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二十七章 花間派完了

第二十七章 花間派完了

    “盛朝,看來你已經知道這事了。”秦雨沉聲開口,“你準備怎么做?”

    “怎么做?膿包可沒時間慢慢消化,自然捅破。”秦朝殺氣騰騰,“我秦盛朝不是司馬光和王安石,也從不是靠著那方面嚴于律己才有了現今的成就。”

    郭媛媛臉色刷的慘白。眾女也看了郭媛媛一眼。

    “可這對媛姊來說未免太殘忍了吧。”秦雨皺眉。

    秦朝看向郭媛媛,聲音低沉:“媛媛,這種事原本就沒什么證據,是對是錯,靠的是話語權,你以為我當年為何辦報紙?不就是掌握喉頭么。”

    報紙?眾人眼睛微微一亮,隨即有些懷疑。

    “這行么?”

    “百分百行。”秦朝沉聲,來自后世的人,誰不知道報紙指鹿為馬的巨大的力量,花間派的事,秦朝怕,也不怕,畢竟好端端的秦朝也不愿意把這件事弄得人盡皆知,可花間派人心不足要蛇吞象,秦朝也不怕。

    “后世的報紙,連數十億人的思想都能改變,那時還是報紙媒體極豐富,而現在,我的《新青年》就是權威。”

    “媛媛。”秦朝聲音溫和下來,“這種事,就是一個毒瘤,捂著是沒用的,而且他花間派來不來得及捅出這事,還在兩可之間,滄海……”秦朝看向李滄海,“這數十年來我一直讓你派人監視花間派,監督了五十年,也該了結了。”

    “什么,你一直在監督花間派?”

    眾女看著秦朝,而后腦中都浮起一個念頭花間派完了。

    星邏郡星邏島上,掩映在巨大樹木下的莊園中一男子正閉目打坐。陡然一個黑衣身影穿窗而過,落于男子身前。

    “劉姐姐來了。”男子發出清脆的聲音,連站了起來。

    “語兒,大家都來了,你說說這里的情報。”黑衣人脆聲說道。

    “都來了,莫非要對……”男子沉聲。

    “嗯,花間派想要吞吃下我們太極社,秦公子回來了,大發雷霆。”黑衣人嘆息一聲,“秦公子這一次去異界,我猜他應該是故意逗留,就是想看看這花間派會如何做,想不到,再大的得利都堵不住人心的貪婪,花間派終究還是出手了。”

    “花間派大部分人還是很好的,就是上層那些家伙太瘋狂。”男子低嘆。

    “天下誰不無辜,只能怪花間派做事太過于無恥了。”黑衣人搖頭感慨,“語兒,秦公子和滄海姐姐的吩咐是凡高層和核心一個不留。”

    “放心,他們跑不了,來,劉姐姐,我跟你介紹一下情況……”

    月寂靜,星邏島深處一巖洞內,章博通借著燈光看著手中的書籍,一女子款款走進。

    “博通,該歇息了。”

    “你先睡,不知為何我這心總有些不安。”章博通合上書。

    “又在想秦盛朝那里的事?張巧爭傳來的消息,秦盛朝的女人硬得很,這確實出乎意料。”阮筍兒低聲道,“不過,我們也沒什么好不安的,這些年連秦盛朝都對我們恭恭敬敬,她們幾個女人還反了天不成?”

    “這倒也是。”章博通將書一扔,“秦盛朝死得可惜了,他若不死在異界,不知還會出什么驚天動地的成果,我也是看在他才學仿佛無窮無盡一樣,才一直忍著,事實證明我是對的,嗯?”章博通看向門口。

    悄無聲息的,一道黑影顯現。

    “章門主。”清脆悅耳的聲音響起。

    “你是誰?”章博通心跳如擂鼓一樣,額頭大汗直冒,這黑影直到臨近門口,他才發現,顯然身手遠遠高于他章博通,能有這樣高身手的人,只有一個地方有太極社弟子。

    “小女子劉文姜,門派想必章門主猜到了。”黑影拉開臉上的黑布,露出一張如花似玉,美得讓人窒息的臉。

    “太極社,秦盛朝七十二花妃?”

