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奸賊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坑兒子的爹

第一百三十八章 坑兒子的爹

    (第三更。今日保底章節一。感謝大家的熱情支持,謝謝。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打賞,嘛都求。還有三更,接了個家里電話,問過年回不回家,鄉愁淡淡,情緒起不來,字碼的不快,見諒。)

    ……

    夜。

    醉仙居。

    高哲來來回回的踱步走動,急躁不安的等待著沈萬三,他太迫切的需要一個人幫助分擔那些震驚的消息帶來的壓力。

    接到高哲急訊的沈萬三不敢怠慢,沒兩三刻鐘,打后門兒竄了進。

    高哲快速的上前,拉住沈萬三的胳膊,像是溺水掙扎的人拽住救命稻草。他張口要說什么,又強忍著咽了下去,就那樣別扭的站了好一陣兒,轉身平靜的坐定。

    沈萬三神情嚴肅,他看得出高哲的不對勁兒,剛才高哲那一剎的慌亂、緊張,是他從沒見過的。

    高哲倒兩碗茶水,招呼沈萬三落座,言道:“仲榮,我恐怕大禍臨頭啦。”

    “國公爺何出此言?”,沈萬三驚愕莫名。

    高哲抿抿茶水,潤潤喉嚨,道:“先皇睿帝的子嗣,你了解多少?”

    高哲沒頭沒腦的話,憋得沈萬三不輕,想了又想,強轉了彎兒,道:“先皇睿帝共五子一女。皇后嫡生的是三皇子道王楊嵩,已過世,謚號為‘宣’,他也是太子。五皇子衛王楊爽,已過世,謚號為‘昭’。庶生的是長女萬安長公主,還在世,下嫁陳國公竇榮定,育有三子。長子、大皇子,即當今天子。二皇子蔡王楊整,已過世,謚號為‘景’。滕王楊瓚,已過世,謚號為‘穆’。”

    “道王是三十五年的那場大亂中遇害,蔡王是跟隨天子征討敵寇中戰死。滕王……曾試圖篡位未成,之后天子并沒懲罰他,但幾年后,他伴駕游玩栗園時暴薨,一時引發轟動。”,沈萬山滔滔不絕的道:“衛王英年早逝,本被看好做隋家的驃騎大將軍。”

    “靠山王。”,高哲提醒道:“你怎么把靠山王忘了?”

    沈萬三沉吟著道:“靠山王是私生子,先皇睿帝活著的時候,壓根兒不承認。當今天子承認他的身份,然不曉得緣由,一直不寫入宗室家譜。嚴格意義上,便不能夠算。”

    高哲點點頭,旋即言道:“問題源于衛王楊爽。”

    沈萬三對情報敏感,試探道:“老國公?”

    “我父親和他一同由天子、皇后撫養長大,兩人感情甚篤。”,高哲一臉的無奈:“壞就壞在這兒!衛王天縱奇才,漠北一戰擊潰四十萬突厥大軍,揚名天下……尋常人家有嫡庶之分,天家貴胄也有嫡庶之別。他是嫡生正統,怎么愿意皇權歸落庶生旁系?生了不該有的心思,欲求皇太弟的身份……我父親參與了,且參與的很深。”

    沈萬三打了個哆嗦。

    “天子倒是忍常人不能忍的人啊!我父親的死,與滕王如出一轍,都是看似原諒不追究,等到風頭過了,暗中算計使壞。”,高哲揉著眉心,倍感頭疼。

    沈萬三抱有幻想的道:“不可能吧!滕王是暴薨,而老國公是魚俱羅……”

    沈萬三自己圓不下去了。

    魚俱羅當年如日中天,堪稱大隋軍方第一人,功高震主之下,天子楊鋻放心才見鬼呢!正巧他決定收拾高哲之父高毅,便來個一箭雙雕、驅虎吞狼,誰死誰活他皆得利。

    “楊鋻端的心狠手辣!”,高哲直呼天子楊鋻的名諱,不再有任何恭敬,話鋒犀利道:“危及他帝位的四個兄弟全亡故了。沒亡故的靠山王亦為了名字可以寫入宗室族譜,給他打生打死的賣命。只有一個女流之輩萬安長公主過得安逸……他連自己的血親能如此,惶談是我?”

    沈萬三琢磨著道:“國公爺打算怎樣做?”

    “四國鼎立時,我有選擇,而今……”,高哲后悔自己的效仿甘羅出使,奪了荊州六郡,破壞掉格局齒輪,導致南陳、西蜀相繼崩毀。他目光陰翳的駭人:“北燕滅亡在即,江山重歸大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無處可躲。既然躲不了,唯另謀他路。”

    沈萬三嚇得不輕,嘴唇兒囁嚅,吐了倆字兒:“造、反?”

    高哲眼睛一翻,道:“憑那點實力,長幾顆腦袋夠人砍的?”,他說道:“晉王,我早交好晉王……換個不猜忌我的皇帝罷。”

    沈萬三小心翼翼的道:“若天子告訴晉王吶?”

    “那就讓他告訴不了!”,高哲斬釘截鐵。

    跟沈萬三磨叨完,高哲恢復往昔的波瀾不驚,平靜的正常思考。

    “你要忙了。”,高哲當頭一句,暗示沈萬三做好準備記接下來的話。

    沈萬三鄭重道:“您吩咐。”

    “扶持晉王,必須替他謀奪到太子位,不然一切是空談。”,高哲手指彈動:“元妃之死,你派人散播謠言,說她是被太子伙同云昭訓合謀毒死的,越夸張越好。一定小心一點兒,天家皇室必然有他們的情報渠道,讓他們抓住馬腳,萬事休矣。”

    沈萬三不搭腔,靜靜地聽著。

    高哲繼續道:“其他的事情放一放,全力發展長樂宮內的眼線,無所不用其極,看緊南陳的寧遠公主陳慧兒。我確定了她的身份,八駿之一的‘飛凰’。她原有機會逃離苦海、歸隱山林,逍遙自得的生活,卻舍身入隋、目的兇險,或許能利用一二。”

    “上次我對你說的那些人才,務必不惜代價的招攬。”,高哲話語不停:“訓練的殺手、細作,逐漸轉移洛陽潛伏,最好塞入行宮。待滅燕一了,我就促使遷都。”

    高哲不說了。

    沈萬三關切的道:“您自己的安危……”

    “獨孤皇后八成曉得內幕,出于對我父親類似母子的情分,百般的維護我,她無恙的話,我暫時沒問題。”,高哲灌了氣兒水,道:“五年前的杜陵驛館,我險些叫死士得手。原先我阻止你探聽,是感覺不妙,此一時彼一時啦!不管有沒有結果,你查一查蛛絲馬跡。”

    “你去吧!”,高哲揮手驅趕。

    沈萬三拜禮,道:“您多保重。”

    高哲呆呆的發愣,主要是他覺得……自己那爹,太特么坑了!得罪一票兒高官顯貴不說,天子都敢招惹!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