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白首太玄經 > 第二百九十七章 離卻伏尸入洞穴

第二百九十七章 離卻伏尸入洞穴

    趙玄面對眾人投來的目光,聳聳肩,知道孫尚武所問的“哪家”是指這個世界的諸子百家,但他的道家這里沒有,怎么說?況且這法術也不是個好東西,故只對孫尚武搖頭道:“現在似乎并不是問這個的時候,你受了傷,還是處理一下身上傷勢要緊。”

    孫尚武卻一臉無所謂道:“放心,死不了,你快說說。”完全一副不諳世事的樣子。

    趙玄嘴角抽了抽,只能道:“非是貧道不說,而是此法甚邪,說了也不能外傳他人,尚武兄莫怪。”

    孫尚武臉一耷拉,似乎十分不高興,可緊接著又咧了咧嘴,嘟囔道:“算了算了,不說就不說吧,我就不應該問!”想起之前在家中他爺爺教導他千萬別動不動就問江湖人的武功路數,心中一陣郁悶。

    這時,孔修儒已包扎玩傷口,過來勸著孫尚武也把傷口包扎上,看著滿地尸體嘆道:“沒想到他們誤打誤撞竟也來到了這里。”

    他們都聽到了白斬風等人的對話,知道他們不是追蹤來的。

    燕丹塵此時所受傷勢頗重,胸前都被刀割了一個七八寸長的大口子,可卻依然精神不減,冷哼道:“今天算他們運氣好,要不是他們走的快,燕某定要殺他們個片甲不留!”

    雖然有吹噓的嫌疑,可配上他那一身傷,反倒更顯豪邁。

    金瑤慈這時也幫著張百忍把背上所受的一道刀傷包扎好,好奇的看著葉婉兒,驚嘆道:“沒想到葉姐姐竟然是小說家!”

    葉婉兒腦袋一低,有些不好意思:“沒什么的……”

    然而事情卻并非如此!

    小說家,在這個世上是個稀缺的物種,不然金瑤慈也不會如此驚嘆!

    據說小說家若能成圣,完全可憑借一書寫出一個完整的世界。只是小說家圣道甚難,在諸子百家時代,就一直不興旺,到了后來甚至幾經斷絕。現在世上雖有不少說書先生。但都不過是不得志的書生,并沒有得到小說家的傳承。

    葉婉兒既然能召出“書靈”,自然得到了小說家的傳承!

    書靈者,小說家筆下的人物。通常是一本書的主角。但是隨著小說家境界越高,一些重要配角也可以供小說家召喚。直至最后,連普通人都可以拉出來玩玩,一本書就是一個世界。

    由于小說家思維發散,思想靈活。常常筆下寫出一些怪異的、甚至此世中從沒出現過的攻擊法術,導致小說家筆下的人物一度發揮莫大功效。

    然而隨著小說家傳承斷絕,已經很久沒有人見到過強悍的書靈出世了。

    此世如今最廣為流傳的文道修煉有法家、墨家、儒家、陰陽家、名家、雜家、農家、縱橫家、兵家、醫家,其中有以陰陽家、農家最少,儒家、兵家最多。

    畢竟儒家有位文圣,兵家有位兼修的武神!

    小說家,還是在中古時期及近古早期最為常見。

    幾人正在交談,忽然葉鶴華用小手拉了拉葉婉兒的衣角,弱弱地道:“姐姐,我怕……”兩只眼頗有些畏懼的看著死在趙玄手下那十多具尸體。

    只見那十多具尸體渾身干枯、皮膚褶皺、眼窩深陷。雖然沒有鮮血橫流的場面來的刺激,可看的時間一久,尤其是在這篝火搖曳的夜色下,更容易讓人產生一種恐懼。

    寒風戚戚,枯葉飄零,嘩啦啦的聲響,更襯托的氣氛有些詭異。

    金瑤慈渾身打了個激靈,不禁小聲道:“要不……我們還是先離開這吧……”

    唰唰唰!

    眾人的目光都轉移到趙玄身上,就連孫尚武,在‘從眾心理’的影響下有不由得轉頭望過去。

    葉婉兒見此心中多多少少有些不可思議。在一開始的時候,她以為孔修儒才是眾人的中心,也就是拿主意的那個。尤其是得知孔修儒文圣閣的身份后,更認定了這個想法。雖然孫尚武武神殿的地位一點也不比文圣閣低。但以孫尚武的小孩性格,應該也不會習慣“發號施令”。可卻萬沒想到,不過是一件轉移地點的小事,眾人竟然都下意識的望向這個一直話很少的趙玄。

    雖然他的攻擊有些詭異,但他何德何能讓文圣閣出身的孔修儒都甘心聽命?

    她卻不知,她想的有些多了。

    趙玄抬頭看了天空。夜色陰沉,毫無星光,似乎將要變天,點點頭道:“也好,找個隱藏的山洞住下,也免得刮風下雨,或者白斬風他們再回來。”

    一行九人撲滅篝火,制了幾個簡易火把,很快上路。仗著趙玄元神視角的便利,不過走出八九里,他們就找到一個山洞。

    山洞并不算太深,洞口三五米,洞內寬度約二十余米,從洞口到最內部長度差不多十來米的樣子,正好供眾人休息,并且多有富裕。

    眾人撿柴生火,趙玄盤膝坐于火堆旁,示意眾人道:“你們身上都有傷,今晚就由貧道守夜吧。”

    張百忍在一旁忙道:“有弟子在,怎敢勞師父……”不等他把話說完,趙玄直接打斷道:“讓你去你就去,連為師的話都不聽了?”