    章博通后退一步,原本花間派的情報中秦朝并沒有什么后宮,可是當年凈念禪宗一役,秦朝身邊七十二個絕色女子,個個武技通天,劍法之高,在很多人看來連慈航靜齋都比不上,這七十二年絕色女子無人知其來歷,被江湖人稱之為秦仙傲七十二花妃。

    而太極社自七十二花妃出現后再也沒有別的門派敢說太極社武技不行。

    “你怎么進來的?”尖銳的聲音響起。

    劉文姜瞟了一眼阮筍兒:“別叫了,你們的人都死了,這星邏島上,真正的花間派人還活著的就只有你們倆了。”

    “胡說!”章博通喝叫道,“不可能,你們不可能殺了所有人的,他們的藏身之地,你們不可能知道。”

    “是么?”劉文姜手上出現了一張紙,朝著章博通一扔,“自己看吧。”章博通連接過,目光落在紙上只是稍微掃了幾眼,眼前便是一陣暈眩,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花間派各駐地及人員分派,章博通越看就越心驚。

    “你們……你們一直就想著對我花間派下毒手?”終于章博通反應過來。

    “不能說是想對你們下手,只能說是防一手。”劉文姜低嘆,“你們拿住了公子他的把柄,公子能放心么?若不是你們一直都還算‘友善’,公子早就出手了。”

    “哈哈,哈哈哈!”章博通狂笑起來,“好,很好,我果然沒看錯秦盛朝,很好,不過你們不會得逞的,你們留了一手,我們這一次行動,就不會留手,我花間派死不了,死不了!”

    “死不了?你是說三十六島,七十二洞的那些人吧。”劉文姜淡然道。

    “什么?”

    章博通如遭雷擊,眼睛瞪得滾圓的看著劉文姜。

    “你……你們怎么知道的?”

    “不,不可能,你們不可能知道的!”章博通狂叫起來。

    劉文姜心中嘆息,如果只是這幾十年的布局,無論如何努力都不可能得知花間派真正隱藏,使門派不斷絕的秘密。

    可是她們原本是天門門人,天門門人,武道界的事很少有不知道的,花間派的事,天門門人觀察了千年,對花間派隱秘事的了解,比花間派自己人都要清楚。

    “三十六島之海牛島,花間派于漢昭帝元平年建,第一任島主是王白仙,千鷗島,始建于永光四年,后于唐末景福二年改造,白龜島,為花間派傳奇高手侯希白落難時偶然發現……”劉文姜徐徐開口,許久,劉文姜停下敘說,“這便是你們賴以傳遞香火的最后手段,不過現在已經沒必要存在了,花間派自今天起世間除名。”

    “除名,哈哈,除名……”章博通仰天狂笑。

    阮筍兒癱坐在地,這一刻兩人明白了,花間派的傳承是真正的滅絕了,或許今后還會有人自稱花間門人,可這些人不可能,也不是真正屬于他們的花間派。

    潭州城長沙會館一屋子中,點著燈。

    張巧爭枯木一般癱坐在椅子上,看著如豆的燈火,她身旁,沈夢溪目光則是看著身前紙上的文字,許久嘆息連連。

    “沈大哥,我秦盛朝向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花間派要搞得我身敗名裂,就怪不得我下狠手了。”秦朝淡淡道,目光瞟向張巧爭,“張娘子,花間派自今天起,絕不能再存在。”秦朝刷的站起身,走出屋子。

    西湖莊園,蘇軾看著窗外山影。

    “朝云,這一次怪不得秦師弟。”

    “可是他下手太狠了,花間派雖然有錯,可都是上面的人,與下面……”王朝云咬著唇,眼中淚花漣漣。

    蘇軾低嘆一聲:“如果,如果你處在秦師弟的位置,會如何?犧牲自己?還是扼滅一切危險?”

    “我……”王朝云咬唇無語。

    ……

    秦仙傲及程頤、蘇軾等人從毛猴異界安全歸來在武道界風一般傳開。

    “公孫建才說謊!”

