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白首太玄經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曼陀島上聆幽草

第一百三十九章 曼陀島上聆幽草

    等阿朱、阿碧兩姐妹說完去曼陀山莊的路徑,趙玄便帶著她們及段譽再次登上小船。@,上了小船后,才打了個響指吩咐道:“今日之事爾等需全部忘記,只需記得你們打不過崔百泉、過彥之,要帶著我和段譽去曼陀山莊避難。然后在半路睡著,明天早上方能醒來……好了,睡下吧。”

    “是!”阿朱、阿碧齊齊答應一聲,身子一歪,就雙雙躺在船中睡下。

    等明早一醒,她們不會有之前的任何記憶。只會把趙玄說的話,當做自己的記憶。

    修改記憶,似乎聽起來很玄妙,但其實簡單的很。要知道人的大腦十分的神奇,如果人受了過度的驚嚇,人的潛意識會自動“護主”,讓人可以忘掉那一段記憶。而若是人認為某件事是對的,即使沒有證據,也會自動幻想出某種“證據”,簡單來說就是腦補。

    趙玄并沒有給人灌輸記憶的能力,但他只需要利用人腦補的功能,給人一個引子,或者說暗示。那之后就無需他再管,阿朱、阿碧兩人就會腦補出一段不真實的記憶,來充當真實的記憶。

    或許這就是自我欺騙?

    夜色下,段譽看著再次昏迷不醒的阿朱阿碧兩人,終于忍不住對趙玄問出了心中疑惑:“趙……道長,你對兩位姐姐到底做了什么?”

    姐姐?

    趙玄笑了笑,道:“這你無需要管,但你最好不要把真相告訴她們。若不然。以她們的衷心程度。恐怕會自責無比。從而做出某些不好的事來。若是她們記起來還好,但若是記憶混亂,變得又瘋又傻,想來你也不愿意見到吧?”

    段譽呆了呆,木然道:“不……不想。”

    “不想就好,我們走吧。”趙玄說完將船槳遞給段譽,示意他按著阿朱兩人指引的方向去劃,自己則元神內照。瀏覽起了玄珠空間內的武林秘籍。

    段譽怔怔的看了他半晌,默然不語的劃起了小船。

    月光遍灑,湖中水波蕩漾,小船兒悠悠前行。

    ……

    第二天,晨光熹微,阿朱和阿碧從昏睡中醒來,迷茫的看了一眼四周,遠遠看見一處小島,島上垂柳成排,花樹映水而紅。燦若云霞。阿朱不禁“啊”的一聲低呼,說道:“怎么到了王太太家的曼陀山莊?”

    阿碧晃了晃腦袋。迷茫道:“不是我們打不過那兩位大爺,逃跑出來避難,慌不擇路才到了這里?”

    “好像是吧……”阿朱遲疑的望著趙玄與段譽,猶豫道:“兩位公子,王家太太脾氣古怪的很,從來不許陌生男人上門。我們之前一不小心睡著了,忘了跟兩位公子說。現在……不如我們離開吧?”

    段譽呆呆的看著姐妹倆,沒想到兩人真的按照趙玄昨夜所說的想,沒有半分懷疑。

    趙玄意識卻已從玄珠空間出來,笑道:“阿朱姑娘不必擔心,那王家太太脾氣再古怪,怕也傷不得貧道。”

    阿朱還在遲疑,身旁阿碧卻暗中捅了捅她,扭扭捏捏的小聲道:“阿朱姐姐……我……我要解手,不如就上岸方便一下,方便完了,立刻就回到船上走人……”

    阿碧不說還好,如此這么一說,阿朱也感覺小腹鼓脹。想自從昨夜兩人還從未方便過,如今大清早,按習慣也確實要方便一下。可這種事讓她怎么說?含羞帶臊的看了坐在船頭的趙玄、段譽二人一眼,面色微紅道:“既然道長跟公子不怕,那奴婢就帶你們上去轉轉……”

    段譽:“……”

    自己有說不怕嗎?不過他剛剛也聽到阿碧的低語,知道其中緣故,因而并不點破,笑吟吟道:“如此就謝謝兩位姐姐了。說來也有些難以啟齒,在下一夜未方便,想要解手,還勞煩兩位姐姐冒險帶我上去。”

    阿朱阿碧哪還不知道之前的私語被對方聽去了,因為不想她們姐妹難堪,才會有如此一說。當下兩人滿臉通紅,低低的應了一聲,從段譽手中搶過船槳,劃著小船向岸邊靠去。

    及到近處,轉過一排垂柳,放眼望去,但見滿島都是紅白繽紛的茶花。四人上得岸邊,阿朱便道:“趙道長、段公子,我們進去一會兒,立刻就出來,別在這里惹上麻煩。”攜著阿碧的手,正欲向里面走去,忽聽得花林中腳步細碎,走出一個青衣小丫鬟來。

    那小丫鬟手中拿著一束花草,望見了阿朱、阿碧,快步奔近,臉上滿是歡喜之色,說道:“阿朱、阿碧,你們好大膽子,又偷到這兒來啦。夫人說過:‘若兩個小丫頭再來,定要在她們的臉上都用刀劃個十字,破了她們如花似玉的容貌。’”

    阿朱卻笑問道:“幽草阿姐,舅太太不在家么?”

