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通關基地 >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古德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古德

    “獅人的尸體,就這么擺在大街上?”趙虎四處張望,不見有人來管,便向一旁的哈德斯詢問道。 ./p

    “一個死去的獸奴而已,明天會有負責清潔的信徒拖去荒郊喂狼的。”哈德斯的話,雖然殘酷,卻是事實,獸人的命運,從他一降生,便注定充滿苦難。/p

    趙虎搖搖頭,帶著哈德斯走向一處旅館,老家伙因為白撿了一注橫財,勉強同意住店休息。/p

    吃過晚飯,閑著無聊,趙虎見哈德斯沒精打采的昏昏欲睡,知道白天陽光對他影響甚大,便推開房門,讓他一人先睡,他想逛一下街,多接觸一下這個奇異的世界。/p

    趙虎走出旅店,正是夜燈初上的時分,這座城鎮雖小,晚上游玩的人類倒不少,不時見到高大的惡魔摟著較小的人族美女的細腰,招搖過市,一般的平民,羨慕的望著那個女孩的背影,顯然,能攀上一個惡魔作男朋友,是一件極為榮耀的事情。/p

    趙虎心中浮想聯翩,不知道身高動輒三米或五米的惡魔,如何跟普遍不足兩米的人族女孩做那床上的樂事,造物主真是奇妙,女性的包容力是無所不能的呀,即便是強悍的惡魔,也能讓它化成繞指柔!/p

    正在東張西望,當目光無意中掃過那具血泊中的獅人死尸時,擁有一雙敏銳夜眼的趙虎,清晰的看到,死尸微微顫抖了一下,心中頓時驚訝起來:“受那么重的傷,流了那么長時間的鮮血,難道他還活著嗎?”/p

    趙虎目注獅人的尸體,過了一會兒,又微微顫動了一下,看來,強悍的獅人的確還有一口殘氣,如果及時施以援手,有可能救活他。想到這兒,走了過去,黯淡的燈光下,血肉模糊的獅人出現在眼前。/p

    怎么辦,獅人命如游絲,拖動的話有可能造成更厲害的出血,小命徹底玩完!/p

    趙虎展翅飛起,在十多個少女的羨慕尖叫下,飛掠在街道上,搜尋著黑暗教會牧師的影子,不一會兒,見到一個披著牧師法袍的老者悠閑的倘佯在街上。/p

    趙虎疾飛而下,抓起老牧師的胳膊,騰空飛起,飛快的回到獅人的身旁,把嚇得哇哇大叫的老牧師拋在地下,冷冷的道:“請你使用恢復術,救治這個垂死的獅人!”/p

    “吾神所羅門在上!”老牧師從地下爬起來,拍打著法袍上的灰塵,憤怒的抗議道:“你這個無禮的墮落者,竟敢侮辱純潔的信仰者,我要到領主大人哪兒控告你!哼,一個卑賤的獸奴,休想得到黑暗教高貴的牧師救治!”/p

    “我數三下,不救的話,你就死在這兒吧!”趙虎森然說道,“一!”/p

    “我是惡魔族的牧師,不受墮落族的威脅!”老牧師被他的殺氣震懾,死撐著面子嚷道。黑暗教有九個支派,分別是深淵九大帝國的分支,在人界,墮落天使一族連塊領地都沒有,牧師們都視惡魔族為最純正的信仰源泉,根本不買墮落族的帳。/p

    “二!”趙虎的聲音,恍如開啟地獄之門,陰森,可怕,殺氣四溢!/p

    “我治還不行嗎?”老牧師悻悻的道,轉身走到獅人身旁,一搭鼻息,便下了結論:“抱歉,這家伙已經死了,恕我無能為力!”/p

    “三!”趙虎俊臉陰沉,揚起的右掌中烈火狂燃,那是吸自費立頓的炎魔火焰。/p

    “大恢復術!”老牧師像只受驚的兔子蹦了起來,二話不說,直接施展最耗治療魔力的大恢復術,向趙虎證明他盡了全力。隨著一段冗長的晦澀咒語念誦出來,牧師仰面朝天,攤開雙手,一黑色的治療魔氣從掌心涌入獅人的脊背。/p

    牧師,是黑暗教專門治療傷患疾病的職業,老者年紀雖老,體內冥想積攢的治療魔力極強,眨眼間,獅人血痕縱橫,露出白慘慘骨骼的脊背,一個個新鮮的小肉芽以肉眼可見的度竄升著,融合著,生長著,俄頃,傷患處填滿新生的血肉,覆蓋了一層嫩嫩的皮膚。/p

    “清醒術!”老牧師瞥了一眼臉色陰郁的趙虎,沒辦法,救人救到底吧,再施展出救治昏迷者的清醒術,一縷冰寒的氣息從指尖射入獅人的頭顱之上,極為冰寒的氣息,刺激著昏迷不醒的獅人,一聲微弱的呻吟,從他的嘴中傳出。/p

