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奸賊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實力演繹

第一百四十九章 實力演繹

    (第三更。為累計打賞加更【3/6】。感謝大家的熱情支持,謝謝。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打賞電費。)

    ……

    翌日。

    棲鳳殿。

    晉王楊廣攜王妃蕭氏,兒子河南王、豫章王,女兒南陽公主,一大家子探望獨孤皇后。

    幾句家長里短之后,楊廣驅散蕭妃與二子一女,單獨留下和獨孤皇后敘談。

    話。

    沒說幾句。

    楊廣抱著獨孤皇后的大腿是痛哭流涕,把壓抑二十余年的委屈全掏出來了。

    “多大個人啦!哭什么哭?啊?”,獨孤皇后吵得頭疼,又可憐兒子的樣子,挽著袖子給擦拭。

    楊廣悲傷的淚不停,眼睛通紅的道:“母后……身為兒子,我本不該……本不該抱怨,可……可是我……”,他狠狠的咽著唾沫,道:“十一歲!其他兄弟姐妹還在玩耍,兒子已經入職少府寺,日夜辛勤勞作,為的是什么?是當初少府寺混亂,官員貪墨猖獗,克扣了宮廷應有的花銷!”

    楊廣比劃著,道:“十三歲!西涼羌患日趨嚴重,大隋四戰,有能力的大將忙著征討北燕、南陳、西蜀、突厥,一時朝中無人可用。兒子自請入伍參軍,代父皇震懾邊疆,鼓舞士氣……”,他奮力的撕開胸膛,露出密麻的數道刀痕:“兒子原可以像其他兄弟姐妹一樣無憂無慮,但為了這個家、這個國,不得已硬著頭皮搏殺,每戰先登,怕的是啥?是有人私下腹誹皇室怯懦!丟了天家的顏面!”

    獨孤皇后一時涓然,摸著楊廣的胸膛,嘴唇囁嚅:“你……你……”

    “兒女遠走他鄉,父母一定掛念,若再說這樣的事,實非孝道!三年!兒子足足打了三年,堪堪壓下羌族的暴動……”,楊廣閉目,凄慘的道:“兒子不敢責怪母后,可兄長娶的是洛陽元氏女、二弟娶的是博陵崔氏女、三弟娶的是洛陽長孫氏女、四弟娶的是昌黎豆盧氏,姻親皆為天下首屈一指的豪門顯赫。而兒子呢?蘭陵蕭氏!一百多載前的豪門顯赫。兒子并不是說蕭妃不好,相反她很好,但是不是……厚此薄彼?”

    “青州吏治崩毀,涉及某些人的利益,沒有人敢接手。是兒子冒著罵名,在無數的攻訐中,梳理地方的官場。不止一次的遭遇刺殺!”,楊廣不停頓,嘴皮子利索的道:“淮北洪水,五十萬百姓流離失所,兒子奉命救濟。其時瘟疫頻發,大水后的淮北,淤泥過膝,兒子每日泥塘里撈的一樣污穢滿身!最可怕的是餓的失去理智的難民,為了搶吃的,什么都不顧!這里,便是被人用石頭丟的。”

    楊廣指著額頭上的一塊疤痕,哽咽的道:“今年!今年二弟、三弟南下,您知道他們干了些什么嗎?又是兒子百般維護,賠罪各路大臣、大將,替平民彌補損失……好多事情兒子不想說、不愿說,可現在兒子不得不說……以防往后沒的說……”

    獨孤皇后擦著淚水,道:“是不是勇兒為難你了?”

    “兒子性情愚笨,見識低下,不知怎么得罪了兄長。昨天兒子好心送他江南特產,他……他不僅不收,還……還……”,楊廣低頭不敢繼續講的樣子。

    獨孤皇后追問道:“還怎么樣?”

    “還讓兒子跪了半個時辰!”,楊廣哭聲大作:“他沒位登九五,已經這樣對待兒子啦!母后!兒子真的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

    獨孤皇后大怒,憤怒的尖叫,垂著床榻巨響:“他怎敢如此!怎敢如此!”

    “母后!兒子常常恐懼讒言出親人之口、食物中被投放/毒/藥,一向謹小慎微……才堪堪活命!”,楊廣抽泣不已,道:“兒子班師回朝,不是故意遲到,是之前的驛館中又有人要害死兒子!韓衛騎、賀若征南全可以為兒子作證!”

    獨孤皇后胸腹激烈的起伏,順了好半天,咬牙切齒:“勇兒越發讓人無法忍受!我撮合他娶了元氏的女兒,他竟然不以夫婦之禮對待元氏,卻特別寵愛云昭訓那個賤婦!使那個賤婦生下了那多豬狗一般的兒子。先前,元氏受毒害死,我顧惜他太子顏面,不能特別地追究此事。為什么他對你亦生出念頭!我還活著,他就如此!我死后,不得翻了天!”

    楊廣嗚咽不止。

    獨孤皇后同樣傷心的不輕。

    恰時。

    襄國公主湊了熱鬧。

    楊姝穎風風火火的進了棲鳳殿,離得稍遠,未察覺氣氛不對,笑道:“二兄!你送我的江南特產,我很喜歡,今兒想看望完母后去謝謝你,不料你在這兒!”

    獨孤皇后為楊廣抹干淚水,道:“你這個兄長,當的比勇兒合格,曉得照顧弟弟妹妹啊!”

    楊廣垂首,道:“父皇有事情找兒子商量,兒子先行告退。”

    楊廣起身離開,與楊姝穎交錯時,重復內容道:“父皇有事情找二兄商量,二兄先走了,晚上家宴咱們兄妹再聊。”

    看到了楊廣紅腫的眼睛,楊姝穎與他告別,接近獨孤皇后的地方,嘆道:“六年不見二兄了,他沒變過。”

    楊廣離開棲鳳殿,平復自己的情緒,他的哭訴……一半是真的,一半是裝的。

    長長的吐息,楊廣邁步向御書房。

    另外一邊。

    于少府寺公干的高哲,忽然敏銳的從屬下的竊竊私語,發現不得了的東西。

    高哲聲色不動的挨至晚上,匆匆歸返府邸。

    “樊公!我有個事兒想請教您。”,高哲見了樊子蓋,當頭一句。

    樊子蓋老神在在的放下茶碗,道:“國公爺請說。”

    高哲算算日子,道:“五天后是冬至節,按例文武百官當朝見東宮太子?”

    “怎么能說朝見?”,樊子蓋不悅的道:“禮法有等級差別,君臣之間萬萬不可混雜。太子雖然是陛下的繼承人,但從禮義上講也是臣子,理應用慶賀的字眼兒。”

    “噢!”,高哲恍然。

    沒頭沒腦的結束對話,高哲若有所想的跑了。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