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通關基地 >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征戰帝國(54)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征戰帝國(54)

    不等這老頭進入大都督府大門,另外一隊騎兵也護送了一輛馬車回來,同樣是一個老頭子下了馬車。

    這兩個老頭見面只是點了個頭,就臉色凝重的在侍從引導下進入了大都督府。

    隨著時間的推移,外出的騎兵也全部回來,每一對都護送著一輛馬車,每輛馬車上都是一個或是兩個老頭。

    熟悉的人看到這些老頭,都會明白,這些老頭都是趙虎勢力范圍內,知識最淵博,名望最深厚的大賢者。

    “見過大都督。”

    數個老頭很是隨意的向趙虎行禮。

    不過別看他們不拘禮節,其實這些老者對趙虎是非常滿意的。

    因為趙虎對賢者可是非常尊敬和禮遇,甚至還專門下了命令,把對賢者的待遇以本土法律形式固定下來,就是在帝國統一時代也沒有如此優越的待遇,所以趙虎勢力范圍內的賢者,對趙虎的統治都是非常認同。

    也沒多客套,趙虎讓他們坐下后直接開口問道:“這次請諸位賢者來,是想借助你們那淵博的知識,理解一下天譴的情況。”

    天變后,趙虎還只當成是狂風暴雨這樣的普通災害,只是派出人手巡視各地,并命令各地組織人手度過災難。

    可命令才下還沒多久,就有數個賢者跑來警告,這是巨大災難“天譴”即將形成的前兆。

    對天譴一無所知的趙虎看到賢者說得這么恐怖,不由召集起這些大賢一探究竟。

    幾個老者互相看了一下,托舉出一個最為年老的賢者說道:“大都督,天譴這樣巨大的災難最早出現在一千五百多年前的冬季,第二次是出現在七百八十多年前的夏季,如果這次春季出現的確實是天譴,那就能確定天譴出現的日子是無法計算的了。”

    老頭也知道前面的哪句話等于廢話,忙接著介紹道:“這天譴的起源地是在世界的盡頭,一開始是遮天蓋地的黑云,從海那邊滾滾而來籠罩整個世界,接著就是狂風暴雨冰雹席卷各地,同時全天下任何一處地區都會隨時出現龍卷風。

    “隨時出現龍卷風?”

    趙虎有點發愣,雖然不知道龍卷風是怎么形成的,但也沒有可能向下雨一樣的那么頻繁吧?

    “是的,根本就是毫無征兆,毫無規律的隨時隨地出現,就是山溝里都有龍卷風,當然,這是以前兩次天譴出現的狀況,不敢保證這次也是如此。”老者點頭說道。

    “嗯,聽您的意思,這天譴出現的時候,全天下承受的災難都是相同的?”趙虎不由得問道。

    “是的,開頭一段時間承受的災難都是一樣的,都是狂風暴雨和龍卷風,不過偏冷的地方,暴雨會變成暴雪。”

    “這天譴會持續多久?會帶來什么樣的后果?”

    幾個賢者聞言臉色都是一變,那個老賢者嘆口氣說道:“狂風暴雨和龍卷風會持續七天時間。”

    趙虎不由松口氣,七天的災難應該能夠承受的。

    可賢者后面的話讓聽到的人全都臉色大變。

    “后面則是連續三個月的連續陰雨,各地的山洪和水患將層出不窮,可這些都不算什么,只要想想三個月都是雨天,世人根本無法用干柴取暖,那時將疾病滋生,而且……”

    老頭才說道這,邊上伺候的周文已經驚呼起來:“連續三個月的陰雨天氣,那豈不是說今年的農作物將絕產!”

    賢者點點頭嘆道:“是的,這樣持續三個月的天氣能讓今年的糧食絕產,而且不是一處地方如此,而是全天下都是如此。”

    “同時因為缺糧以及疾病的肆虐,無可壓制的動亂將會在各地爆發,據記載,前兩次的天譴爆發,全天下的生命都會消減三分之一,也因為如此,這樣波及全天下的巨大災難才會被稱為“天譴”。”

    趙虎只覺得一股寒意從脊梁骨冒了起來,全天下的生命死絕三分一?也就是說每三個人死一個!

    就是一場數百萬人的死戰或者滅國戰爭,死的人也沒有這么多啊!

