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奸賊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汝,必得天下

第一百四十六章 汝,必得天下

    (第二更。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打賞電費。二零一五年的最后兩天啦!)

    ……

    沈萬三非常高效,只用了一夜,便查清楚南陳宗室女亡國后的去向。

    除了……

    天子楊鋻家有悍妻獨孤皇后,不敢招惹其他女人,是故將南陳宗室女多賜予兒子、大臣。

    樂昌公主陳錦兒,左丞相楊素。

    武成公主陳秀兒,燕王楊諒。

    廣德公主陳玉兒,晉王楊廣。

    臨成公主陳珠兒,陳王楊俊。

    臨川公主陳琴兒、寧和公主陳婤兒這倆掖庭宮繼續耗著。

    樂平公主,寧遠公主陳慧兒的姐姐陳智兒,也是高哲最關心的,不知蹤跡。

    高哲用排除法,目標鎖定掖庭宮內的陳琴兒、陳婤兒。她們與陳慧兒生前同處一地,接觸的恐怕很多,也有機會搞小動作。至于陳智兒,他當然更加懷疑,但無奈找不著人。

    怎樣才能殺人滅口?

    高哲有了新的問題需解決。

    皇室內庫盤點完了,高哲沒理由繼續出入長樂宮,靠近掖庭宮。偷偷潛進的話,皇城戒備森嚴,羽林衛、千牛衛巡守不斷,非常非常難繞過。何況陳慧兒一死,陳琴兒、陳婤兒必有防范……

    轉念一想,高哲不禁明白,對方正是因為他盤點完了皇室內庫、沒理由繼續出入長樂宮,才制造了“飛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把戲,讓他在驚駭又無力探聽中滿腹疑慮、惶惶不可終日。

    “嚇唬我?你們嫩點兒!”,高哲琢磨透了,冷笑迭迭:“現在我動不了你們,等明年大隋擊敗北燕,我極力促使遷都,不信從長安到洛陽的路上你們躲得過!”

    “啪!”

    扔掉手中的筆桿子,高哲燒毀勾勒的紙張。

    披上一身狐裘大氅,高哲晃晃蕩蕩的去少府寺上工。

    這件事情到此結束,高哲是這樣認為的,她們是有他的把柄,“不該于長樂宮與女子發生關系,及他父親的死因”,那又怎么樣?她們沒第一時間捅出來,說明對他有一定的圖謀……全盤接著,熬到遷都,一切都沒發生不是?

    然而。

    高哲卻忘了,這件事情,影響的并不僅限于他。

    冬月二十四日。

    晉王楊廣班師回朝。

    天子楊鋻統率百官,城外十里相迎,以彰顯晉王楊廣、衛騎大將軍韓擒虎、征南將軍賀若弼等之功勛。

    高哲伴駕,就站獨孤皇后的旁邊兒當扶手。

    獨孤皇后的氣色緩和良多,不似之前那般好比風中燭火,隨時有熄滅的危險。但也好不到哪去,不讓人扶著,身體都不穩。

    “廣兒如今什么模樣兒了?”,獨孤皇后自言自語。

    高哲瞟了眼不遠的天子楊鋻,小聲的道:“甚是雄武!晉王殿下人過而立,氣質成熟,蓄了胡須后威嚴愈重。”

    “噢!”,獨孤皇后若有所想的頷首,接著嘆息:“為人父母,竟不知自己兒子的變化,實在不應該啊!”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至午時三刻,小半天遲遲不見晉王楊廣的凱旋隊伍,人群繁雜躁動。

    太子楊勇估計是最不歡迎晉王楊廣回來的人,尤其還要迎接,心氣兒不順的抱怨:“二弟架子也太大了,讓這么多人等他。”

    “廣兒平定江南,血戰數月,難道不值得你等?”,獨孤皇后鳳眉一挑,呵斥道:“站直了!一國儲君,舉止輕浮,成何體統?”

    太子楊勇一聲不吱啦,低眉順眼兒的挺胸抬頭。

    厭惡的情緒,一如攔截河流的堤壩,開了一個口子,等待的即不斷的沖擊,直到轟然爆發。獨孤皇后越發的不喜歡太子楊勇了,每日劇增。原先她只盯著太子楊勇的率真、直爽等優點,眼巴前兒瞧著的全是太子楊勇奢華、好/色等缺點。

    “母后。”

    身后來人。

    高哲扶著獨孤皇后轉彎。

    一個女子捧著小暖爐,道:“天氣冷,您的暖爐大概不熱了,換一個吧?”

    “蕭妃有心了。”,獨孤皇后微笑的道。

    高哲曉得是晉王楊廣的正妻妃子蕭氏當面,略微欠首致意。

    蕭妃個頭兒矮小,還不如獨孤皇后,約莫跟高哲一十二三的少年差不離,五尺四五左右。天生一張不老的娃娃臉,年過三十無一絲風霜,雍容嫵媚沒有,婉約清秀倒是足夠。她身后尚伴著兩個男孩兒,想必是河南王楊昭、豫章王楊暕。

    “你們夫妻不容易,闊別六年之久,終于能團聚。”,獨孤皇后愧疚的道。

    蕭妃溫柔的言道:“晉王是陛下的兒子,亦是陛下的臣子,為國家而勞碌,理所應當。”

    高哲得感慨,蕭妃情商是相當的高哇!有這樣的賢內助,晉王楊廣何愁大事不成?

    不過……

    高哲的感慨只持續了兩刻鐘。

    兩刻鐘后。

    晉王楊廣聯袂衛騎大將軍韓擒虎、征南將軍賀若弼,率部曲五百,百丈外下馬步行,齊齊拜見天子楊鋻。

    天子楊鋻惺惺作態的親手拉他們,并捶胸拍肩、好生夸獎。

    接著宣讀封賞。

    晉王楊廣得的賞賜不多,一些金器、布帛,外加長女有了“南陽公主”的封號。

    衛騎大將軍韓擒虎,官爵到頂兒無法晉升,親人、子嗣蔭庇的夠了,于是多了駭人的三萬戶封邑,劍履上殿、贊拜不名……過個癮而已,天子楊鋻給他一面子罷。他攻破南陳國都建康城,有感自己已封無可封,求計高哲怎樣避嫌保身,遂自污縱兵大肆擄掠的事兒,按預想早有人捅出來,這些賞賜坐不實。

    征南將軍賀若弼,官爵也到頂兒無法晉升,親人、子嗣落了賞賜。

    一切好端端的。

    突然!

    蕭妃直挺挺的躺地,口吐白沫的瘋癲,晉王楊廣匆忙叫御醫的時候,她自稱神靈,抓住晉王楊廣的胳膊,言“汝,必得天下”。

    蕭妃昏厥,半晌醒來,神情茫然。

    天子楊鋻、太子楊勇,面色鐵青。

    高哲,面色鐵青。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