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奸賊 >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丟鍋兒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丟鍋兒

    (求收藏、求打賞電費,求推薦票!!!推薦票好少啊啊啊!)

    ……

    武將是關乎國家存亡的守護力量,文官則是關乎國家展的核心力量。⊥,

    少府寺,文職官署中僅次左右丞相府、六部的九寺之一、大隋的中樞機構之一。

    很重要。

    既然重要,那天子楊鋻就絕對不會讓它出現一家獨大的情況。

    少府寺暫無少府寺卿,由高哲這個少府寺少卿代行少府寺卿之權,全面的進行管轄、監督、節制工作。尤其是趕走了上一批皇親國戚組成的官員管理層,提拔了一批多為沒背景的寒門組成的官員管理層后,少府寺基本是他的一言堂……天子楊鋻怎愿意?

    于是。

    唐國公李淵滅陳之戰鍍金歸來,遷六品衛尉寺丞升任至五品少府寺少卿,與高哲并列。

    李淵的母親是獨孤皇后的親姐姐,獨孤皇后就是李淵的姨娘、天子楊鋻就是李淵的姨丈,歸根結底,四字兒“皇親國戚”。

    天子楊鋻被原先少府寺的那些皇親國戚傷透了,為何狗改不了吃屎的還用皇親國戚?高哲的猜測是,天子楊鋻為了掣肘他,平衡少府寺的權力。

    要么說帝王皆乃天生的謊言之軀,嘴上沒溜兒的大騙子,不管他表面兒如何相信你,背地總會變著法兒的算計你……高哲是懂了,他估計這事兒天子楊鋻琢磨絕非一天兩天了,否則之前小倆月的漫長光景,另外一個五品少府寺少卿的位置為啥一直空著,早安排其他人上崗啦!

    高哲心里不舒服歸不舒服,仍命令少府寺官員歡迎李淵。

    李淵來了,頂著他那顆倒置雞蛋形狀的腦袋來了。一身寬松的少府寺官袍楞擠得緊繃,人家出征打仗都會變瘦,他倒好,反過來又富態不少。高低眉下的雙眸光芒渙散,隱約流露慵懶的情緒。

    “唐國公。”,高哲簡單的欠致禮,論輩分他不差李淵,論官職、爵位他同樣無遜色李淵,論能力、名聲、勢頭等堪稱完爆李淵,沒必要姿態過低,維持下面子即可。

    李淵打起精神,還了一禮:“秦國公。”

    雙方江南建康城初次見面,展開并不愉快,這也是李淵不咋愿意到屬于高哲地盤的少府寺的原因,怕高哲整治他。

    高哲當然不想整治李淵,他只是想殺了李淵而已……可惜!李淵為七宗五姓之隴西李氏子,背后的力量、身邊的防御,雄厚無比,輕易得不了手。

    待一干子其他少府寺官員一一與李淵見禮完畢,高哲伸手做請,道:“天寒地凍,進去再說。”

    李淵道:“秦國公先請。”

    高哲推辭:“唐國公先請。”

    李淵惶恐的言道:“秦國公少年英雄,實乃國之柱石、天下棟梁,我李叔德一介平庸之輩,怎敢僭越居前?”

    高哲客氣的不行:“唐國公何必這般貶低自己?您是名門貴胄,素有仁德之名,我不過是黃口孺子,幸賴陛下恩寵才有今日,哪能與您相比?您先請!您先請!”

    高哲越是這樣,李淵越覺得高哲欲收拾他,腦袋縮縮著,撒謊道:“我來前,陛下吩咐,少府寺是秦國公代行少府寺卿的職責,令我一切聽從。”

    高哲笑了,他要的便是這句話……李淵當眾承認少府寺他說的算,代表李淵矮他半頭、一定時間內失去話語權,少府寺還是他當家做主。

    “請了!”,高哲不再客氣,率先走入少府寺衙門。

    李淵大約醒悟高哲的用意,可晚了,唯有緊隨跟著。

    “年底的工作目前兩樣,一樣是全國賦稅統計抽成,大隋相繼收回蜀州、揚州、交州三地,比較混亂復雜。剩下一樣是六宮的采辦,陛下、皇后、太子、各路宮人……他們的吃穿用度,雖然瑣碎一些,勝在簡單明了。”,高哲停滯腳步,道:“唐國公你是接手前者、后者?”

    李淵眼珠子轉轉,道:“最好兩種都不接手。”

    高哲搖頭,笑道:“我也想曬著太陽不挪窩兒,陛下讓嗎?有那種美事兒,我自己早上啦!”

    李淵沉吟一番,道:“后者,后者吧!前者我才疏學淺干不好,容易出岔子。”

    高哲一口答應:“好!”

    賦稅統計有戶部負責,到了少府寺這邊抽成的時候,無非核對、彌補一下疏漏錯誤,一言以蔽之“算術”,高哲恰恰極度擅長。六宮采辦不同,繁雜是一,牽扯人心問題是二,這個妃子多了、那個才人少了……嗬!那些因為獨孤皇后霸占天子楊鋻備受冷落的女人,怨氣足著吶!一根針的差池,敢記恨你一輩子!

    “不用著急,眼下距離上元節,尚有四十來日。”,高哲攤手,道:“唐國公可以舒服的多休息休息!”

    李淵大笑:“我喜歡!”

    高哲兩眼精光一閃,不動聲色的道:“為人父母之喜,莫過于子女有出息,我聽說唐國公這方面大大的厲害喲!”

    李淵笑面不改,道:“秦國公謬贊了!謬贊了!”

    見李淵敷衍不細說幾個兒女,高哲挑挑眉,不進一步追問,抱著茶碗喝水,反正他有機會好好的徹查李建成、李世民……

    李淵覺得氣氛尷尬,起了個話頭,道:“冬至節快到了,其他的衙門全準備朝見太子,咱們少府寺呢?”

    高哲一愣,暗道楊廣動作夠快,看樣子沒少下功夫。

    “隨波逐流唄!”,高哲嘆息一聲,道:“我得忙著賦稅統計抽成,閑暇的東西顧不得,你待著也是待著,不如兼顧一下。”

    李淵沒明白高哲這是丟鍋兒行徑,拍著胸脯道:“交給我!保證一切妥當!”

    高哲表情燦爛的道:“那是!信不著別人,我信不著你嘛!”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