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超級軍工帝國 > 1831 殲二十為您護航

1831 殲二十為您護航

    “劉一九又病了?”軍方接受項目跟人員的負責人找了劉一九不少次,想要跟劉一九談談關于他們后續安排的事情。

    零號工程,軍方高層一致決定,最終還是由劉一九負責。

    然而,劉一九對此并不感興趣。

    “是的,在前幾天,劉主任跟王主任兩人在山頂上喝了一夜的酒,醉了,然后就病倒了……”謝和平看著軍方負責人,冷著臉說道。

    他知道軍方也是不得已為之,也知道九院是歷史特殊時期的產物,現在已經跟不上時代的發展,必須得轉型或者解散。

    零號工程完全就是建立在619工程的基礎上,不過是由軍方直接管轄,不會再出現擁有自主經營權以及自主立項權的特權了。

    即使知道,也是有些無法接受他們這么多年的心血煙消云散。

    眼前的人,對于這樣的情況,也是不了解。

    “他在什么地方,我去看看他……”軍方負責人并不死心。

    謝和平無奈,帶著軍方負責人去了劉一九所在的病房里面。

    僅僅幾天的時間,劉一九已經瘦的不成人形,從兩年前他的身體出現了問題開始,劉一九的病情在修養了一段時間之后得到穩定,基地里面最頂級的基因科學家都沒有找到問題所在。

    卻沒有想到,在這時候,劉一九再次病倒了。

    軍方負責人也沒法說讓劉一九接手零號工程的事情,而是讓人把消息反饋到了軍方最高委員會。

    接受工作依然在繼續。

    時間隨著九院基地的人員跟技術資料不斷地被轉移,九院基地不斷變得空蕩蕩而推移,很多的設備,除了那些頂級的科研設備儀器以及一些超級計算機被搬走,大部分的東西都留在山里面。

    趙敏是目前九院最為忙碌的人,基因工程大部分的人員都已經轉移給軍方,趙敏對于劉一九的病情是最為緊張的人。

    劉一九出事情,619工程就算徹底失敗。

    甚至,九院管理委員會的一幫子人,都將會出現問題。

    “趙阿姨,別忙活了!現在無法解決問題,把標本留下,等到科學技術發展到更高程度,就沒有問題了!”劉一九看著趙敏憔悴的臉,不由嘆了一口氣。

    “你好好休息!別說話!”趙敏瞪了劉一九一眼。

    “我得去衛星發射中心,我們第一次把宇航員送上太空,我得親眼去見證這個時刻。能夠見到,我死而無憾!”劉一九說的是實話。

    如果不是他,中國要送宇航員上天,至少還得等十多年的時間。

    建立太空空間站,更是得二十年左右,實施探月工程都得等到那個時候,更不要說登月。

    “你身體這樣了,還到處跑什么?”趙敏自然是不同意。

    “不看看,死了,遺憾。”劉一九笑著說道,看到他的笑容,趙敏的眼淚不由無聲地滑落了下來。

    “那好,我跟你去,我去讓老王給你安排飛機,順便準備路上需要用的藥品。”趙敏哽咽地說道。

    目前,檢查不出來劉一九的病因,國外更是不能去,國內九院已經算是最頂級的基因技術了。

    “老王,通知李銳,司徒雪跟也葉璇吧,小九兒時日無多……”趙敏在跟王順義溝通了之后,流著淚說道。

    他們沒有孩子,管理委員會的人,很多甚至沒有結婚,大多數人都是把劉一九當成他們自己的孩子。

    劉一九的病,無法找到病因,檢查的各種數據都是正常的,但是身體一天比一天更差,沒有辦法,每天只能不停地給劉一九身體內輸入生理鹽水……

    “真的沒有辦法?”王順義眼睛也紅了,“都怪我,要不是我跟他兩人一起喝那么多酒,他也不會……”

    “這不怪你,怪我,太貪心了,不停地從他體內抽血……”趙敏懷疑,造成劉一九這樣情況的就是因為她這些年從劉一九體內抽了太多血。

    而劉一九體內的那種無法培養的物質,在失去了平衡之后,體內再也無法自我產生。

    “趙阿姨,這不怪你。您抽血,都是我自愿的!”劉一九在一名護士的攙扶下,推門進來。

    王順義問了一下他的情況,趙敏就把劉一九給趕回了病床。

    下來之后,王順義則是挨著通李銳,司徒雪,葉璇三個女人,告訴她們劉一九的情況。

    李銳完全不相信劉一九會病得如此厲害,這幾年跟劉一九見面的次數很少,心中更是恨劉一九把他的兒子未來圈定起來。

    輾轉反側,她同樣帶著孩子移民了瑞士。

    接到電話的時候,她震驚得說不出話來,王順義不會對她開玩笑,在放下電話的之后,立馬就聯系飛機,在知道沒有當天的航班之后,直接包機回國。

    司徒雪在尼普多桑,即使現在尼普多桑局勢混亂,內戰時刻都有可能發生,劉思華不情愿,她也是強行要求劉思華跟劉思宇一起跟他回國。

    楊威等人原本不同意劉思華離開尼普多桑,劉思華一走,他們跟黑衛之間的平衡就會瞬間被打破,不過在雙方都知道了劉一九身體出現問題的時候,都是同意了,并且握手言和坐下來談判。

