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四十五章 曲高和寡

第四十五章 曲高和寡

    族人們三三兩兩往食堂走去。秦雪不再挑戰了,秦斗又失去了資格,秦樂星成了強弩之末,下午的看頭就只剩下秦朝了,秦朝會上場么?走在廊道中,不時有族人看向秦朝,也有的則是向秦樂刀、刀‘玉’鳳打招呼。

    “恭喜呀,樂刀!”

    “‘玉’鳳姐,你家嵬子可真是有福氣!”

    關系較好的道著賀,秦樂刀,刀‘玉’鳳也是笑呵呵的,眼里都是自豪,為了一個秦雨的彩頭,別人打死打活的,可自家兒子,整個武會拳頭都沒‘露’一下,卻娶了兩朵秦家寨最美的‘花’,什么是本事,這就是本事!什么是天才,這才是天才!

    “朝兒!”食堂飯桌上秦樂刀笑呵呵詢問著秦朝,“你喜歡秦雪姐姐些,還是秦凝姐姐些?”

    秦朝瞥了父親一眼:“一個禍國殃民,一個天怒人怨,你說呢?”

    秦樂刀一怔:“什么‘亂’七八糟的。”

    “就是長得太好看了以至于天怒人怨,這都不懂!”秦朝搖頭,刀白鳳,周圍幾個族人頓時笑了起來,秦樂刀臉‘色’鐵青,還未發飆。秦朝連說道:“爹,朝兒的意思是秦凝姐姐有秦凝姐姐的美,秦雪姐姐有秦雪姐姐的好,‘春’蘭秋菊各擅勝長,要善于發現美,而不是挑刺,小朝哥兩個都喜歡,娶回家一個端茶倒水,一個捏肩捶背,不行么?”

    “哼!”秦樂刀哼了聲,“味口不小,真想都娶回家?這樣吧,要是你喜歡哪一個多一點,我們就只娶那一個。”想著將秦樂仙家的兩個寶貝‘女’兒一次‘性’都搶走,秦樂刀也覺得有點過意不去。

    刀‘玉’鳳這時一瞪眼:“說什么瘋話,這是我家朝兒該得的,而且人家雪丫頭,凝丫頭自己都沒反對,你起什么勁?”

    秦樂刀一蔫,嘀咕道:“‘玉’鳳,我這不是怕你不喜么!”

    “我不喜,那是你沒本事!”刀‘玉’鳳哼聲道,“你看我家朝兒多能干,他這樣的,就該家業大些!”刀‘玉’鳳和刀白鳳一樣,作為擺夷族人,都是強烈反對男人三妻四妾的,可是一到自家兒子身上,就完全變了,她笑‘吟’‘吟’的看著秦朝,忽然低聲道:“朝兒,如果可以,把秦雨丫頭也給搶回來,哈哈,那時娘在寨中行走才是真有面子!”

    秦樂刀聽著這話也是神采飛揚的,一拍秦朝肩:“兒子,老爹支持你!”

    下午的挑戰賽,秦樂星并沒有一來就挑戰29歲頭名,而是從倒數第七名開始,可這樣,都敗了。“這次挑戰賽……”裁判秦書婁的大嗓‘門’響起,“如果再沒有人上場,那么男子的彩頭……”說著他眼神看向人群中的秦朝,而很多族人也看向秦朝。

    迄今為止,應該參戰的,能掀起大**的幾乎沒有了。

    “書婁爺爺!”

    秦朝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小步往賽臺走去。

    “秦朝,你要挑戰么?”秦書婁興奮起來。

    秦朝小跑著登上賽臺。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小朝哥信奉的是娶老婆,家里怎么著也得拼得成一桌麻將吧?這次自然也得湊個整,把秦雨姐姐一并娶回來,反正也不費事!”十歲男孩的大嗓‘門’在賽場飄‘蕩’!

    可秦朝的話——

    什么湊個整?都娶回家熱鬧點?還反正不費事?

