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三章 敢住嗎?

第三章 敢住嗎?

    “看到那棵樹了么?”清秀少年酷酷一笑,“我們這院以樹命名,叫梧桐院,既是梧桐院,自是非鳳不納,非龍不收,你們倆,你段無病……乍遇突襲,能穿石而過,閃避動作更是干凈利落,身手膽量勉強夠格,而你段海峰,也不用說,可光有本領,沒膽量還是早點離開好。”

    “膽量?”

    段無丙眉一皺,盯著清秀少年道:“那石礅是你故意扔的?”

    剛剛那石礅,不是他段無丙和秦朝,換個稍弱點的人可是要出人命的。

    清秀少年一皺眉,哼了聲。

    “無病,千萬別誤會。”秦朝連說道,剛才接石礅時,那上面的力量,這里除了高世霸外,不可能有他人能扔得出。

    “前世書中說,大理‘神力王’高世霸喜歡扔錘玩。”

    秦朝瞥了一眼旁邊的高世霸。

    記載中高世霸的武器是一對九瓣鏈子瓜錘,是他十九歲時高升泰所送,說高世霸平生無別的喜好,唯喜扔錘,平日里但凡有丁點空閑時間,便忍不住扔著鏈子錘玩耍。

    按前世的講法就是這個孩子有多動癥,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多動癥。這種多動癥孩子沒鏈子錘扔前,是扔什么玩?書中沒講,但秦朝能想象到。

    “無病,這石礅應該是個意外。”秦朝笑說道。

    “對!”旁邊閻小柔也笑瞇瞇插嘴,“確實不是他,他就是個刀癡,成天抱著把刀,生怕被人偷了似的,哪有閑暇扔石子玩,這石礅確實是個意外,可不是拿來試你的。”

    清秀少年微微一昂頭,道:“我沒那么無聊,但那樣石礅從天降的事,雖是意外,可以后還會經常發生,你們若是為安全著想,還是早點離開好,免得一不小心……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經常發生?”段無丙疑惑。

    清秀少年、閻小柔、秦朝都看向旁邊尷尬不安的高世霸。

    “這個,嗯……”高世霸傻笑兩聲,搓著手說道,“二位朋友,還真是不好意思,剛才是我鍛煉力量時不小心失了手,不過我保證這是第一次,絕不會經常發生,你們倆盡管住。”

    “第一次?”

    閻小柔嗤的一聲笑,“我進院時也差點被石墩砸著了,你也說是第一次,天啦,我住這院子已經七天了,被你玩石礅嚇走的人至少有十多個,我晚上睡覺做夢都是躲石礅。”

    “嚇走十多個?”段無丙沖高世霸一豎拇指,“夠狠!我說大哥,難道你長得這般偉岸如山,就是拋石礅扔出來的?”

    高世霸咧嘴笑著:“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拿點有份重的東西扔著玩,便渾身不自在,所以……這個真是對不起了,我保證以后絕不讓石礅失手了。”

    “保證?算了吧!”段無丙擺著手。

    “怎么樣?還敢住嗎?”清秀少年冷酷說道。

    段無丙眉一揚,嗤了一聲,道:“刀山劍海都敢住,小小石子有什么不敢的,海峰兄你呢?”眼睛瞥向秦朝詢問著。

    秦朝也一笑:“我也沒問題,沒事接接石子玩也是一種消遣!”

    兩人這么一說。

    閻小柔、高世霸都吐了一口氣,興奮起來,清秀少年冷酷的臉上也露出笑容。

    “身手好的,這來天龍寺后我見多了,可身手好,還膽子大的,這才是真正的英雄。”清秀少年左手抱刀,右手伸了出來,“二位,歡迎住進這梧桐院,對了,這院名是我命的,還沒介紹,我叫甘逸夫,擅長的兵器么,不用介紹了,你們都知道。”

    “好名字,有仙氣!”段無丙連伸出手拍了一下清秀少年的手,大理民族多,很多地方都有特殊禮節,像這拍手也是一種。

    “甘逸夫?天刀客!”

    秦朝眼睛也亮了起來,連也拍打了一下,微笑道:“看你的刀,挺重的,正好,我也是使刀的。”

    “你也用刀?”甘逸夫臉色更是開心,看秦朝眼神都似乎親切了許多,“你能接住高世霸的石礅,不用說,一定是個好手,我這刀重五十四斤,你說重不重?”

