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奸賊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以不變應萬變

第一百九十五章 以不變應萬變

    (今天的保底。uc書盟.看1 ̄)

    【求訂閱啊,是都回家過年了咩?】

    ……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這話多少顯得直白,意義也不是特別深刻,但著實貼切的形容了高長恭的所作所為啊!”,高哲捧著一碗熱呼呼的姜湯,沒喝,只是那么雙手捧著取暖。嘴上是感慨唏噓,實際毫無面臨嚴峻的態度,有點兒浪/蕩公子的玩世不恭。

    這兒是西宮,太后6令萱的地盤。6令萱是燕國的真正掌權者,關乎斛律光的死、高長恭的行徑,她皆有了解個七七八八,此時板著一張僵尸臉,道:“你說的對!高長恭不是善茬子,他從前不展露廟堂爭斗的天賦,是因為不需要,親王的身份即夠用。現在……”

    “現在他展露廟堂爭斗的天賦,說明性命受到威脅,被逼急了!”,高哲接過6令萱的話兒,抓把濕漉漉的頭,猶豫的補充:“或許……為了燕國?”

    “為了大燕?”,6令萱輕蔑冷哼。

    “誰知道呢?”,高哲一砸嘴兒,垂呷口熱水。

    6令萱陰翳的拄著拐杖踱步,偶爾遙望殿外的水霧連天、煙雨迷蒙,不知過了多久,不陰不陽的諷刺道:“高使者養氣的功夫挺好,這樣的節骨眼兒里也能坐得住!”

    “事成定局,無可更改。※■uc書盟■. ̄”,高哲淡淡的道:“與其心慌意亂的去行動,促使一錯再錯,不若定下心神,暫時追求穩固局勢,以觀后效。”

    “可斛律光被陛下處死,與斛律光自裁而死,份屬兩個天差地別的概念!”,6令萱眉宇緊蹙,溝壑縱橫的皺紋聚攏一處,氣質急轉直下的降低。哪像個鳳臨天下的太后娘娘,分明是個專門嚇小孩子的老巫婆。她情緒比較激動,雖然體現的不多,那是竭力壓抑的結果。

    “長生何嘗不知。”。高哲放下茶盞,順手朝宮女兒要張毯子包裹淋雨濕透的小身板兒,他歸返皇宮,還沒去看望燕帝高緯,先找的6令萱。“斛律光被燕君處死。那么斛律氏得誅九族,省得他們反動叛逆,連同以斛律氏為的自詡‘忠良’的派系亦群龍無、樹倒猢猻散。斛律光自裁而死,且有高長恭傳達忠誠心意,燕君難免念及舊情保下斛律氏……”

    6令萱暴躁的打斷高哲的話,道:“斛律光死了,哀家什么都沒得到!”

    “不不不不!”,高哲否決6令萱,道:“按照我們交易的內容,‘扳倒軍方三巨擘斛律光、羅藝、高長恭’。斛律光確實倒了,而且死了!這是收獲之一,另外一個收獲是韓長鸞那邊兒您稍微推動下就能擁有兵權。不過計劃沒有預想的十全十美罷!譬如擊垮以斛律氏為的自詡‘忠良’的派系,進一步加深您對燕國的掌控。〓uc書盟www.”

    6令萱一琢磨,道:“哀家貪得無厭啦!”,她瞥了眼斜側的高哲,道:“接下來你怎么打算?”

    “斛律光臨死屠了大隋的驛站,他這是破壞兩國議和。”,高哲問道:“一旦戰爭開始,想必您不會、不敢向燕**方派系伸手?”

    “不會。不敢。”,6令萱干脆的答,理由是:“哀家喜歡權利,可沒喜歡到神志不清的地步。哀家的全部,建立在大燕生存的基礎。”

    “您想戰爭開始嗎?”,高哲追問道。

    6令萱斟酌一番,道:“不想!”

    “看來您還是選擇了權利。”,高哲嘀咕一句,道:“長生查看了驛站的情況。索性安寧公主應該未死,被我的幾個護衛帶著突圍了……嗯,他們極有可能找提婆兄。只要和親公主沒死,一切就有轉機,剩下的無非操作操作、解釋解釋。”

    “哀家該怎么操作?怎么解釋?”,6令萱道。

    “斛律光殺身成仁,儼然英雄姿態,這時候向他潑臟水是不可取的,推責任卻無妨,您將這件事情定性為斛律光怨恨大隋,一時激憤下的手。”,高哲背負雙手,道:“然后厚葬死去的隨行,補償和親公主損失的嫁妝,及……秘密送質子前往大隋。”

    “秘密?”,6令萱不解。

    高哲敷衍道:“圖個穩妥。”

    “好!”,6令萱一口應了。

    “破壞議和的目的,涵蓋針對我。”,高哲摩挲摩挲光潔的下巴,道:“要么,為了驅趕長生擱燕國滾蛋。要么……”

    瞅著高哲不好看的臉色,6令萱道:“要么什么?”

    “要么,為了留下長生……”,高哲對視6令萱的眸子:“驅虎吞狼!”

    6令萱沒吱聲。

    “長生大約不是虎,充其量是倀。”,高哲深深呼吸:“高長恭看中了長生和燕君的關系。”

    “如何應對?”,6令萱簡潔明了道。

    高哲努努嘴:“那要看高長恭如何挑撥。”

    “等?”,6令萱一點就透。

    高哲篤定的道:“等!以不變應萬變!”

    “天氣涼了,高使者洗個熱水澡,別真病了。”,6令萱折身離開,似乎好心又似乎詛咒的道。

    “長生告退!”,高哲恭敬的施禮。

    高哲撐著傘,一路至燕帝高緯的寢殿,好巧不巧,高長恭正從里頭出來,二人打了個照面兒。

    高哲心里“咯噔”一下子,眼下他可沒有燕帝高緯那般重要的人質,高長恭想殺他的話,不要太容易。

    高長恭逼近高哲,每一步,像一把錘子敲擊高哲的五臟六腑,使得他緊張不已。

    “高使者,你覺得……斛律大都督的謚號取什么好?”,高長恭沒有殺氣,平靜的請教:“陛下剛剛決定追贈他咸陽王號、大丞相、太師,陪葬皇陵。”

    高哲調整情緒,搜腸刮肚的一會兒,道:“赳赳咸陽,邦家之光。明月忠壯,仍世將相。聲振河北,勢高時望。迫此威名,易興讒謗。始自工言,終斯交喪。”,他言道:“長生衷心的贊美斛律大都督,至于謚號,長生是晚輩,哪有那資格?倒是推薦忠武二字。”

    “哦。”,高長恭欠,非常禮貌的與高哲擦肩而過,一如他保證的,不會再試圖殺了高哲。

    高哲長吁口氣,摸著“怦怦”跳的胸膛,進了燕帝高緯的寢殿。

    ...

    ...

    ...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