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地球紀元 > 第四百四十二章

第四百四十二章

    就算獲得了沈清源的同意,且要求各部門要盡全力配合科學規劃委員會,完成此項工程仍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甚至于,在項目剛一開始便陷入了困局。

    掌握原理,與擁有實物之間還存在很大的差距。就像遠古地球時代,人類早就已經掌握了化學能源,但用于驅動汽車前進的柴油或者汽油發動機直到工業革命到來才最終制造出來。

    現在,人類已經掌握了那種特殊環境下發生了一些變異的電磁相互作用力,但制造出符合要求的推進設備仍舊需要大量的資源投入。

    由最頂尖材料學家、工程師、力學專家、物理學專家等組成的設計團隊已經投入到了繁忙的工作之中。在黃淵的布置之下,這樣的團隊總計成立了二十多個,且各自開始進行推進器的設計工作。在未來,經過一系列的檢測與評估,性能最為優秀的設計方案會被選中,然后開始大規模制造。

    在這些設計團隊之外,對于超級行星加速器的整體架構也繼續著理論方面的探索與研究。至少有十個天體物理學家團隊開始研究最佳的行星融合方式并建造模型進行模擬,另外則有更多的團隊開始進行最為詳細的信使星的各方面物理數據的研究。

    這毫無疑問是一項龐大的工程。這樣的工程,其中的每一個細節,每一個細微步驟,譬如加速器所使用的材料,其安裝運送過程,與行星之間的相互作用力,甚至于原本存在于行星之上的天氣以及大氣環流,衛星系統,磁場系統等等,每一個細節都需要考慮到,每一個細節都需要數個專門的科研團隊去進行探索與研究。甚至于,雖然科學家們已經暫時放棄了對于基礎科學的研究,足足數千萬人將全部精力都放到了目前的工程之上,信使計劃總指揮黃淵仍舊感覺人手有些不夠用。

    這還僅僅是科學家團體內部的事情。擴大到整個人類文明,還有更多的事情需要進行處理。譬如先期的能源儲備——很顯然,兩顆行星聚合成褐矮星之后,聚變能源的開采將會十分不便,所以人們需要先行儲備足夠兩千余年使用的能源——便是一項極大的工程。這不僅需要發動幾乎所有能源公司的力量,還需要在運輸、儲存等方面進行更為詳細的規劃。又或者各種礦產資源的儲備,對原本建造在衛星之上的各種設備的拆遷,大型太空工廠的建造,等等一系列的任務。每一項任務都必將消耗巨量的人力與物力資源,都需要至少千萬乃至億級別的人力參與。于是政務委員會的例行會議頻率便從一周一次改成了一天一次,后來又改成了一天兩次,才勉強讓重大事項不至于積壓。

    整個鳳凰星系在極短時間之內變成了繁忙的工地。無數飛船在不同的星球之間穿梭,無數行色匆匆的人們來往與不同的飛船之間,無法形容的天量數據依靠最新鋪設的超光速通訊網絡在各大機構之間來回傳遞。

    在信使計劃公布之后的第四個月,能源儲備計劃的大概細節也被公布。在這個計劃之中,科學家們再一次向所有人展現了自己的瘋狂。

    “依靠儲氣罐或者巨型能源飛船來儲存足夠整個文明使用兩千多年的聚變燃料是不切實際的。雖然用于推動信使星的超級加速器主要能源來自于信使星的輻射,遷徙艦隊也可以從信使星上獲取一部分能源補充,但去除這一部分之后,我們仍將需要總計五十億億噸的聚變燃料。這相當于地球大氣總質量的一百倍,其聚變之后釋放的能源約等于太陽二十五年釋放的能量總和。要儲存如此之多的聚變能源,我們需要至少十億艘最大規格的超級能源飛船。這毫無疑問是不現實的,所以我們只能從其余的方向尋找解決之道。”

    政務委員會上,黃淵博士再一次向眾位委員講述著自己的瘋狂構想:“有一個計劃簡單而方便,那便是將這些聚變原料儲存在一顆既有的星球之上。我們經過挑選,已經找到了一顆合適的星球,它便是被我們通常稱呼為沙漠星的星球。它是新土星最大的一顆衛星,其質量達到了地球的百分之五十四。它原本沒有大氣層,我們可以采集那些氣體形態的聚變燃料,然后將它直接釋放到沙漠星表面,借助沙漠星的引力來固定這些氣體……沒錯,我們將為它人工制造一個幾乎全部由聚變燃料組成的大氣層,在航程開始之時,我們會帶它一起離開,以獲得足夠我們使用兩千余年的聚變燃料。”

