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奸賊 > 第十四章 收買人心

第十四章 收買人心

    (求收藏、求推薦票。)

    ……

    人生難料,世事無常。

    紫陽道人,也是命運多舛輩。少年出身富貴,聰穎且達,文武兼修,志存高遠。青年家門落敗,報國無路,心傷黯然。中年復起,為一郡佐,求保一地安康,恰逢江山崩殂,未果。自此堪破,索性寄情山水,云游四方,閑來無事品古經道典,偶露崢嶸即名震四方……只是游戲風塵久了,太歲亦見長,難免厭怠,當遇到高哲三兄弟和李存孝時,他終于找到駐足的理由。

    吃過早飯,紫陽道人慢條斯理的去校場練了會兒劍術,這才著手準備自己應該做的事情。

    常言道:“窮文富武。”

    想成功培養一名優秀的習武之人,軟性條件上不能差,硬性條件上更不能差。

    軟性條件。

    資質其一,教育其二,心性其三。

    一者乃為天賦,全靠天公賞面兒,不可強求。

    二者乃為輔助,沒有人引導,想自學成才,概率太低。名師出高徒,方為正理。

    三者乃為核心,決定上限成就,囊括許多,譬如不夠聰明的勤能補拙、堅持始終勝過放棄。

    硬性條件。

    一個字兒,錢!

    藥石筑造根基,得花錢。

    肉食強健身體,得花錢。

    兵器,得花錢。

    馬匹,得花錢。

    反正沒錢不行。

    紫陽道人轉悠兩圈兒,不禁拍著腦門兒郁悶:“高門府第就是麻煩啊!想找點兒啥真難!”

    話音沒落。

    “道長有何煩惱?”

    一聲稚嫩的問話傳來。

    紫陽道人扭頭,正是高哲笑吟吟的樣子:“貧道在感嘆世子家里……嗯……”,拉長鼻音,斟酌老半天,他道:“過于氣派!”

    高哲哈哈一笑,道:“迷路了直說。”

    紫陽道人找不到道兒是扯淡,高哲拿他尋個開心。

    紫陽道人吧嗒吧嗒嘴兒,瞧眼高哲身旁的楊繼業,用下巴示意外邊的方向,道:“怎么聽著鬧鬧吵吵的?”

    高哲擺手,輕描淡寫道了句:“沒什么。”

    紫陽道人笑了:“家丑不可外揚?”

    很明顯,紫陽道人反擊了高哲。

    高哲敲敲自己腦門兒,搖頭不已:“道長嘴巴不饒人吶!至于跟我這種小娃娃尺寸必爭嗎?”

    紫陽道人樂道:“世子是‘生而知之者’!別人不懂,貧道懂得很,怎能拿你作等閑孺子看待?”

    高哲雙手抱拳,放到頭頂,頗顯滑稽的認栽:“你贏了!”,放下胳膊,他嚴肅的說:“剛剛我本想告訴繼業,琢磨著覺得由道長講更美。”

    紫陽道人愕然,旋即明了,然后他盯著高哲。

    人老精、馬老滑,紫陽道人哪能看不穿高哲的小手段?

    丫果斷收買人心呢!

    楊繼業修行內息也有幾年,始終搞不定,對于一個崇尚武力的人來說,明知道有能讓自己更強的辦法卻不得,絕對是最痛苦不過的事情。此時有人幫了他,那么……

    高哲對視紫陽道人,毫不害臊,擺明了態度。

    紫陽道人思忖甚久,喟然一嘆,順手為之:“昨日與世子暖亭溫酒賞雪,談及了楊頭領。”,他措辭著,繼續道:“世子言楊頭領勞苦功高,總想多加照拂。偏偏楊侍衛不愛錢財美女,一門心思的研究武藝,每每受挫,頗為傷懷。”

    楊繼業單膝跪地,道:“多謝世子!我受世子恩惠多矣,怎敢再求其他?修不成內息……命里如此。”

    “命里如此?不不不!”,高哲攙了下楊繼業,笑道:“紫陽道長法理通玄、武藝莫測,他有一秘方,可使你得償所愿!這就是我想知會你的!”

    楊繼業聞言,驚喜莫名的呆住了。

    高哲推了下楊繼業,道:“想什么呢?還不快快謝過道長?”

    楊繼業幡然醒悟,趕忙欲拜紫陽道人。

    紫陽道人眼疾手快,一把拉住楊繼業,道:“楊頭領不要多禮,貧道擔不起!要謝,謝你們世子吧!貧道雖手握方法,但所用到的藥石,千金難買,若非有世子這般待你如家人的慷慨主上,即便獲悉也沒用啊!”

    楊繼業虎目一紅,掙脫紫陽道人,鄭重的先給他拜禮,道:“恩就是恩,繼業謝過道長!”,還過頭,他再拜高哲,道:“世子大德,繼業沒齒難忘,愿以蒼天大地為鑒,忠誠報效,九死無悔!”

    “什么死不死的!一些錢財罷!你從小便照顧我,關系厚道,我怎會吝惜?”,高哲急忙扶楊繼業,道:“快起來!快起來!快起來!”

    楊繼業感動抽泣。

    高哲好生安慰。

    一時間,主仆情深……

    紫陽道人翻著白眼兒,瞅高哲的表情,跟高哲腦門兒寫著金光閃閃的“騙子”倆字兒差不多。

    高哲不管紫陽道人咋想,反正他心里挺高興。他相信憑借自己給楊繼業編造的身世、多年來的施恩拉攏,經此一事升華后,將會牢牢的烙印在楊繼業心中,加固其耿耿忠誠,再無二心。

    還有一個意義,不同沈萬三簡單粗暴的神秘力量干擾,高思繼、高寵血脈上的親情綁架,楊繼業是高哲第一個完全靠自己的能力收在麾下的,那十個從彼時空帶來的人。

    紫陽道人沒心思看高哲表演,道:“貧道在找世子府上的藥庫,不知道是哪兒?”

    高哲道:“高家的藥庫沒什么藥材了,自家父去世后,府上無人用及,漸漸的也就不采辦了。”,他吩咐道:“繼業,你去支……五萬兩銀子,陪同道長去趟西市。”

    楊繼業抹了把老淚,道:“喏!”

    高哲不忘囑托:“不要小氣,能買多少買多少,今后用得著。”

    楊繼業率先走掉。

    紫陽道人和高哲,大眼瞪小眼兒的,陷入沉默。

    許久。

    紫陽道人捻須,道:“其實……貧道一直好奇一件事兒……”

    高哲眼珠兒亂轉,擺出副天真無邪的笑臉,道:“我記得勸誡過道長,好奇心不要太重。”

    紫陽道人道:“貧道記得也說過,江山易改,稟性難移。”

    高哲一歪頭,似乎懵懂。

    紫陽道人才不上當,蹲下身與高哲平齊,微微向前探:“世子……”

    ……

    PS:昨晚系統維修,定時發布出錯了,才看到,見諒。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