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真相

    夜色下的扎克正坐在格蘭德后廊上,抱著一只看樣子是新買的收音機發呆。好吧,我們的吸血鬼并沒有在發呆,他在同時做三件事情。

    看到扎克身邊的懷表了么,他在記時。當‘將軍’嘴角帶著血跡從南方飛奔回來的時候,扎克會看一眼懷表,“太慢了。”

    “當然會慢!”‘將軍’試圖為自己辯駁,“南方樹林里的動物已經注意到我在獵捕它們了!它們會躲!”

    “如果你成為別人獵食的對象,你也會躲。”扎克擺手理所當然的回答,“繼續。”

    ‘將軍’重哼一聲,消失。扎克在訓練‘將軍’。

    第二件事。看到后院中盤腿飄浮著的墨了么,時而,她會做一個往下壓的動作。扎克偶爾會歪著頭,“你又往下面弄了什么?”

    墨會睜開眼,無奈的看一眼扎克的方向,“你知道么,你和‘將軍’沒什么區別,除了打擾我還是打擾我。”

    “我是關心哈瑞森‘重生’的進度。”聽聽扎克的話,根本不給墨失敗的允許。

    墨再次閉上眼,做她反正沒人能看懂的動作,“那就不要打擾我!”

    哦,還有一個家伙,瑞恩抱著手臂站在墨旁邊,發表這樣的意見,“嘿,怪女人,你占到我位置了。”

    當然,沒人理這個小子。

    第三件事,我們可以看向扎克手里抱著的收音機了。全新的哦,扎克昨天早上特意讓馬修去買的。扎克收聽的頻道不停在音樂娛樂節目中切換。

    想想的話,事情總是這樣,當你無意的時候,某些事物總是會自己冒出來,比如接本杰明回家的時候聽到夜之子樂隊發新專輯了,比如去參加阿曼達生日派對的時候聽到夜之子樂隊要辦演唱會了,比如隨便換臺時候聽到演唱會發生坍塌事故,比如隨便和人聊天時聽到樂隊出了新的關于生命、死亡、鮮血的歌……

    可是當你有意想要關注,恩。當我們的吸血鬼有意想要關注那個夜之子樂隊主唱——伊萊.托瑞多的動向時,這收音機中的所有音樂節目似乎都約好了,一字不提。

    “扎克。”露易絲推開了后廊的門,“詹姆士來電話了。他說寇森還要見‘將軍’。”

    “我聽到了。”扎克靠著后廊的墻壁,手中的收音機繼續換臺,“就說,我會試著安排,但不做保證。”扎克一聳肩。“詹姆士知道該說什么。”

    “哦。”露易絲應了一聲,朝后院張開眼,專門向露易絲微笑示意的墨笑笑,呃,這兩個女人成為朋友了。“詹姆士還說他明天放假,要過來,呃,玩。”露易絲自己都是一副怪異的表情。原因么,詹姆士來格蘭德什么時候提前打過招呼?而且,來玩兒?玩?!

    扎克卻挑著眉笑了。“告訴他,我以前說過的,格蘭德永遠歡迎他。”

    至于事情為什么會發展成這樣,和周三那天,兩人提前離開婚禮派對有關。大家別心急,明天,詹姆士不是會來玩兒么。現在,我們應該準備好迎接,即將到訪格蘭德的客人。

    當露易絲重新關上后廊門,去回詹姆士電話的時候。布雷克的車,開入了格蘭德的后院。

    盤腿漂浮的墨變得透明,在徹底消失的時候,給了扎克一副總是被打斷的無奈表情。

    而從南方。如一條灰色的直線,直沖格蘭德后院的家伙——‘將軍’嘴角掛著新鮮的血跡,一扯,繞了個彎兒,暫時躲到倉庫里去了。但扎克還是不忘抬了抬手里的懷表,低聲說了一句。“還是太慢了。”

    “有吃的沒。”直接沖下車的凱撒對著扎克問了一聲就直接上了后廊,熟門熟路的進了樓梯間。

    扎克只來得及對跟著下車的布萊克遞了個詢問的表情,里面的凱撒就喊起來了,“呃,怎么變成這樣了?這邊辦公室的門呢?你們裝修過了?”

    “凱撒?”愛麗絲的聲音從廚房出現了,“你來試試我新學的糕點啊!”

