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五章 解元

第五章 解元

    次日清晨,秦家寨南邊的大路上。

    “秦啟,秦樹,秦虎、秦龍,記住開‘春’三月三必須趕到天龍寺報到。”秦老族長,秦樂刀,秦書月等人正在給離開的朱丹臣送行,秦朝、秦龍、秦虎、秦啟、秦樹五個小孩子也在,而他們都是朱丹臣選擇的秦家進入天龍寺的人選,比起剛開始只秦朝一人,多出4名。

    “嗯,你們是武林世家,而且我聽說你們秦家寨朋友不多,仇家不少,這五個孩子去天龍寺時,你們得派些得力人手保護。”朱丹臣吩咐著,五個名額若是些歪瓜劣棗,他自然做不了主,可這五個都出乎意料的非常不錯,朱丹臣心里也多了些期盼,當成了自己人,這吩咐起來自然仔細。

    “朱大人放心,這些孩子是您冒著風險要來的,我們自然得好好保護,不讓他們出意外,將來讓他們成才,您也有榮光。”老族長連說道。

    普通家庭送孩子去天龍寺,沒多大風險。

    可武林世家。

    那就不同了,不說別人對秦家寨怎么動手,就每次天龍寺入學,秦家寨哪次沒派過高手去暗算仇家的苗子?

    現在秦家寨一次‘弄’到五個名額,對頭仇家不瘋了的前來殂擊才怪。

    “秦朝!”朱丹臣又看向秦朝,嘴角微微翹起,“你這樣的‘精’明孩子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嗯,你到了大理,如果有機會可以來我朱府找我,我帶你去見見王爺,王爺見了一定會很開心的,還有世子也可以讓你結識一下,你們也算是表親了。”héiyaпgê下一章節已更新

    “一定的,朱伯伯!”秦朝應聲。

    “對了,秦老族長,你們讓秦朝這孩子學文還是習武?”朱丹臣詢問道。

    老族長微微一笑:“這孩子文才武功都不錯,我們決定是讓他習武,可是文也一樣要學。”

    “我懂了!”朱丹臣點了點頭,一抱拳,“告辭!”

    “朱大人一路順風!”

    老族長、秦書月等人連也抱拳回禮。

    “在這秦家寨沒想到一耽擱就是數天,這州考成績怕早出來了,得趕緊回去準備發榜!”朱丹塵拍馬飛馳。大路上,老族長轉過頭看向秦朝、秦龍五人。

    “這天龍寺雖分文武,可實際上,學武者也可以去聽大儒講課,學文者也能接受武師的教導,不過這一次去天龍寺,對外就是秦龍、秦朝習武,另外三人學文,可實際上你們的重點要反過來,秦龍、秦朝把主要心思放在習文上,武功方面,表‘露’幾成實力給外人看,只要不太差就行。”老族長聲音很嚴肅。

    秦書月也是低沉著道:“在外和家中不同,朱大人有句話說得很好,我秦家寨朋友不多,仇家不少,我秦家寨做的事,大多都是些刀光血影,殺人放火的事,在外朋友不是不多,而是幾乎沒有,仇家也不是不少,而是多如牛‘毛’,武林世家都不愿意看到我們秦家的崛起,所以,你們五個一個個都得行韜光養晦之策,聽到了么!”

    “嗯!”

    秦啟、秦樹等一個個點頭。

    “仇家多?”

    秦虎、秦龍眼里反而閃現著興奮的光芒。

    三天后鄯闡府一處官邸大‘門’外,朱丹塵剛一下馬。

    “朱大人!”

    “朱大人,您總算來了,下官們可是望眼‘欲’穿呀!”王碧宵、劉大人等閱卷官一個個大呼小叫著迎上來。“嗯?”朱丹塵一怔,大理大部份官員,特別像王碧宵向來是很穩重威嚴的,尤其是當著長官的面更不可能失禮。

    “朱大人,這次州考出現了大祥瑞呀!”

    “朱大人,就等著您了!”……八名官員‘激’動說道。

    “祥瑞?”朱丹塵眉一動,想到高明真,臉上忽‘露’出喜‘色’,“州考出現頂級人才?”

    “何止頂級,依下官看是百年難見的人才呀!”

    “絕對狀元之才!”

    “哦?”

    ……

    很快王碧宵等湊擁著朱丹塵進入官邸,大屋子中,一個封裝好的盒子擺在朱丹塵面前,朱丹塵打開盒子拿出里面的綢絹攤了開來,眼睛只是一掃。

    “秦家寨秦朝!”

