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巴頓奇幻事件錄 > 25 新港口工程

25 新港口工程

    凌晨4點,來自聯邦另一端的咒罵電話準時歸來。這就是生活,坦然接受吧。

    清晨,本杰明和愛麗絲不知道又因為什么,吵了一次,然后少女去帕克小學,本杰明和墨菲出門,又不知道是去干什么的。

    還有一件事在清晨。強行糾正回作息的詹姆士去工作了,離開格蘭德前他對扎克說了這樣的話——“西部的警察是不是討厭吸血鬼?”

    “恩。”

    “多討厭?”

    “比你對我,好點吧,我猜。”

    詹姆士居然沒接扎克的這話,而是,“你覺得你那種在異族和人類社會分別解決事件,給兩邊都一個可以接受的結果,這種方式,在西部適用么。”

    “恩……看西部的警局能不能受益嘍。”扎克在認真思考這個問題,“比如,如果西部警局能夠提高公布出來的破案率,執法者和特權階級的關系能夠緩和,為低等公民——異族付出的資源能夠得到回報,階層之間不相互給予壓力,那當然,是適用的。”

    “你覺得現在維嘉的謀殺案,能做個典型么?”

    扎克打量了詹姆士,“可以。受害者是收養了人類小孩的異族,這一點,太‘寶貴’了,如果能有一個好結果,整個社會都會高興。”

    “好。”詹姆士走了。

    清晨之后,是就是格蘭德里兩個吸血鬼無聊的日常,略過。

    中午。賽瑞斯回來,真心難得,扎克現在幾乎看不到這位四代卡帕多西亞了,感覺要考慮把格蘭德變成他的兼職。

    賽瑞斯先是給格蘭德的兩個吸血鬼補充了食物,然后去本杰明的倉庫繞了一圈,最后才跑到娛樂室,站在和露易絲看‘索菲亞’的扎克面前,“墨菲和本杰明呢?”

    “出去了。”扎克的回答沒有任何意義。

    “對不起。”這突然的道歉,也讓人困惑。

    “為什么?”

    “祖們事務所接受了保護墨菲的委托。”

    “哦,你沒什么好抱歉的。”

    賽瑞斯搖了搖頭,“阿薩邁特第一次聯系祖們事務所的時候就說了她是你的妻……”注意到了露易絲的臉色,“前妻,莫卡維知道你和墨菲的故事,她知道你們婚姻的不愉快,她說如果不想你不高興,就不要接這個委托。”

    扎克挑了下眉,感動,一點點,居然是被莫卡維維護了,呃。

    接著賽瑞斯陰了臉,“然后是那個彌勒!”彌勒?!“他說了一堆生命的終極意義就是什么得到完滿之類的鬼東西。人與人之間、生命與生命之間最寶貴的就是相互完滿!”無語加煩躁的,“然后他推著本杰明接了這委托!說如果扎克能讓這已經本來沒有希望的婚姻獲得完滿的結果,作為你兄弟的本杰明難道不該參與,助你一臂之力嗎?呃。我們,信了!”

    扎克和露易絲對視一眼,原來是彌勒。算了,考慮到彌勒這個共和修士的修行理念,你還真不能說他有任何惡意,相反,他大概還覺得自己做了件好事。

    扎克擺了擺手,不過既然賽瑞斯提了,“彌勒在祖們事務所怎么樣?”

    “忙。”賽瑞斯撇了嘴,“總是在西區和北區來回跑,他教絲貝拉,巫師們關于共和異族的知識,還經常去馬薩港尋找共和異族的蹤跡。”

    “現在巴頓有從共和過來的異族了嗎?”

    “新的沒有,絲貝拉那邊有幾個,之前被當做研究素材的。彌勒在教他們聯邦的知識,短期那些共和異族還不會出來生活。”

    扎克點了點頭,知道賽瑞斯也忙,所以不準備多留對方,“如果你還有工作,去吧,格蘭德沒什么事。”

    “我辭職了。”賽瑞斯皺了下眉,直接坐下了,“新港口那邊的工作。”

    “法爾肯的工地?為什么?”扎克雖然知道前幾天工地里發生的惡性斗毆事件……死人了啊,還不惡性啊。詹姆士是親眼看著一個受害者的器官被搶走……別偏題。

    賽瑞斯看了眼扎克,“你沒聽說費舍開出的新收購協議嗎?”

