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二十章 依然是魔頭

第二十章 依然是魔頭

    湘江邊松樹林中一行人談笑而行。

    “前面到了!”蘇軾叫道,只見前方湘江邊停著數艘大船,岸邊站著一白衣公子微笑著看著眾人。

    “秦公子!”

    “秦公子只身一人?”眾人來到岸邊。秦朝向程頤等人拱了拱手:“想必大家也等不及了,還是上船再說吧!”“甚好!”“請!”秦朝再一拱手,飛身而起,落于中間一船上。程頤、司馬光、王安石等也連飛起,落于秦朝所在的船上,一個個也飛身而起,按著地位落于各船上,船只開動。

    “咦,這東西好!”甲板上擺著四周訂著條子的長桌,桌上擺著各色零食,點心,酒水,程頤捏起一塊炸得金黃,散發著誘人氣味的薄片放在嘴里一咬,眼睛頓時一亮,而后微一瞇眼,“這味道我感覺有一點點土豆的香味,不知?”這些日子程頤、司馬光等人考察嶺南,自然也嘗到過土豆的美味,而后到達潭州,秦朝接待,他們特意要嘗試玉米、土豆、紅薯等作物。

    后世關于土豆的吃法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尤其是某個歐美老牌資本主`義國家,而紅薯、玉米吃法雖然沒土豆那么多,可來自后世的秦朝稍一指點阿碧,各種做法還不應有盡有。

    “這叫薯片,是將土豆切片炸至脆口就可以了。”秦朝連說道。

    “這么簡單?”一個個也連拿起桌上薯片嘗試,而后露出贊賞之色,“秦公子,你這些日子也給大家吃過不少土豆,阿碧姑娘的手藝那是沒得說,不過說起來,還是這種吃法干脆,味道一點也不賴。”

    “咦,這個是紅薯餅吧,阿碧做的紅薯餅好像沒這一種……”一個個說笑著。司馬光、呂公著、王安石則是安靜的吃著玉米做的爆米花,薯片,看著兩岸景物飛退心神也隨之飛馳。

    這些天游覽考察嶺南一個個無疑是有備而來,畢竟當年倒皇時。秦仙傲發表宣言自領嶺南,要帶領最落后的嶺南百姓走向富裕的道路。

    如今這么多年過去,也該考察秦仙傲的成績,當然大家更多的是想知道秦仙傲以他獨特的,與眾不同。歷史上向來沒有過的新方法治國,是魔鬼,還是天使,他治下百姓是否水深火熱,困苦貧窮不堪?

    “司馬先生,我敬你一杯。”秦朝聲音將司馬光心思從走神中拉回來,司馬光連端起酒杯,與走過來的秦朝碰了一下杯,抿了一口笑道:“秦公子,好手段呀!”

    “好手段?”秦朝疑惑看著司馬光。

    司馬光放下酒杯道:“我是說秦公子治國的好手段。這些天我與諸位一路走來,一路考察走訪,嶺南的百姓們給了我很大的沖擊。”司馬光這話一出,一個個也都露出感慨。

    “秦公子,你這嶺南確實治得很好。”

    “嶺南治下,百姓富足安康,老有所依,幼有所養……”

    一個個即便再怎么想挑刺,可是看著擺在眼前的事實,看著每一個走訪的村子都是同樣的富足。如果這都挑刺,那就是完全有些不講道理了。

    “司馬先生過獎了,諸位過獎了,這些都是手下的功勞。我可不敢居功。”秦朝說道。

    “過獎?”司馬光心中苦笑,嶺南治下,最重要一點就是貧富差距極小,大家都是一個樣,沒多大貧富差距,自然怨氣少。再加上生活也還過得去,雖然比不是大宋境內的富人,更與秦朝的《神仙國游記》里沒得比,可至少大家不餓肚子,不用提心吊膽,擔心養不活自己,也因為貧富差距少,人吃人,人欺侮人的事也少,也不用擔心被人欺侮。

    不受閑氣,物質生活,精神生活都還可以。

    因此給眾人沖擊最大的是嶺南百姓那種發自內心的幸福,發自內心祥和與安寧。

    也因此私底下要好的一些人甚至相互說到一個字‘大同’。

    儒家經典《禮記》中曾描述了儒家理想中的大同世界景象,說是‘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

    這一點,一直以來儒家治國都沒有做事,可是在這一次嶺南之行,一個個看到了儒家《禮記》中描寫的真實大同世界。

    可以說眾人眼中除了‘天下為公’,即秦仙傲不是由老百姓自己選出來的這一條不符外,其他的基本都符合《禮記》中對大同世界的要求。

    這很讓人吃驚,一個魔頭,居然將儒家所追求的最高治國理想給實現了。

    “秦公子,一直以來,我儒家兢兢業業,無數先賢為了百姓富足而努力,可為何?大宋百年無事,可是江河日下,弊病從生。”司馬光沉著臉,“從各個先賢,到范仲淹,到歐陽修為了除去弊病想盡辦法,費盡心血,而后到了我們這一輩,王介甫為此實行變法,我司馬光也為了找到一條路,埋頭于歷史典籍中,故而寫《資治通鑒》,想找到一條真正正確的路,為何還是找不到,反而是你這里……”

    “對了,秦公子何以教我?”呂公著也連道。

    秦朝一嘆:“各位,大宋發展到現在,已經病入骨子,能有什么辦法?”

