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近身狂兵 > 第五百七十四章 被囚禁的男人

第五百七十四章 被囚禁的男人

    毒師米亞克的身體表面肌膚以極快的速度在變化著,有正常白變為蒼白,由蒼白變為青色,由青色變為紫色,最后變成了紫黑色,看上去駭人至極。

    可是,毒師米亞克就跟個沒事人一般,全然不在意這些東西,他身體傳來的陣陣劇痛卻令得他更為的瘋狂和執拗。

    “砰……”

    只見,毒師米亞克猛地站起身來,四肢揮動,那些連接在他身上的各種檢測線之類的東西全部被他所震斷,發出清脆的聲響來。

    “這……”

    見到這一幕,周圍的教授專家們皆是大吃了一驚。

    “不用管他……”

    見狀,外科邪醫·杰弗瑞目光注視著毒師米亞克那搖搖晃晃的背影,淡漠的聲音則是從他的嘴里傳出。

    “呵呵……區區小毒也想難住我毒師米亞克,實在是太可笑了!”

    在外科邪醫·杰弗瑞等人目光的注視下,毒師米亞克搖搖晃晃地走到試驗臺前,沙啞而又不屑的聲音則是從他的嘴里傳出。

    “看老子如何來解了你這區區小毒……”

    看著實驗臺上擺放的各種儀器和藥劑,冷冽的聲音則是從毒師米亞克的嘴里傳出。

    隨著他話語落下,他那搖搖晃晃,仿若隨時都要倒下的身軀在此刻卻是動了起來,一種種藥劑在他的動作之下進行各種復雜的組合,動作之快,讓人眼花繚亂可卻又充滿了無盡的美感。

    在毒師米亞克的動作之下,一種種藥劑在此刻進行詭異的融合著,散發著熱騰騰的氣息,就像是從地獄里剛剛端出來的孟婆湯一般,充滿著陰森而又詭異的氣息,讓人不寒而栗。

    “噗嗤……”

    突然間,毒師米亞克的身體陡然間一顫,大量的烏黑色血液從他的嘴里噴灑而出,使得他整個人的氣息在此刻萎靡到了極點,看上去就像是不行了。

    “米亞克!”

    見狀,杰弗瑞連忙走到毒師米亞克的跟前,將他的身子給扶住。

    毒師米亞克沒有任何的回答,依舊進行著手上的動作,將藥劑進行著深度的融合。

    “噗嗤……”

    下一瞬間,再次有著烏黑色的血液從毒師米亞克的嘴里噴灑而出,他中毒已深,真的快不行了,大量的生機在他體內流逝著。

    不過,毒師米亞克卻依舊堅持著。

    “成了!”

    片刻后,帶著驚喜的聲音從毒師米亞克的嘴里傳出。

    “噗嗤……”

    可是,他的話語才剛剛落音,嘴里便再度有著鮮紅的血液噴灑而出,他整個人在此刻直接昏死了過去。

    “米亞克,你這個混蛋,給我醒醒……”

    任由外科邪醫·杰弗瑞如何的呼喊也都無濟于事,毒師米亞克依舊沒有蘇醒的跡象。

    “媽的,只有試試這個了……”

    (本章未完,請翻頁)見狀,外科邪醫·杰弗瑞咬牙之下將毒師米亞克配置好的藥液喂進了他的嘴里。

    “咳咳……”

    片刻之后,在杰弗瑞等人驚愕的目光之中,毒師米亞克嘴里發出一兩聲咳嗽,整個人從昏迷之中蘇醒了過來。

    此刻此刻,毒師米亞克的肌膚再度變成了正常的膚色,不再如之前那般紫黑,看上去猙獰而又恐怖。

    這神奇的一幕讓周圍眾多的專家教授臉上皆是露出難以置信和濃濃的震撼之色來。

    緊接著,他快速地對毒師米亞克的身體進行各方面的測試,當他們看到測試的結果時,看向毒師米亞克的目光就像是看到了世界上最為珍稀的動物,一臉的驚奇與敬佩。

    因為,毒師米亞克體內的毒全部被解了,現在的他就是一個正常人!

    在毒師米亞克以身試毒,以毒攻毒,百毒化頑毒的這種詭異的方法之下,藍鋒所中的毒則是被逐漸地進行了分解而后又進行了組合,使得它的毒性得到了改變,發生了變化,形成了一種新的毒液。

    而毒師米亞克則是根據這些毒液的變化,毒性變化的規律重新制作出了這種融合后的新毒液的解藥了,從而達到了解毒的目的。

    “媽的,我就說這區區小毒難不倒老子,現在相信了吧?”

