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通關基地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學院奴隸

第五百五十三章 學院奴隸

    至于向萊茵學院的總管反應情況,易北寒曾經也這樣無知的做過,可是,結果卻讓易北寒很是失望和悲觀,漢斯和卡特兩人被總管給狠狠的訓斥了一頓,而自己卻被漢斯和卡特給打斷了幾根肋骨,在床上躺了好多天才恢復如初。

    “哎!總算將這些武器整理好了!也不知道這種日子何時是一個盡頭啊!”身體瘦弱,臉色蒼白無血,一副明顯營養不良的少年易北寒,忍受著剛剛身體被暴揍一頓而產生的劇痛,吃力的將一把粗大的精鋼長槍放入武器架后,輕聲的嘆息道。

    抬頭,看了看掛在天空中的那一輪明亮的彎月,和遠處無邊的黑暗,易北寒用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在練武場邊緣處十個高大火盆發出光芒的照耀下,緩慢的走到練武場邊緣的一個水井旁,吃力的從水井中打上一桶清水,然后隨手在水井旁的架子上取下一塊抹布,放在清水中洗了洗,在將其的水分給擰干。

    易北寒看了一眼偌大的練武場,在心中嘆息一聲,跪在練武場的青石地板上一點一點的擦拭了起來,同時一邊認真的用抹布擦拭青石地板,一邊低聲自語道:“漢斯、卡特,你們兩個混蛋等著瞧,那天哥強壯了、發達了,一定不讓你們兩個好過,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你們兩個一頓,先用拳頭粗的竹竿,爆了你們兩個混蛋的菊花,然后在讓忍受著菊花上的劇痛,去掃學院的廁所、、、、、、”

    易北寒看了看手中已經變得黝黑黝黑的抹布,以及水桶中變得渾濁不堪的清水,再看了看仍然臟兮兮的練武場,不由的再次低聲嘆息道:“這種日子何時是一個盡頭啊!”

    生活在大陸第一強國大秦帝國國都的易北寒,每當白天睡覺醒來無事可做的時候,總會偷偷的跑出學院,到帝都咸陽城中閑逛、溜達。

    在見識到了帝都的繁華之后,他的心就變得不安分起來了,同時對于自由的追求和向往,也變得更加急切起來了,如果不是秦國對于奴隸的管制比較嚴格,對于逃跑的奴隸處罰比較嚴酷,以及他自身沒有什么武力和才能,學院內的壓力又不足以將他壓垮,等各種原因的話,他早就從學院逃跑了。

    可惜,世界上沒有那么多如果,因此,他現在仍然是一個身份卑微、受人欺辱、對外面的花花世界充滿了向往和憧憬的學院奴隸而已。

    易北寒搖了搖頭,不在去幻想那些美好而遙遠的事情了,而是用雙手吃力的提起那個沉重,裝滿了污水的木桶,一邊艱難的向水井旁走去,一邊自我催眠道:“哥是無敵的,哥是無敵的、、、、擦地對哥來說只是小意思而已、、、、、、”

    “終于擦完了!”易北寒將臟兮兮的抹布朝水桶中一扔,站起身,伸了一個舒服的懶腰,有氣無力的自語道。

    轉了轉有些僵硬的脖子,抬頭看了一眼已經開始漸漸發亮的天空,和剛剛露出一點腦袋的太陽,易北寒提起木桶,一臉解脫之色的向水井旁走去,只要將手中的木桶和抹布洗刷干凈,在將練武場中的那一大桶垃圾倒掉,他今天的任務就徹底完成,就可以返回宿舍睡覺去了。

    就在易北寒將木桶和抹布洗刷干凈,抱著與他身體齊高的巨大垃圾桶,吃力的向練武場外走去時,一名身穿白色緊身練武服,一頭被白色絲巾束起來的披肩長發,一臉堅毅之色,雙眼散發出深邃光芒的青年,早早的來到練武場,拿起一把粗大的精鋼長槍呼呼的耍了起來。

    這個穿著白色練武服的青年名叫王勁,是萊茵魔武學院戰士系三年級的一個平民學生,也是戰士系三年級學習最刻苦,最勤奮的一名學生。他每天都會在天剛蒙蒙亮,其他的學院學生還躺在舒服的大床上坐著清秋大夢時,就第一個來到練武場修煉武技。

    不過,苦心人天不負,有多少付出,就有多少收獲。王勁的勤奮和刻苦也得到了應有的回報,不但得到了學院老師和同學的認可與欽佩,還在二十一歲的時候,就具有了武者六層的實力,堪稱萊茵學院數千名學生第一人,也是萊茵學院百年來最天才的人物。

