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奸賊 > 第九十二章 跑得比馬快的人

第九十二章 跑得比馬快的人

    (第二更。感謝大家的熱情支持,謝謝。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打賞、嘛都求。)

    ……

    楊廣一天為王不為皇,高哲一天不能與他糾葛過深,這是雙方默認的關系,也是雙方保護彼此的必要手段。楊廣太出色了,出色到令天子楊鋻猜忌親兒子的份兒上。高哲太特殊了,特殊到先秦甘羅不能媲美……是故,高哲離開荊州,舉著犒勞三軍、鼓舞士氣的名義,實則屁沒帶一個的空著爪兒,東進衛騎大將軍韓擒虎那兒溜達。

    到廣陵經過廬江一帶,而廬江鎮守的是征南將軍賀若弼,高哲跟他的恩怨可不淺。不提高哲他老子曾經指著賀若弼的鼻子罵,單說高哲五年前撇開他,招呼了韓擒虎、驃騎大將軍伍建章拿下荊州,滔天的功勞,連口湯沒許他,足夠他小心眼兒的記恨一輩子。

    長江雖不再是南陳倚為天塹的防線,但也是可以依托的有利地形,他們的水軍有幾把刷子,自荊州江夏起至徐州入海,全面地進行了封鎖。加上高哲有自知之明,不愿這個節骨眼兒招惹賀若弼,于是不曾順江而下走捷徑,改道陸路,在江北直線走,于安豐繞過廬江往廣陵。

    路途遙遠,旅途中高哲閑來無事,跟隨軍伍老卒學習騎馬。這并不簡單,絕非好像女人玩男人,兩腿兒一劈跨上去,策馬就能奔騰。需要嚴格的姿勢,腰腹、雙腿、臀部、坐位等,該怎么樣必須怎么樣,不是為了別的,首先要緊的,保護金貴的戰馬不受損害。

    老卒經驗豐富,他的言傳身教,高哲很受用。其實歸根結底一句話“人配合馬”,馬是畜生,不懂人言,更別說配合人,沒可能的事兒。他還有一點見解獨到,說中原人比不得塞外人騎術好,因為中原人把人與畜生分高低,骨子里輕視畜生。而塞外人不把人與畜生分高低,骨子里也是畜生……人家是同類,當然能融為一體。

    高哲聽得咧嘴,不予評價,倒詢問為何馬鐙有單邊蹬卻無雙邊蹬,雙邊蹬使人騎馬牢靠,豈不是更好?得到的答案與他想的有相同、有不相同。一來雙邊蹬對戰馬的脊背摧殘嚴重,大大減少戰馬的用時,大隋揮霍不起。二來打仗的時候,一旦落馬,用雙邊蹬死的不要太慘,單邊蹬容易在被拖行的瞬間脫身。三來人的重量全部轉移施壓,戰馬體力消耗飛快。

    高哲又從老卒這兒得知不少軍中底層的境況,如朝廷征辟兵役怎么個抽調法,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百姓怎么個躲避法。兵役和正規士卒的區分方式,待遇差距多少。單兵配備上,南陳、北燕、西蜀跟大隋的不同,孰優孰劣……他很健談,語言亦風趣兒,偶爾夾雜些故事、笑話、葷段子、親身遭遇啥的,引人入勝。

    走了一路,高哲快到韓擒虎駐軍指揮的權征縣,終于不再找那老卒交談。獲益良多的他,沒吝嗇的送老卒五百兩銀錢,算是感謝的報酬。

    紅紅的日頭掛在西天,圍著它的是一大片云。云朵上面拉著下面托著不讓太陽下墜,以至于累的臉上泛了紅暈……時間,來到黃昏時分。

    權征縣近在咫尺之遙。

    高哲的隊伍,卻忽的生了嘈雜。

    小憩的高哲吵醒了,馬車內探頭問:“為何慌亂不前?”

    張仲堅使勁兒的揉揉眼睛,見鬼的神色,道:“世子,剛才……有人路過。”

    “路過的人稀奇啥?值得你們鬧騰?”,高哲睡眼惺忪的埋怨。

    “不是……他……”,張仲堅艱難的翻找自己空蕩的腦海存儲的詞匯,想要去形容,楞憋得丑臉通紅。

    李存孝一旁道:“那人,跑得馬一樣快。”

    按照高哲的法子練,李存孝每日舌根含塊石子兒,自言自語的不住嘀咕,結巴的癥狀有所減輕。

    “跑得馬一樣快的人?”,撩撥到好奇心,高哲道:“去!攔下來!”

    李存孝飛身上馬,手持虎頭槊,單騎飛出。他的馬不錯,僅僅不錯。高哲擱西蜀侯景那要的,暫時給他用著,丫日后需八百斤的禹王槊做兵器,非寶馬良駒不能載,肯定得換,那玩應兒可遇不可求。

    馬車里走到車轅,高哲眺望,朦朧的光線照耀,右前方的確有個人雙腿搗騰的飛快,幾句話的功夫幾十丈外。

    那人跑了好遠才被李存孝攔截逼停,雙方不知說了些話,李存孝生氣了,一聲爆吼,一虎頭槊將人給抽了,兵器打飛,人拎著脖領子拖回來的。

    “撲通!”

    李存孝粗魯的把那人仍高哲面前,余怒未消的盯著他。

    高哲居高臨下的打量。

    那人身長八尺八寸,肩寬膀闊,濃眉重髯,模樣方正。夏日穿的短袖胡服,凸顯壯碩。胳膊粗壯的堪比高哲大腿,肌肉虬結似老樹盤根。兩手哆嗦著,虎口迸裂流血,看樣子對拼李存孝一下傷的不輕。背后原本的包袱散了,拉拉一地的銀錠、銀票。

    那人瞧瞧高哲,流露驚色,旋即確認道:“某認識你!”

    高哲笑道:“哦?你知道我是誰?”

    那人道:“天下皆言你‘百倍于甘羅’,乃文曲星下凡吶!”

    高哲坐車轅邊沿,晃蕩雙腿,道:“你呢?你是誰?獨身一人,發足狂奔,又是緊鄰大隋軍事重地權征縣……南陳的細作?”

    “有哪個細作身上帶這么多銀子?”,那人憨厚的笑,指著自己遺落的銀兩。

    高哲一歪腦袋,道:“用來收買某些蛀蟲泄露消息啊!”

    那人無語了。

    “南陳的人,來我們大隋作甚?嗯?”,高哲問道。

    那人轉轉眼,道:“偷著倒賣貨物,某是行腳商。”

    高哲打個哈欠,道:“單獨一個的行腳商?”

    那人道:“路上遇了匪,某跑得快……”

    高哲翻臉翻得比狗還快,勃然怒道:“滿口謊話!存孝!拉遠點砍了!”

    ……

    PS:推薦好友的大作,[bid=3659854,b=《鑒寶大師》]。

    據說存稿二十萬……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