    毒師米亞克站起身來,錘了外科邪醫·杰弗瑞一拳,得意的聲音則是從他的嘴里傳出。

    “呵呵,我一直都相信。”

    聞言,外科邪醫·杰弗瑞伸出手臂拍了拍毒師米亞克的肩膀,帶著淺笑的聲音則是從他的嘴里傳出。

    “將這個消息告訴戴安娜,弒天那些家伙吧。”

    “解藥已經研制出來……接下來就只有血液這個問題了。”

    重癥病房里,藍鋒安靜的躺在病床上,他面色蒼白,沒有絲毫血色,雙目緊閉,奄奄一息,依舊處于昏迷之中,沒有轉醒的跡象。

    月光之神黛安娜,狙手弒天,天眼等人安靜地站在病床前,看著那雙眼緊閉的藍鋒,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臉龐上露出濃濃的擔憂。

    雖然他們已經得到了毒師米亞克已經研制出毒藥的解藥,但是關于血液方面卻沒有絲毫的進展,藍鋒的血型實在是太過稀少,甚至可以說是舉世罕見,要想找到與他相匹配的血型,無異于大海撈針。

    而且,毒師米亞克所研制出的解藥到底有沒有用目前也還不知道,唯有給藍鋒試過方才知曉。

    “米亞克他們還沒有來么?”

    黛安娜低頭看了看時間,淡淡的聲音從她的嘴里傳出。

    如今已經過去了近乎大半天的時間,也就意味著僅剩給他們還有藍鋒的時間都不多了。

    “應該快到了。”

    天眼看了看手表沉聲道。

    “沙沙沙……”

    天眼的話語才剛剛落下,便

    (本章未完,請翻頁)有著“沙沙”的腳步之聲傳來,卻是毒師米亞克和外科邪醫·杰弗瑞趕了過來。

    “大人現在情況怎么樣?”

    帶著關切的聲音從毒師米亞克和外科邪醫·杰弗瑞的嘴里傳出。

    “之前醒過一次,可是又昏迷了過去。”

    月光之神黛安娜沉聲開口道:“解藥研制得怎么樣了?”

    “當然是研制成功了。”毒師米亞克從兜里掏出兩個玉瓶來,似是想到了什么,他的眉頭不由得皺在了一起:“我采用的是以毒攻毒,之后再解毒的方法……可是,目前大人的身體狀態再加上他體內之毒已經徹底跟他的血液融合在一起,毒性的濃度在他體內極高,即便是有了解藥也難以徹底解毒,唯有先將他體內的血液換掉之后,使得毒性變得稀釋,再利我的方法清除他體內殘余的毒素才能夠徹底救得了大人……”

    聽得毒師米亞克的話,黛安娜等人皆是不由得陷入了沉默,他們沒有想到這劇毒竟然如此的麻煩,即便是有了解藥也難以將之化解,唯有換血之后再解毒才行。

    “要不先試試?”

    沉吟了片刻,黛安娜猶豫了一下開口道。

    “以毒攻毒,再解毒的風險很大,其中對身體造成的破壞極為嚴重,以目前大人的狀態,如果我們貿然解毒,恐怕會使事情變得更糟糕。”

    毒師米亞克和外科邪醫·杰弗瑞相視一眼,沉吟了許久緩緩開口。

    聽得毒師米亞克的話語,月光之神黛安娜不由得陷入了沉默,片刻之后她輕輕地點了點頭,淡淡的聲音從她的嘴里傳出:“既然如此,那咱們就先等等吧,如果最后實在找不到血源,也只有冒險一試了。

    聞言,毒師米亞克,狙手弒天等人相視一眼,最后輕輕地點了點頭“:希望,一切能夠順利吧。”

    國安部,某禁閉房里,一名男子不斷地撞擊著那緊閉的大門,憤怒的咆哮聲則是從他的嘴里傳出:“該死的,放我出去。”

    這名男子身形高大,面如刀削,雙眼之中燃燒著憤怒之火,穿著一套國安內部特制的迷彩服,不斷地撞擊著那鋼鐵打造的大門,使得清脆的撞擊聲不斷地回蕩著偌大而又空曠的禁閉房之中。

    從這名男子的外形和穿著打扮上來看,他不像是壞人,反而更像是國安內部的人員,而且從他迷彩服裝上的肩章上來看,似乎地位還不低。

    他不是別人,正是國安特別行動的組長,藍鋒帶過的兵,也是他可以生死相依的兄弟-孫杰。

    (ps:我是銘嫂,小明還在醫院,明天他媽媽手術了,今晚上小明就在醫院陪著安撫情緒,這一章是他用手機寫好傳給我來上傳更新的,小明最近真的很辛苦,每天只睡幾個小時,操心著操心那的,我看著很心疼,太累了事情又多他碼字也沒狀態,請大家不要怪他。謝謝大家了。)

    (本章完)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