    “什么收購。”扎克看了眼露易絲,“我們最近沒事很少出門。”

    “費舍集團要買斷南區東海岸周邊的大量土地。前幾天的沖突就是因為這個,許多農戶會失去他們的土地、家、生計。”

    扎克在思考和話題關系不大的東西——扎克剛回巴頓的時候,就看到菲奧娜聯合史密斯,利用建材的運送,一起給法爾肯的施工制造麻煩。而我們早就知道,這工程其實是屬于三個家族,法爾肯、史密斯、費舍的共同事業。

    史密斯制造的麻煩,不算大,也靠著法爾肯開始招募冬歇的農戶、給那些農民一個賺外快的機會,送出利益而解決了。

    菲奧娜,應該不會就這么放過自己的丈夫了吧,那。

    現在賽瑞斯說的,會不是菲奧娜聯合費舍干的好事呢?

    “費舍集團的人先是找了幾個在工地工作小工程隊伍說這事,然后讓他們去散布消息告訴那些農民工……”

    扎克覺得自己猜對了。

    賽瑞斯的臉色很糟,“我算是位置有點尷尬,我本身就是臨時在那邊工作的小工程隊伍之一,同時,我也是南區居民,算是農民工。其他小工程隊伍的人跟我說這些的時候,是……羨慕。”賽瑞斯扯著嘴,“他們說我們南區人能一次性拿到多少補償費、能因為這收購賺多少的話。”

    還真應了扎克之前在南區警局的時候,碰上這事兒的當下,對寇森和科隆局長說的呃話,沖突雙方在短期利益和長期利益的矛盾下,扎克不想幫任何一方——

    “我聽到也就算了,我不在意,我的土地……”抿著嘴略過這一段,“但其他人在意。他們是農戶,他們的意識中所有一次性拿到的錢,都是外快,不是長久的!這種一次性的補償不管有多少,都不能威脅到他們長遠的生計!土地!這就是農民的想法!所以當這收購協議被傳開的時候……”賽瑞斯側著頭搖了搖。扎克繼續看眼露易絲,知道露易絲也已經明白了,對向賽瑞斯,“這個收購協議,從一開始都是口頭傳遞,連任何書面協議都沒有嗎?”

    “沒有,連補償金的數額,我都聽到了四五個版本。”賽瑞斯搖搖頭,看眼扎克,“經過上次你幫忙看的史密斯建材車,我就猜法爾肯的工地會被人故意破壞,只沒想到,會那幫西區人會搞的這么,呃,惡心。”

    賽瑞斯這么說了,意思就是他也已經明白了——

    費舍的收購的協議從來有存在過,但所有人都在說,仿佛它存在一樣。然后對于對利益的看法‘異常’長遠的農民工來說,此時正在賺的外快,就是矛盾節點。我們不用惡意的腹誹什么農民工不懂書面文件才具有法律效益這種東西,我們只需要認同一點——如果新港口被建成了,此時還在施工中的法爾肯標志,都換成費舍集團標志的時候,這收購協議,就真的可以寫成書面文件了。

    說了,長遠。

    于是,破壞此時的工地,中斷現在還在工地的法爾肯標志,就最簡單、直接,保護生計免受未來剝奪的方式,然后惡性斗毆,然后,死人,然后……

    扎克:“斗毆事件后來怎么解決的?”扎克不只是好奇,“斗毆中的死亡者,喪事不是在格蘭德做的,在艾倫?”

    “是。”賽瑞斯點頭,“直接火化了,法爾肯不想出做遺體重建的錢……”看扎克,因為某個重點已經出來了,“后續的賠償都是法爾肯做的,費舍的人只出來做了個公告,說費舍集團從未計劃過要收購南區的土地,即便未來要擴充新港口的面積,也是會開發南邊的無人灘,不會破壞南區任何家庭的產業。”

    扎克挑著眉,想笑。這手段算不上多高明,但惡心,不是么。和史密斯一樣,都是利用法爾肯卡在中間的位置進行的安排。自古以來,最好欺負的,都是‘工人’階層,對么。

    “那這事算是解決了?”扎克這么問的原因是,不管是新聞還是報紙,都沒有關于南區新港口工地的內容,要么,是南區警局處理事件的能力太高,要么,就是西區人做的滴水不漏。

    “算是吧,但我不想再在那里呆了。誰知道那天工地里又會發什么!誰都不想在那里工作了!”賽瑞斯搖著頭,“小工程隊伍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被費舍騙了,但他們看到法爾肯在補償受害人方面的,吝嗇。他們不干了。農民工就更不會留在那里了,信不信費舍的正式公告都不會繼續建設新港口。”

    “所以現在,法爾肯那邊,現在又是停工狀態了?”