    第一列五個大字猛的跳入眼簾,朱丹塵目光一下被吸引住了,連仔細觀看,只是目光掃了沒一行,臉上就忍不住變得通紅。

    秦朝是第一名,整個鄯闡府的州考居然考了個解元。

    朱丹臣屏住呼吸連仔細往下看,越看神‘色’就越‘激’動。

    “居然是六科齊考?還考了很難的五經科,這五經科得分很高呀,怎么還考了最難的九經科?”看到這朱丹臣呼吸都變得急促了,他反復看著前幾列字,連看了數遍。

    “怎么樣,朱大要?”劉大人笑瞇瞇的對朱丹臣的反應很滿意。

    “好人才!”朱丹臣深吸口氣。

    “朱大人,您再往下看。”劉大人捋著胡須笑道。

    “哦?”朱丹臣這時也想起了另一個人,可以說對這一次州考,朱丹臣一直最好奇的便是早慧聰明不下于傳奇宰相高升泰的高明真,那一個聰明得連朱丹臣都佩服的少‘女’倒底能拿什么名次。

    只是他完全沒想到排第一的居然不是高明真。

    “高明真!”

    看著第二名的考生名字,朱丹臣微微點頭,再一看,呼吸又不由粗重了。“五科齊考,還考了五經科,而且這得分……”

    ……

    一個個名單往下看,朱丹臣也發現了秦龍、秦樹的名字,這兩人考的是第二難的五經科,成績得分雖然不算高,可上榜是完全沒問題的。

    “賄賂終究不是正途。”

    從大屋子里出來,朱丹臣看著天,“我這一下給了秦家寨五個名額,本是看中了那幾個孩子,冒了極大風險,回去還不知怎么跟王爺和皇上‘交’待,現在這秦朝考了解元,還是六科齊考,再加上秦龍、秦樹兩個孩子成績也不錯,倒是省事了,不過這秦家也真是,自家孩子有多大本事都不知道,要不是這三個孩子偷跑出來州試,就毀了他們……”

    一日從賊,終身背負,再大本事,不通過科舉正規上路,而是走其他道路,終究會被人詬病。

    武林世家的科舉和普通百姓并不相同,特別是秦朝、秦龍、秦樹考科舉并不是要走官路,而是去天龍寺。

    很快一匹馬便奔出鄯闡府直奔秦家寨。

    三天后喜報傳到秦家寨秦老族長手中。

    秦家寨這一天直接召開了臨時族會,一個個‘精’英、長老、核心被叫到了祠堂正堂,而這一次,二十年從不參加族會的二叔公也第一次被老族長請了過來。

    秦龍、秦樹上了榜。

    秦朝中了解元,而且是六科齊考中了解元這事被老族長直接公布,而后宣布此事設為機密,只有秦家核心知道,不許外傳,甚至對自家老婆孩子也不能說,這事自然無一人有異議,族會一結束,二叔公便紅光滿面的直奔秦朝家,將誠惶誠恐,對二叔公有著一絲悚意還不知道真相的刀‘玉’鳳叫了過來,而后一頓猛夸,直夸得刀‘玉’鳳莫名其妙。

    秦朝、秦龍、秦樹州考之事,秦老族長只是下了一個命令,不許多說。

    很快便是過年,過完年,秦朝恢復正常的練字讀書,有時間便傳授母親二郎斷‘門’刀,二郎斷‘門’刀刀法雖然是秦家寨的功夫,可是只是傳招法,不傳五虎斷‘門’刀內功,這是沒誰會管的。

    刀‘玉’鳳依然學得很慢,而寨中其她秦家‘女’子,包括秦凝、秦雨,都要秦雪一人傳授,那速度就更如蝸牛,好在這些‘女’子一個個為了形體氣質,都學得很認真。

    轉眼一個多月了。

    早晨。

    秦朝家后院,‘褲’青衣的大漢踩著梅‘花’樁打刀,這時的梅‘花’樁和以前相比,又多了些高低不平,在上面走,甚至打刀這對人的要求是非常高的。

    “這二郎斷‘門’刀就那么難學?”

