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奸賊 > 第八十八章 禁忌的名字

第八十八章 禁忌的名字

    (第一更,感謝大家的熱情支持,謝謝。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打賞、嘛都求。)

    ……

    “子云吶……。”

    蜀帝蕭衍無限唏噓的念叨,仿佛又回到那個意氣風發的往昔。

    三十五年前,大隋新荼七年。

    隋睿帝在位十一載,好事兒沒干幾件,壞事兒做了一大堆。喜好黃老,便大建道觀,滿天下的搜羅道士煉丹,祈求長生且不老。愛慕奢華,便加重賦稅斂財,甚至不滿足的賣官鬻爵,然后大肆的鋪張浪費。熱衷游玩,便南下北上,一個月一折騰,也導致徭役嚴苛……終于把自己變著花樣兒的作死了。還沒來得及確定繼承人,各地藩王趁機爭搶皇位,亂世愈演愈烈。

    蕭衍就是在那時候,扯出旗號起兵。他本是南蘭陵人,理所應當于祖地聚集鄉黨,可惜有人占據。于是他選擇了比較偏遠貧瘠的交州,自稱漢朝名相蕭何后人,拼命的往臉上貼點金,增添下名頭兒。他善于交際,不少曾經的舊交幫扶與他……羽翼漸漸地豐滿。

    但。

    蕭衍的勢力始終有弱點,他麾下的人才,范云、沈約等等,皆長內務,并沒有擅長軍事的。非常的致命,因為刀槍里面出政權,這代表他無論進取或自保都艱難。整體好比一條腿兒的人,只能勉力維持站立,向前不得、向后不得。

    沒有名將傍身,蕭衍看著一天天強盛的實力,高興不起來,素懷擔憂。

    蕭衍的顧慮變成了現實,他最初扶持大隋皇室楊姓的一個血脈當幌子,不曾想對方不安分,在他進攻荊州受挫后,被背地戳了一刀。情況相當的危機,眼瞅著身邊的人一個個的派出去,根本無人可用,他死馬當做活馬醫,遣了一個隨從,率領區區幾百人奔赴戰場。

    蕭衍的那個隨從,名字叫陳慶之。

    陳慶之表字子云,還是蕭衍取得,他是蕭衍的家生子,身份并不怎么好,自幼跟隨的蕭衍,開始是書童,后來是棋友。蕭衍酷愛對弈,癮一上來可謂廢寢忘食,經常通宵達旦地和人大戰,別的人扛不住的筋疲力竭,唯獨他特別旺盛,蕭衍想下棋,隨叫隨到,甚得蕭衍的歡心。

    礙于地位掣肘,那一年,獨自掌軍的陳慶之,庸碌半生,到四十歲了。

    蕭衍無意之舉,僅打算陳慶之堵住小窟窿,解決燃眉之急,待他騰開手腳、抽調將領……

    陳慶之還了蕭衍一個大大驚喜。

    以一己之力,陳慶之邊打仗邊收羅潰散的兵丁,竟慢慢的超過數萬人,快速的平定蕭衍后方大本營的動亂。

    蕭衍豁然察覺,原來自己要找的大將,一直在身邊!

    陳慶之身體文弱,騎不了烈馬、拉不了強弓,他不會打架,但的確會殺人。

    蕭衍命陳慶之攻荊州,陳慶之做到了。

    蕭衍命陳慶之攻蜀州,陳慶之做到了。

    蕭衍命陳慶之攻涼州,陳慶之做到了。

    仗越打越多,陳慶之敗績無一,以致有人贊曰:名師大將莫自牢,千軍萬馬避白袍。

    蕭衍怕了,他的兵馬,七成握陳慶之手中,僅需陳慶之一個念頭,他的統治即能顛覆。他慢慢的疏遠陳慶之,削減陳慶之的權力,直到……他動了稱帝的心思,覺得自己立的傀儡礙眼,想要送到當時楊鋻的勢力,讓老楊家自己亂一亂。他令陳慶之,帶著七千部曲護送。

    陳慶之走了,再沒能歸返。

    蕭衍常常能聽說陳慶之的消息……他從荊州襄陽到司隸州洛陽,一百四十天攻下三十二座城池,前后作戰四十七次,威震天下。他從司隸州洛陽到冀州中山……他從冀州中山到并州雁門……他從并州雁門到司隸州長安……他拒絕了別人的招攬,像只無腳的鳥,不停的飛舞、盤旋,掀起驚濤駭浪、血雨腥風,他落地的那一刻,正是他消亡的那一刻。

    北燕、南陳、中隋,所有人歡欣鼓舞,慶祝陳慶之的隕落。蕭衍已經覺得后悔了,他錯過了一代戰神、錯過了一統天下的大好時機,畢竟他那會兒坐擁荊州全境、蜀州全境、交州大部、涼州大部、豫州的小部,有著絕對廣闊的基地、絕對深厚的實力。

    沒了陳慶之,蕭衍勢力的窘境再度凸顯,軍事上的無能,直接體現在地盤兒的多寡。豫州的部分先沒了,緊接著是涼州的大部分,而后是荊州全境、交州大部分。最終僅余一個蜀州全境,供他繼續皇帝的美夢,茍延殘喘到今日。

    陳慶之是大隋光輝的污點,天子楊鋻被逼的差點遷都,無數有名有姓的將領被打的落花流水,君不愿提、臣不愿想,統一口風的也就形成了禁忌,極少有人還記得他,大家選擇性的遺忘掉。

    繁華的成都城洞開,蜀國皇宮遲早的事兒,隋軍將迎來一場盛大的狂歡。燒、殺、搶、掠,這是攻城戰后不可避免的。近乎十萬之巨的死傷啊!士卒們急需發泄,誰也不能夠阻止。一百個將軍中,九十九個選擇默許,全然裝作不知道的樣子。

    高哲偷偷的帶著張仲堅、李存孝,與蜀王楊秀分別。

    高哲瞄上了……陳慶之的陣法。

    內息之于陣法,一如雞之于蛋,分不清誰先誰后。

    不過。

    如果將秦帝國作節點。

    在那之前,是陣法的時代,姜太公、孫子、吳子……太多優秀的大家,奠定了陣法的基礎,相對的內息卻沒有幾個代表人物。

    在那之后,是內息的時代,楚霸王、呂奉先、魚俱羅……無數驚才艷艷的武人,促成內息的發展成型,并延續出無限的可能,相對的陣法卻沒落了。

    內息靠的是資質,陣法靠的是悟性,孰優孰劣難說。

    然。

    陳慶之確實做到用陣法吊打內息、吊打天下。

    陳慶之有后人在,最出彩的莫過于陳昭,他繼承了父親的爵位。

    那么……

    武侯府。

    高哲的路徑。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