    里面沒聲音了。

    “所以,你們真的是朋友。”布雷克皺著眉,走上了后廊,面對著扎克,身后飄著杰克森。布雷克的表情算是擔憂吧,可能他會覺得,一個孩子,不該和格蘭德有交集。

    扎克笑著擺擺手,“他做過一段時間安東尼的兒子。”這就算是解釋了。

    “他……”布雷克抿著嘴,“知不知道你們……”

    “知道。”

    “太小了,你,你不覺得么。”布雷克試探著問。格蘭德的秘密向誰展現,還真輪不到他來評斷,但嘿,這只是單純的成年人的責任感作祟……

    扎克卻挑起眉,拍拍身邊的座位,笑著看向布雷克,“你是在說他(凱撒),還是想說蘿拉他們。”

    布雷克嘆了口氣,被看出來了。在西區第三代五人組知道格蘭德秘密的時候,還記得吧,扎克為了讓這些孩子安心,還說了幾個也知道格蘭德秘密的人,就包括被認為是扎克朋友的,同時西區第三代的布雷克。

    布雷克在扎克身邊坐下,看了眼已經發現瑞恩的杰克森,兩個靈魂異族飄到一起,開始了友好交流,無視掉。

    “你,恩,真的覺得有必要告訴蘿拉他們么……”布雷克的語氣充滿不確定。

    “他們有人找過聊這事了吧,”扎克倒是一副感興趣的樣子,“那你應該清楚當時的情況,我需要救他們。”

    “法爾肯的姐弟問過一次,想向,杰克森問好。”布雷克抿了抿嘴,思索了一會兒,“然后就沒有再說過了,他們在很認真的保守你們格蘭德的秘密。”

    “這樣就很好。”扎克笑著點頭,“呵呵,我還是要問的,你怎么會和凱撒一起過來?”

    “市長約了艾瑟拉晚餐。我是送凱撒回家的。”布雷克扯了扯嘴角,在猶豫某些事情要不要對扎克明說。

    扎克卻沒有好奇的意思,因為關注著收音機的扎克,已經從換臺時聽到的本地新聞中,知道了赫爾曼離開巴頓的消息,有意思的是。這個在老家伙離開前,還召集了一堆記者,把他親自前往面見市長送出某件東西(上一章兩份材料)的過程全程展現在媒體的關注之下。

    所以扎克并不怎么好奇安東尼和艾瑟拉晚餐的原因,因為他知道。記得吧。早在赫爾曼工廠爆炸后,醉酒前來格蘭德的赫爾曼就在扎克魅惑之瞳下,把真相全盤托出了。市長安東尼開始注意艾瑟拉和赫爾曼工廠的關系,還是扎克給的線索。

    “安東尼可以輕松幾天了。”扎克給出了這樣的結論,當著布雷克這個市長辦公室公關的面。“監獄的文森特事件,安東尼輸給了艾瑟拉,赫爾曼工廠事件,安東尼贏了。”

    當然了,這次晚餐,是安東尼向艾瑟拉的炫耀。

    布雷克看了眼扎克,不需要問,他已經明白扎克知道工廠爆炸的真相了,搖了搖頭,“我依然不敢信息。艾瑟拉會做出這種事情。赫爾曼曾是巴頓的經濟支柱,她居然敢……炸……”

    扎克斜看了一眼布雷克,這里有一點點小偏差。炸掉工廠的,不是艾瑟拉,是赫爾曼。扎克從赫爾曼那里知道的全部真相中,除了送到市長手中的兩份材料可以揭示的內容外,還有一段關于爆炸的真相。

    赫爾曼已經發現艾瑟拉在暗中破壞工廠,試圖以損失折價來壓下收購的價格,同時,巴頓上層各方都開始關注赫爾曼要賣掉工廠這件事。壓力開始在赫爾曼身上堆積。

    赫爾曼也明白了一件事,即使沒有格蘭德的橫空介入,他出售工廠的消息也會被艾瑟拉刻意放出,制造壓力。和為損失折價提供理由。

    于是赫爾曼干出一件看起來瀟灑,實際是魚死網破的行為,他不賣了,他親自炸掉了代表‘赫爾曼’一切的工廠,向艾瑟拉發出一個訊號——‘不陪你玩了’。

    此時看來,赫爾曼并沒有將這最后的真相。告知市長。那扎克,也沒必要說,對吧,人都走了,何必。

    于是,我們的吸血鬼收回了目光,“是啊,艾瑟拉就是這樣的對手,安東尼需要我們的幫助。”是了,扎克在趁機收束人心。

    布雷克點頭了,然后突然換了話題,“我有了一周的假期。市長的意思我懂,他是想讓我回斯通莊園,向我家族通報關于赫爾曼工廠事件的一切。”他頓了頓,“赫爾曼走之前給了我們兩份材料,雖然媒體都知道這行為,但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巴頓各方應該會有人好奇,但這些內容太過……嚴重,不適合公開,我需要家族的幫助,商議怎么處理這些材料。”

    扎克卻一挑眉,“你放假了?呵呵,也好。”扎克瞇著眼,沒什么惡意的繼續,“我其實一直想問的,聽說你是住在北區自己找的公寓,為什么?這次放假,是要回去莊園住一段時間嗎?”

