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我要做首輔 > 第884章 進展神速

第884章 進展神速

    唐毅和隆慶足足談了一整天,雖然未必把復雜的情況說清楚,但是至少唐毅灌輸給隆慶一個概念,諸般國事,邊防為重,東南西北,九邊最急!

    這可不是隨便說的,包括眼下的不少仁人志士都察覺到了,北方氣候越發異常,天災*,收成銳減,造成軍屯越發難以維系。

    衛所軍戶體系崩潰,就要求大量調集客軍北上,而客軍的消耗遠比軍戶要大得多,造成了巨大的財政壓力,壓得戶部抬不起頭,還僅僅是冰山一角.

    由于軍費消耗巨大,朝廷不得不南糧北運,南銀北調,把資源傾注在九邊各鎮。大明的君臣或許還看不出其中的危險,可是唐毅卻心知肚明,甚至不寒而栗。

    金銀只是財富的代表,而非財富本身,小冰河期造成北方農業產出銳減,這時候大量的投放金銀,只會產生一個結果,就是物資短缺,物價飛漲,民生更加艱難,百姓紛紛破產逃走。

    結果九邊就會越發空虛,需要調動更多的人馬,消耗更多的糧食金銀,形成惡性循環的無底洞……要知道在運輸還很落后,全國市場沒有形成的時代,從南方抽血,滋養北方,就會出現南方貨幣供應不足,經濟缺血,而造成通貨緊縮,北方卻出現商品不足,嚴重通膨。

    蠟燭兩頭燒,相當于糖尿病晚期,加上惡性腫瘤,躺著都必死無疑,偏偏遇到了一群爛大夫,拼命折騰,不死都天理不容!

    而實際上,天啟崇禎兩朝,聽信孫承宗袁崇煥之流的禍國殃民建議,大規模向遼東投入財力物力人力,直接抽空了大明為數不多的血液,進而流民四起,內亂叢生,交迫之下,帝國轟然倒塌……

    雖然眼下距離內外交困還有一些距離,可是很多苗頭已經出現了,比如軍戶逃亡加速,南兵北調,邊防開支增加……故此唐毅極力建議隆慶,將改革的重點放在軍制上面,五到十年,甩掉九邊的包袱,用最小的成本,操控草原,維持基本安全。

    即便是小冰河期到來,北方人口銳減,難以維系,還可以把人安置到南洋,而不至于浪費太多國力。

    一番長談下來,隆慶完全接受了唐毅的設想,他拿出御筆,鄭重寫下“九邊”和“南洋”四個字,貼在了柱子上,只要一抬頭,就能看的清清楚楚,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這個舉動可不尋常,意味著邊防徹底上升到了國策的高度,因此,凡是和俺答有牽連的人,都要承受十倍百倍不止的怒火!

    ……

    大理寺大堂,海瑞巍然端坐,面色凝重。

    兩個錦衣衛推著王廷走了上來。

    “堂下何人?”海瑞低聲喝道。

    王廷揚起了臉,冷笑了一聲,充滿了不屑,他鄙夷地說道:“海瑞,你不用和本官裝大瓣蒜。我乃是二品都御史,朝廷命官,陛下沒有旨意奪我的官職,你不過是小小的大理寺少卿,和本官差之天地,理應讓本官就坐,問話之后,立刻請本官回府。而不是在這里作威作福,發號施令,懂嗎?”

    他拿出了教訓后輩的語氣,充滿了不屑地說道。

    海瑞同樣面帶冷笑,猛地一拍桌子!

    “王廷,你乃是兩榜進士出身,本官不和你講孔圣人,也不講孟圣人,本官只送給你八個字: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大明律》只認道理,不認官職,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你休想逃得過去!”

    好一個猖狂的海瑞,王廷氣得笑了起來。

    “我倒要聽聽,你是怎么穿鑿附會,誣陷本官的?”

    海瑞目光如電,厲聲問道:“俺答兵犯小站,你是什么時候知道的?”

    “十月二十三。”這沒什么好抵賴的,幾十里外的大戰,身為巡撫要是一點不知道,還不如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那你為何不出兵援助小站?”海瑞追問道。

    王廷充滿了鄙夷,“海瑞,你傻了不成,俺答十萬大軍,野戰無敵,天津城中,只有兩萬出頭的人馬,貿然出兵,只會一敗涂地,本官可沒有那么傻!再說了,本官不是派了殷正茂領兵去小站嗎,你憑什么說我沒派兵?”

    “殷正茂是十一月初九出兵,他已經告訴本官,你當時拒絕他出兵,是他違抗命令出兵的,怎么變成了你的功勞?”

    說著海瑞舉起殷正茂的供詞,啪的往桌子上一拍。

    王廷又羞又憤,心里頭大罵,殷正茂好歹你也是師相的弟子,莫非真的一心投靠唐毅,欺師滅祖,可沒有好下場!