    “異界只有一個劉動是我們世界的人,其他前輩已經死盡了!”

    “毛猴異界科技經過近二萬年發展,至尊擁有著七百萬斤力量,如果當年太極社真的去了異界,絕對死無葬身之地。”

    “如今異界強大的武力已經鏟除,人類可以去異界旅游!”

    整個武道界都在議論這一件事,更有著不少人組團前往毛猴異界,可是也有一些人感覺不對勁,漸漸的終于有人發現,一直很活躍的花間派門人似乎減少了,隨著時間流逝,越來越多的人發現花間派門人消失。

    西湖莊園。

    “朝云姐,你告訴我,倒底是誰殺了張師叔,李師叔,喬師伯她們的?”明艷如花的女子看著王朝云哀求道,“我知道,你一定知道的。”

    “我真的不知道,你知道了又有什么用?”王朝云幽幽道。

    “不,你一定知道,告訴我,是不是秦盛朝?這天下除了太極社,沒別人能夠讓花間派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

    “我真不知道,操兒,你就別操心這事了,花間派消失了就消失了吧。”

    “朝云姐,你變了,變得自私自利了,當年喬師伯對你多好,如今她死于非命,你轉眼就忘了?”琴操猛的沖出屋子,“你不告訴我,我也會查到,查出來的。”

    “琴兒她……”王朝云眼中閃出痛苦之色。

    琴操調查花間派消失之迷,武道界也有著很多人在調查,畢竟花間派核心人物全部消失,這事情太奇怪了。

    赤狐原南邊有一個小村莊,這是一個建立只有半年時間的小村莊,此時村莊北面十八個人圍著一個鐵架。

    “轟!”

    鐵架上有著碗粗的圓筒后面冒出巨大的火焰,鐵筒頓時沖了出去。

    “成了!”

    “成功了!”歡呼聲響起。

    “不錯。”程頤也點了點頭,上一次去毛猴異界,雖然眾人覆滅毛猴界的武裝力量易如反掌,可是程頤等人也看到了那個異界高度發達的科技,那些科技竟然遠高于這個世界,而其中讓程頤受了傷的導彈,更是讓程頤印象極為深刻。

    因此他們三年在異界搜尋至尊時,也在搜集著那個世界的科技資料,可是異界至尊早有所料,已經將能毀滅的都毀滅了。

    “一枚導彈,能夠跨越數個城市,甚至能夠跨海攻擊。”程頤瞇著眼,腦中不由回想起當時被導彈攻擊時的危險境地。

    “老師,距離出來了,我們這枚炮彈到達了137號地。”聲音將程頤拉回現實世界。

    “137號地,繼續努力吧。”程頤沉聲,“我們現在的科學上,理論已經達到了毛猴界的水平,他們能夠造出跨越海洋攻擊的導彈,我們也應該可以,而且這導彈研究,可不僅僅是用來攻擊。”

    “哦?”一些人連張起耳朵。

    “祖師,不用來攻擊,還能做什么?總不能做運輸機吧?”一個詢問道。

    程頤微笑著點了點頭:“我聽那毛猴子至尊說,他們已經上過一次月球,我們不能用太極社的功法上月球,這導彈或許說火箭,便是我們登月可行的方法,好好努力吧,這事,可不止我們洛派在做,司馬光、王安石、蘇東坡、董汐嚴,甚至秦仙傲的太極社,恐怕也都在做這事,就卯著勁比著誰先登月。”

    一個個眼睛瞪時亮了起來。

    登月比拼或許沒太大作用,可是對學問界的人來說,要的就是一個名聲,第一個研究出登月旅行器的人,這榮耀想想就讓人心動。

    “嗖!”

    一道身影箭射般而來,當來到程頤身前時陡然停下。

    “老師,新的《武林風》報紙,上面報導了一件大喜事。”

    “大喜事?”程頤連接過翻了開來,眼睛一下便亮了,只見頭版醒目的大標題寫著戰神殿現!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