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奸賊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生意,就是生意

第一百四十二章 生意,就是生意

    (第二更。保底章節二。感謝大家的熱情支持,謝謝。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打賞電費。)

    ……

    “誰還有問題?”,高哲雙手背負,平靜的道。

    眾人尷尬沉默,沒一個吱聲的。

    高哲身體前傾,目光挾雜侵略性,神色轉化為陰翳:“你們沒有問題,我有!”

    獨孤順一瞧高哲的樣兒,打圓場道:“賢侄,大家不是那意思,你……”

    “獨孤叔父!”,高哲抬高音量,斷了獨孤順的話語。他環視周圍,仿佛一頭野獸,琢磨著將羊圈內的哪一只拎出來艸爆菊花:“陛下命我整頓少府寺吏治,我與你們做了交易,用麥粉的經營換你們離開,你們同意了。那么……交易,就是交易!兩不相欠,無怨無悔。接著我拿十一份生意給你們,是想著大家有財一起發、有錢一起賺,里頭含帶情分,我完全可以找其他人不是?今天的事情,我很不爽的同時,也明白了……生意,就是生意!!!”

    “你們的生意,原定上繳少府寺三成,我占一成。現在變了!上繳少府寺三成,我要占兩成!”,高哲將雙手自背后舒展,平攤身前:“誰贊成,誰反對?”

    眾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面面相覷。

    “賢侄,狠了點兒吧?”,獨孤順勸道:“大家只是著急了些而已。”

    高哲無動于衷,重復道:“誰贊成,誰反對?”

    “秦國公,老玩這種把戲,有意義嗎?”,上黨郡公長孫洪嘿然道:“我們不給你,你又能怎樣?反正東西生意在我手握著……”

    高哲瞥了眼長孫洪,哼道:“我沒說過?我能創造它們,就能毀滅它們!你不給我,我讓你一個銅子兒賺不著!”,不屑的凝視長孫洪,他繼續道:“別以為你是蜀王的妻弟,便敢和我放肆。”

    長孫洪大怒,拍案而起:“你……!”

    長孫洪的手指沒能伸出來,被萬安長公主之子竇抗握住,一邊賠笑高哲,一邊按著長孫洪坐下,耳語了好幾句。

    長孫洪憋屈的無語,竇抗令他醒悟……蜀王楊秀囂張狂妄至極的一人,對他這光知道喝花酒、泡青樓的妻弟,早看不起的厲害。何況他對立的是高哲這前景光明、功勛卓著未來的妹夫。真生了啥齷齪沖突,保不齊得不著幫助,還得挨打挨罵一頓。

    “要么上繳少府寺三成,我占兩成,你們繼續做生意。要么,把生意還回來,然后永遠的忘記。”,高哲冷冷道。

    獨孤順摸著囊囊大肚,嘆道:“賢侄,賣我個面子!少府寺三成,你兩成,一下子去掉一半,我們有什么掙頭?一成五,一成五吧!”

    “要么說,我不想談感情,傷錢。”,高哲展顏一笑,道:“依獨孤叔父之言,誰贊成,誰反對?”

    眾人無有不從。

    高哲歸返座位,倒杯茶水,舉著道:“和氣生財。”

    眾人郁悶是郁悶,得捧著大爺:“和氣生財。”

    飲了口茶水,高哲心氣兒順了,道:“少府寺的三成不能改,那作為陛下對你們與民爭利行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代價。不過……我小小的留了一手。生意的利潤分毛利,純利,純利的多少,你們說的算不是?提醒一下,不要太過分,畢竟你們的生意不用交稅,太少了惹的陛下不滿,得不償失。”

    獨孤順眼睛一轉:“賢侄你的一成五……”

    “毛利!”,高哲澆滅獨孤順的念頭。

    獨孤順暗罵自己嘴賤,眼巴前兒說干啥。

    “再一個是麥粉的生意。”,高哲長長吐口濁氣,道:“都聽清楚了,這是一塊鮮美且巨大的肉,我們欲分而食之,必須!必須!必須!遵守游戲規則!不然的話,唯有落得兩手空空的下場。”

    李長雅插言道:“賢弟不妨仔細講講?”

    “我的設計中,麥粉是抗衡稻米、粟米,成為家家戶戶不可少的主食的東西。它會形成完整的一套如稻米、粟米的生意鏈條,種植、收購、售賣,乃至糧價的定位、食用的方式、推廣的手段等等。”,高哲雙手合十,思忖的道:“我怕的是當它做大做強,大隋不允許這么大的利益流到我們的口袋,強行控制為國家所有。”

    獨孤順咧嘴:“那做它干啥!不如專心的做其他生意。”

    “可賺的錢,其他生意十年未必比得上它一年!”,高哲幽幽道:“你確定放棄?”

    獨孤順:“……”

    “做生意要本錢,既然麥粉的生意大家一起做,那就大家一起掏本錢,掏的多,分得多。”,高哲大氣的道:“十萬兩銀子,這是我的本錢,你們呢?”

    竇抗猶豫道:“秦國公,真的把握嗎?”

    “做生意有賺有賠,這是常識。”,高哲風輕云淡的搪塞后,道:“此次的集資是一錘子的事兒,決斷固定分成,往后你看賺了,想投錢多要,那不可能。哦!對啦!除非有一日生意不做了,這錢才返還你手,它是支撐生意的根基,一如房子的棟梁,住不下去才能拆掉。”

    獨孤順想了想,道:“我還得弄燒酒生意,周轉不開,八萬兩銀子吧。”

    李長雅緊隨其后:“我信賢弟,八萬兩銀子。”

    竇抗踟躕道:“三萬兩銀子。”

    長孫洪道:“三萬兩銀子。”

    其他人拿得少,統統一萬兩。

    高哲算一番,道:“攏共三十九萬兩銀子。我三成二分五。獨孤叔父、李兄各二成六。竇兄、長孫兄各九分七五。其他人各三分二五……”,看著眾人,他補充道:“希望你們不后悔。”

    “麥粉當下的處境是脫殼手段貧乏,除了富人家有時間精力費點事品嘗,窮人家哪有那心思?久而久之,演變的種植面積較少,我們第一步需擴大種植面積。”,高哲言道:“與農戶達成協議,保障他們種了麥子有收益,這件事情我負責,而建立水利磨坊你們負責。”

    獨孤順痛快道:“好!”

    高哲晃晃脖子,笑道:“大家該吃吃、該喝喝,生意談完了,可以談感情了!”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