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奸賊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臭老娘們兒

第一百九十七章 臭老娘們兒

    五月十七日。uc書盟·uctxt?.com?

    大都督、大丞相、咸陽王、太師斛律光下葬,燕帝高緯親往吊唁,并在斛律氏一族數百嫡庶血脈、各路文武公卿官員千余及上萬護駕的禁軍羽林衛,組成的浩浩蕩蕩的隊伍陪同下,扶棺禮送其入皇陵。

    一路之上,萬人空巷,感念斛律光卓著戰功、高貴品格的百姓,夾道爭相送葬。棺槨所過之處,無不跪伏叩。

    白綾隨風飄舞,哭泣響徹天空,易京……竟化為悲傷之城!

    斛律光走的極其風光,簡直不像一個“臣”,而像一個“君”,這使得燕帝高緯感到被強烈的冒犯。

    西宮。

    大殿窗門皆敞,連綿陰雨后的陽光,清新明媚的令人愉悅,恰似太后6令萱的心情。她是個喜怒不形于色的人,所以表達出來的并不多,但那微微翹起的嘴角,足以說明一切。

    高哲靠著柱子,手中捧一碗涼涼的甜湯,一動不動的瞇眼曬太陽,宛若一只慵懶的貓兒。

    一老一少,都很沉默,或許,有些事情也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斛律光的下葬,規模鬧得如此盛大,是高哲的出謀劃策、6令萱的推手實施造就,目的有且唯有一個——徹底摧毀斛律氏!

    關于斛律光、斛律氏的問題,高哲跟6令萱探討過,在斛律光亡故之際。uc書盟·uctxt.com

    斛律光是自裁,這和被燕帝高緯下令誅殺是兩種概念。后者定牽累斛律氏一族,所謂斬草除根嘛!何況斛律氏一族勢力那么強大。前者不同,他們定得以幸存于燕帝高緯的惻隱不忍……

    燕國內部的黨派,涇渭分明的有倆。一是6令萱為的“奸黨”、二是斛律氏為的“忠黨”。壓根不存墻頭草類的,每個人必須抉擇,明確投靠、偏向一方,否則就得迎接兩派的打擊。

    “忠黨”的核心是斛律氏,非斛律光個人!這一點容易疏忽,因為斛律光的明月高懸、光耀萬丈,遮掩了斛律氏其他人才的優秀。譬如他的弟弟幽州牧斛律羨等。

    蘭陵王高長恭意圖將高哲永遠的留在燕國,挑撥他對付6令萱一派的“奸黨”,玩兒一手“驅虎吞狼”。

    高哲轉頭擱燕帝高緯那兒套了話,假意愿永遠留在燕國。爭取了時間,“將計就計”。

    之后高長恭就一如原先般沒了動靜兒,高哲看不清楚他的端倪,只好主動出手,聯袂6令萱向“忠黨”的核心斛律氏攻擊。

    6令萱的目的是僅限摧毀斛律氏。?uc書盟·uctxt.com高哲的目的卻在此基礎上有個延伸,為了試探也是“忠黨”的高長恭……

    瑟縮成一團的刺猬是沒辦法下嘴的,只能讓它動起來,暴露柔軟的腹部弱點,豺狼才能殺死它。

    寂靜終歸要打破,高哲呷了口甜湯,道:“長生多句嘴,覆滅斛律氏,您徐徐途之為最佳。”

    “哀家省得。”,6令萱遲緩的答道。

    “他的聲望也太強了些……嘖嘖。”。高哲咋咋舌頭,道:“得慢慢的的削弱。”

    6令萱那張僵尸臉盯凝高哲一陣,“咯咯……咯咯咯……”,她令人毛骨悚然的笑了:“你是想問大燕需對屠殺隋國驛站的交代吧?”

    高哲微微欠,坦誠的道:“長生畢竟是大隋使臣,有維護國家利益、顏面的職責。再一個,您承諾過的。”

    “放心!哀家的承諾不會變質!斛律光頭七,哀家不好辦,容易惹眾怒。”,6令萱言語幽幽。聲音逐漸小了:“把屠殺隋國驛站的罪責,歸咎斛律光的私人報復,正好削弱他的聲望,何樂不為?”

    “嗯……”。高哲拉一長鼻音,道:“十匹寶馬良駒、斛律光的‘落雕游騎’軍陣,您答應的給予的好處……?”

    “寶馬良駒,御馬苑有都是,你隨便選。‘落雕游騎’的軍陣,等斛律氏沒了……哀家答應你的時候。以為斛律氏與斛律光會一起滅亡。”,6令萱解釋了下緣由。

    高哲托著腮幫子,不大滿意的道:“斛律光是斛律光,斛律氏是斛律氏。”

    “的確不可一概而談!你付出了,你想得到什么回報?”,6令萱道。

    高哲沉吟許久,道:“暫時沒想好,想好了再告訴您。”,起身抻抻腰,他道:“長生出宮探望探望安寧公主,過段日子她就嫁給燕君了。”

    “慢走不送。”,6令萱冷漠的道。

    高哲彬彬有禮的退去。

    6令萱右手手指敲打左手手背,低聲罵道:“狡猾的小混蛋!”

    殊不知。

    剛邁過門檻的高哲,眼睛翻的沒有黑色,也嘀咕罵道:“臭老娘們兒!”

    接觸的日漸深入,虛以委蛇的二人頗相看兩厭,因為他們本質上都是控制狂,不喜歡事情脫離掌控,更不愿意事情被別人掌控。偏偏一個受阻深陷迷局、判斷不了前進方向,另外一個礙于身處異國他鄉、強龍壓不過地頭蛇,不得不相互支持,一個提供硬實力,另外一個提供軟實力,雙方合作。

    前往驛站,高哲小心的叫了二百金吾衛開路,防備蘭陵王高長恭。此一時彼一時,高長恭說不刺殺他,天曉得反沒反悔?

    及至新驛站。

    未來的王妃住大臣家像什么話?所以幾天前燕帝高緯劃了一擱置的大府苑,作為大隋的新驛站,妥善提供安寧公主包括楊義臣、李存孝、宇文成都三人住房。

    負責衛戍新驛站的,還是北燕的金吾衛校尉夏明,一見高哲,驚喜不已的拜禮打招呼:“高使者!”

    高哲快步扶起夏明,握著他的手“啪啪”的拍打,真摯的道:“志亮兄!志亮兄!斛律光喪心病狂的屠殺我大隋驛館,多虧了你拼死護佑安寧公主逃脫,挽救我、挽救大隋與北燕兩國邦交于水火,功莫大焉!”

    夏明憨厚的笑,不大好意思的道:“應該的,應該的……其實……是您的兩個護衛,生生的殺了條血路。”

    “感激的話不多說,你等著!”,高哲嚴肅的保證道。他曾許夏明,給夏明找個升官的好門路,一直沒實施呢。

    高哲惦記受了重傷的楊義臣、宇文成都,不絮叨什么,丟下句客氣話,匆匆的進門。

    ...

    ...

    ...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