    不過趙虎也沒有懷疑賢者夸大其詞。

    很簡單的道理,三個月的陰雨天氣,特別是在春耕時節,可以說今年就不用考慮種糧了。

    接著是如此長的陰雨天,就算有存糧,如此漫長的時間,也沒有那么多的干柴能用來生火做飯或者取暖。

    而且連續的雨天,疾病的爆發將會增加,醫治的難度也同樣會增加。

    在這些困苦的打擊下,有的人會認命等死,但絕大部分的人都不會放棄掙扎,于是動亂絕對會發生的。

    在這種無論怎么都是死的情況下,這樣的動亂很難壓制下去的。

    特別是當全天下都是如此的災難,而不僅僅是一地兩地如此,到了那時,死個三分之一的生命都算是少了的。

    想到這些,趙虎突然起身命令道:“命令第一師團冒雨發動攻擊,必須在最短時間內攻破海平省,收繳全省所有軍閥和他們支持者的糧食。”

    賢者當然清楚趙虎為什么下達這個命令,海平省是糧食大省,當地的軍閥和豪族庫存最多的就是糧食,搶了這批糧食,趙虎地界的民眾足以度過這次災難。

    雖然這會造成很多的慘案,不過不是沒搶民眾的糧食嗎?倒霉的是那些豪族而已,因此賢者們紛紛表示認可。

    不怪賢者們如此現實,他們雖然悲天伶人,但他們也是趙虎地界的大賢者,要伶人也是先伶本地的民眾,然后才是其它地方的人。

    “諸位賢者,我這就召集各部門的主管官員,讓我們討論一下如何度過這個災難吧。”

    向賢者們解釋后,趙虎就派人召集主管官員前來商討,賢者們則是各自滿意的點頭不已,趙虎實在是太給他們面子了,心中對趙虎更是滿意。

    接到港口傳來的消息,周文雖然高興,如此一來就能輕松的解決海廣海武兩省,但對那四個不識相的艦隊長,周文的觀感就不那么好了。

    沒見到我家主上為了即將持續三個多月的陰雨天氣忙碌著嗎?居然在這樣重要的時刻還敢要求自家主上去受降!真是不知所謂啊!

    按照周文的想法,自己應該把他們直接扣留起來好好教訓一番才是,不過考慮到接受帝國艦隊還要這四人出面,也就傳令好吃好住的招待他們,等自家主上空閑了再來招降他們吧。

    港口正打理自己著裝的江宇等四人,按他們的想法,自己提出的要求應該很容易得到滿足。

    趙虎這家伙要是聽到自己四人愿意向他投降,那還不連忙屁顛屁顛的跑過來?

    可萬沒想到,居然得到大都督正在處理救災防災的問題,沒空過來,讓他們先聽從第三艦隊的安排。

    這事一出,江宇等人先是滿臉通紅,接著是嘆口氣的表示愿意先安頓下來。

    沒辦法,誰讓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再說了,大災來臨,不先想著救災防災,還先跑來受降?

    如果自己還能控制部隊,當然要先安置自己,可自己現在可是光桿司令,一個小兵就能解決自己,哪里用得著在意?

    哎,就希望趙虎看在自己還是帝國將軍的份上,能多給幾分面子了。

    天色昏暗的幾乎看不出白天黑夜,不過陽光雖然被陰云遮擋,但還是能讓人感覺到一股昏黃的光芒。

    就這樣忙碌了一晚的官員們,冒著風雨,在這樣昏暗的視線中撲向了各地,前去執行商討了一晚的救災防災工作,而趙虎也終于有時間享受一下早餐。

    吃著早餐的趙虎得知四大艦隊長官投降,興趣立刻就來了,馬上讓人備車,準備親自受降。

    幫忙打點行裝的周文很是不滿的說道:“主上,他們都是被我們俘虜了,要見他們也不用這個時候吧?您可是一晚上沒睡了。”

    “一晚沒睡沒關系,他們可是很重要的,有了他們,我們可以很輕松的拿下海武海廣兩省,有了這兩個富裕省份做根基,度過這次天災就更加容易了。”趙虎一臉輕松的笑道。

    周文想了想,覺得也是,海廣海武兩省可是非常有錢的,物資也很豐盛,有這兩個黃金行省,在加上盛產糧食的海平省,支援現在兩個省份的趙虎地界,還真是件輕松的事呢。

    而有了五個行省的地盤,又能安穩度過災難的趙虎軍,在災難過后,整個帝國豈不是沒誰能夠抗衡了?

    到時候自家主上豈不是可以橫掃天下?嘻嘻,實在是太美妙了。

    趙虎不知道周文在竊笑什么,隨手抓起一把佩刀就出了門。

    門外早就等候多時的騎兵,立刻擁著趙虎上了馬車,一行人轟隆隆的奔向港口碼頭。

    港口碼頭,密密麻麻的戰船幾乎把所有的泊位都給占了,而同樣多的商船只好委屈的擠在一起。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