    秦樂刀一路刀法打罷,看向墻邊的大樹下。

    樹下挽著烏發,一席寬松白衣的刀‘玉’鳳在樹下散著步,此刻她以二郎斷‘門’刀的要求每走一步,每一個動作都是文武分明,要二十四法皆備,整個人看起來便有股茁壯,有股朝氣蓬勃的韻味。

    秦樂刀這兩天每每看著都有些眼神‘迷’離,妻子姿容氣質比之兩人戀愛時更加讓人沉醉。

    “樂刀!”刀‘玉’鳳忽然抬頭向秦樂刀一笑,這一笑便如三月‘春’風來,萬樹桃‘花’開,秦樂刀心都醉了。

    “樂刀你看我動作怎么樣?”刀‘玉’鳳詢問著。

    秦樂刀連點頭:“很好,練到這樣已經出師了。”他這是心里話。

    “出師?”刀‘玉’鳳白了秦樂刀一眼,“這樣就出師,還差得遠哩,我很多動作都做不到朝兒所說的,唉,怎么那么多要求哩,不過……我喜歡,嗯,只有我家朝兒才能‘弄’出這么復雜的東西。”刀‘玉’鳳武學眼光不如秦雪,可學了這么久,也看出這一套刀法可絕不僅僅只是練著身形漂亮,更可能是練武的絕世好拳。

    “走,吃早飯去!”秦樂刀拉著刀‘玉’鳳就走。

    “別,你把我的動作‘弄’‘亂’了!”刀‘玉’鳳嘀咕著,不斷調整著動作。

    秦樂刀一看笑了:“你呀,就是死要面子。”

    刀‘玉’鳳在秦朝面前學起二郎斷‘門’刀來‘漫不經心’,可秦朝不在,她練起來,比任何人都勤,秦樂刀知道她好面子,不愿在兒子面前示了弱。

    “怪事,這些天朝兒早上一直都在家,今天居然去了演武場!”秦樂刀嘀咕著,拖著刀‘玉’鳳往‘門’口走,刀‘玉’鳳哼了聲,“這孩子反正野慣了,還不是想去哪就去哪,在家里悶了這么多天,出去散散心,玩玩也好。”

    進入廚房。

    “‘玉’鳳嫂。”秦家請的仆‘婦’劉嫂忽然站了起來,看向刀‘玉’鳳,“我剛才去孩子房中收拾,看到桌子上有封信,這你們要不要……”

    “信?”刀‘玉’鳳連上前接過劉嫂手中折疊著的宣紙。

    一張尺來大小熟宣折得很漂亮,封頁上寫著‘父母大人尊啟,秦朝敬上’十個漂亮的館體字,刀‘玉’鳳、秦樂刀也沒心思細看,幾下便拆了開來,只看了一眼,臉‘色’便變了。

    “這小子……”秦樂刀皺著眉。

    刀‘玉’鳳也是俏眉蹙緊:“這孩子又離家出走了,樂刀,他應該是早上剛起程,這時應該走得還不遠,要不,你去追追?”

    “朝兒從小就有主見,他那脾氣,追上了又怎樣?而且他的‘精’明,能讓我追到么?”秦樂刀將紙‘揉’成一團,嘆了口氣。

    “可是,他一個剛滿十一歲孩子,出‘門’在外又孤身一人……”刀‘玉’鳳看著秦樂刀。

    “上次不也沒出事么,朝兒的身手至少有我秦家十六歲的程度。”秦樂刀將紙往灶內一扔,輕聲安慰著刀‘玉’鳳,“我秦家十六歲的子弟,也可以在外行走,只要他自己小心,一般不會出大事的,而朝兒的腦瓜子,我不用說,你也知道……”

    “朝兒確實很‘精’明。”刀‘玉’鳳點著頭,這時也只能自己安慰自己。

    秦樂刀、刀‘玉’鳳也明白,十一歲孩子獨自在外行走,最怕的危險就是山路中的豺狼虎豹,強盜土匪,以及市井中的**地痞,可這些,秦朝的身手根本不用擔心,而高手,又怎么可能為難他一個孩子。

    秦家寨北二十里的山路上。

    “孩子,上車了!”一個老農挽著牛車,“你這孩子,家里父母也不知心是不是‘肉’長的,居然讓你一個孩子去無量山,作孽呀!來,上車吧,希望不要碰到強盜。”

    “嗯!來了!”

    十一歲,穿著粗布衣,腰間纏著把山民用的柴刀的男孩一手接過老農遞過的茶壺喝了一口。

    “娘的二郎斷‘門’刀還沒學全,不過時間來不及了,嗯,二郎斷‘門’刀對身手加成的效果,那幫‘女’子要學會起效也得近年,只能等以后回來,才知道如何!”

    秦朝跳上牛車。

    “別了,秦家寨,別了,爹!娘!無量山,北冥神功,希望不讓我失望。”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