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奸賊 > 第七十九章 拜見大先生

第七十九章 拜見大先生

    (第一更,三更走起。上午十點,下午四點,晚上八點。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打賞、嘛都求啊啊!這個,打賞是情誼,不是非死皮賴臉的要求大家啊,別罵別罵,順口一求,萬一誰看順眼了呢?╮(╯▽╰)╭)

    ……

    入伏后的江淮一帶,空中無有一絲云彩。斗大的烈陽高懸曝曬,大地烤得煙氣徐徐,小草卷成細條,樹葉蔫巴的垂搭,花朵早收回黃蕊。往昔嘰嘰喳喳的鳥兒、吱吱啦啦的蟬兒,亦悄然隱退,仿佛天地間,沒有了生機……不!一輛車架、一行人馬,呼嘯而過。

    車廂里的高哲,雙手攏袖入靜坐。他的內心,卻遠不如表面波瀾不驚。

    昨日的夜晚,沈萬三的細作渠道送了消息,內容令高哲覺得不同尋常。

    潁川書院至今,大隋年號十二年,業已存世整整一百七十載。歷代秉承開門辦學的態度,只要前來的人通過一定的考核證明自己,不問身份、不問來處、不問家室,皆可收納,算的上有教無類、大家風采。是故慕名而來的絡繹不絕,鼎盛之際千余眾不在話下。

    然。

    二十天前左右。

    潁川書院大先生,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將庖廚、侍女、護衛,乃至教學的師者、創辦潁川書院傳承的司馬氏、荀氏血裔,一并攆了。門下五百弟子,多數遣散,僅留下八人……那八人中,恰恰包含了劉伯溫、姚廣孝兩個。

    沈萬三經營的眼線,一下子斷掉,潁川書院現在何種情況,高哲一無所知。考慮蜀中戰事如火如荼一時半刻完不了,滅陳尚有日程許久,自己也閑得無聊,他就近便走一遭潁川書院。一來幾年不見劉伯溫、姚廣孝,拉拉感情、送送溫暖。二來瞧瞧那位大先生,到底搞什么鬼。

    高哲焦躁的原因,絕非劉伯溫、姚廣孝暫時脫離監控,他不會真的意圖豢養家犬一樣,把他們一人綁一脖套才安心,他琢磨的東西是——傳訊方式。

    此一時,彼一時。

    眼下最快的傳訊方式,不過飛馬疾馳,速率太慢太慢!

    從南陽到長安,再從長安到荊州襄陽,近乎一個月啊!

    得虧現在不是特別緊要的消息,可若是未來有急得冒火的呢?

    高哲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鴿子!

    相傳久遠的楚漢相爭,被項羽追擊藏身廢井中的劉邦,放出一只鴿子求援獲救。張騫、班超出使西域,亦利用鴿子來運送信箋。但高哲沒見過誰于當代用飛鴿傳書,手段不常見,且……缺乏專業人才。

    小小的鴿子,高哲想了一路想不得頭緒,潁川書院已是到了。

    三十年前的天下大亂,影響的多矣,潁川書院被迫擱潁川郡,搬到南陽郡西南,名字還是那個名字,平添幾分掛羊頭賣狗肉的嫌疑。它地處大隋、西蜀、南陳的三方交界,打的主意怕是保護天南海北的學子,不管徹底倒向哪一邊,其他不屬于本國的,一定會受害或被擋在門外。立場中立的話,好歹屬于長期輸送人才的學問圣地,哪方勢力沒有他們的人?哪個曾經求學受恩的不感念的照拂一二?

    所謂“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潁川書院看著確實很普通,荒野中的一片木頭房屋,格調昏暗晦澀。壓根兒不似教導莘莘學子蒸蒸日上的地方,倒如同某些離群索居的孤僻者養老的地方。誰又能小視?它畢竟前后走出近二十位丞相,無數達官顯貴,好比大隋的左右丞相楊素、高熲都到此一游過。

    “染血兵鋒,不宜入內。”,高哲感慨一聲,吩咐伴隨的侍衛等,道:“找個陰涼的地兒歇息,餓了自行解決。”

    高哲步步上山。

    李存孝緊緊跟隨。

    高哲走了幾丈遠,頭不回的道:“把家伙扔了。”

    李存孝“哦”的答應,隨手將前段日子跟宇文成都打一架,弄得彎曲的鑌鐵槊撇到地上。

    及至門庭。

    高哲止步,仰頭觀看牌匾,簡單的寫有“潁川書院”。字跡紅漆斑駁、古色了然,龍飛鳳舞、銀鉤鐵畫。能看的明白,執筆之人,定是書法名家。

    “末學后進,洛陽高哲、高子伯,求見大先生!”,高哲袖子一甩,鄭重的行了一禮。

    聞聲。

    “噠噠……噠噠……。”

    “吱嘎!”

    緊閉的門扉開啟,露出一只頭、光頭。

    “世子?您怎么來啦?”,對方先是驚喜,馬上躬身作揖道:“姚廣孝拜見世子。”

    姚廣孝長開了,但也長裂了,吃了高家多年的米面肉油,依舊臉黃肌瘦,身上沒有二兩膘兒,三角眼越發的猙獰,蘊含兇戾。他剃了頭發,點了戒疤,一襲青色的僧袍,儼然皈依佛門。

    高哲笑道:“我奉天子命,南下巡狩,待的發慌,甚是思念你與伯溫,所以特意看看!”

    姚廣孝撓撓光頭,道:“多謝世子掛懷,廣孝感激不盡!”

    “廣孝?你既出家,沒個法號嗎?”,高哲笑顏不改。

    姚廣孝還首掃了掃,壓低聲音道:“大先生言我生性嗜殺,牛不吃草強按頭,非得讓我拜什么佛祖!我不得不裝作歡喜……”

    “道衍?道衍?為何不請客人進來?”,蒼老的呼喚,打斷姚廣孝的啰嗦。

    姚廣孝一激靈,側身道:“世子移步!”

    高哲欣然,心里想到:姚廣孝對佛學有興趣兒,是這么個興趣兒法。

    院中空曠干凈,唯有邊角碼放的十幾排層層蒲團稍稍顯眼兒,想必是原本學子的。

    正廳無窗無門,堂里一覽無余。

    一素袍黑衣老者,耄耋之年,須發雪白,雙眸昏懨。

    高哲再次致禮,道:“末學后進,洛陽高哲、高子伯,拜見大先生!”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