    勁身上除了其勤奮刻苦的精神以及強大的實力之外,最令人欽佩的是他那平易近人的處世態度了。其對于萊茵學院的奴隸,沒有其他學院學員的那種鄙視和看不起,而是將他們當作和自已一樣的自由人看待,并給于相應的尊重。

    也就是他這種平等看待奴隸的態度,讓始終受人白眼的易北寒,感受到了被人尊重的滋味,也讓其嘗到了一絲平等自由的快樂和興奮。

    而易北寒也因此對于王勁充滿了好感和欽佩,在看到王勁早早的來到練武場耍弄精鋼長槍后,便一邊吃力的抱著巨大的垃圾桶向外走,一邊主動的和王勁打招呼道:“王哥,你又是這么早來練武場練習槍術啊!”

    “恩,怎么又是你一個人干活?漢斯和卡特兩個人跑哪去了?”王勁看了一頭細汗,用瘦弱的身體抱著一個巨大的垃圾桶的易北寒一眼,便不禁的皺眉詢問道。

    “他們兩個有事先走了,這點活,我自己干就行了。”見到王勁皺眉,易北寒連忙將垃圾桶放下,開口幫助漢斯和卡特兩人開脫道。

    這倒不是易北寒真心的想幫助漢斯和卡特兩人,而是他經過幾次慘痛教訓之后的本能反應。

    以前他曾經將王勁當成自己的救星,把自己所遭到的一切不公平待遇,都老老實實的告訴了王勁,希望他幫助自己擺脫困境,即使不能幫助自己脫離奴隸的身份,起碼也要讓漢斯和卡特兩人,不敢在仗著比自己強壯,而欺負逼迫自己幫助他們干活吧!

    可惜,易北寒高估了王勁的能力,也低估了漢斯和卡特兩人的膽量與狠辣,就在他將一切都告知了王勁,期待著以后可以脫離沉重的勞累,過上輕松的好日子時,漢斯和卡特陰沉著臉,將他堵在宿舍狠狠的暴打了一頓,并警告他要是以后再不老實,就直接將他給殺了。

    那一次的暴打,將他的胸骨打斷了幾根,硬生生的在床上躺了一個月,要不是一個同為奴隸的好友蘇星,在他躺在床上的日子里,悉心的照料他,說不定他早就死在學院,然后被人無情的扔到學院后山的亂墳崗中去了。

    也是那一次的慘痛經歷,讓他領悟了一個真理,那就是,永遠不要將自己的命運交到別人的手里,因為,將自己的命運交到別人的手里,不但不能幫助自己解決困難,反而,會加速自己的滅亡和痛苦,因此,凡事都要靠自己,自己的命運就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同時,那一次的經歷,也讓他真真實實的,見識到了這個世界的殘酷和人情的冷暖,在他身受重傷,躺在床上無法行動的那一個月,平日里和他交好的奴隸朋友,以及一些如王勁一樣,見面微笑打招呼的學員,沒有一個人來看望過他,也沒有人詢問過他,好像在他們的眼中,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易北寒這個人似的。

    那時,易北寒就意識到:那些平日里和他交好的奴隸朋友,根本就是一些可有可無的存在,而在如王勁般和他熱情打招呼的學員心中,他就是一個卑微的奴隸而已,之所以平日里對他客氣,微笑以待,并不是真心的將他當成和自己一樣的存在,而是在外人面前展示自己寬廣的胸襟,以及平易待人的良好品質罷了!

    在那一個月的休養期間,只有一個膽小、羞澀的小胖子蘇星,始終如故的照顧他,給他送食物,陪他聊天,幫助他方便等等。

    是小胖子蘇星,讓他感受到了友誼的真諦,也是小胖子蘇星,讓他看到了生活中溫暖的一面,使其沒有對這個世界徹底失望。不過,在這個世界上,除了小胖子蘇星,其他人很難在走進他已經豎起堅冰的心房,得到他發自心底的友誼。

    看了看臉上掛著緊張神色的易北寒,本來就是隨口問問的王勁,點了點頭,不在追問漢斯,卡特兩人的下落,轉而渾不在意的說道:“哦,這樣啊!那你趕快去將垃圾倒了,然后早點回宿舍休息去吧!”說完之后,便不在理會易北寒,又呼呼的舞動手中的那把精鋼長槍,練習其不久之前剛剛學到的一種槍術了。

    易北寒看著旁若無人、專心耍弄精鋼長槍的王勁,有些落寞的搖了搖頭,他知道自己和王勁是兩個世界的人,其關心自己,也只不過是出于同情心而已,自己無需在意和感激,那樣,對自己的現狀沒有一絲的幫助。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