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奸賊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第一步棋

第一百三十二章 第一步棋

    (第五更。》,為推薦票14600加更。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打賞電費,嘛都求。感謝大家的熱情支持,謝謝。宣傳下書友群590/948/05,或搜大奸賊書友群,恭迎光臨扯淡。)

    ……

    爭奪儲君大位,從不是勝者為王,而是剩者為王。拼的絕非誰比誰優秀,而是誰比誰犯錯少——高哲這樣對晉王楊廣說過。

    彼時彼刻,一語中地今時今刻。

    太子楊勇果然自以為東宮身份穩固,不懂收斂謹慎的率先釀下巨大失誤。

    太子妃元氏的死,徹底惹毛了獨孤皇后,沉渣旋即泛起,過往累積的種種不滿轟然爆裂。

    沒人敢小瞧獨孤皇后,她是具有濃厚傳說韻味的奇女子。

    獨孤皇后父系獨孤氏,有鮮卑遺風“婦持門戶”,即家庭由婦人主持門戶,訴訟爭曲直、請托工逢迎、送禮官府、代兒子求官、替丈夫叫屈等等。母系崔氏,七宗五姓的清河崔,文化傳承底蘊雄厚……她既存父系游牧血裔之獨立英氣,亦有母系漢家之博雅謙和。于是形成與天子楊鋻不僅限夫妻的關系,更是知己、智囊、精神支柱。

    天子楊鋻青年放/浪形骸,胸無大志,只知曉吃喝玩樂、酗酒狎妓,有名的臭狗屎一枚。獨孤皇后卻認定他不是凡人,義無反顧的拖著家族嫁給他,讓他有了第一個支持。適逢天下大亂,又是獨孤皇后說服家族鼎力他招兵買馬,圖謀霸業江山。

    十年的打打殺殺,天子楊鋻不需要擔憂后院起火,獨孤皇后替他打點好一切。乃至他最最艱難的一戰,三萬兵馬出青徐,對陣盤踞兗、豫二州,擁兵十八萬,麾下文臣如云、猛將如雨的藩王楊懿,是獨孤皇后堅定他的信心,告訴他“勢成騎獸,必不得下”……

    獨孤皇后許久不參與政務,不代表她對天子楊鋻的影響減少。相反自她殺掉尉遲氏,解釋清楚了原因后,天子楊鋻依賴她甚于往昔。或許他們唯一的不合之處,是待高哲南轅北轍的態度。

    獨孤皇后是儲君定奪的關鍵人物,無疑。

    獨孤皇后原寄希望楊勇,一手抬舉他的成了太子。

    楊勇跟獨孤皇后沖突的地方不少。

    楊勇行事率性,獨孤皇后作風嚴正。

    楊勇喜好聲色犬馬,獨孤皇后倡導勤儉節約。

    一些小節,獨孤皇后忍便忍了,但楊勇不善待她撮合的太子妃元氏,專幸云昭訓等,導致仨兒子皆庶生……違背她重視嫡長、重視世家士族聯姻、保證皇室正統權力穩定交接過渡的政治理念。

    為人母者,獨孤皇后包容兒子楊勇,覺得他能改。

    現在元妃暴斃,死因有模糊,獨孤皇后不免徹底失望透頂。

    打東宮看完元妃的尸首,獨孤皇后回棲鳳殿,一晚上的功夫兩鬢掛白,臥床起不來。

    太子楊勇沒作完,堪稱昏招迭出,正妻死了沒一天,他敢命云昭訓執掌東宮!

    獨孤皇后聽到這事兒,氣的快瘋了,覺得楊勇簡直愚蠢。

    元妃說不上漂亮,好歹中人之姿,尤其乃豪門的洛陽元氏女啊!獨孤皇后千挑萬選為楊勇擇的外戚,穩固東宮的絕強力量!云昭訓什么東西?不過區區一御史言官的女兒,長得好看罷……楊勇的舉動,不亞自廢一臂,自絕一膀。

    世家士族素來好面兒,洛陽元氏曉得元妃在東宮受氣,本不舒服的很。如今人更死了,轉眼楊勇還命云昭訓管理東宮,能不懷疑其中有貓膩?大概不報復算看他天子的兒子的份兒,甭提什么繼續的襄助了。

    獨孤皇后一樣懷疑,懷疑楊勇伙同云昭訓害死的元妃,遂派人暗查。

    獨孤皇后開始想念精明強干的次子晉王楊廣,催促天子楊鋻詔晉王楊廣班師。

    ……

    ……

    元妃歿了的翌日,消息傳遍長安。

    四品鎮西將軍宇文述,接到高哲簡短的“時機至矣”的信箋,大笑一聲:“英雄所見略同。”

    宇文述將左丞相楊素之弟、五品大理寺少卿楊約、楊惠伯,邀請家中宴飲。

    楊約賭癮挺大,沒管高哲這小賭友來沒來,一邊和宇文述喝,一邊擲骰子賭。

    宇文述海量的往外掏奇珍異寶,作弊的輸給楊約。

    贏得多了,楊約察到不對,問道:“伯通兄……你有事兒求我吧!”

    宇文述笑道:“沒有啊!惠伯兄何出此言?”

    楊約扔掉手中的一株珊瑚,呷口酒水,道:“我的運氣不會好到把把贏的地步,你是故意輸我。”

    “唉!”,宇文述一嘆,接著笑道:“晉王之賜,令我與惠伯兄為歡樂耳。”

    楊約驚道:“晉王殿下?”

    宇文述頷首,道:“不瞞惠伯兄,我滅陳之戰前投奔了晉王殿下,否則也得不到押送偽帝陳叔寶獻俘的榮寵機會不是?”

    楊約眼珠子骨碌骨碌轉。

    宇文述情真意切的道:“惠伯兄,恪守常規,固然是我等人臣本分。不過違反常規以符合道義,也是明智之人的期望。自古的賢人君子,沒有不關注世情避免禍患的……”

    楊約呵呵的笑,打斷宇文述道:“伯通兄暗指我有禍患?”

    宇文述正容道:“難道沒有?楊丞相、惠伯兄,你們二人功名蓋世,執掌朝堂牛耳多年,公卿大臣被侮辱的數的清嗎?嗯?太子殿下想干的事情,常常被你們否決掉,暗中咬牙切齒的痛恨,那是大隋的儲君啊!”,壓低聲音,他道:“陛下信任你們,可他六十多了,一旦棄天下去,你們靠誰庇護?”

    楊約笑容凝固。

    宇文述加把火道:“元妃之死觸怒了皇后,太子不再被鐘愛,失去了靠山。晉王殿下的優秀,早使陛下有罷黜太子的想法……滿朝文武能影響陛下的,當屬楊丞相一人,而能影響楊丞相的,當屬惠伯兄一人。若眼下惠伯兄說服楊丞相,共同建了大功,晉王殿下定永遠銘記肺腑,感激萬分。潛在的危險自然消除,你們的地位穩固的仿佛泰山。”

    楊約琢磨琢磨,慎重道:“我愿試探家兄之意,與晉王殿下共商大事。”

    宇文述躬身三拜,道:“全憑惠伯兄!”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