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一水天地間 > 第六十五章 長恭

第六十五章 長恭

    一路上,李慕城都沒有在說話,而是皺著眉頭,心中回想著剛剛鐘子期所說的話。∏∈,

    鐘子期也是識趣的閉上嘴,沒有在嘟囔。

    “劍十三,是修羅王劍的劍靈,也就是羅睺嘴中所說的秋痕?修羅王劍是滅世神器,而他的劍靈,也不可能只有這十三太保最后一位的實力吧?再者說了,昨天自己度過天劫的時候,曾經親眼看到了修羅羅睺。羅睺當初所說的話,和我認知中的,完全不同。”

    李慕城抿嘴,心想到。

    可他卻沒有想到,縱然撇去種種原因不想,這劍十三也絕不是修羅王劍的劍靈。因為他當初看到羅睺的時候,羅睺……跟修羅王劍說過話。而且修羅王劍既然可以窺破李慕城的隱匿,那就代表,他是個有靈性的神器。

    靈性在,劍靈在。如果這個劍十三是真正的劍靈,那日看到修羅王劍,究竟是什么?

    ……

    早在之前,李慕城就威逼利誘,逼迫鐘子期說出了實話。果然,青龍帶人來凌晶洞,根本不是為了那什么蟒枯毒蛤,而是為了修羅王劍的碎片。

    不知誰向他們透露,凌晶洞,有一個修羅王劍的碎片。而碎片,正是在李慕城的手中。如果放到之前,李慕城或許會因為此事疑惑,可現在,他早就知道了誰是真正幕后陷害他的人。

    應該就是烏綸沒錯了。自己間接殺死了他的三個兄弟,而讓他僥幸逃脫,他要是不來報仇,那李慕城還奇了怪了。烏綸已死,李慕城的心也稍稍的安了下來。他之所以還要去帶著鐘子期找青龍,是因為銀月。

    據青龍所說,銀月已經被他們控制了起來。而十三太保排行第五的長恭,正是看守銀月的那個人。

    至于青龍……

    自從他們三人帶著一些手下來到碧水府的海域之后,他就消失不見,直到現在也沒有出現。

    沿著鐘子期所交代的路線行走,半個時辰之后,一個低矮的洞府出現在了李慕城的面前。遠遠的,他悄悄的散開靈識,觀察著這個洞府。

    靈識帶給他關于洞府的信息。這洞府在外面看雖然不算太大,只有一個供一人彎腰進出的洞口,但洞府里面,卻是很大。規模甚至可以比肩滕龍的府邸。而在這個洞府內,此時卻有兩個人。

    其中一個氣勢強大,給人一股宛若大海一般深不可測的感覺。另一股,則有些隱晦。

    突然之間,一絲微弱的力量,被李慕城的靈識查探到。他心中一驚。這微弱的力量,正是屬于銀月的氣息。可按道理所說,他的氣息,絕對不會這么虛弱。

    “難不成……”

    想到這里,李慕城咬著牙,攥緊了拳頭。他低頭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鐘子期,一腳踹出,鐘子期的身體頓時如同一個皮球一般骨碌碌的滾向了那個洞口。

    腳下一動,霎時間李慕城便出現在了鐘子期的身旁。一腳踏上他的背部,只聽一聲慘叫,鐘子期摔了一個狗吃屎,被李慕城踩在了腳下。

    氣沉丹田,一聲大喝:“長恭,帶著我兄弟銀月滾出來。否則的話,鐘子期小命不保!”

    話音落下之后不多時,洞府內便出來了窸窣的聲音。面前光芒一閃,出現了兩個人。

    “五哥,救我啊……”

    看到那個人,腳下的鐘子期像是看到了希望和光明,連忙大喊大叫。臟兮兮的臉襯托著他哭喪的表情,看起來卻是有些滑稽。

    李慕城打量著面前的人,面前之人長相十分俊秀,身上穿著淺綠色加白色的袍子,手中拿著一把折扇。如果不是他所擁有的那驚濤之勢,恐怕就連李慕城,都認為他只是一個大儒或是學者。

    看到鐘子期幾乎快要被虐成狗了,那長恭臉上也是露出明顯的煞氣。長袍突然漲開,無風自動。他盯著李慕城:“閣下是何人?你難道不知道你腳下踩著的那個人是風云殿的十三太保之一么?還不快快把你的腳拿開?”

    “呵呵。”李慕城陰沉一笑,“我自然知道他是大名鼎鼎的鐘子期大人。不過我既然敢踩著他來到這里,也不會無的放矢。把我的兄弟交出來,一命換一命。否則的話,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殺氣環繞在李慕城的身前,甚至透露出一股血色的鋒芒。他右手微微攤開,身上的圍繞的液體嘩啦啦的流動著,匯聚到他的手中,最終形成了一個兵器。

    這是一把漆黑的細劍。沒有一絲光澤,甚至都沒有開封。但看到這把黑色細劍的瞬間,長恭心里一陣顫抖。就連跟在他身邊的那個人,都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你兄弟?我們來到這里,不曾抓過什么人。更不用說閣下的命換命之說了。閣下恐怕是誤會了。既然你知道他是我們風云殿的十三太保之一,那還請閣下盡快將他放了吧。我們不為難你,若是等一會殿主回來了,恐怕閣下非但不能如愿,一條命,也是要留在這里的。”

    “修羅王劍的碎片,銀月。事已至此,你們還以為我是外人么?我身在這個地方,自然比其他人了解的清楚。鐘子期是什么人,我想不用我多說。剛剛我想知道的,他絲毫不剩,一一給我說過了。再給你們一次機會,是讓鐘子期死,還是把我兄弟交出來?”

    兇光在李慕城的臉上出現。這樣的情緒,似乎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他的身上了。

    從小到大,他的心志一直很堅定。但在感情上,卻總是猶如一道門檻,始終踏不過去。對待親人是這樣,對待愛人是這樣,對待兄弟,也是這樣。

    正如同當初子雷、沐靈等人失蹤。一怒之下,就連流沙宗的少宗主他都不放在眼里,愣是劍斬強敵。最終被逼無奈,來到了南域。

    “銀月……”

    聽到了李慕城的話,長恭心中也思量了幾分。風云殿真正的幕后之主,他是知道的。而這個鐘子期雖然無所事事,幾乎沒有什么屁用。可他卻是風云殿幕后之主的妻子最為疼愛的弟弟。

    略微沉吟了幾分,長恭臉上露出了尷尬的笑容,“好吧,我想閣下就是墨流護法了。既然這樣的話,那就請你跟我一起來,去見你的兄弟吧。”

    “你以為我傻?”李慕城訕笑了一分。早在之前,他就用靈識觀察到了洞府內的情況。洞府內,布滿了無數的高級禁制。就是現在的李慕城進入其中,不死都要退層皮。心中有了數,自然不會上當。他揮了揮手,“讓你身邊這個人去把銀月帶出來吧。我和鐘子期,在這里等他。”

    “什么?!”

    話音剛落,長恭的臉上突然出現一股驚恐。他不可思議的看著李慕城,“你……你能看到他的存在?!”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