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吞天邪帝 > 第二百六十三章大仇得報

第二百六十三章大仇得報

    “吳越!就憑你一個小小的靈王,也敢妄想用神識威壓于我,上次你斷我一臂,今天老夫也先斷你一臂!”見到從吳翰麒體內迸發出的那股強大的氣息,洞虛老祖的臉上浮現出不削的神情,手中的長劍向著吳翰麒的手臂揮砍而去。︽,

    結果洞虛老祖的長劍還沒砍到吳翰麒的手臂時,他突然感覺自己腦海一顫,如遭到了雷擊,瞬息間陷入了短暫的迷糊,手中的長劍停滯在半空中。

    而就在洞虛老祖的身體停滯的那一瞬間,吳翰麒的身形一閃,像幽靈般從洞虛老祖的身前閃過,當他跟洞虛老祖拉開距離的時候,懷里已經多出一個熟睡的孩子。

    感覺到自己的手臂一輕,洞虛老祖馬上從呆滯當中恢復過來,發現自己懷里的孩子竟然被吳翰麒給搶走,臉上頓時浮現出詫異的表情,身為靈皇階段的強者,他清楚的意識到自己剛才受到神識攻擊。

    前世的吳翰麒修煉的是什么心法和靈技,洞虛老祖完全是一清二楚,吳翰麒奪舍重生之后,竟然懂得極為罕見的神識攻擊,讓洞虛老祖眸光一凝,雙眸中浮現震驚的眼神,面目猙獰地說道:“吳越!看來當初你在那個秘境當中,恐怕也悄悄的留了一手,否則你也不會擁有現在的成就,識趣的話,就交出你的陣法傳承和神識攻擊之法,老夫看在多年摯交份上給你留個全尸。”

    面對洞虛老祖的威脅,吳翰麒臉露譏笑,若是在一年前。吳翰麒面對洞虛老祖只有被虐的份,但是現在的吳翰麒已經是今非昔比。就算洞虛老祖是一品靈皇,他也有把握跟洞虛老祖斗上一斗。

    這時吳翰麒雙眸瞇起。冷冷地盯著洞虛老祖,咧嘴一笑,不削地嘲諷道:“洞虛老狗!雖然你的修為提升了,但是你說大話的本事提升的比修為還要快,今天我們剛好新仇舊恨一起算,看看到底是誰殺了誰?”

    “吳越!既然你這樣急著送死,老夫就成全你!”洞虛老祖聽到吳翰麒的話,眸子當中迸射出森然的寒意,手中的長劍揮舞。挑起朵朵劍花,似要穿云追月,又似要貫穿曜日,帶著濃濃的殺意,向著吳翰麒揮砍而去。

    看到洞虛老祖向著自己揮砍而來的長劍,吳翰麒第一眼就認出洞虛老祖使用的靈技,并不是他過去所修煉的靈技,而是一門比他過去所學的劍法更加高深的劍法,這套劍法極為高深。且威力不凡,似可開山裂脈,仿佛要將虛空斬裂開來。

    面對洞虛老祖如此凌厲的劍法,吳翰麒一手抱著孩子。一手握著五龍槍,強大的五行靈力源源不斷的從他的體內涌入五龍槍內,當五龍槍刺向洞虛老祖的那一瞬間。一聲龍吟傳來,一頭由五行靈力演化而成的五彩神龍。從五龍槍內飛撲而出,帶著一股毀滅的氣息。張牙舞爪地向洞虛老祖撲去。

    看到張牙舞爪向著自己飛撲而來的五彩神龍,洞虛老祖的眼瞳驟然一縮,手中的長劍毅然刺向五彩神龍,將飛撲五彩神龍一劍刺潰,滿臉驚訝的盯著吳翰麒,說道:“吳越!沒想到你僅僅只是九品靈王階段,竟然就能夠做到靈力外放,看來當初在那個秘境當中你所獲不小啊!”

    吳翰麒看到洞虛老祖一臉驚訝的樣子,眸子微瞇,手中的五龍槍再次刺向洞虛老祖,猙獰一笑說道:“洞虛老鬼!你說的沒錯,當初我在秘境的的確確獲得了豐厚的收獲,就算是我的陣法傳承,還是靈識攻擊之法,都是當初獲得的,原本我還想著跟你分享,可惜的是你太過心急了。”

    對于吳翰麒的話,洞虛老祖是深信不疑,為此讓他后悔當時太快動手,否則吳翰麒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就是屬于他的,為此讓他感到無比的憤怒,那一品靈皇的氣勢如同駭浪一般席卷而出,揮舞著手中的長劍,殺向吳翰麒。

    看到洞虛老祖向著自己殺來,吳翰麒手中的長槍綻放出耀眼的光芒,散發出攝人的靈力波動,宛如勢如破竹般刺向洞虛老祖。

    “鏘!”

    一聲清脆的聲響猛然響起,如同雷石交鋒碰撞出璀璨的火光,一股強大的靈力波動以兩人為中心震蕩開來,如同暴虐的颶風向著四方席卷而去,卷起漫天煙塵。

    感覺到握劍的手腕上傳來的那股震旦之力,洞虛老祖的臉上再次浮現出震撼的神情,他沒想到吳翰麒的靈力竟然絲毫不遜色與他,這讓他感到無比的驚訝,脫口問道:“你只是九品靈王而已,為什么擁有絲毫不遜色于我的靈力?”