    相比起融合兩顆氣態巨行星,制造出一顆恒星,然后直接將恒星帶走的龐大工程,這一項計劃帶給委員們的震撼絲毫不遜色,這甚至讓委員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只能面面相覷。

    良久,韓洛常才喃喃問道:“我記得,氫氣因為質量太低的緣故,會不斷逃逸出星球引力場。”

    黃淵立刻回答道:“確實如此。但這是一個地質概念,其時間尺度極長。兩千年時間而已,就算逃逸速率再高,也無法對整體造成影響。”

    雷震將軍問道:“你如何確保沙漠星在行星融合的過程之中不被甩走,也不被行星吞噬?”

    黃淵說道:“這個問題更容易解決。我們只需要在其上建造大約一百座行星發動機,配合新土星的軌道調整,很容易便可以讓它掙脫新土星的引力場,從而變成一顆圍繞鳳凰星公轉的行星。等行星融合完成且趨于穩定之后,我們可以再次調整它的軌道,讓它回到圍繞信使星公轉的軌道上來。”

    委員們再次面面相覷。吳威甚至忍不住嘆息了一聲:“果然,科學家才是最瘋狂的家伙。”

    黃淵充耳不聞,繼續說道:“我們還可以將其余需要儲備的資源放置到沙漠星之上。它將會成為我們人類文明隨身攜帶的巨型倉庫,無論多少物資都可以放得下。如此一來,我們將可以節省至少五十萬艘資源飛船的建造任務,總體來說,這項任務的執行不僅不會提升任務難度,反而會讓我們節約許多人力與物力。”

    “既然如此,那就沒有什么好說的了。我贊同這個計劃。”

    “我贊同。”

    由十一名委員組成的顧問委員會全票通過了這項任務的執行請求,于是眾多能源飛船便以最快的速度沖入到了新木星與新土星的大氣層之中,展開了聚變能源的收集工作。僅僅一個月之后,沙漠星之上便出現了至少一百億噸氣體,這讓它上面甚至出現了一些微風。

    對于沙漠星的改造僅僅只是整個龐大計劃的一個細節。在此之外,更多的人、更多的飛船在忙碌著。信使計劃提出一年之后,七號團隊率先完成了行星加速器構造圖紙的繪制,并成功制造出了第一臺原型機。在此之后,二十余個團隊紛紛提出了自己的建造方案。

    這些方案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各種先進的技術理念在其中碰撞,互相啟發,互相混合,并誕生出了更下一代性能更先進、效率更高的制造方案。

    其余方面也在穩步推進之中,且進展順利。就像黃淵最初所說的那樣,這項工程只涉及到了新技術,但并不涉及新科學。這就意味著,工程所需要的任何一項科技都在現有理論的范疇之內,最多只需要將其做一些變形或者重新組合即可。

    又是一個夜晚結束,清晨如約到來。如同以往一樣,黃淵博士在鈴聲響起的第一時間便即睜開眼睛,簡單洗漱之后便離開了臥室。

    每一天都會有無窮無盡的事情在等待處理,雖然早就脫離了科研一線,日常的行政管理工作也不需要黃淵涉及,但整個信使計劃卻仍舊離不開黃淵。因為只有黃淵才精通并了解信使計劃的每一個細節,知道每一個環節所涉及到的技術。最為重要的是,只有黃淵才知道計劃該如何進行下去。

    就連黃淵自己都有些感嘆,自己一生的巔峰竟然會是那靈光一閃的瞬間。時至今日,除了莫象聲與自己之外,仍舊沒有任何一名科學家敢宣稱理解了當初自己所寫下的那些數據與公式。

    具體的研究項目固然重要,但如果沒有自己,他們會連該去研究什么都不知道。只有自己才知道未來的方向,而這,便是那靈光一閃帶給自己的饋贈。

    一艘飛船快速離開首都市,帶著黃淵與莫象聲,還有一些陪同人員向新土星行去。行星加速器即將進入量產階段,不去實地考察一番,黃淵實在有些不放心。

    窗外那顆碩大的氣態行星已經占據了視野的絕大部分,甚至于已經可以看到遍布星球表面的颶風與閃電。但就在這個時候,一絲火苗在任何人都沒有察覺到的角落悄然出現。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