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奸賊 > 第十章 輿圖與情報

第十章 輿圖與情報

    (求收藏、求推薦票、求贊賞、求打賞、嘛都求。)

    ……

    “這是天下全圖。按照世子交代,最南包括安南、三越;最北包括突厥、窒韋;最西包括月氏、大宛;最東包括高麗、琉球。”,沈富侃侃而談:“底子用五塊上等羊皮,取腹背精華處鞣制做成。考慮到它們黏合不便,用筆墨勾勒易受損模糊,特別采用絲線進行雙面縫制,而且各國境不同所用絲線顏色不同。其中的圖形代表什么,皆以世子吩咐的為準。大小有限,縮至縣一級。尺牘衡量,圖上一寸,約等于實際五里,誤差不超過五十到一百丈。”

    對著蠟燭的光,高哲盯著從盒子里取出的輿圖卷觀看,小腦袋瓜兒連連點著,表示對沈富努力的結果贊嘆。

    輿圖即地圖。

    高哲四年前讓沈富干的就是這事兒,要求他利用商人身份的掩護,切實的踏遍萬里山河,將它們記下、畫下。

    沈富有高哲的囑托,山川、河流、沼澤、樹林……用特殊的符號表示,同時更加精細的測量距離。

    看到這幅輿圖,高哲有信心宣布,其他所有人用的輿圖,那都是該淘汰的垃圾!

    沈富帶回來的匣子,不僅有一副全圖,還有其他的零零散散:“這些是州輿圖,縮至村、屯一級。尺牘衡量,圖上一寸,約等于實際二里,誤差不超過十丈到三十丈。”

    大隋的地方分級制,沿襲了前晉,為州、郡、縣三級制,哪怕天下四分也一樣。州、郡、縣往下,就是不起眼的村、屯,能在輿圖上把它們標注,足見細致。

    一份精密到如此地步的輿圖,價值上自然不可估量。好比用作戰爭,錯誤的輿圖顯示距離五十里,正確的輿圖顯示距離四十三里,距離有了偏差,行軍的時間在預算上就有了偏差,從而會導致許多問題,軍情需要快的時候你慢了、軍情需要慢的時候你快了,都要蒙受損失的!

    沈富掏弄半天,把匣子搬空,拿出一本書:“這是我閑來無事,記述的各地風土人情。”

    高哲接過書的同時,握住沈富的手,道:“辛苦了!”

    沈富發自肺腑的笑了,道:“應該的。”

    高哲將輿圖一份份的卷起,道:“輿圖的事兒,不要透露給任何人。”

    沈富利落的道:“世子放心,陪我丈量的幾個人,都被我花錢買命,已經處理干凈了。”

    高哲抬頭,眼睛眨了眨。

    沈富解釋道:“一人千兩黃金。”

    高哲嘖嘖舌頭,道:“夠簡單粗暴!”

    沈富指著攤開的輿圖上的紋繡,道:“連同繡它的人。”,嘆了口氣,他感慨道:“亂世人命賤如草啊!”

    高哲收好輿圖,將匣子鄭重放到床榻里邊收存,伸手裹上被子,道:“你做的很好,原本我預計你起碼六到十年才能完成,沒想到四年多就做好了,著實讓我吃了一驚。”,頓了下,他繼續道:“既然你回來了,那,啟動其他的計劃。”

    沈富施禮,道:“但憑世子吩咐,仲榮定勉力為之。”

    高哲閉目思忖,許久,睜眼道:“我從府上給你拿五千兩黃金做本,你開始全心投入的做生意。”

    沈富一笑,道:“本金不用了,我這四年多,一邊勘測,一邊干營生,已經積累了……嗯,差不多十六七萬兩銀子。”

    高哲愣了,訝然:“怎么做到的?”

    沈富交代道:“南貨北運,北貨南輸,賺取差價,中間出差錯陪過幾次,不然更多。”

    高哲鼓著腮幫子,手指揪著被角,琢磨一會兒,問道:“有沒有信得過的幫手?”

    沈富道:“有。”

    高哲再道:“府上的錢你拿著,成立商行,繼續干倒賣的生意,并在各地設立分支點。”,他問道:“整個過程你要用多久?”

    沈富計算計算,道:“完全鋪開,少說三載,多則五載。”

    高哲點頭,道:“行!你不要親自做,讓信得過的人去做,慢點不怕,力求穩固。”

    沈富道:“喏。”

    高哲又道:“望春樓知道么?”

    沈富咧嘴,道:“怎能不知?大隋首屈一指的銷金窟!其中的美酒佳肴、絕色官/妓、賭博玩樂等,達官顯貴無不趨之若鶩。就是南陳、北燕、西蜀亦有人向往,不惜冒著風險,改頭換面的秘密前來逛上一逛,堪稱天下聞名!”

    高哲微微向前探身,道:“我要你建立一座比它更好的地方!”

    沈富錯愕,沉吟不語。

    高哲笑道:“放心,我會幫你。”

    沈富松了口氣,道:“有世子的奇思妙想相助,必能成功。”

    高哲道:“在那之前,你還有件事要做。”

    沈富道:“請世子示下?”

    高哲面色冷峻不少,道:“買下一處僻靜的大宅子和……人。”

    總管于景的所作所為,算給高哲提了個醒兒。

    別看高哲在殺于景的時候,嘴里說著“你在望春樓喝的是什么酒、吃的是幾樣菜、睡的是哪個頭牌,我都知道,何況其他”,好像丫能掐會算似的,實際情況遠非如此。

    初始之時,高哲挺相信于景的,但沒想到他竟偷竊府上錢財去望春樓瀟灑享樂。

    于景第一次去望春樓,高哲沒有發現,等到第二次才看出不對勁兒,讓楊繼業偷偷的跟蹤。

    高哲那時候已動了殺心,想除掉于景,可楊繼業發現于景是受人引/誘,讓他決定放長線釣大魚。

    第三次于景上望春樓,楊繼業繼續跟蹤,耗費良多的大灑金錢,收買望春樓的庖廚、女/妓、樂師等等,查探清楚了蠱惑他的人是誰,然后高哲放心的動手處理了他。

    這是請報上的缺失,整件事情的走向,顯得無比被動,高哲不喜歡,他討厭那種不受掌握的感覺。所以他那會兒便萌生了建立情報渠道的想法,只不過沒有合適的人選去做,如今恰好沈富歸來。

    沈富敏銳的明白高哲話語中的意思,問道:“宅子好辦,人,要什么樣的人?”

    高哲伸出兩根手指,道:“兩種人。”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