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奸賊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謊言之軀

第一百七十六章 謊言之軀

    (第二更。為累計打賞加更【2/4】。)

    (犯太歲啊,身體不適的厲害,這章寫了一下午加一晚上,還沒修改……另外更的不算少,字數增加了,現在的兩更,相當上架前的保底兩章及加更一章。)

    ……

    穆提婆的一切榮華富貴,建立在北燕這個國家存活的基礎上。他是奸臣、佞臣沒錯,但一樣要盡本分。

    高哲的話,很快被穆提婆傳到北燕的朝堂,由太后陸令萱及北燕“八貴”商討、判斷、決定,因為燕帝高緯真的是什么都不管。

    以陸令萱為首的北燕執政派系一致認為,高哲所謂的“只要達成雙方互不侵犯、互通有無等共識協議,大隋的兵馬就退避三舍”,純純的屁話,缺乏可信度。

    于是乎。

    高哲通過穆提婆,要求面見陸令萱并得到準許。

    斥退欲搜查高哲身體有無藏匿危險刀具等的黃門太監,穆提婆領著高哲,輕車熟路的向皇宮內行,邊走邊得意洋洋的道:“怎么樣?長生賢弟?”

    “提婆兄威武!”,高哲毫不吝嗇溢美之詞。

    穆提婆更加高興,不過他卻故意的道:“我指的可不是那些閑雜小事兒,是我大燕的皇家宮廷怎么樣!”

    高哲駐足,放眼張望許久,道:“我有幸游歷隋、蜀、陳、燕四國的皇宮。”,他重新邁步,感慨道:“南陳奢靡且雅致,然,小家子氣。西蜀繁華且堂皇,然,偏安一隅,注定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大隋……窮啊!住的一直是先皇睿帝留下的。”

    “我大燕呢?”,穆提婆見高哲不吱聲,追問道。

    高哲贊嘆:“華麗大氣,美輪美奐。那些丹青雕刻。端的巧奪天工啊!”

    穆提婆“哈哈”大笑、笑的愉悅。

    高哲陪著笑、笑的虛假。

    半晌。

    距離西宮愈發的近。

    “提婆兄此前說不舍得我走,當真嗎?”,高哲沒頭沒腦的道。

    穆提婆鄭重的道:“自然當真!”

    “那希望提婆兄今后不會煩我啊!”,高哲呵呵的道了一句。不給穆提婆開口的機會,兩條小短腿兒搗騰的飛快。

    “哎!哎!長生賢弟!長生賢弟!等等我!”,穆提婆一怔,高哲溜了甚遠了,他不禁連跑帶顛兒。

    西宮。帝王嬪妃之居所。于北燕,它單獨屬于陸令萱。

    陸令萱是穆提婆的母親,受累丈夫駱超謀反被迫挾子入宮為奴。最早乃文宣帝高洋的仆從,然后賜給了當時還是廣平王的武成帝高湛。而歷經廢帝高殷、孝昭帝高演,高湛異軍突起做了北燕天子……陸令萱那時候已是高湛次子即燕帝高緯的乳母,咸魚翻了身。

    武成帝高湛殘暴的一逼,掌權的那會兒,所有人皆活的大氣兒不敢出、小氣兒不敢喘,陸令萱不例外。所以她老老實實的伺候燕帝高緯,默默的等待。這一等!等到了差不多和燕帝高緯差不多前后將生的長兄早夭!等到了燕帝高緯登基臨朝。

    燕帝高緯成就帝位的前三年。陸令萱仍是小心翼翼。不為別的,武成帝高湛沒死!他不過厭怠了處理政務,自稱太上皇,將皇位讓給兒子的。

    武成帝高湛駕崩,陸令萱的處境稍有好轉,僅僅是稍有好轉……武成帝高湛的寵臣和士開、武成皇帝的皇后胡氏,他們一度取得權杖。

    陸令萱到底是有心機的,合縱連橫拉攏了祖珽、韓長鸞、高阿那肱等有才無德的貨色做羽翼,收燕帝高緯的皇后穆黃花當義女,精妙手段頻頻。將和士開與胡太后的權杖奪了來。一介婢女,竟相繼封郡君、太姬,終僭越太后!要曉得她可不是燕帝高緯的親娘,居然和燕帝高緯的親娘一同太后之尊!

    陸令萱年齡不小。五十八九歲了,頭戴鳳冠、身披鳳衣,很有威嚴的氣質。雙眉細長濃郁,嘴唇兒偏薄,二眸光彩熠熠,頭發尚且烏黑。若不是滿面的褶子,真襯不得實際那么老。

    “大隋使臣高哲、高長生,拜見陸太后。”,高哲笑瞇瞇的拱手執禮。

    陸令萱端詳著高哲,道:“起來吧!確是一表人才、儀態翩然的少年郎啊!難怪吾兒多有贊賞。”

    “陸太后謬贊。”,高哲頷首,接著道:“私交歸私交,在野我跟穆尚書稱兄道弟,您是穆尚書之母,我的長輩。在朝我是大隋的使臣,您是燕國的太后,我敬您,但……”

    “小小的人兒,嘴皮子忒的犀利,難怪你出使南陳,能奪城池一百一十座。”,陸令萱一笑,打斷高哲的話。她雙眉抖動、嘴唇兒抽動,笑的甚是驚悚。

    高哲手攏袖子,道:“陸太后難道一直讓我站著?這可不是待客之道。”