    “五十四斤?”秦朝知道當前用刀的。

    成人正常重量一般是四十斤左右,四十斤之下屬于輕刀,像秦紅棉、甘寶寶、刀白觀等的刀也就二三十斤,都屬于輕刀,五十四斤對成年武者都算是重刀。

    當然六七十斤,甚至百多,幾百斤的重刀也不是沒有,但都是屬極個別。

    甘逸夫作為一個看樣貌也就十二三歲的少年,用五十四斤,算是力量非常驚人的。

    秦朝正要說話。

    “哼,一群癩蛤蟆打哈欠,五十四斤算什么重刀?”一道聲音從身后傳來,五人回頭一看,只見一個翩翩少年,手中抓著一卷很舊的泛黃的書冊,從打開著的門外走進,若不是少年腰間也掛了把刀,看模樣很像個普通讀書郎,而不是武者。

    少年緩緩渡進,仿佛還在回味書中的詞句。

    秦朝一瞥他手中的書冊,隱約見到卷起的封皮上寫著‘李白’兩字。

    “李太白的詩集?”秦朝眼睛一亮,腦中閃出一個人名來。

    口吟俠客行,十步割一人——最崇拜李太白的‘詩刀’關詩皓!

    東屋眾人中,論武功,關詩皓不及高世霸、甘逸夫,但論詩文,卻是將這些人甩到九霄云外,關詩皓和大理現在風頭第一勁,甚至正史中,保定帝將帝位都禪與給他的名人‘高升泰’一樣,都是文武全才,而且都達到了常人難以豈及的程度。

    ‘詩刀’的身手,雖然不如甘、高等人。

    可排到天龍寺這一期的寺生中,絕對是頂尖層次的。

    當然最讓秦朝關注到這個人主要是他是關家的。

    “刀重力,天下使刀者,除非娘們,哪把刀沒有幾十斤力量?”這少年拿著書卷的手往背后一背,看著眾人微笑說道,“五十四斤,隨便到鐵匠鋪買把刀,比這輕的不多,我這把……”他空著的右手一抓自己腰間的刀,一拔,只見盈光一閃,如帶出一弘秋水。

    “好刀!”

    院中眾人眼睛一亮,只見這把刀刀背非常薄,刀身卻極長,前寬后窄,曲線和時下刀都不同,十分柔和,整把刀外型像片變型的竹葉,乍一看秦朝還以為是前世工廠出來的產品。

    “這就是那把有名的‘詩歌刀’。”秦朝打量著那刀身,只見光芒流動,刀面平滑似水,不由眼睛發亮。

    詩歌刀書中講是用海外‘千鍛精’打造,但后世挖出的那把,經檢測含有一種之前未有的新金屬元屬,科學推測這是用天外隕石鍛造的,天外隕石鍛造成刀,還能鍛得如此巧奪天工,無一絲暇坯,是如何制作出來的,這在后世是一大迷題。

    “你看我這把刀多重?”少年笑說道。

    甘逸夫眉微微一皺。

    少年的刀,背很薄,按理這種刀重量絕對不重,可這少年既然拿出來詢問,自然不可能以正常情況判斷。

    “不可能超過六十斤!”甘逸夫遲疑道。

    秦朝嗤的一聲笑。

    眾人都瞧過來,少年也是看向秦朝,瞇著眼道:“你怎么看?”

    “我看這刀做工很好,可是重量么……”秦朝微笑道,“未必多重,三十斤頂天了。”

    “好眼光!”少年眉一挑,收刀入鞘,動作干脆利落,而后向眾人一抱拳,笑著說道,“你們的說話,我都聽到了,剛才和諸位開個玩笑,哈哈,我這把刀,其實才三十二斤重,逸夫兄、海峰兄,兩位都沒猜錯。”

    “三十二斤?”甘逸夫眉一挑,“你這刀應該用的是特殊的鐵,不然看這厚薄頂天了也就二十四五斤重。”

    “沒錯,這用的是千鍛鐵。”少年笑說道。

    “千鍛鐵?”

    “是從海外運來的精鐵,一小錠沉得像金子一樣,這種鐵打造的兵器,夠硬夠韌。”少年一見眾人疑惑連解釋道,“我得到這把刀也是運氣,嗯,海峰兄、逸夫兄,我這刀雖然不夠重,可夠鋒利,和你們切磋,絕對夠格了!”

    “夠不夠格,切磋了才算,不過……”甘逸夫哼了聲,隨即一笑,“能來天龍寺的,想必差不了,哈哈,看你模樣也是個狠人,你也住我們這?”他這話一出,高世霸便有些緊張。

    少年瞇眼一笑:“我喜歡驚喜,天上掉石塊這種事,住別的地方想要遇到都難,哈哈,我叫李玉郎,今后便是你們的室友了!”

    “李玉郎?”秦朝一愣,隨即明白,這‘關詩皓’定然也和自己一樣,換了名字身份進來的。

    “歡迎!加上你,現在我們這里有六人了。”閻小柔興奮說道,“一間院子要聚集十人,現在就只差四個了,應該也能很快找齊,嗯,我們到里面去看看房,大家好好把床鋪分一下。”

    “好!”一伙人涌進里屋。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