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巫神紀 >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一記耳光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一記耳光

    混沌虛空中,姬昊劍光分化,一劍斬傷花道人。

    花道人駭然低頭,看著自己胸膛上被盤古劍穿透的劍傷,滿臉盡是不可思議之色。

    以他的道行,以他的法力,就算星辰隕落、大地崩毀,也難以傷損他一根毫發。前些日子一不小心,被姬昊一劍斬斷了一條胳膊,那的確是花道人大意了。

    可是今日,花道人連自己護身神蓮都噴了出來,全神貫注的對付姬昊,居然再次被他擊傷。而且不僅僅是肢體部位無關緊要的傷勢,而是胸膛要害被洞穿。

    “姬昊小兒!”花道人嘶聲怒吼,剛一開口就一道血箭噴出老遠。

    姬昊長嘯一聲,他背對木道人,任憑木道人狠狠一樹枝刷在了自己后背上,打得他后背血肉橫濺,左手盤古鐘、右手盤古劍狠狠的向花道人打了下去。

    不僅如此,姬昊更是身體一晃,脖頸后面憑空又生出了四條胳膊,新生的四條手臂結成法印,四只手掌帶起一道道恢弘的混沌氣浪,當面向花道人的面門拍了下去。

    盤古鐘狠狠撞在花道人的腦袋上,花道人頭頂一朵蓮花沖出擋在盤古鐘前,被盤古鐘一聲鐘鳴震得粉碎。盤古劍疾刺花道人眉心要害,花道人嚇得嘶聲尖嘯,一道道清氣彌漫,一朵通體籠罩在混沌氣流中,色澤瞬息萬變的鴻蒙神蓮在他眉心悄然綻放迎向了盤古劍。

    木道人氣得嘶聲怒吼:“大自在,若不想隕落,滾回去,讓吾家師弟親自上陣!你祭出師弟本體神蓮,若是有絲毫傷損,你也在劫難逃!”

    花道人眸子里的七彩幽光微微閃爍,七彩光芒驟然消失,花道人的眸子變得清澈如水、清涼如冰。恢復了正常的花道人深沉的看了姬昊一眼,他眉心剛剛冒出的鴻蒙神蓮‘唰’的一下收回體內,他和姬昊之間的混沌虛空突然劇烈的震蕩起來。

    原本姬昊和花道人相隔只有三丈不到,隨著混沌虛空的劇烈震蕩,兩人之間三丈許的虛空,突然重重疊疊的疊加了數億層,每一層都厚達萬里!

    姬昊盤古劍刺在了劇烈波動的混沌虛空中,一層層漣漪不斷擴散開來,每刺穿一層疊加的混沌虛空,盤古劍上凌厲難當的劍芒就削弱一層。姬昊只覺劍鋒之前空蕩蕩一片,任憑他如何努力,也難以洞穿這億萬里之遙的虛空,真個傷到花道人的身體。

    大自在的本我意識消退,花道人的元靈重新掌控了自家的法體和無窮法力,他的千變萬化之道施展開來,當即就給姬昊造成了巨大的麻煩。

    木道人更是嘶聲長嘯,手中七寶樹枝帶起一道道強光狠狠刷在姬昊后背上,姬昊的后背被打得血肉四濺,很快就露出了后背的骨架,透過骨架之間的縫隙,甚至能看到姬昊蠕動的內臟。

    ‘轟’的一聲巨響,姬昊疊加法印的四支手掌狠狠的按在了花道人重疊的混沌虛空上。

    九個金色渾圓的法陣轟然出現,呈九宮形排布的金色法陣復雜玄妙,一枚枚璀璨的太陽道紋鑲嵌在直徑百丈的圓形法陣中,一如金色琉璃雕刻而成,美輪美奐伴隨著異常強橫的氣息。

    花道人重疊的混沌虛空劇烈的震蕩著,姬昊這全力一擊,居然將花道人重疊的數億層混沌空間擊穿了三成左右,九道金光猶如天降神罰,呼嘯著穿透虛空,將一層層疊加的混沌虛空打得支離破碎。

    每一層混沌虛空粉碎,都化為大片黑色的火光和煙云向四周急速擴散,姬昊和花道人之間的虛空火光四射,一股股毒龍一般的毀滅力量四溢,沖得姬昊和花道人倒飛而起,無比狼狽的向身后飛去。

    木道人長嘯一聲,他左手結了一個法印,狠狠的按在了姬昊的后心脊椎骨上。

    一聲巨響,一道蒼翠的雷光在姬昊脊椎骨上爆發開來,姬昊的骨頭被炸斷了十幾節,斷骨如雨轟然向四周噴濺。其中一塊三角形的碎骨帶著可怕的勁道劃過花道人的面頰,硬生生在他的臉皮上撕開了一條深達寸許的傷口。

    木道人嘶聲驚呼:“此子肉身怎如此強橫?吾等門人弟子,無一人堪比其萬分一二!”

    一擊得手,木道人終于發現了姬昊肉身的怪異——強,強得難以形容的強,以他的全力一擊,居然無法將姬昊的身體打得灰飛煙滅,只能打斷他的一段脊椎骨!

    要知道,姬昊這一次可沒有用盤古鐘守護自身,他用盤古鐘當錘子去砸花道人去了。

    所以姬昊是完全依仗自己強橫無匹的肉身硬吃了木道人這一擊,木道人卻只能打碎他的一段骨頭!

    木道人自忖,若是禹馀道人不做任何防御手段,單純依靠圣軀法體硬吃他全力一擊,禹馀道人萬法不侵、萬劫不滅的圣軀法體,起碼也要斷兩根骨頭!

    這就意味著,姬昊單純的*強度,已經足以和大赤道人、清微道人、禹馀道人,乃至木道人、花道人他們這些教主大能千錘百煉、由大道法則浸潤淬煉了無數年的‘圣軀’相提并論!

    讓木道人頭皮發麻的是,他們的圣軀法體中每一寸身軀都銘刻了密密麻麻數不勝數的大道道紋,他們的身體等于時刻受到無數天地法則的庇護,這才有如此強悍的防御力!

    而姬昊,他純粹是依靠單純的*強度,他純粹的*強度就足以和他們這些教主級人物的‘圣軀’相抗。

    “此子留不得了!”木道人瞇起雙眼厲聲喝道:“肉身成圣?以力證道?吾等都不敢做這美夢,你這小子何德何能敢有如此狂妄的念頭?”

    姬昊很無語的回頭看了木道人一眼,肉身成圣?以力證道?他從未這么想過啊!

    如果不是寄居在他神魂空間中賴著不走的虛影一通胡亂調-教……說到底,姬昊也不知道他究竟修煉的是什么古怪法門,反正他現在的神通法力,和禹馀道人傳授的道解上的大道迥然不同啊!

    強忍著后背撕心裂肺的劇痛,姬昊脖頸后新生的四條手臂中一條手臂突然狠狠一耳光抽了出去。

    木道人正在驚呼怒嘯,姬昊的手臂神乎其神的突然伸長到了上千丈,猶如一條靈蛇一樣蜿蜒而出,一耳光狠狠抽在了木道人的老臉上!

    “哈哈,打得好!”遠處一聲長嘯傳來,身穿紅衣的禹馀道人已經踏著一道仙光大步趕來。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