只有趙顏能夠保他了。(未完待續。)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