    陸令萱一揮手:“賜座。”

    高哲從容的坐定。

    “隋國去歲連滅西蜀、南陳,兵力、民力、實力大幅膨脹,一統中原之心昭然若揭。你現在說你出使,是為‘達成雙方互不侵犯、互通有無等共識協議’?你覺得哀家信么?”,陸令萱眼睛死魚一般盯著高哲,道:“依哀家看,你們隋國要么是想麻痹大燕、要么是忽生內憂外患,暫時放棄攻打罷。”

    高哲暗嘆“玩兒政/治的誰不比誰傻”,掂量一陣,非所答的拉個不相干的話題:“陸太后以為我如何?我的未來如何?”

    陸令萱微笑:“自是極好的!任何帝王遇到你這樣的臣子,都是值得慶幸的事情,你有宰相的資質。”,她旋即收斂笑容,陰沉的道:“朝堂的大臣,九成九支持哀家殺了你,替大燕除掉禍患。”

    “我愿意性命擔保!大隋、燕國‘達成雙方互不侵犯、互通有無等共識協議’后,假使沒像我說的,大隋陳列冀州、司隸州的兵馬沒退避三舍,胡太后可以殺了我!”,高哲信誓旦旦:“誠如您的言語,大隋的天子陛下看重我,非常的看重我,甚至愿意下嫁公主拉攏。”

    陸令萱搖頭:“你覺得你的價值能高到讓君王舍棄統一天下的機會?”

    “我記得我向穆尚書講過,大隋的天子陛下老了,三十多載的征戰早耗干了他的雄心壯志。”,高哲面不改色道:“要和平,不要戰爭。他希望能安生的享樂,度一個不錯的晚年。”

    陸令萱訝道:“真的?”

    高哲篤定:“真的!”

    “哀家不信。”,陸令萱踱步,幽幽道:“隋國得揚、蜀、交三州后,土地、人口近乎增長一半……多于大燕的土地,會生長多于大燕的糧草;多于大燕的人口,會累計多于大燕的兵馬,時間利隋國不利大燕。隋國欲攻打大燕完整統一天下,大燕何嘗不想征討隋國……最后的殊死一搏?”

    高哲震驚陸令萱的遠見卓識,詞窮,不得不大笑一陣掩飾。

    “你笑什么?”,陸令萱道。

    高哲冒險的道:“好吧!我說實話。大隋想與北燕罷兵,‘達成雙方互不侵犯、互通有無等共識協議’的原因,是突厥。漠北天災,突厥人今年維持不了生計,大舉入侵中原是必然。”

    陸令萱乖乖的看高哲,道:“哦?那大燕此時進軍隋國,相約突厥夾擊,豈非更好?”

    “那得看突厥愿不愿意啊!畢竟你們燕國神武帝、文襄帝、文宣帝三代,將突厥得罪透了。”,高哲咧嘴。

    陸令萱淡淡道:“沒有永遠的敵人,唯有永遠的利益。”

    “對!這話很對!”,高哲深以為然,話鋒一轉,道:“陸太后是否想過,有沒可能突厥久攻不下大隋西北,占不著便宜,把劫掠的目標轉移北燕呢?狼族強盜的理念從來是擱哪兒搶不是搶!突厥、大隋雙方聯手,北燕……嗯?”

    陸令萱陷入思忖。

    高哲嘴干,抿著茶湯。

    穆提婆眼界狹窄,不懂母親、高哲的交談意思、蘊藏的險惡,無神的瞄著宮女兒。

    足足三刻鐘。

    陸令萱道:“你的分量不夠,換個皇子為質子,大燕同意暫時止戈。”

    “自古至今,有強國遣質子給弱國的?”,高哲嗤笑:“燕國遣質子大隋差不多。”

    陸令萱一拍手,道:“好!但你們隋國得遣公主和親。”

    高哲吧嗒吧嗒嘴兒,道:“我答應不了,需請示大隋天子陛下。”

    “你不能走,按照你說的。”,陸令萱道。

    高哲道:“成。”,吸吸鼻子,他綻放大大的笑臉,起立作揖道:“國事談完了,長生多有冒犯,您見諒。”

    “后生可畏!”,陸令萱仿佛抽干了力氣,疲憊的道。

    高哲有眼色,道:“陸太后身體不適,晚輩不叨擾了,告退。”

    走出西宮,穆提婆咝哈的道:“長生賢弟厲害呀!”

    高哲側臉,一副天真的熊色:“厲害什么?”

    “我母親面前,大燕的文武公卿,就寥寥幾個說話能說順溜兒的!”,穆提婆又是自豪又是難受的道。

    高哲估計穆提婆不在那“寥寥幾個”內,轉移話題道:“這一個多月,易京城好玩兒的地兒全去了,有點膩歪。哎!聽聞燕國的皇宮好玩兒的地兒不少,帶我開開眼唄?”

    穆提婆略猶豫。

    “對了!”,高哲掏荷包,一沓子銀票遞上:“提婆兄的酬勞,我又加了五千兩!”

    穆提婆眉開眼笑,動力十足的道:“我不能擅自做主,領你游逛皇宮,你等著,我請示陛下!”(未完待續。)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