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巴頓奇幻事件錄 > 19 艾米莉亞

19 艾米莉亞

    午夜。

    格蘭德中依然亮著燈,生活區的員工也都在格蘭德這邊,清理著他們沒人知道是什么的臟污——史萊姆的尸體。

    粘稠的液體滲入二樓的地板,沿著縫隙、墻壁一直流淌至一樓,正常的清理方法完全不起作用。

    除了格蘭德的員工,艾米莉亞也在這里,雖然臉上有著淡妝,但依然可以看出她的疲態,眼下帶著烏青。

    艾米莉亞在這里其實是湊巧,她是正常下班后,去了紐頓看望哈瑞森,回來的時候順道來格蘭德……坐一坐。呃,不管艾米莉亞來格蘭德初衷是什么吧——女朋友晚上去看男朋友,然后沒過夜就回來了??

    別多想了,不管艾米莉亞為什么回巴頓,又為什么要臨時決定要來趟格蘭德,反正在她來后,在得知了格蘭德的員工們在清理的是史萊姆比爾的尸體,就忘了她來的原因,開始發飆了。

    “第一個在巴頓安定下來的外來異族,還是在你格蘭德的屋檐下,你扎克瑞·托瑞多的眼皮底下!死了?!死了!!”

    事實看上去確實是這樣的。但還有另一個說法,扎克替艾米莉亞說了:“你安排入巴頓的第一個外來異族死了。”

    哈。能看懂么。

    艾米莉亞試圖把這事定義為扎克的責任,但呵呵,想別想丟鍋!這是你艾米莉亞的責任!!

    漢克已經開始指揮員工們,用‘清理人’的裝備處理臟污,并警告所有員工,以后不準有任何人問起比爾。

    “你知道這件事會讓那些外來異族對巴頓產生什么印象嗎?!”艾米莉亞也沒法否認,畢竟格蘭德中的人都知道史萊姆比爾是艾米莉亞硬塞到格蘭德來的,在格蘭德中,她想推脫責任是不可能成功的,沒人會幫她說話,“那些異族,都是為了安全才來巴頓的!而這就是你格蘭德給他們展現的安全?!”

    “你說的好像我有義務向那些異族保證什么似得。”扎克在看一罐嬰兒食品的包裝,老實說,扎克已經看了很長時間了——莫卡維似乎是‘洗劫’了大q超市的母嬰用品區,帶回了大量的用品。從下午開始,扎克就在一件件看各種物品的使用方式。

    食物,是故意留到最后看的,因為扎克本能的覺得,這個嬰兒最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就是餓死……

    呃,免得誤會,說明一下扎克的想法。

    吸血鬼要保住一個人類嬰兒,太簡單了。這嬰兒在格蘭德里,生命是絕對安全的。意思就是他要活下來,絕對不會有問題。扎克覺得就算是給他喂成人的食物、藥品,真的傷到了什么,也不怕。不是么,吸血鬼的血,解決一切問題。事實上……扎克已經這么做過一次了,在等購物的莫卡維回來之前,扎克找貝恩要了他家里剩的奶粉之類的東西。

    有了這個大前提,這個嬰兒對扎克來說,麻煩的就是活著以外的那些‘附加’東西了。

    比如:怎么讓他保持安靜,這包括避免他哭,或發出無法理解的咿呀咿呀聲音;怎么讓他保持干凈,這包括清理排泄物、洗澡、人類式的護理;怎么讓他開始產生對世界的認知,這包括他是什么,他身邊的成人都是什么,也就是所謂的教育了……

    這個人類嬰兒終究是他扎克的教子啊,只保證他生物最低限度的活著?扎克覺得對不起自己的身份。

    于是扎克花了大量的時間去看每一個玩具、護理物品、早教工具……包裝上的說明,大致知道了該怎么照顧一個嬰兒后,才開始看正常人類家長第一個會看的硬需求,能讓孩子活下去的食物。

    哦對了,別以為扎克在北國有照顧嬰兒的經驗,是有,但人類時代的發展有多快難道我們需要一個吸血鬼來告訴我們么?你祖父母生養你爸媽用的東西和你爸媽生養你用的東西是一樣的么?