    “咦,真的還活著?”老牧師有點意外的叫道,喚醒了職業道德,精神一振,“興奮術!”一縷紅色的氣息,從指尖射入獅人的腦顱之內,那是專門振奮衰弱者的神經的,能讓他獲得對抗病魔的勇氣和信心。/p

    “謝謝尊貴的天使先生,謝謝好心的牧師先生,讓我重獲生命!”獅人虛弱的聲音響了起來,在興奮術的支撐下,緩緩的從地下爬起,屈膝跪了下去,獅毛叢生的頭顱感激的叩在堅硬的石板地面上。/p

    “天使先生,我看在魔神所羅門的面上,幫你救活了這個獸奴,請付十枚救治金幣!”老牧師擦了一把汗,按照行規,小心翼翼的提出了收費的要求,這么重的傷勢,這個價格應該是最低的了,沒敢多要。/p

    “一枚也沒有!”趙虎義正詞嚴的拒絕道,揮手示意獅人跟他離開,金獅人勉強爬起來,跌跌撞撞的跟在他的身后,向距離不遠的旅店走去,不時回頭以歉意的目光向膛然色變的老牧師鞠躬致歉。/p

    “你比惡魔還蠻橫,簡直丟盡墮落族的尊貴臉面了!”老牧師不敢說出來,惡狠狠的在肚中大聲詆毀著那個不講理的墮落天使。/p

    沉睡中的哈德斯被他倆走進室內的腳步聲驚醒,見趙虎把重傷的獅人帶回來了,大為驚訝,問明了原因,怒氣沖沖的跳起來,一把抓住趙虎,拖出門外,嚷道:“你瘋了,獸人的飯量出了名的大,我可養不起他,趕緊讓他連夜溜走吧!”/p

    趙虎已經摸透老家伙的脾氣,笑道:“咱們搶奪冰封領地,沒幾個手下怎么成呢?就當養了個獸兵,幾碗閑飯,換來無限的忠誠,拼死命出力打仗,咋算咋合算!”/p

    哈德斯的眼珠骨碌骨碌的轉動著,顯然在考慮著利弊,半響,撫摸著下巴道:“俗話說:一個獸人是條龍,百個獸人不如蟲!指的是單打獨斗,狂化后的獸人敢跟巨龍挑戰。群體作戰,癲狂的獸人出手不分敵我,還不如一條蟲子呢!就怕養了好幾天,一場狂化戰斗成了白癡,或者戰死,那就虧大了!”/p

    趙虎丟下一句話便回屋盤膝坐下:“我無所謂,就怕爭奪冰封領地,手無縛雞之力的哈德斯大師,沒人保護,到時候受到傷害,可別怪我事先沒打招呼!”/p

    這句話擊中哈德斯的軟肋,堂堂的皇級煉金大師,被封印后,連個普通人都不如,苦笑著搖搖頭,心中默許了收納獅人的做法,權當養了個奴隸打手吧!走回寢室,沒好氣的喝令獅人睡在地下。/p

    獅人遭人輕視慣了,默默的席地趴在地面上。/p

    忽然,趙虎拋下一床薄薄的被褥,道:“鋪在身下,小心著涼。”/p

    獅人的熱淚,頓時涌滿眼眶,撲簌簌的滴落地板上,他在面臨酷刑時,一滴眼淚也沒掉下,此刻卻抑制不住感激萬分的情緒,掉下淚來。/p

    趙虎盤膝床榻,深吸輕呼,圣火煉血心法高運轉,丹田中,一輪小型太陽般的圣火中,烈焰飛竄,精純的太陽之火,煉化著白天吸入的炎魔斗氣,把多余的雜質煉去,只留下最精純的斗氣,融入太陽之火中,五百年的炎魔斗氣,煉到最后,只剩下一百年左右最精純的斗氣了。煉化雜質,去蕪存菁,防止的便是吸入的斗氣,與本體斗氣產生沖突。/p

    天還沒亮,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了進來,沒等趙虎和哈德斯起身開門,蓬的一聲,房門被人蠻橫的踢開,獅人的奴隸主,那個人族的貴族帶著大群打手闖了進來,叉腰怒喝:“我聽說古德又活了,他媽的還不乖乖的跪在本老爺面前,還愣著干什么?”/p

    趙虎困惑的道:“哈德斯,我們是來自深淵的魔族,他們是魔神的信徒,怎么顛倒過來了,貌似騎在咱們的頭上了?”/p

    哈德斯苦笑道:“墮落族和巫妖族在人界的影響力微乎其微,這幫貴族老爺,只認惡魔族為正宗,根本不甩咱。除非達到魔王的級別,才能引起他們的一絲尊敬!”/p

    趙虎明白了,魔族以領主分治信徒,墮落帝國和巫妖帝國在人界從無領主,被欺善怕惡的貴族們直接無視。/p

    獅人古德目閃怒火,倔強的站在地下,一動不動。/p

    貴族狂怒的道:“來人呀,給我捉住他,我非活活的抽死該死的獸奴不可!”打手們吶喊一聲,一擁而上,撲向獅人古德。獅人怕給趙虎惹下麻煩,根本不敢還手,登時被打手們團團圍住,拳打腳踢著。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