    雙方不僅需要應對印尼的亂局,還得防備著吳峰的人發難,雙方也打不起來。

    劉素學仿佛是消失了一般,根本就聯系不上。

    葉璇在聽到劉一九的消息,整個人都昏倒了,身邊的保姆掐了好一陣人中,才幽幽地醒過來,直接就讓管家定機票回國。

    三個女人帶著孩子趕回來的時候,劉一九則是被王順義等人用輪椅推著上了一架用于實驗試飛的運二十軍用運輸機。

    這種飛機,試飛了數百個小時,這次閱兵也將會有三架受閱,劉一九沖來都沒有坐過國內最先進的大飛機,每次出行,都是運十。

    運二十出來之后,他離開基地的時間則是少了。

    “這是我們的成果!”劉一九的情況不好,但是精神卻也不差,在大巴山機場的跑道上看到這架遠比運十更大,比伊爾-76也大一些,外形跟伊爾-76有著神似的運輸機,笑著說道。

    “這是你的成果!”如果不是劉一九,別說運二十,運十都沒有可能在祖國的藍天上翱翔。

    畢竟,當初民航總局要求運十下馬,劉一九不顧管理委員會的反駁,接手了耗資巨大的運十項目。

    從而,運十成為國內民航的主流機型,現在運二十也出來了,中國的天空都是飛著波音的客機或者空中客車的飛機的情況,將會消失。

    “運二十的飛行比運十更穩定,顛簸也沒有那樣厲害。早知道,我就應該把那架運十換成運二十!”在飛機上面,遇到氣流的時候,運二十的顛簸并不是太大。

    劉一九一臉的笑意。

    發動機的轟鳴聲,比運十更大,這對于劉一九來說,并沒有影響。

    這才說明發動機強勁有力,國內航空工業再也不用擔心心臟病的問題。

    “那兩架戰機干什么?”劉一九向著舷窗外面看去,發現飛機旁邊,有著兩架外形有些像殲十,但是卻又有所不同的戰斗機,機翼下面掛載著大大小小的導彈。

    “為您護航!”王順義看著兩架戰機,眼睛紅了,扭過頭去擦淚。

    劉一九身邊的勤務告訴他,“首長,那是我們殲十改進型,速度更快,滯空力更強,發動機推力更大的殲十c型戰斗機,這兩架不會參加國慶閱兵,王主任擔心您看不到!”

    勤務人員在說這話的時候,眼淚如同斷線的珠子。

    運二十寬闊的機艙里面,所有人都是紅著眼睛。

    “沒想到,殲十已經出現了。可惜了,看不到我們的殲二十!”劉一九點了點頭。

    他也知道,自己時日無多。

    隱形戰機,將會是未來很長一段時間戰斗機的主流,最后在人類基礎突破之后,會被速度更快,更機動靈活的戰機取代。

    甚至很大一部分,都是無人機!

    “咦,這玩意兒怎么像是殲二十?”劉一九看著舷窗外面,兩架殲十c戰機搖晃著翅膀向運二十示意,然后離開,一架頭部、機身呈菱形,跟其他戰機外形以及氣動布局截然不同的戰斗機出現在運輸機旁邊。

    “首長,這就是殲二十!我們的隱身戰斗機,這架屬于原型機,目前尚未定型……”

    “這不是胡鬧嗎?試飛階段飛這么遠,萬一摔了怎么辦?要知道,這玩意兒可是比黃金貴多了!”劉一九頓時就大怒起來。

    隱身戰斗機可不是別的戰斗機,這玩意兒一架的造價超過十四億人民幣,一架原型機對于整個戰斗機的設計有著多么重要的意義,誰不知道?

    居然為了讓自己看一眼,把原型試驗機飛這么遠。

    “放心吧,沒有問題的,611所那邊一直都是希望讓你看看殲二十,然后提供一些建議……”王順義輕聲說道。

    殲二十,同樣也是劉一九一手促成的。

    雖然說是整個九院共同努力,國內眾多兄弟單位一起合作搞出來的,沒有劉一九,中國什么時候才能擁有隱身戰斗機,誰也說不清楚。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