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一水天地間 > 第四十一章 他的身份

第四十一章 他的身份

    八月十五……

    這個日子,一遍遍的在李慕城心里念著。似乎這個日子和他有種不一樣的緣分,每逢什么大事,都會發生在八月十五日這一天。當年,他被逼迫離開擎天教的那一天,是八月十五。到達魔界,得到血妖七色花的那一天,也是八月十五!

    非但如此,此次開啟修羅殺界,竟然也是八月十五。

    “八月十五,圓月之夜,洪荒千里,修羅乍現。”

    李慕城從心里念叨這句話,“八月十五,也就是后天了。圓月之夜,并沒有什么可以解釋的。既然已經圓月,想必那就是八月十五那一日了。洪荒千里……難道在開啟修羅殺界的地方,在洪荒古陸?”

    想到洪荒古陸四個字,他不禁頭皮發麻。洪荒,是他一輩子不愿意面對的地方。

    因為,當年自己的父親,便是在洪荒被天雷擊殺……

    洪荒,位于泰安府的東北。洪荒相傳洪荒無窮大,自古以來,沒人能深入洪荒。還有傳言說,洪荒內部有著吃人的妖獸。那些妖獸,揮手之間便可移山倒海。從古自今,關于洪荒的恐怖傳說不斷襲來。而李慕城,也是聽著這些傳說長大的。

    如果說三千世界這個凡人界如果真的存在上古修真者或者妖獸的話,想必就一定是在那洪荒的深處了。

    看著面前一望無際的野草與那接天的荒原,李慕城咽了口吐沫,凌空而起,飛行在洪荒之中。

    之所以飛行,是因為即便是他,也沒有來過這洪荒。上次和父親到來這里,他也早已經不記得去路。如果瞬移的話,肯定會找不到方位。況且瞬移還有一個弱點,那便是沒有去過的地方,不能夠使用瞬移。

    以李慕城的速度,千里,僅僅一個眨眼。然而洪荒千里之處,別說是人了,就是草都沒有幾根。

    “你們在哪兒?”

    取出傳訊靈珠,李慕城急促的傳訊給龐霧。這次開啟修羅殺界,龐霧是跟隨著的。問他在合適不過了。

    然而另一頭卻久久沒有回話。看著遠處一望無際的洪荒,李慕城皺緊眉頭。就在此時,跟在他身前的銀月突然說道:“洪荒千里,是不是一個簡稱?真正的位置,是在洪荒千萬里的地方?”

    “有可能。”李慕城抿了抿嘴,說道。“縱然修羅真的將他的體內世界放在了這里,那也絕不可能放在離洪荒邊緣這么近的地方,別說是修羅,就算是一個洞虛期的修士,幾分鐘便可以到達。”

    “只是……洪荒千萬里……”

    想到這里,李慕城心中突然忐忑了一下。

    一陣震動傳來,與此同時,龐霧的傳訊到達。看著手中的傳訊靈珠,李慕城微微松了口氣。既然龐霧還可以傳訊,那就代表他們沒有什么事情。只是……這洪荒,真的像傳言所說的那么神秘恐怖么?

    傳訊靈珠內,寥寥幾言回復:“明日你再來與我們回合。”

    看到這傳訊,李慕城嘆了口氣,他自言自語道:“好吧,反正還有一些沒有處理完的事情,既然他讓我明天再來,那我就明天再來。反正千萬里的地方,不過幾個小時便可以到達。銀月,我們走。”

    一把抓住銀月,李慕城的身影倏然消失在原地。

    ……

    泰安府。

    生滿雜草的院子中,一個長著絡腮胡子的大漢正在與一個老婦人喋喋不休的說著話。聽他們的話,似乎三句不離‘李慕城’這個人。再看那絡腮胡子的大漢,手中還抱著一個鋤頭。

    他似乎很寶貝這個看似普通的鋤頭。從來沒有離過手。

    “呵呵,我就知道,我家城兒絕對不是平庸之人。”

    似乎被那絡腮胡子的話逗笑,老婦人輕輕的笑了笑,沙啞著嗓子說道。

    “娘,我回來了。”

    突然,外面一陣大喝傳入了房子中。聽到這聲音,那絡腮胡子一個激靈,急忙站起身,畢恭畢敬的站在那里。老婦人聽到這話后,將頭轉向門所在的那個位置。但她的眼睛終究是瞎的,即便是轉過去了,也不會看到什么東西。

    腳步徐徐傳來,慢慢的,一個溫暖的手掌覆上了她蒼老的手指。“娘,擎天教,沒了……”

    雖然語氣很是溫柔,但老婦人和鋤頭大漢聽到這句呢喃的瞬間,全部都不約而同的打了一個冷戰。

    究竟是要經歷多少血與火之歌的人,說出這么一句話的時候,才能這么輕松?就好像整個擎天教,在他面前就是一個螞蟻一般,隨便就踩死了。

    可是擎天教真的是個螞蟻么?數十萬的教眾,其中十多萬人都是筑基期的仙人,甚至還有數百個金丹……

    這股力量,如果不算洞虛期以上的修士的話,絕對要比無根世界,東域的混沌劍派更加的強大!而也就是李慕城,他的手下,短短兩輪同時攻擊,就將這個經歷了百年風霜的擎天教徹底的在這個世界上抹掉……

    “我們的大仇,報了。”

    撫摸著母親干枯的手,李慕城臉上露出了一絲柔和的笑容。

    血濃于水,這句話不假。縱然是幾十年沒有見面,可能一見面就這么親切的,卻是只有自己的父母。而自己的父親,早已經死去。這個世界上,他唯一的至親就只剩下了這個母親,所以他從心里,更加的珍惜他的母親。

    至于妹妹,他既然不想在打擾她的生活,那就一定不會出現在她的記憶中了……或許在妹妹的心里,自己早已經死去多年了吧。

    “兄弟,擎天教……就這么……這么沒了?那可是天下第一大教啊!你別說讓你給滅掉了。”

    李慕城搖了搖頭,“如果是我自己的話,或許他們還會有漏網之魚。可現在我的手下有百萬人,而且全部將他們圍在了總舵,全殲,一個不剩。”

    說完這話,李慕城臉上突然露出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微笑,“我自己不行,那不代表你不行。事已至此,你還要裝么?”

    “啊?”

    鋤頭大漢長大了嘴巴,似乎有些不可思議。

    “得了吧。從剛剛我進入這里的第一眼就認出了你,你不會是一個普通的莊稼人的。反正這里沒有外人,那你就不用在繼續裝蒜了。”

    頓了頓,李慕城詭異的轉過了頭,“看你,還是把我當成那個金丹期的小家伙……我說的對么?白海。”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