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奸賊 > 第一百零五章 大倒霉蛋一個

第一百零五章 大倒霉蛋一個

    (第三更。為合計金額過兩萬加更。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打賞、嘛都求。宣傳下書友群,590/948/05,恭候大駕。)

    ……

    卞柔兒終于省得,寧可信有鬼,也不能信男人那張嘴。她呆滯無神的跪坐著,眼睛沒有一點兒的生氣,布滿了絕望的顏色。

    “我沒想到她不在長安。”,高哲站卞柔兒的身前,居高臨下俯視,彎腰笑道:“但我敢向你保證,她真的毫發無損的活著,已經出落的亭亭玉立的美人模樣。半個月,至多半個月,你一定能與她相聚溫存,敘敘母女情緣。”

    卞柔兒灰蒙的眸子,重現了光彩,咬著嘴唇兒,道:“真的?”

    “當然!”,高哲篤定道:“我怎么會騙你?”

    卞柔兒將信將疑的頷首。

    “忠心的服務于我、討好于我,你會得到你應得的。”,高哲似乎飽含深意,道:“一定要乖哦!”

    卞柔兒仰頭看著高哲,嬌嫩的臉蛋兒浮現一抹羞紅,柔荑顫抖著碰觸高哲的衣衫……

    高哲躲避了,道:“我今天不想,你懂得。”

    卞柔兒僵硬的撂下手,猛地想到剛剛進府,姿色比自己好的張麗華、孔妙貞,雙頰登時煞白顏色,目光流露惶恐不安,想到了些并不好的事情。

    “試著做有價值的人。”,高哲將‘有價值’二字咬的很重,拂袖驅趕道:“去吧!”

    卞柔兒小心翼翼的退下,一顆心跌到谷底了,她覺得……自己的價值,好像所剩無幾了。

    與張麗華、孔妙貞接觸,獲悉她們的身份后,卞柔兒直接低了一頭、矮了一截。她先前不過南陳鎮北將軍張忠肅的妻子,而張麗華、孔妙貞皆為南陳國主的王妃,論過往地位,她甚至連覲見她們的資格都沒有。卞柔兒識文斷字,不提張麗華才華出眾、有過處理國事數年的經驗,單說孔妙貞,詩詞歌賦啥不精通?姿色……卞柔兒自愧弗如。

    張麗華、孔妙貞可以全方面的代替卞柔兒,這怎叫她不害怕?沒有用的人,是會淘汰出局的!

    高哲不管卞柔兒想啥,他好好的休息,準備養足精神,備戰開府事宜。

    然后……

    高哲郁悶了。

    按理說高哲好歹是老牌兒的名門望族洛陽高氏出身,滅南陳、破西蜀展現了足夠令人震撼的潛力,天子楊鋻、獨孤皇后青眼有加招他做駙馬,不算差吧?結果好幾天,沒幾個人拜訪求官問職,來的幾個貨色也不咋地被他拒絕,門可羅雀,好生掃興。

    高哲左思右忖,忽然懂得了道理……當年他父親高毅的舊部,多如給他聯手侯景陰死的李衍一樣,世家士族的貨色,那些人有家族襄助,這么多年能上位的上位、上不了位的雪藏,哪有等著搭他的順風車的。他要娶蘭陵公主楊阿五的消息,傳遍了大隋,這代表他支持天家皇室,世家士族卻和天家皇室有暗地里的敵對,怎會親近他?或許他的年紀,也為眼高過頂的世家子不信任。沒有這兩種人,他接待的自然只能是不得志、碰運氣的寒門子弟,那有名的良莠不齊,他碰上的恰恰是“莠”唄。

    沒人來也好,起碼自己的小衙門能保持純潔,高哲安慰了自己一句,著手其他。

    高哲寫封書信,先將徐達丟到江南打紅了眼睛的韓擒虎那兒。擔心他的安危,命張仲堅護送的。

    向北安全的多,但高哲仍讓府上十幾個侍衛,陪伴岳飛去上黨郡趙國公邱瑞駐扎的地方。

    戚繼光……

    成都李氏的人,被侯景的人打包弄來了,他們家的族學是墨學,機關技巧等無數,戚繼光暫時有個著落。

    高哲擱長安闊綽的為成都李氏采辦一所大院子,并承諾一個從九品的長史,安撫了一下背井離鄉的他們。

    高哲忙忙活活的,又過了幾日。

    九月十五。

    秦國公府外來了一人。

    那人四十一二歲,身長八尺高,穿著一件漿洗的泛白的粗布衣裳,袖口磨損的絲絳縷縷,頭發盤在腦后插了支木簪,扮相寒酸。其肩寬膀闊,虎背熊腰,很是健壯。面如金紙,頜下三寸短須,一雙眉毛又粗又長,兩只眼睛又大又亮,精氣神兒十足。

    到了門前,那人踟躕一會兒,才靠近把守的侍衛,道:“弘農張果、張須陀,求見秦國公,勞煩代為通傳。”

    侍衛打量打量張須陀,嘟囔一句含糊不清的話,態度不大好的道:“等著。”

    張須陀耳聰目明,聽真楚那侍衛說的是“又來一個,不知道有沒有點能耐”,鬧的他尷尬。倒是飽嘗風雨,他沒有轉身便走。

    很快。

    張須陀見到門內有一眉清目秀、唇紅齒白的少年快步行來,那尊貴的氣勢、穩健的舉止,確非尋常同齡者敢相比。

    張須陀抱拳作揖:“弘農張果、張須陀,拜見秦國公!”

    高哲驚聞張須陀,心里樂開了花,表面兒上淡然:“壯士有禮了,請進來一坐。”

    “善。”,張須陀道。

    落后高哲半步,張須陀磕磕絆絆的道:“須陀久聞秦國公大名,使南陳、奪荊州……”

    高哲一伸手,止住張須陀的馬屁,停下腳步,對視張須陀,鄭重的說道:“你的出身、你的來歷、你的過往,我不在乎。你也無需違背秉性良心,講什么阿諛奉承。沒用!我欣賞有本事的人!告訴我,你有什么本事?”

    張須陀愕然,半晌轉過彎兒來,雙肩一抖,身上纏繞肉眼可見的濃郁內息:“須陀武藝小成,第三階段‘內息外放’。”

    “不錯!”,高哲贊了句,道:“還有么?”

    張須陀收了內息,道:“須陀有幸拜讀過幾本兵書,且……征戰有二十三年。”

    “二十三年?”,高哲道:“最高做到什么官職?”

    “自二十年前被提拔為驍騎衛的校尉,再沒升過。”,張須陀落寞的搖頭道。

    高哲幾乎可以肯定,張須陀——大倒霉蛋一個。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