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奸賊 > 第八十二章 不要臉的

第八十二章 不要臉的

    (第一更。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打賞、有啥求啥。臨時有點事,存稿是有,就是沒時間修改,所以今天三更不定時。)

    ……

    “哈~~~。”

    長長的一個哈欠,穿的花枝招展的陳王楊俊,慵懶的靠在六人力士合抬的步攆上,偶爾伸手揉揉眼圈兒漆黑的雙眸,整個人顯得無比怠惰,仿佛從里到外透露的都是個虛。到達荊州有段日子,他日夜泡在青/樓/楚/館狎妓喝花酒,鐵打的身子也受不了,能不這樣兒?

    與陳王楊俊對比,蜀王楊秀反倒顯得順眼不少。高頭大馬、鮮衣亮甲,手中還有一桿鋒芒四射的馬槊,配合那不錯的塊頭、虬髯滿面的兇惡臉頰,有幾分威風凜凜的意思。知道往前線犒軍,可能碰上戰爭,他并不害怕,躍躍欲試的興奮居多。

    打潁川書院歸返,高哲和陳王楊俊、蜀王楊秀一道來蜀中前沿鼓舞士氣……

    起因晉王楊廣實在受不了兩個把荊州鬧得雞飛狗跳的玩應兒,他的友愛兄長形象裝不下去要破功了。高哲唯有委屈自己,鼓搗著蜀王楊秀,順帶拉拽陳王楊俊,一起離開,讓抓狂的他落個清靜。

    滅蜀之戰,打到此時此刻,可以說一聲,輕松加愉快。

    高哲一首《蜀道難》的詞,早先的用意為離間蜀帝蕭衍,與西蜀唯一能打架、會殺人的大將軍侯景。

    至少造成蜀帝蕭衍撤了大將軍侯景的職,那樣的話,蜀國北部、東部地區臨陣換帥,必將短時間陷入混亂,大隋的兵馬即可抓住機會,一舉突入益州腹地。

    誰想那大將軍侯景也是奇葩,見了一句“所守或匪親”,懷疑蜀帝蕭衍欲害他,居然直接反了……

    蜀國大將軍侯景,表字萬景,鮮卑化羯人,年過知天命。他不是個安分的主兒,三十年前的天下大亂,已經開始活躍,但當時小蝦米一條而已。他擅長騎射,投身并州的小諸侯。后被大隋趙國公邱瑞擊敗,又相繼投奔四五個主公,少廉寡恥的比三姓家奴更甚,最終安身北燕高氏。

    待北燕建國,侯景覺得自己的封賞太少,不符合辛苦付出,心懷憤懣綢繆作亂。事情泄露,僅帶著兩個兒子倉皇逃竄南方。渡黃河的時候,小舟只能載倆人,他狠心的把二子推下淹死。

    輾轉到了蜀國,侯景得蜀帝蕭衍的賞識,一路提拔到而今的大將軍、大司馬,手握十萬雄兵的地步。

    雖然老邁昏庸,遠沒有從前的英明,起碼蜀帝蕭衍待侯景始終不薄。

    可侯景該叛就叛,一絲一毫的猶豫沒有不說,腆著個胖臉直接聯絡大隋,獅子大開口的索要異姓王。

    侯景沒有算計好,假使他沒有背棄蜀國,暗中和大隋勾搭勾搭,局勢不明的大隋還考慮考慮這個條件。他旗幟鮮明的背棄蜀國,大隋的選擇不要太多,哪里會叫他占據主動、得償所愿?

    一如高哲建議的,晉王楊廣措辭強硬的回給侯景一封書信,大意——“你愛投降不投降,反正蕭衍不能放過你!等大隋清理了巴東、漢中等地,兵臨劍閣。你前后皆敵,有幾個腦袋夠砍的……憑劍門關,你守得住一時,無糧草補給,餓也餓死。”

    大隋三品右將軍梁睿、四品鎮南將軍李衍,同時大肆宣揚侯景劍閣作亂、投誠大隋的消息于蜀國巴東、漢中防線,輕而易舉的說服大多數蜀將放下兵器,乖乖的不抵抗。僅少數地區的頑抗分子,亦在雪球般愈滾愈大的三十余萬大軍洪流下,碾得粉碎。

    侯景發覺自己失策,什么漢中王,得有那個命才行。忙不迭的跪迎梁睿、李衍至劍閣。

    劍門關天險被大隋占領,蜀國國都門戶洞開,扒光且雙腿大張的姑娘似的,只等著被中……

    蜀帝蕭衍負隅,調兵遣將八萬衛戍成都。

    兵法云:十則圍之,倍則戰之。

    梁睿、李衍統計的兵馬沒達到八十萬,收編侯景完畢,四十余萬是有的,故而沒有攻城,選擇穩妥的圍困,等著對方崩潰內亂。

    高哲、陳王楊俊、蜀王楊秀,與其說來犒勞三軍,不如說來搶功勞的。

    尤其蜀王楊秀,他的封號為“蜀王”,蜀地便是他的封邑啊!

    高哲見到了侯景,著實是個……夠不要臉的。

    “蜀國降臣,叩見陳王殿下、蜀王殿下!”,侯景拜禮的聲音巨大,動作夸張的跪地匍匐,卑躬屈膝不外如是,演繹別開生面的“鶴立雞群”。

    陳王楊俊哼了哼,鳥沒鳥侯景。

    “侯將軍不必多禮!”,蜀王楊秀很開心侯景的態度,寬慰了幾句。

    侯景站起身,長的不咋地,歪瓜裂棗,站姿……拉拉個胯骨,一腳高一腳底,據說他左足生肉瘤導致。

    侯景沒膽子抬頭看陳王楊俊、蜀王楊秀,卻偷偷的瞧了眼矮點兒的高哲,小心的恭敬施禮,道:“蜀國降臣,拜見高天使!”

    高哲笑吟吟的道:“你知道我?”

    侯景一咧嘴,道:“天使的大名,天下誰人不知?”

    高哲一笑,道:“口不對心!記恨我用計,誘你走到今天地步?”

    侯景腰身壓低,道:“不敢!”

    高哲雙手攏袖,不言不語。

    鎮南將軍李衍伸手道:“陳王殿下、蜀王殿下請,梁將軍去巡營了,稍后才能來見。”

    李衍和高哲不對付,故意看不見高哲。

    高哲懶得搭理李衍這種忘恩負義的雜碎,后頭慢慢的走著。

    侯景一介降臣,得不到簇擁陳王楊俊、蜀王楊秀的機會,跟高哲距離不遠。

    高哲忽的想到什么,道:“侯將軍,我來時經過都江堰,想到兩個人。”

    侯景蜀中生活多年,怎會不懂:“營造天府的先秦二王?”

    高哲頷首,道:“他們的后人還有么?”

    侯景思忖道:“有,成都李氏還是挺有名的。”

    高哲點頭,沉默的思考。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