    就在洞虛老祖為了吳翰麒的靈力而感到震撼時,青蛇帶著幾個人出現在山頂上,吳翰麒看到洞虛老祖一臉震撼的神情,將懷里的孩子交給青蛇,不削地對洞虛老祖說道:“洞虛老狗!是不是感覺到非常意外?剛剛只是開胃菜而已,真正的好戲這才剛剛開始而已。”

    看到吳翰麒的幾位實力強大的手下出現在九崖山頂上時,臉色不由一變,下意識地想要逃遁,結果卻發現吳翰麒的手下,早已經分散在山頂四周,一臉虎視眈眈的盯著他。

    洞虛老祖的反應,吳翰麒完全看在眼里,對洞虛老祖的性格十分了解的他,自然是明白洞虛老祖想要干什么,讓他忍不住發出一聲譏笑,對洞虛老祖嘲諷道:“洞虛老狗!你覺得在這種情況下,你還能夠逃得掉嗎?不過你放心,今天我不會讓我的這些手下動手,我要親自跟你算算我們兩人之間的賬。”

    說話間,吳翰麒的嘴角浮現出一抹陰邪的笑容,沒有孩子的制約,他不用再像之前那樣畏手畏腳,手中的長槍再次泛出一道五彩光暈,帶著一股毀滅的氣息,刺向洞虛老祖。

    “吳越!老夫今天就算是死,也要拉你墊背!”洞虛老祖看到吳翰麒的這些下屬,知道自己這次是兇多吉少,他看到吳翰麒向他殺來,眸中閃過一絲寒芒,手中的長劍綻放出耀眼的光芒,最后向著槍尖匯集,當長槍刺出的那一瞬間,虛空都是為之微微一顫,像似要將虛空洞穿似的。

    “鏘...”

    兩人的兵器不斷的碰撞在一起,碰撞出璀璨的火花,傳出一聲聲清脆的聲響,強大的靈力氣浪,以兩人為中心,宛如波浪般不斷的向著四周擴散,將周圍原本平坦的地面摧殘的坑坑洼洼,所有樹木全部攔腰折斷。

    感覺到一股怪異的靈力,隨著兩人的攻擊不斷的涌入自己的體內,讓洞虛老祖在感到震驚之余,心里竟然產生一股不安的感覺,之前的攻擊讓他清楚的意識到吳翰麒的強大,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吳翰麒竟然會強大到這個地步,這讓他想讓吳翰麒墊背的念頭漸漸的產生動搖。

    “吳越!當年我能夠殺了你,現在我照樣能夠殺了你!”感覺到自己的處境越來越不利,洞虛老祖快速運轉體內的靈力,手中的長劍頓時泛出耀眼的劍芒,向著吳翰麒的脖子砍去。

    此時的吳翰麒氣勢如虹,根本不可抵擋,那種戰意讓他雙眸灼熱,有著一種要戰盡天下至尊的氣勢,當他看到洞虛老祖一劍向著他的腦袋砍來的時候,全然沒有把洞虛老祖的攻擊放在眼里,一股強大的神識從他的額頭出迸發而出,向著洞虛老祖覆蓋而去,手中的長槍更是隨著神識威壓的發出,刺向洞虛老祖的胸膛。

    感覺到一個強大的神識威壓,向著自己碾壓而來,曾經吃過一次虧的洞虛老祖馬上意識到吳翰麒想要干什么,下意識地想要緊閉自己的神識,結果手中砍向吳翰麒的長劍明顯變慢了許多。

    “噗嗤!”

    一聲長槍入體的聲音傳來,胸口處傳來的劇痛,讓想要屏蔽神識的洞虛老祖清楚的意識到自己上當了,本能地低頭看著自己的胸膛,見到一桿長槍正插在他的胸膛上,臉上頓時浮現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這...這...這...”感覺到自己的生命氣息,快速的從身體里流逝,洞虛老祖緩緩的舉起自己的手臂,指著近在咫尺的吳翰麒,下意識地張開嘴巴,結果才說出一個字來,鮮血就像泉涌般從他的嘴里狂涌而出。

    看到洞虛老祖那不可思議的表情,吳翰麒握這槍桿的手掌用力一拉,貫穿洞虛老祖胸膛的長槍,帶著一些肉渣從洞虛老祖的胸膛拔除,鮮血像噴泉般,從傷口處噴射而出。

    洞虛老祖原本以為可以利用吳翰麒的孩子,逼迫吳翰麒就范,交出他所獲得的陣法傳承,然后在遠遁山林潛心修煉,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奪舍重生之后的吳翰麒,性情竟然會發生如此巨大的變化,不但讓他的計劃破產不說,還讓他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感覺到自己的生命正在快速的流逝,讓洞虛老祖非常后悔,后悔自己為什么不按照之前的計劃,遠遁他鄉隱姓埋名,偏偏為了貪圖吳翰麒的陣法傳承,而鋌而走險,結果導致最終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但是這個世界上并沒有后悔藥可買,最終洞虛老祖帶著滿心的不甘,死不瞑目的倒在了地上。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