    張百忍:“……”

    雖然有幾分威脅的意思,但心是好的不是。

    孔修儒也說道:“百忍兄還是聽洪先生的吧。不過,若是讓洪先生一人守夜,孔某心中過意不去,不如你我二人替換。”

    趙玄沒想到守個夜還有人搶,擺擺手道:“不用了,貧道一般很少睡覺。”

    孔修儒還待再說,孫尚武不耐煩的打斷道:“你說你們至于的么?干嘛這么客氣?大不了今天你守、明天我守,看你們這矯情的,一點都不爺們!”

    趙玄玩味的看著他:“如此就這么說定了,今夜貧道先守,明夜,就有勞尚武兄了。”

    孫尚武:“……”

    故意的吧?

    你們肯定是故意的吧?

    孫大俠心里感覺萬分悲憤。

    然而話已出口,讓他再反悔他可沒那臉,只得認栽,悶悶不樂的想找個角落睡覺。可沒等他走兩步,孔修儒又道:“畢竟男女大防,如今山洞只有一個,我看還是讓給葉姑娘他們住吧。”

    孫尚武腳下一頓。臉上悲憤之色更甚。

    好在這時,葉婉兒柔聲道:“事急從權,諸位公子都身上有傷,怎能再受寒風襲擾?若是孔公子實有顧忌,倒不如……倒不如我們……”試探性的望向李淑、金瑤慈。

    李淑面色不變。輕輕點頭,金瑤慈亦是如此,葉婉兒這才心下一松,繼續道:“……不如我們在外面。”

    孔修儒緊忙推辭:“姑娘們都是女子,我等七尺男兒,怎能讓你們夜宿荒野?”

    孫尚武終于忍無可忍,憤憤道:“你們到底有完沒完?外面是荒野,難道山洞里就是家?讀書人就是矯情!”

    就跟你不是讀書人一樣……孔修儒無語的望著他。

    張百忍這時道:“大家先不要吵,葉姑娘說得好,事急從權。況且我們這么多人,又并非是孤男寡女,就算共處一室,也無瓜田李下之嫌。不如這樣,我們找一布幔隔在中間,權當異室而處。”

    “就是就是,葉姐姐都說沒什么,孔公子再推來推去,恁地惹人難堪。”金瑤慈考慮到張百忍背后有傷,也開口說道。

    趙玄詫異的看了張百忍一眼。沒想到他今天竟如此“開明”,揮手扔出一大疊衣服:“布幔貧道這里沒有,如果你們也沒有的話,就拿衣服改改。湊活一下吧。”

    有多少人會隨身帶著布匹?

    然而還真有!

    幾乎與趙玄同時,葉婉兒拿出一卷綢緞,說著:“婉兒偏好女紅,所以……”待看到趙玄扔出來的一堆衣服,頓時話語一頓,頗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他。

    趙玄卻并不覺得尷尬。順手將衣服收起來:“既然葉姑娘有現成的,那倒省了貧道的衣服了。”

    一旁金瑤慈見葉婉兒依舊有幾分忐忑,忙上前接過綢緞,幫著將綢緞展開,并小聲道:“姐姐不用擔心,師父不是那么小氣的人。”

    葉婉兒聞言看了趙玄一眼,見他確實未有半分不豫之色,才心底微微一松。

    事情到了這里,接下來本就該各自去睡了。熟料當金瑤慈與葉婉兒拉好布幔后,葉鶴華忽然抓著葉婉兒的手:“姐姐,我要聽故事……”

    之前在琴劍山莊的時候,葉婉兒就經常在葉鶴華睡前給他講故事,如今早已養成了習慣。

    葉婉兒看著懵懂無知的弟弟,苦澀一笑道:“鶴華乖,姐姐明天再給你講好不好?”今天葉青山剛死,葉婉兒能保持現在這樣已是牽強,哪里還有什么心思講故事?

    可葉鶴華卻懵懵懂懂,沒人告訴他他父親死了,況且以他的年紀,知不知道死時什么意思還兩說,怎么可能體諒葉婉兒的難處?

    只見他拉著葉婉兒的手,撒嬌道:“姐姐,姐姐,你就說嘛……”葉婉兒一陣默然。

    在場所有人都知道葉婉兒的難處,有心想要幫忙,但卻無能為力。

    怎么幫?

    如果不知道葉婉兒是小說家還好,可偏偏葉婉兒就是小說家!

    那葉鶴華打小聽葉婉兒的故事長大,試想想,一個小說家的故事,他們能比得了?

    與其講出來丟人不說還被葉鶴華嫌棄,還不如想想其他辦法。

    這一次就連孔修儒都愛莫能助,如果讓他講儒家經義、詩詞歌賦或許還可以,但貌似他想說葉鶴華也不會想聽的樣子。

    至于小說嘛……沒有人敢班門弄斧。

    就在大家一籌莫展之際。

    熟料!

    趙玄忽在此時開口,對葉鶴華道:“如果你真想聽故事,貧道這里或還有一個,不知你愿不愿聽?”

    什么?

    眾人紛紛驚異。(未完待續。)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