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奸賊 > 第四十五章 危險人物

第四十五章 危險人物

    (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打賞、嘛都求。感謝大家的熱情支持,謝謝。)

    ……

    時光荏苒,忽然之間。

    大興七年的伊始,正月的第十四個天頭。

    上元節御宴。

    高哲這個外祖父衛玄來的便宜歸便宜,可到底算作一家人,關鍵的節骨眼管點事兒。考慮自己不大熟悉上元節御宴的流程,容易惹出不必要的麻煩,高哲決定與衛玄搭伙,倆人一起去照應著點兒。

    說實話從有上元節御宴始,衛玄沒缺席過,那么十幾次了。他現在上了年紀、精力不濟,很厭惡吵鬧的場合,有那個功夫覺得不如多躺會兒歇歇,沒預備參與。但架不住高哲央求,得遷就著。

    走在往長樂宮的路,高哲捧著一小暖爐,大眼睛忽閃忽閃,不知打什么主意。時不時地,嘴唇劃了抹弧兒,臉蛋兒自然浮現兩只小酒窩。心情的愉悅,使他看起來有了那么幾分孩童的爛漫天真。僅僅是那么幾分,他骨子里還是那個他。

    過去的兩個月,高哲一直安生的厲害,每天陪劉伯溫、姚廣孝到衛玄那兒求學,是他做的最多的事情。除了臘月初十,因為那一天很特殊,它既是高哲祖母的壽誕,又是高哲、高思繼、高寵的生辰,還是洛陽高氏直系血親包括高哲父母在內的六十余口的忌日。怕刺激到老太太,高哲沒有宣揚操辦,簡單低調的為她加了碗長壽面算過壽,而后和高思繼、高寵到祠堂祭祀,跪了幾個時辰。

    所以今天高哲如此高興,是沈萬三沒有辜負他的信任,昨天已經壓哨歸來,同時帶回他期盼的好消息……那是他一切謀劃的基礎,依仗的不二資本。

    “傻樂什么呢?”,衛玄和高哲同車,倏忽的一句話,險些嚇到高哲。他不知什么時候湊得離高哲極近,滿是褶子的面皮快貼著高哲了,詭異的上上下下細瞅。

    高哲齜牙一樂,掩飾道:“沒有啊!我有笑嗎?”

    衛玄坐到位置,雙手攏袖,道:“少想美事兒!”,他沉吟很久,悠悠的說道:“你小心點兒。”

    高哲挑眉,道:“小心什么?”

    “你父親當初口無遮攔,行事跋扈猖狂,得罪的人不比史萬歲少到哪兒!”,衛玄沒好氣兒的道:“若非洛陽高氏非杜陵史氏可比,他的下場不會較史萬歲好多多!”

    衛玄到底是高哲之父高毅的岳丈,他講話不用避諱啥。

    高哲吸了口氣,弱弱的道:“家父是家父,我是我……不至于跟我一個孺子一般見識吧?”

    衛玄冷哼:“父債子償,報應不爽!”

    高哲咧嘴:“家父過世七年了,逝者已矣!什么仇隙不能被光陰消磨掉?”

    衛玄眸子橫了下高哲,宛若聽了大笑話般,嗤著鼻子、掰著手指,道:“寒門魁首,三品大理寺卿,你爹曾當面說他是‘賤戶!’!宋國公,三品征南將軍,你爹指著他的鼻子罵‘汝、汝父,皆長舌婦耳’!哦!還有忠孝王,驃騎大將軍,你爹對他百般不服,有言‘大丈夫恥于與老兵為伍’!這是三品以上大員的,其他的老夫沒給你算!”

    高哲無語凝噎,坑兒子不帶這么坑的!

    “或許他們三位大人大量,不屑欺負你一個孩子,寄托他們麾下的就說不定了!”,衛玄調整個坐姿,疲憊的唏噓一聲,道:“老夫致仕了,人走茶涼。衛氏也沒啥出色的人才占據廟堂高處,予不了你什么太大的支持。”

    高哲嘬嘬牙花子,好心情不翼而飛。

    “右丞相高昭玄……”,提了一個名字,衛玄罷口不言,沒有表態高哲應該怎樣,表情上亦看不到半點端倪。

    不過。

    高哲還是懂了。

    比起父親高毅結下的梁子,看似與高家并無恩怨,相反還一脈相承的高昭玄,才是高哲應該警惕的人物。

    高昭玄,表字昭玄,本名高熲,中興九老之一,齊國公,一品右丞相,渤海高氏出身。

    渤海高氏乃洛陽高氏的分支,歷史不久遠。起先為洛陽高氏的三房,至高熲這兒剛第二代。他的父親是高哲祖父的堂兄弟,論親戚高哲叫他一聲堂叔不為過。

    為什么高熲遠超他人危險?

    高哲想過這方面的問題,洛陽高氏有記載的,追溯到周朝,足足綿延千年之久。在這千年中,王朝幾度更迭,亂世幾度上演,洛陽高氏安然無恙的挺過,說無有自保的實力,可不應該。情報渠道、殺手死士……不用自己再培養,本身理當具備。

    高哲影兒沒瞧著!

    那些東西、那些人哪去啦?

    高哲琢磨,八成讓高熲拉攏走了!他也是洛陽高氏,改庭換面叫了渤海高氏罷,有資格繼承的。再者,一方是大隋丞相,功勞大到兒子封國公,如日中天;一方是三個娃娃,能不能長大成人、能不能光耀門楣,能不能重現輝煌,都是未知數。世家士族出品的力量,向來看的是整體家族的血緣延續,非某一個人,分清孰輕孰重,他們不難選擇拋棄洛陽高氏本宗、保護渤海高氏分家。

    洛陽高氏底蘊雄厚,單單一個藏書方面,即能令所有世家瘋狂覬覦。不過天子看的緊,他們又自持身份,準備吃相上好看點,暫時不動手。高哲相信高熲是那其中的一員,他不會放過徹底吞并洛陽高氏,為渤海高氏筑造千年基業的機會。

    馬車儀仗忽停。

    高哲撩開門簾一角張望。

    長樂宮的朱雀門外,文武百官、公卿大臣、王公貴族盛裝云集。

    深深地吸了口氣,高哲拋棄雜念,掛上得體的笑容,邁了出去……

    這一步,便是一個新世界。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