    沒辦法?

    一個個爍爍看著秦朝,眼里都是不信。

    “我這嶺南,你們也是知道,之所以有現在的安祥和朝氣,是如何來的?那是一槍一炮,打土豪劣紳,將整個嶺南完全給打亂之后,重新分配而成的。”秦朝沉聲,“我若有辦法,為何要如此?”

    微微沉靜,司馬光、呂公著、程頤一個個,甚至王安石、蘇軾臉上都露出失望。

    “各位,如今你看我嶺南似乎一片繁榮,可我看來,弊亂已生。”秦朝沉聲。

    “什么?”

    一個個瞪眼。

    司馬光眉頭一挑,連搖頭:“秦公子,你這話莫非是危言聳聽,我這些天考察走了那么多少村子城鎮,可沒見弊端!”

    “對呀。秦公子,你這話我可不明白。”

    “人人有地,土地在嶺南治下是不能買賣的,此法已經度絕了千年以來的土地集中和貧富分化。弊從何來?再加上秦公子又實行計劃生育,這雖然殘忍,可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也是一門良策,這樣的制度已經趨完美。秦公子何以說這樣的話?”

    “公子又想到什么了,為何如此說?”一個個詢問。

    “若只是《禮記》中所謂的大同,我秦仙傲可以大言不慚的說一句,已經達到了。”秦朝傲氣沖天。

    一個個沉默,雖然對秦朝這話很不舒服,可是無法反駁,也沒臉反駁。

    “可是我秦仙傲要的不是那樣的大同,那樣的大同雖然好,可是百姓的物質還太寒磣,你們應該也看到。我治下百姓依然每一天都要出外勞作,甚至很多時候婦女都要下田,穿不起華麗的衣服,有病吃不起長白山的人參,家里裝不上明亮的玻璃窗,住不上數層的樓房……”秦朝滔滔不絕。

    一個個臉色怪異。

    吃不起長白參?住不起樓房?無法餐餐有酒有肉?

    這些就是大宋的富人階層也是做不到的,大宋不少地主,也就過年有肉,平時吃些臘肉罷了,而這些嶺南百姓已經達到了。

    “秦公子。你不會是想讓你嶺南治下老百姓家的狗也吃肉?也吃得比我大宋的百姓還好?”程頤聲音怪異道。

    秦朝眉一挑:“還是伊川先生明白我,我寫《神仙國游記》自然不是寫寫就算了,而是真正要帶著百姓往那個方向走,誠然。這是一條可能要數百年才能做到的目標。”

    “往神仙國走,我理解,可是秦公子,你這治下的制度如此完善,只要給時間就能夠,為何你?”韓忠彥沉聲。

    “不。你們只看到了表面。”秦朝朗聲道,“或許嶺南百姓確實幸福感比較強,可這幸福是建立在大家都一個鳥樣的基礎上,或者用我的話來講,就是拉到大家都一起受窮,所以窮開心,如果不是嶺南土地還能養人,又有了我們推廣高產作物,哪里有現在的溫飽?”

    “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大家,這樣的制度,只會養出一群羊,羊是沒戰斗力的,是無法帶人走入神仙國那樣高度的文明的,我要的是狼,只有狼才能逼出潛力……”

    狼?一個個臉色有些難看。

    “你們看到我嶺南原本是實施完全的集體所有制,吃大鍋飯,可現在,卻在改革,去掉了吃大鍋,實行了承包土地制,自己種糧歸自己,甚至計劃經濟也開始在某種程度向私營經濟擴展,這為的就是打亂現有的大家一起受貧的局面,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起來,說句不好聽的話,就是允許,甚至適當鼓勵人吃人,人剝削人的現象出現……”

    眾人臉色更加難看。

    “《易經》二萬字,講的就是一個字——‘變’,天下從來沒有完美而一成不變的制度,如今好的制度,數年后就成了阻礙社會發展的弊法,所以你看著我們的制度很完善,可是他發展到一定程度,會怎樣……”

    “人都是有惰性,好逸惡勞的,真正所謂的大同,雖然世界美好,可是現在不是時候,我所能做的也就是將人剝削人的社會控制在朝著有利于科學技術發展,有利于提高生產率的方向行走……”

    “整體經濟結構大體會朝那個方向進行,可我最擔心的不是經濟,而是政治,官員的**,和權力的無法關進籠子,政治制度的改革才是我最頭痛的,這里……”秦朝滔滔不絕。

    司馬光、程頤、王安石、呂公著、劉琴……一個個臉色凝重。

    這一次嶺南行,看著嶺南百姓真正發自內心的幸福,和一種儒家理想中的大同的世界出現,讓一個個對秦仙傲魔頭的印象全面改觀,秦魔頭變成了秦大善人,秦大宗師,可如今——

    “他的話無疑句句至理,可是理雖在,卻缺少人情味,太過于理性了,這樣治政……”

    “我錯了,秦魔頭依然還是那個魔頭!我們根本就不該抱希望的……”

    “真正的鐵血,為了自己的神仙國目標,竟然要毀掉現有的,可惜了這嶺南短暫的大同世界……”

    “虧我先前,還想著向秦仙傲取經如何改造好大宋,幸虧他沒給建議,不然這建議……”一個個心中低嘆。(未完待續。)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