    這也是扎克現在看食物說明看的艱難的原因,扎克幾乎不認識這些包裝上宣傳的營養、成分是些什么……看了半天,只得到一個結論——人類原來是這么脆弱的生物啊,感覺缺了什么都會變成智障……

    扎克撇了一眼艾米莉亞,開始拆各種嬰兒食品的包裝,然后把各種東西混在一起,“我沒有邀請他們(異族)來,你要抱怨也是該去找絲貝拉抱怨,最先有在巴頓制造一個安全港想法的,是她。”

    “呵!”艾米莉亞被氣笑了,“現在你開始說這種話了?!”盯著扎克把各種東西混合成了可疑的東西,臉一歪,“剛出生的嬰兒不用吃這些東西!”隨便找了罐奶粉丟給扎克,“定時喂就行了!”然后回歸了她原本的主題,嘲諷扎克,“也是,你在巴頓一直做的,都是保全自己而已!!”

    雖然是嘲諷,但艾米莉亞說的是對的,特別是她清楚扎克曾經對哈瑞森做過什么的情況下。扎克瑞·托瑞來到巴頓這城市的第一天,想的就是自保。

    扎克看著艾米莉亞,非常偏題的,“你有照顧孩子的經驗?”

    艾米莉亞的臉色是受到了侮辱,“是因為我是女人嗎?你本能的認為我有照顧孩子的經驗了?!”

    這也太敏感了吧,扎克不想理會了,依然固執的找了幾個其它配方的奶粉,開始混合。

    艾米莉亞陰著臉看了扎克一會兒,“以后有異族問我第一個來巴頓的史萊姆過的怎么樣,我要怎么回答?”

    “我以為你的工作是審核異族,不是反過來,被他們問。”扎克調了一壺奶粉,沖了水,自己嘗了一下……準備去喂嬰兒了。

    艾米莉亞跟著了扎克,在經過在格蘭德做清理工作的員工時保持了沉默,一沒人,就馬上,“如果能讓那些異族有安全感,能方便我和他們對話!有效的交流才能讓我更理解他們的想法,完成審核!”說完還抱怨一句,“嘖,為什么我要對你這個解釋我的專業!”

    艾米莉亞確實不用解釋,扎克懂。托瑞多也經常用這種交流技巧,說白了就是用安全感突破別人的心防,套取獲取信息。

    扎克都走到本杰明的房間了(原愛麗絲的房間),里面傳出了莫卡維的聲音,“他眼睛的顏色是誰的?不像你的啊,我的眼睛是這個顏色嗎?”

    扎克回頭看一眼艾米莉亞,突然認真的,“上次我算是拒絕了你成為托瑞多的想法,所以嚴格來說,你不需要再做這個工作,作為借口‘試探’我了。”

    艾米莉亞看著扎克,臉色在短時間里變了很多次,最后穩定下來的……是平靜,“你那是拒絕么,我以為你只是想嘲諷我失去了人類的自尊。”

    可以回憶一下當時的場景,不重復了。

    扎克挑了下眉,說了非常突然的話,“艾米莉亞·布朗寧,你是個不錯的托瑞多后裔選擇。外形,專業,社會階層,生活環境。都很適合托瑞多,特別是現在托瑞多人口稀少的現在,托瑞多需要人才。”

    艾米莉亞倒是愣了一下,看著扎克,頭都不自覺的歪到了一邊。

    “但你的態度太差了。”扎克晃了晃手里的奶瓶,“你看我,多數時候都是微笑對人,但你,現在我居然想不起來你什么時候笑過。”扎克還真的對艾米莉亞擺了個微笑。

    艾米莉亞的臉抽搐了一下,別說笑了,剛才有的平靜也丟掉,陰郁著一張臉,“你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扎克保持了微笑,“我只是在告訴你,你想成為吸血鬼,成為托瑞多,可以。也確實對托瑞多氏族有正面的功能。我可以同意你,讓你永生。但你要改一下的你生活的態度。”扎克推了門,“托瑞多是優雅的氏族,我們有自己的處事節奏,我們展現給外人的面貌,要配得上我們托瑞多的存世理念。”扎克,在本杰明、莫卡維,和艾米莉亞三方的注視下,抱起了嬰兒,開始喂食,邊喂邊說話,是對本杰明和莫卡維說的,“他和我睡,他終于出生了,你們都辛苦了,今夜就不打擾你們這對父母了~哦對了,床頭柜里有計生用品,用上~”給阿爾法與氏祖一個微笑,出了這房間,看一眼門口的艾米莉亞,“懂了么。”