    “是啊。除非他親自去搬磚。”賽瑞斯算是說完了,靠著沙發,一副累了樣子。

    賽瑞斯坐了一會兒,大概終于意識到自己嚴格來說,并不算是格蘭德‘家人’的一員,不能老在這里打擾一對吸血鬼情侶。自覺的起身,“我去看看牲棚。”

    扎克點了點頭。

    賽瑞斯一走,扎克看著露易絲,“如果我沒猜錯,法爾肯現在只剩一條路可以走了。”

    “什么?”露易絲沒什么興趣的樣子,不能怪她,別說她了,菲奧娜整自己丈夫這件事,連扎克都沒有什么參與感,別提埃文。剛才就只是聽了個故事而已。

    “東南部。”扎克挑著眉,“菲奧娜控制了法爾肯集團自己的隊伍在西區做精英俱樂部的工程,巴頓的小工程隊和農民工都不會繼續幫法爾肯做新港口,那,法爾肯能夠找的人,就只有東南部的人了,呵呵,一般被認為是社會冗余人口的幫派份子。”

    露易絲這時有興趣了,因為提到了她的‘兄弟’,‘將軍’不是么,“但現在在東南部的幫派只有‘將軍’和‘骷髏頭骨’了。這點人夠不夠他用啊~”露易絲挑著眉完善,“‘將軍’那邊多數是你的‘孫子’,‘骷髏頭骨’那邊一半是墮天使的惡魔~”

    “如果我沒猜錯,這就是菲奧娜的目的~”扎克彎著嘴角。

    “讓吸血鬼和惡魔去當工人?”

    “我們已經艾克斯安保有投靠菲奧娜的傾向,‘將軍’在艾克斯安保中也有人(工地的安保是艾克斯安保),吸血鬼變成工人,在工地工作,沒問題。惡魔有容器,一樣沒問題。”扎克側側頭,“法爾肯也顧不了多少了,新港口嚴格來說,是聯邦政府的項目,為了擴大共和的貿易。法爾肯沒有時間拖延。”

    “這個我懂。”露易絲思考了一下,“但讓異族去建設新港口?這對菲奧娜有什么好處么?”

    “如果是錢那種好處的話,大概沒有。但如果為了過去一些舊恩怨,呵呵。”扎克笑著,“法爾肯清洗了東南部,直接毀了‘將軍’的生命,也逼的斯高爾躲入監獄,到后來兌現惡魔契約成為惡魔,對么。菲奧娜剝奪了法爾肯其它退路,把這位丈夫,逼迫到必須要面對這兩個他曾經行為的幸存者了~你說這對菲奧娜有沒有好處~”

    露易絲眨了眨眼,“可憐的法爾肯先生,**和靈魂,都會被蹂躪。”吸血鬼和惡魔的組合,這樣說沒錯~

    “菲奧娜,不錯~”扎克好像很喜歡這個自己沒參與感的事件,“你記得我之前告訴你,她一早就在幫助‘將軍’滲透艾克斯安保么,她從一早,就在計劃這些了。”

    “‘將軍’一定會非常感謝她。”看眼扎克,笑著,“至少要超過你這個‘父親’~”

    “我沒意見~‘將軍’帶著一幫我不承認的托瑞多后裔,必須要找到自己的位置,菲奧娜·法爾肯,呵,看起來是個好去處。”

    “那現在,史密斯有瑞默爾,菲奧娜能有托瑞多,絲貝拉有諾菲勒,圣徒有岡格羅。”露易絲歪了頭,“祖們事務所有莫卡維……”能猜到這話的走向嗎?“雙生氏族,你準備放到哪里呢?”

    “我還在思考~”扎克笑著,如此回復了。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