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通關基地 > 第一千零一章 招募戰兵1

第一千零一章 招募戰兵1

    單純從收入算,自己已經可以比擬萬石領主了,畢竟那些萬石領主還得養活家臣修養城池,哪兒像自己,就養幾個兵就行了。不過這種事不能給人家知道,不然可就是得出大問題啦。

    不知道凌家在意借出的這點物資,還是相信趙虎的信譽,反正批了條*子后,居然沒派一個人跟著管賬。

    說不定人家巴不得趙虎把這些物資換錢后逃走,因為趙虎的知行起碼一千石以上。要不是已經把知行分封出去,同時還是臨河村那邊搞的鬼,恐怕趙虎這份知行早就被其他中低級武士給搶了。

    所以,現在大家在知道凌家給出的條件后,各個都眼巴巴的等著趙虎的知行被剝奪,一些家伙甚至怕東海∧wán∧∧ロ巴,︽.v☆.■郡的土豪領主們不出動,特意派出人手去聯絡。

    在他們想來,這東海郡肯定不敢占這片土地的。畢竟,趙虎不管怎么說都是凌家的人。所以最好的結果就是趙虎被剝奪知行,然后這知行在分給自己。自己肯定是能守住這片土地的!

    而且就算是不直接把這一塊地給自己,那也能夠重新劃分為十幾塊百石知行。立馬就能加封十幾個武士知行了。這自己得不到,也能給手下撈好處的事情,如何能夠不做呢?

    所以在這些人的陰謀下,趙虎自然很輕易的發現,自己居然找不到人幫忙把大米裝備運到自家知行去。就是之前幾個跟自己去了一趟知行的家伙。也故作領了任務沒法幫忙的樣子!所以酒肉朋友就是酒肉朋友啊!

    靠!趙虎啥人啊,自然一下子就明白這是有人準備看自己熱鬧,準備期待自己的知行被剝奪呢!

    對這個趙虎眼珠子一轉就有法子了,請幾個沒事干的戰兵,幫自己把借到的物資,以及自家剩下的大米都給運到城下町去,把自家大米換了幾貫錢,在去弄了一百面神龍靠旗,然后就在城下町最熱鬧的街口吆喝開來:

    “凌家的大豐村趙虎招兵啦!現在需要六十個青壯。只要選上就包吃包住包裝備,還每月給糧食一斗!要來的就趕緊報名啊!”

    趙虎知道現在不是招兵的時候,也不想在這城下町招人。畢竟城下町的人公認有些奸猾的。可沒法,現在快要秋收了,農村的人力都在農田內忙活呢,要是敢去農村招兵,不說被當地的土豪打出來,就是凌武城也會對趙虎不滿了。所以沒法,只好招募城下町的那些閑漢了。

    還別說。趙虎這樣一吆喝,一下子就圍上了一大群的人,對于趙虎會說假話倒沒人相信,畢竟趙虎他這些日子也在城下町廝混慣了,很多人就算不認識他,也見過這家伙和凌家的武士在酒館喝酒。

    而且現在趙虎穿著凌家的武士服,身邊還有凌家的戰兵維持秩序,同樣后面還有數車大米和數車武器裝備,還有一大堆的靠旗,怎么看都不像是騙人的樣子。

    “這位大人,您招募的是凌家的戰兵嗎?”一個流浪武士裝扮的漢子出聲問道。

    看到大家都眼巴巴的看著自己,趙虎自然知道他們怎么想的,流浪武士要是沒有特別出色的技能,沒有關系的話,別想成為一個領主的武士。

    這很正常,野武士投奔領主,必須有關系,不然誰信你一個來歷不明的家伙?像趙虎這樣直接提拔的又不同,雖然他是從農兵一躍成為武士的,但趙虎這具身體是大豐村的農兵,凌家的老巢出身的本土人,都不需要檢查忠誠度的問題,功勛達到了直接就能提拔。這點狀況是任何領主家都如此的,不照顧自己人難道還照顧外人?一個忠誠度問題就讓領主們必須提拔自己人。

    所以很多野武士想要重新恢復武士身份,只有選擇成為戰兵,然后再立功成為武士。只是這戰兵也不是那么好當的。

    自家手下大把土生土長的農兵,從里面挑選一批戰兵自然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這樣的戰兵又忠心又聽話,還是自己人,有這樣的好處,干嘛去選擇外人啊?

    所以野武士想當領主的戰兵都很麻煩,更不要說有些野武士還自認為自己很牛,矜持著等著直接成為武士,根本不想從戰兵爬起來呢。

    當然,這年月也很多人被肚子的問題折磨得欲仙欲死,因此一聽趙虎居然招收戰兵,自然各個雙眼放光了。

    別小瞧戰兵,因為這是領著固定工資的家族人,同時也是成為武士的第一道門檻,不是什么人都能得到的!