    艾米莉亞的臉又變了幾次,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臉上擺出了微笑,抬頭看向了扎克,她的話,反應了她從扎克這里學到的第一課,“如果托瑞多要控制住未來進入巴頓城市的異族,史萊姆比爾在格蘭德死亡這件事,我們必須有一個萬全的說法。”

    扎克依然微笑著,但這微笑到不用特意的維持了。扎克示意了自己的臥室。

    艾米莉亞自覺的開了門,先進去。

    扎克上了床,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坐著,看著站在旁邊的艾米莉亞,“這就對了,你知道該怎么說話以引起別人的關注了。”

    跟上。

    想一下,即使扎克是教父,但第一夜就把嬰兒帶離父母的身邊,難道是什么‘體面’的行為么?

    但扎克就是這么做了,還做的父母雙方都不會有意見。為什么?就因為扎克用的理由是‘不打擾本杰明和莫卡維使用計生用品’。

    托瑞多帶的節奏,出手就是‘絕路’,不會給別人反駁的機會的。

    把這一課放到艾米莉亞的情況中,就是艾米莉亞可以用格蘭德沒有保障好史萊姆比爾的生命安全,這個事實來對質扎克。但方法一定要正確。

    扎克不關心外來異族對格蘭德的看法,是所有人都知道的,艾米莉亞自己為自己弄的這份工作,起源確實是為了試探扎克,但現在結果已經出來了,扎克不在意。

    那艾米莉亞就要提醒扎克這個被對質的人,在意這件事,是有意義的!而意義就是——艾米莉亞的這份審核工作,控制異族進入巴頓的渠道,可以是托瑞多的!

    聽艾米莉亞的原話吧,她直接把她最初提出這份工作是為了‘巴頓和諧發展’的理由丟掉了!變成了‘托瑞多控制未來進入巴頓城市的異族’!

    在扎克剛才故意提醒了艾米莉亞的專業、社會地位、生活環境對托瑞多有利的情況下,艾米莉亞準確的抓住了扎克話里的意思——你要引起我的關注,就用托瑞多來引!

    扎克看向了進食的嬰兒,稍作思考,“比爾死于莫卡維的臍帶,東西我已經收起來了,你可以把這個消息放出去。”

    艾米莉亞維持了微笑,“那就是對所有提問的異族說實話的意思?”

    “是。”扎克點頭,“莫卡維產子的事情,反正大家都知道。但沒人知道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而這個嬰兒。”扎克歪了頭,“是個人類。至少我們現在感知,都是個地道的不能再地道的人類。莫卡維和本杰明自己足夠強大,不會被任何人利用,但這個嬰兒。”扎克搖了搖頭,“后續這臍帶,能為這個人類嬰兒,擋掉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要說明一下。

    扎克并沒有要為什么集體利益考慮。扎克現在考慮的,僅僅是這個孩子本身的問題……也不對——

    扎克覺得本杰明和莫卡維,不用管,也管不著。自己這個教子卻有太多東西要管。扎克不知道有多少人可能就指望著利用這個孩子,來接觸到自己。

    與其說扎克在關心這個孩子的問題,不如說扎克在在乎自己。扎克不想因為自己曾經答應了做這個孩子的教父,而給自己背上一個弱點。

    扎克看著艾米莉亞,“如果有人因為比爾死亡的原因,而表現出對巴頓的情況有疑惑,這種人你也不要審核了,打發走。”

    艾米莉亞思考了一下,“留下也是麻煩的意思么,保不準他們會對這個孩子有什么想法么。”

    扎克點頭,“就是這個意思。”

    “行。”艾米莉亞笑了,笑的真誠,“那我既然都說了要為你這個托瑞多管住這個異族進入巴頓的渠道,你不是也該……”

    扎克伸出了手,“自己取吧。”

    艾米莉亞只停頓了一會兒,馬上動了,翻了自己的包,清空了她的水瓶——接扎克的血。

    “你依然要對我完成基本的托瑞多教育。”

    “你有時間隨時來。”扎克沒在看艾米莉亞了。

    /txt/4916/

    。_手機版閱讀網址:

    百度搜索【uc書盟】小說網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說,所有小說秒更新。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