    布雷克神色不自然起來了,“恩,恩。我沒在莊園住了。一,一個人方便些……”

    凱撒出來了,摸著嘴角一副滿足的樣子出來的,“找給人陪我去墓地,我要去看那個親生父親。”他直接‘吩咐’。

    “大丹犬。”扎克拍拍腳旁趴著的易形者,他和布雷克的對話還沒完,可不想被打斷。

    “我說要個‘人’。”凱撒強調著。

    “那你去找漢克。”扎克笑著擺手。

    凱撒一撇嘴,朝大丹犬招招手,走了。

    “凱撒是個有趣的家伙。”后院中飄著的杰克森對瑞恩招手,“我們也去。”

    “我無法離開格蘭德的范圍。”瑞恩抱著手臂,扯著嘴角。

    “為什么?你,呃,還是縛地靈?”

    “是。”瑞恩不爽的回答。

    杰克森側側頭,直接丟下瑞恩,飄到了凱撒身后。靈魂異族之間的‘友情’,還真是薄弱啊……

    目送凱撒他們離開,布雷克搶先開口了,“杰克森,恩,我能請你幫個忙嗎?”

    “怎么?”扎克有點好奇。

    “能讓他在格蘭德呆一段時間嗎?我回莊園的時候,讓他在這里。”

    扎克挑起一邊眉,關于布雷克和杰克森的關系,他已經知道了一些讓人不太安心的事情。布雷克似乎總是在某些時候會刻意撇開杰克森,而杰克森也不只一次表達覺得布雷克很無聊的想法,這不符合共同認知世界的‘同伴’的初衷。

    記得吧,杰克森回比夏普莊園,發現他母親謝爾成為兇靈,就是因為布雷克支開杰克森,讓他單獨行動的后果。

    “為什么?”扎克收掉了笑容,“你,不希望杰克森再跟著你了嗎?”

    “不,不是……”先是搖頭,然后是點頭,“我……”最后是緊皺著眉,“只是有些事情,我不想讓他接觸。”

    “比如?”扎克覺得有必要弄清楚,這段同伴關系是他一手促成的,在出現什么不可挽回的錯誤之前,如果需要終結,扎克也希望由他來完成。

    “我……”布雷克似乎十分猶豫,最終,他下了決心,“我其實是家族被趕出來的,很早就被趕出來了,從上次,昆因夫人的宴會,我試圖和巴頓日報的廣告部部長交流后……”

    扎克皺起了眉,他想起來了,那次宴會扎克還背負了要看住布雷克,不讓他亂說話的委托。而布雷克試圖和這些人交際的原因是,他的項目,為了像他、像杰森、像韋斯……這種小眾群體能夠不被排斥的項目。

    “你的家族……”扎克抿起了嘴,“對這件事,很介意嗎?”

    “非常。”布雷克似乎有無奈,“除了和市長相關的工作,家里已經切斷了對我的一切支援。”

    扎克懂了,有點無奈的看著布雷克,“杰克森還不知道你是……”扎克一撇嘴,換了個平和點的說法,“你喜歡男的。”

    布雷克點頭了,有點煩躁,“我不知道該怎么說!所以只要是和知道的人接觸,我都想辦法支開他!平時也不敢表現出任何跡象……”

    怪不得杰克森會覺得布雷克的生活無聊呢。

    扎克無奈,又想笑的看著布雷克,“但是你告訴蘿拉了,杰克森,有什么區別么。”扎克莫名走神了,蘿拉好像知道許多秘密……

    “杰克森……”布雷克皺著眉,“蘿拉還有朋友、家人,還有可以放松,試著理解的環境。杰克森已經沒有了,我是他唯一身邊人,榜樣、朋友,隨便怎么認為。我不知道本就要倉促要理解這個世界的他,還有沒有能力去消化這些東西,要理解的東西太多了,對他一個孩子來說。我,至少現在不能……”

    呃,成年人的責任感。(未完待續。)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