    對于餓肚子的人來說,能夠成為戰兵都已經是天下掉餡餅,祖上有靈的大好事了。

    “不是凌家直屬的戰兵,而是我大豐村趙虎直屬的戰兵,也就是我趙家的神龍戰兵!”趙虎笑著指了一下身后那堆物資插著的神龍靠旗。

    “敢問大人在凌家何等級?”那名野武士眼神縮了一下,再次發聲問道,其他人全都豎著耳朵聆聽,顯然把那浪人武士當做代言人了。

    只是看這些人那炙熱的眼神,顯然他們已經意動得很,這個世界,武士就是潮流,所以關于武士的一切,就是鄉下老農都清楚,眼前這個凌家的武士,不管是啥身份,但既然擁有自己的家徽,那就等于半獨立的家族了。

    因為趙虎這貨還靠著凌家,那么只要不脫離凌家的情況下,他就不需要任何人允許,就可以攻擊不是凌家所屬以及盟友的任何人。

    打下來的地方自然也是他自己私有的,不用給凌家繳納任何稅賦。就是出兵給凌家作戰,也只需要領著凌家冊封的知行所需的兵力就行。當然,你帶多點兵去也沒問題,反正凌家是按照你的知行來劃分任務,也按照這任務的情況來獎勵的。

    同樣,你這半獨立撈到好處這么多和凌家居然還沒有啥關系,那么當有更強大的敵人來攻打你把你滅掉,也就不要怪凌家同樣不做理會。

    而且一旦你的敵人攻入凌家冊封給你的領地上,那個時候凌家說不定還會落井下石,直接把你知行給剝奪,一邊讓敵人沒法繼續攻擊,一邊讓你這貨當個無土武士,乖乖在凌家等死吧。

    所以別看豎旗的武士很牛逼,想打誰就打誰,打下來的土地還不需要上貢主家,但沒幾個會如此做的。

    一般都是上貢一部分收入,主要是金錢糧食這樣的物資給主家,以便有敵人攻打的時候可以從主家討要援兵。

    當然,你要是和趙虎這么牛逼的話,那就不需要說了,多吃多占,最后反過來滅掉主家也不是不可能的。

    趙虎知道這個流浪武士詢問的含義,就是自己的知行有多少,因為這樣的流浪武士準備當戰兵,目的就是為了當武士,要是主家的土地不夠,那就分不了手下的領地,這樣就沒有前途,也就沒人愿意干戰兵了,起碼這樣的流浪武士是不愿意的。

    所以趙虎直接笑道:“我的領地從天蘭鄉臨河村的東邊河岸開始,一直到毗鄰東海郡邊界為止。”

    他都沒說自己的武士身份,因為這個所謂青銅徒士,是最低級的武士,根本沒資格招攬臣屬呢。雖然一旦豎旗就有招募家臣的資格,但誰讓趙虎還掛著一個最低級的武士身份,如何能夠給家臣任命武士等級呢?

    人群愣了一陣后立刻一片嘩然,要是在農村,趙虎說出這話還不會引發如此震動,可這是凌武城下町,是凌家勢力范圍內最大的一個城下町,這兒的人就算是閑漢,那也跟著商隊打過零工的,為了討生活,自然清楚凌家勢力范圍的情況。

    如果說其他地方大家還有些模糊,可是毗鄰東海郡的那塊地方,城下町這兒的商人可沒少去做生意。

    說來有些讓人驚愕,因為東海郡的家族洗劫那片土地的財物后,都是當場販賣掉,拿著金錢輕裝回家的,而收購這些劫掠物資的,大部分都是凌武城下町的商人。而跟著商隊打零工的人,自然也參與過這樣的活動。

    也因為這樣,他們就算沒有一個直接的了解,卻也明白臨河村東邊河岸到東海郡邊界的范圍有多么的廣,所以他們才齊刷刷的驚呼起來,因為這片土地最少都有千石的知行!

    在場的野武士,不論是自身就知道這狀況的,還是聽人家說才知道這狀況的,全都雙眼發亮起來。

    不怪他們眼睛發亮,他們還以為趙虎有著幾百石的知行,卻沒想到居然有上千石的知行,這都已經能夠稱為土豪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按照這個世界的習慣,只要有5石知行就可以被稱為真正的武士。同樣按照習慣,千石知行的一半拿來分封臣屬,起碼可以分封100個武士啊!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