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奸賊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新文禮、新月娥

第一百五十一章 新文禮、新月娥

    (第五更。為累計打賞加更【5/6】。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打賞電費/(ㄒㄒ)/~~。)

    ……

    衛騎大將軍韓擒虎回來了,姜松、徐達自然也回來了,不過徐達得跟著師父混,只有姜松一個人歸返秦國公府。

    迎接姜松的不是家的溫暖,是他老娘姜桂芝的酷寒……劈頭蓋臉的一頓削。

    打完了之后,姜桂芝又抱著姜松痛哭,埋怨姜松沒良心,五年時間,連封信也不寄,跟他那無情的爹一個德行。

    高哲沒參與,瞟了眼便出了門兒,沈萬三送給他一好消息,上次他講的那一串兒名單里的人,找到了一個……不過,有本事的人,脾氣皆不怎么好,對方并沒答應招攬。

    高哲帶上李存孝,一路驅車至東市。

    積雪未化,東市又是交易牛羊馬驢、雞鴨鵝豬乃至于奴隸人口的地方,臟兮兮的不成樣子,污穢的糞水遍布。得虧是寒冷的冬日,否則味道能嗆鼻子至流淚。

    小心的繞過一段泥濘,高哲來到一馬行。

    高哲雖僅帶了李存孝一人,但他的馬車是四匹馬,“天子駕六,諸侯駕五,王公駕四”,無形的表明身份。

    馬行的小廝,腰彎的老底:“公子爺大駕光臨,鄙小店蓬蓽生輝,不知道您有什么需要?”

    高哲嫌棄的站一塊稍微干凈點兒的地方,左右環顧后,沒搭理那小廝,徑直向斜側方的馬場。

    小廝一溜兒跟隨,他挺有眼色,道:“公子爺,那邊兒……那邊更埋汰,您……”

    馬場圍欄,有兩個人在圈馬。

    一個是青年,一個是少女。

    那青年長的……高!極高!前所未見的高!足足一丈二尺,類一尊鐵塔佇立。且他并不瘦,虎背熊腰,脖頸兒都是老樹根一樣虬結的肌肉,那胳膊快趕上一般人的大腿了。他二十二三歲的年紀,面相剽悍,頭發天生的黃毛卷曲,蓬松成一大團,燕頜虎須,雙眸兇惡,仿佛一頭雄獅。

    那少女長的……也高,一個女子,居然八尺六七,瞧她不大的年歲,少不得再竄幾分!穿著男子的服侍,顯露出一雙長的喪心病狂尺度的美腿。她同樣不瘦,可也不顯胖,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身段玲瓏窈窕。細長眉、杏花眼、丹朱唇,頭發隨意的盤在腦后,卻襯托朝天素面的麗質嫵媚。

    察覺高哲近前,那青年、少女放下手中活計,直勾勾的看著。

    高哲一抱拳,道:“敢問是新氏兄妹當面?”

    “某家新文禮,這是我妹子新月娥,閣下是……?”,那青年還禮,試探的問詢。

    高哲微微欠首,道:“秦國公,高哲、高長生。”

    新文禮愣了下,態度稍恭敬,道:“原來是國公爺,失敬。”

    伴著高哲來的小廝急的不輕,齜牙咧嘴的插言道:“新大郎!這可是秦國公!生而知之、文曲星下凡、百倍于甘羅、‘詩可奪城,詞能滅國’的秦國公!就算你常年折返長安、塞外,也不會不知道吧?”

    新文禮居高臨下的瞪了小廝一眼,道:“某家沒那么孤陋寡聞,秦國公的大名如雷貫耳,連突厥人亦津津樂道。”

    高哲一笑,掏出百兩銀票給小廝,道:“你不懂他!因為你沒他的本事!去吧!我不是來買戰馬的,專程來找他們兄妹的,不用你陪同。”

    小廝高興地連連行禮,臨了不禁感慨:“新大郎,你們兄妹要熬出頭啦!難怪東主常說留不了你長遠……果然。”

    高哲緊緊狐裘,道:“我聽說過你的才能,是故派遣人四處尋你,不想踏破鐵鞋無覓處,原來你就在長安。”,頓了下,他笑道:“有沒有落腳的地方坐坐?天寒地凍的,我身體不怎么好。要不……吃個便飯?有好地方推薦么?”

    新文禮猶豫了下,道:“國公爺這邊請。”

    新氏兄妹帶路,高哲不緊不慢的至一亂糟糟的小破酒樓。

    高哲做主要了些酒肉吃食,也沒嫌棄的一起動筷子。

    “有能耐又忠義的人,都害怕偷錯主公,這我知道。”,高哲嚼著白水肉,道:“我手下的人請不動你,所以我親自來了。不為別的,表達一下誠意罷!我年齡是幼小,但你也曉得,我不是尋常的人。歸根結底一句話,你覺得我還行,那就跟我干!一個校尉的官職,是我目前能給予你的,今后看的是你自己是否優秀。”

    新文禮木訥無聲。

    “無需擔心我對家室的看待,出身高低算他娘的狗屁!”,高哲隱約明白新文禮的擔憂,粗俗的給予保證。

    新月娥一直盯著高哲看,目光流露滿滿的探詢。

    高哲對辛月娥報以微笑,道:“你妹妹有二八年華?這么大的姑娘,該嫁人了,攢夠嫁妝了嗎?”

    新月娥被高哲的眼神看的緊張,磕磕巴巴的道:“沒……余……不想嫁……”

    “家里還有沒有其他人?”,高哲問道。

    辛月娥眼神一黯。

    “抱歉!”,高哲嘆了口氣,重新與新文禮交談,道:“看樣子你和我差不多,長兄如父,打小得拉扯弟弟妹妹的。你比我辛苦,我好歹有父輩留下的偌大家業……”

    新文禮略意動。

    “不要再讓你妹妹勞累奔波啦!那不是一個兄長該做的事!”,高哲拿了一千兩銀票放桌上,道:“無論你來與不來我這里,笑納我的一點心意,這是一個兄長對另一個兄長的饋贈。”

    高哲痛快的起身,瀟灑的披上狐裘便走。

    一步……兩步……三步……五步……

    高哲心里犯嘀咕了,怎么還不追上來?話沒說點兒上?

    八步……十步……

    “國公爺留步!”

    新文禮的聲音終于響起。

    高哲笑容燦爛,一閃而逝,還身嚴肅靜立。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