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奸賊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純純的死閹貨

第一百一十一章 純純的死閹貨

    (第五更。為合計打賞過兩萬點幣加更。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打賞、嘛都求。)

    ……

    卞柔兒和張出塵母女交談了什么內容,高哲不知道,他只看到面前的張出塵梨花落淚不停,水靈靈的雙眸紅腫著抽噎不斷。

    “你今天表現不錯。”,高哲順手丟給張出塵一面手帕,他毫不掩瞞的直指拷問張出塵的事兒。實際從他答應放張出塵來探親,就已經暴露了。

    張出塵咬著嬌艷如玫瑰花瓣兒的紅唇,道:“無恥!”

    “不懂尊卑,無禮!”,高哲眼睛一橫:“掌嘴!”

    張出塵耿耿兒的盯著高哲。

    高哲順袖子取出勝邪劍,站起身徑直向外走。

    張出塵立刻領悟高哲想干什么,掄圓了胳膊“啪啪啪”,給了自己十幾個大嘴巴,唇角打的流血。

    高哲滿意的止步還身,坐在張出塵身前的小榻,伸手擦了擦她的嘴角血跡,心疼道:“女人應該對自己好一點兒,下這么重的手干嘛?”,上一刻他溫柔,下一刻他暴戾,手指勾著張出塵的腮幫里面,往自己這兒拉拽,目光惡狠的道:“長點記性!我,你的主人!你,我的女/奴!我玩弄你,是看得起你!明白么?明不明白?”

    “明白!”,張出塵艱難的道。

    高哲呵呵的笑,撫慰張出塵的臉頰,左瞧瞧、右看看,怎么也瞅不夠似的,口中同時喃喃道:“你娘親二十九了,再過幾年人老珠黃,越來越沒價值,你呢!必須表現超過自己應有的價值,這樣才能使她過上好日子。如果你達不到,或許……我會考慮扔她到勾欄瓦舍?說不定哦!”

    張出塵驚恐的望著高哲,惶惶道:“不!奴婢會做得更好!奴婢會做得更好!不要……”

    “噓~~~”。

    高哲右手食指按住張出塵的嘴唇兒。

    張出塵唯有用目光乞求高哲。

    “我希望你成為那些細作的首領,完全的掌控她們聽差遣。”,高哲輕飄的說道:“你,可以么?”

    張出塵保證道:“可以!奴婢一定可以!”

    “非常好!”,高哲贊賞后,道:“去吧!跟你母親敘敘話,明早離開。”

    張出塵伏地跪拜,倒退著走掉。

    “野性猶在,不好好加強奴性不行啊!”,高哲斷片兒一陣,嘟囔自語。

    白日覺睡得太足,晚上興奮了。趁著不到夜禁,高哲叫上楊繼業、麥鐵杖、李存孝、戚繼光,出門玩耍玩耍。

    高哲針對麥鐵杖,他主要想令這土包子開開眼,享受下富貴榮華,賦予他忠心奮斗的目標。

    醉仙居。

    掌柜錢季不曉得高哲是他的大老板,當尋常尊貴客人招待,嘴皮子利索的奉承不已:“小的嘗聽聞國公爺大名,市井坊間說您是文曲星下凡哩!您今日前來,我們小店兒可是蓬蓽生輝的很吶!這邊請、這邊請……長安的達官顯貴,小的最佩服的就是您了……”

    高哲笑著打趣兒:“既然佩服我,我又第一次來,是不是吃喝用度全免啊?”

    高哲先前沒表明過身份,都是通過沈萬三的暗線,錢季不知道。

    錢季面不改色,道:“應該的!應該的!長安的達官顯貴,至醉仙居第一次玩耍,除了一些怡情把戲外,小店全部包了。”

    “這要連吃帶帶的,你們不虧死?”,高哲道。

    錢季笑道:“有頭有臉兒的尊客,沒幾個那么丟份兒。”

    高哲左顧右盼,忽的目光滯留二樓大堂角落。

    錢季心思通透,道:“那是宇文鎮西和大理寺楊少卿,宇文鎮西做東,連續宴請楊少卿好幾日了。”

    宇文鎮西,鎮西將軍,宇文述。

    楊少卿,大理寺少卿,楊約、楊惠伯,左丞相楊素之弟。

    宇文述這次歸長安,肩負的便是說動楊約支持晉王楊廣,從而利用楊約影響左丞相楊素加入陣營。

    “好酒好菜招呼,多找幾個樂師舞女陪同。”,高哲道:“你們先聊著,我過去看看。”

    高哲慢悠悠的走向宇文述、楊約。

    宇文述與楊約興高采烈的賭博吶,桌子上一半酒菜、一半金銀珠寶等。

    “來者止步。”

    有隨從攔下高哲。

    宇文述、楊約聽了動靜,扭頭觀看。

    高哲微微頷首,笑道:“宇文鎮西好雅興!”

    高哲看清楊約的樣貌了,比他異母兄弟左丞相楊素磕磣的不是一星半點兒,七尺一二的個子,瘦瘦巴巴的身板,尖嘴猴腮的樣子……唔!他幼年爬樹摔傷了要害,是個純純的死閹貨,頜下卻令人驚異的蓄著胡須。

    宇文述哈哈大笑,抱拳道:“秦國公有禮了!”,他對楊約道:“伯慧兄,這位,‘詩可奪城、詞能滅國’的秦國公,我們一同打健康回來受的陛下封賞。”,他接著對高哲道:“秦國公,這位,大理寺少卿、安成侯,楊丞相的胞弟!”

    高哲恍然的樣兒,致禮道:“原來是楊少卿當面,晚輩久仰了!”

    花花轎子眾人抬,高哲姿態放的低,楊約玲瓏的姿態更低:“秦國公可別自稱晚輩,我真的受不起呀!論及久仰,還得說是我久仰啊!您的那些事跡,哪個不曉得?除了不長耳朵的!”

    高哲不愿的道:“您是楊丞相的胞弟,我父親昔日的同僚故交,您不是長輩誰是?您對我用尊稱,折煞晚輩也!”

    宇文述打圓場道:“二位再這樣,是要說道天亮嗎?借用秦國公的話,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哈哈哈……”

    三人大笑。

    笑完了。

    高哲好奇的問道:“您二位玩啥,加我一個可好?”

    “當然!”,宇文述欣然。

    楊約得意的炫耀道:“他輸了我三千兩白銀了,手氣背得很。”

    “三千兩白銀算什么?只要你有本事,我有的是!”,高哲不客氣落座,變了稱謂并大刺刺的道:“賭桌之上無大小!”

    楊約一拍巴掌,道:“此言甚有理!來來來!繼續繼續!”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