    “哈哈!不錯!”秦uc書盟大笑,笑得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縫,“好孩子,爺爺支持你,不過,這要想把你秦雨姐姐也娶回去,可不容易呀!”

    “我知道,我還小了點,成不了婚。”秦朝說道,“可是手里有糧,心中不慌,小朝也沒打算現在就娶,只是想先把彩頭拿到手。”

    “你想搶男子彩頭?”秦書婁壓抑著心中的‘激’動瞇著眼說道。這時賽場各處響起了一些零星的笑聲,秦樂星嘴角也是彎起。

    秦樂刀、刀‘玉’鳳周圍。

    “樂刀,你兒子可真有種!”

    “‘玉’鳳嫂子,你家朝兒口氣真大呀,不愧是未來的秦家希望之星!”一些族人打趣著。

    秦樂刀臉‘色’微微有些紅:“哈哈,朝兒和大家開個玩笑,孩子嘛,都是要了還想要,什么都嫌少不嫌多!”

    有人笑,可老族長,秦雪、秦雨、秦凝、秦爭,很有一些人十分興奮‘激’動的看著,期望著!

    臺上秦朝看著秦書婁:“書婁爺爺,我可以挑戰了么?”

    “可以!可是你要挑戰誰?”秦書婁帶著一絲緊張道。

    “書婁爺爺,我要贏得彩頭,該挑戰誰呀?”秦朝反問道。

    秦書婁眼睛一下更加明亮了:“孩子,你還真要這樣!哈哈,好,那你該挑戰十一的,不對,是挑戰秦寒就夠了。”“秦寒哥哥,12歲第一的那個?”秦朝瞪著眼睛銅鈴一樣。“婁爺爺,您是不是算少了?”秦朝連詢問。

    頓時賽場笑聲一片。

    修了內力和沒修煉內力是不能放在一起的,因此十歲的秦朝若只是想蓋過秦樂星的成績,只需要挑戰12歲第一名便完全夠了。

    “爺爺可沒算錯。”秦書婁忍著笑說道,“孩子,秦寒可不容易挑戰呀。”

    秦朝眉頭皺起:“這樣吧,書婁爺爺,12歲層次太低了,顯不出小朝哥的水準,勉

    為其難,不如,我就增加一個年齡段,那個秦寒之上的第一名是誰,我就挑戰他了。”

    整個武場一靜。

    13歲第一名是誰?

    很多族人都面‘色’古怪,一雙雙眼睛更是刷的都看向擂臺前排一個美麗的背影。

    “撲哧!”

    不知誰笑了一聲,頓時整個武場一片笑聲。

    13歲第一名可是秦冰。

    秦冰是什么人,雖然年紀排名是13歲第一名。

    可她也是第一場就越3級挑戰16歲第一名勝,而后直接挑戰17歲的,一路勝下去,若不是遇到了扮豬吃老虎的17歲排名第三的秦玄,說不定能把17歲第一名挑下馬。

    “這秦朝,還真是……”

    “不知是不懂,還是裝傻,是吹還是真的有那本領?”一些青年哼聲說著。

    內功修煉者向來是兩極分化,資質相若,大一歲就是天地之別,可資質差別大,天才修煉一二年,有時都抵得上別人十年,歷史上比秦雪、秦凝越級別還多的都有。

    而秦朝。

    作為一個沒修煉內力的人挑戰修煉了內力的,就像扛著千斤巨石上坡和用有輪的馬車推著巨石下坡一樣,就是挑戰11歲都極難,這種例子,歷史上不是沒有,而是挑戰無一例外都失敗了,連挑戰11歲頭名的都失敗了,失敗了自然就不會記載在《家族志》和族譜中。

    “這……”秦書婁皺著眉為難了。

    “怎么?不能挑戰么?”秦朝瞪著大眼睛。

    “這個倒沒規定,可是你……。”秦書婁怪異的看著清清秀秀,比正常秦家十歲男孩都略矮一點點的秦朝,最后看向秦冰,“秦冰,那你上場吧!”