    那小丫鬟幽草并不答話,先向段譽、趙玄瞧了兩眼,才轉頭向阿朱、阿碧笑道:“夫人還說:‘兩個小蹄子還帶了陌生男人上曼陀山莊來,快把那人的兩條腿都給砍了!’”她話沒說完,已抿著嘴笑了起來。

    阿碧卻嚇得拍拍心口,提心吊膽道:“幽草阿姊,不要嚇唬我,你說的到底是真是假?”

    阿朱在一旁笑道:“阿碧,你可不要被她嚇住。舅太太倘若在家,這丫頭膽敢這樣嘻皮笑臉么?”轉頭向幽草問道:“幽草妹子,舅太太到哪兒去啦?”

    幽草見謊言被拆穿,也不生氣,咯咯笑道:“呸!你幾歲?也配做我阿姊?你這小精靈,居然猜到夫人不在家。”說完卻輕輕嘆了口氣,道:“阿朱、阿碧兩位妹子,你們好容易來到這里,我真想留你們住一兩天。可是……”說著無奈搖了搖頭。

    阿碧說道:“我們何嘗不是想多同你做一會兒伴?幽草阿姊,幾時你到我們莊上來,我們三日三夜不睡的陪你,可好?”說著在幽草耳邊輕聲說了幾句。

    幽草嗤的一笑,向段譽、趙玄望了一眼。阿碧登時滿臉通紅。幽草一手拉著阿朱,一手拉著阿碧,笑道:“進去再說罷。”阿碧匆忙轉頭道:“趙道長、段公子,請你在這兒等一會兒,我們去去就來。”

    趙玄、段譽都知她們要進去解手,齊聲道:“好!”目送三個丫環手拉著手,親親熱熱的走入了花林。

    三人走后,段譽轉身面向趙玄,道:“趙道長,我們也四處看看?瞧瞧這里的曼陀羅花有何異種?”

    趙玄搖搖頭道:“你自己去吧,貧道還有其他事。”頓了頓道:“一會兒你們離開時不用等我,自行離去便可。”

    段譽正欲詢問為何,熟料趙玄腳步一動,瞬間消失在原處。任憑他張頭四顧,卻再也看不到趙玄的身影。最后他只得無奈的搖搖頭,在一株大樹后解了手,由于一個人呆著無聊,便信步在島上觀賞起來。

    而此時趙玄則遠遠跟在阿朱三人身后,目的當然不是為了偷窺阿朱阿碧解手,而是要見一見那王語嫣。

    王語嫣可以說是這個世界數一數二的佳人,整個金庸作品集里面也是名列前茅的存在,但趙玄對她卻并不怎么感冒。

    先不說丫的最后被慕容復傷的徹底死心才跟了段譽這個備胎,就說之前為了慕容復那“復二代”各種付出、各種死纏爛打,這種不知道自尊自愛的女人,很難讓人對她產生半點好感。

    趙玄之所以要見她,為的不過是想入瑯嬛玉洞而已。

    跟在阿朱、阿碧、幽草三人身后,除了在阿朱、阿碧解手的時候回避了一下,趙玄的目光一直在三人身上,直到見了王語嫣。

    不得不說,王語嫣不愧是一個美人胚子。年緊十五六歲年紀,身穿藕色紗衫,臉朝著花樹,身形苗條,長發披向背心,被一根銀色絲帶輕輕挽住,飄飄飛舞,配合精致的面頰,當有幾分煙霞輕籠,非塵世中人的神仙氣質。

    趙玄一直隱在暗處,聽著四個少女間的對話,直到段譽迷路尋找至此,亦都沒有現身。

    看著段譽滿臉癡迷的望著王語嫣的背影說了幾句話,王語嫣卻理都沒理,只對阿朱、阿碧說:“我不見不相干的外人”,就徑直離去,幾個轉折,身形便在山茶花叢中冉冉隱沒。

    段譽依然癡癡的望著,阿碧微微一笑,道:“段公子,這位姑娘脾氣大,咱們快些走吧。”阿朱也輕笑道:“多虧段公子來解圍,否則王姑娘非要我們給我家公子傳信柬不可。對了,趙道長呢?”

    “啊?哦!”段譽恍地回過神來,心不在焉道:“趙道長讓我們不用等他,他還有事……”視線一直沒有離開王語嫣離去的方向。

    雖然沒有見到王語嫣的正臉,可他卻已經被對方的聲音及背影迷住。

    而恰在此時,王語嫣已經回到閨房,坐在窗前,雙手托腮,靜靜地想著什么。趙玄的身影便在窗外突兀的出現。

    “啊!”王語嫣的一聲輕呼還未出口,便被趙玄封住穴道,笑吟吟對她道:“王姑娘不必害怕,貧道此來并無惡意。若姑娘能夠配合,貧道辦完事情便即刻離去。”

    “你是誰!”王語嫣還是嬌喝道。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