    秦冰刷的站起,眼睛淡淡瞥了秦朝一眼:“這一場挑戰,沒必要比了。”

    眾人一怔。

    “我不想和他打!”秦冰淡淡道。

    秦書婁眉一挑:“不想打?這是挑戰賽,不能拒絕挑戰。”

    “那……”

    “我認輸!”三個冰冷的字眼跳入眾人耳內。

    轟!整個賽場一下靜可聞針落,10歲的秦朝挑戰秦冰,秦冰居然說‘認輸’,很多人面面相覷都懷疑聽錯了。“冰丫頭,你說什么胡話?”秦冰父親‘秦樂北’沉喝。“姐,你沒事吧?”秦寒也說道。“秦婉冰。”秦書婁冷冷聲音響起,“你想嫁給小秦朝老夫理解,可秦家年比上,不許‘弄’虛作假,你用這討好秦朝,完全沒必要。”

    “婁爺爺。”秦冰蹙起眉,“我不是討好他,是真比不過他。”

    秦書婁眉心直跳,若秦冰真不愿意,就算強行讓她上臺了,監督著她比武,也發揮不出全部實力。

    “那……”秦朝掃視著臺下一個個杰出的秦家三代子弟。

    “秦朝,老夫給你推薦一個人選,13歲年紀戰第七名的秦耿如何?”一道聲音響起,只見秦書知冷笑看著臺上秦朝,很多族人眉都一皺,秦冰說自己比不過秦朝,可沒人相信這是真的,此刻秦書知讓秦朝挑戰秦耿。

    “書知!”

    “秦書知!胡鬧!”秦書識、秦書文等一些老人低喝著。

    “秦耿?”秦朝眉一挑,他可是記得秦爭提醒過這秦耿深不可測,很是隱藏了實力。

    “曲高則和寡,要做人而不能做神。”秦朝眼里閃過一絲光,“我現在的年齡,在族中榮譽已經夠多了。”

    “好。”秦朝一昂腦袋,“我就勉為其難挑戰秦耿吧,真沒勁,完全顯不出小朝哥的水平。”

    武場再次寂靜。

    秦書婁眉皺起,13歲的秦耿雖然比不上秦冰,可絕不是10歲秦朝能挑戰的。

    “婁爺爺!”秦朝叫道。

    “那,秦耿,上來吧!”秦書婁聲音響起,選手既然已經決定,裁判只能勸,若無法勸動,就只能執行。

    “挑戰我?”

    個子不高,方字臉的秦耿臉‘色’淡淡的站了起來,不快不慢的走上賽臺,站在秦朝身前一丈。

    “呼!”

    兩把烏黑的刀飛向秦朝、秦耿。

    特制的烏鐵桐包木刀,其強度甚至能和真正的金屬刀相比。

    “秦耿,修了三年內力,老夫不希望你敗在秦朝手里,秦朝,雖然有些不可能,但爺爺還是很期望看到你再給大家一個驚喜,好了,比賽開始!”高昂的聲音響起,同時——

    “秦朝!”“秦朝!”“秦朝!”“秦朝!”“秦朝!”“秦朝!”

    吶喊聲海嘯般涌起,這聲‘浪’比秦凝、比秦雪,比先前任何一個天才挑戰時的聲‘浪’都要來得猛烈,秦朝的身體也熱血沸騰起來。

    “戰斗吧!”秦朝熾熱的雙眼看向對面的秦耿。

    秦耿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也很是‘激’動,他和很多人不同,隱藏了實力沒表‘露’在外,可是看了這一場場‘激’動人心的比賽,怎么可能不受影響!少年,再隱忍,心‘性’好,也渴望,渴望熱血沸騰,緊張刺‘激’的戰斗。

    (晚上十點還有一章,十二點后一章,謝謝‘‘玉’生煙~’打賞!)

    ;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