    其實王廷忘了,相比賣國投敵,欺師滅祖也不算什么了。

    他臉色變了變,故作輕松說道:“軍務復雜繁亂,當時俺答入寇,各種流言消息滿天飛,本官身為天津巡撫,守土有責,天津城中,近百萬的民眾,若是因為本官魯莽失策,俺答殺進城中,誰又能承擔得起責任?本官承認,我是保守了一些,可是小站不也是安全無虞嗎?想要光憑著空口白牙,就治本官的罪,癡心妄想!”

    王廷一口咬定,海瑞沒有證據。

    海瑞也不著急,繼續問道:“王廷,你說為了天津安全,沒有出兵,本官姑且相信你,可是從俺答圍困小站,到殷正茂出兵,前后半個月的時間,你為何沒有向京城求援,或者向周圍府縣城池請求發兵?”

    “又是冤枉!”王廷大聲咆哮道:“海瑞,你大可以去查查巡撫衙門的公文記錄,看看本官有沒有求救。”

    “那為何沒有人收到?”

    “這有什么難理解的,俺答十幾萬大軍,將沿途的交通要路都給封鎖了,本官派出去的信差都被殺掉了,故此沒法把消息傳出去。”

    “哦,原來如此!”

    海瑞微微點頭,對著兩旁的錦衣衛一招手,“你們先把他帶到一旁。”

    “遵命。”

    王廷被帶下去,很快又有人帶著一個滿臉絡腮胡子的大漢從外面走了進來,到了大堂之上,立刻跪倒。

    “小的拜見大老爺,給大老爺磕頭了。”

    “抬起頭來。”海瑞盯著這個家伙,大聲問道:“你是何人,做的什么差事,先交代清楚。”

    “回大老爺,小的是天津巡撫衙門的千戶,平時負責信件往來,重要公文投遞,什么八百里加急,六百里加急,都是小的,還有手下負責發的。”

    海瑞點頭,“本官問你,在俺答圍困小站之后,你可發過求救的文書?”

    “這個……”中年漢子眼珠亂轉,心神不定。

    海瑞用力一拍驚堂木,嚇得他渾身一震。

    “本官提醒你一句,你是朝廷千戶,應該明白貽誤軍機是什么罪過。不過話又說回來,《大明律》規定,奉命行事是公罪,公罪不究!”

    海瑞話音剛落,兩旁的差役用水火棍敲打地面,大聲喊著:“威……武……”

    大漢聽來,竟有一種地動山搖的感覺,嚇得他臉都變綠了。

    “回大老爺的話,的確有公文下來,不過上面告訴,只要走過場就好,不要送到地方,出城兜一圈,就趕回來。不過小的心疼手下的弟兄,怕他們出城遇到危險,尋思既然不用送到地方,就沒有派人出城,那些公文還在小的家中。”

    海瑞看了一眼站在旁邊的陸繹,他點點頭,示意公文已經到手了。

    “那好,我再問你,你說的‘上面’指的是誰?”

    “是……”

    “講!”

    “是,是中丞大人。”

    “哦!”海瑞又問道:“是王廷親自下的令?”

    大漢臉色凄苦,忙擺手道:“小的算什么東西,中丞大人哪里會給小的下令,是,是他的師爺,喬師爺。”

    海瑞點點頭,“帶喬師爺。”

    很快,又有一個四十左右,身材矮小的家伙被帶了上來。

    他剛一露面,側室里面,王廷通過紗窗,看得一清二楚,頓時驚得站了起來,兩旁的錦衣衛可不是吃醋的,探出鷹爪一般的大手,抓住他的肩頭,同時手抓住了下巴,用力一扯,下巴被摘下來,喉嚨里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兩個眼珠子急得要努出來。

    一輩子審問別人,此時卻成了砧板上的魚肉,王廷的那個郁悶的勁兒,就不用說了。可是他的耳朵還能用,聽到了海瑞的話,直接昏過去了……

    “喬師爺,在十月二十二,俺答圍困小站的前一天,從天津倉庫,一共搬出了八萬石糧食,五千匹絲綢,五千匹細布,還有二十萬兩銀子。這些東西,都是你拿著巡撫大人的手諭去辦的。本官問你,這些東西都到哪去了?”

    喬師爺臉色大變,卻還是努力保持鎮定,陪笑道:“大老爺,俺答攻城,調撥糧草餉銀,自然是守城之用了。”

    “好一個守城之用,那為何天津各軍都沒有拿到?”

    “這個,或許是有人貪墨克扣,您也知道,下面的人太貪了……”

    “呸!”海瑞狠狠啐了他一口,“不是太貪了,是太黑了,心都黑了!那些糧食和銀子都送到了俺答的手上!”

    海瑞須發皆乍,怒斥道:“還需要本官把順風鏢局的人找來,和你當面對質嗎?”

    喬師爺突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海瑞,他怎么連這個也知道?

    “你記住了,這世上有一種東西,叫做良心!不是每一個人都甘心情愿出賣祖宗的!”海瑞每個字都擊在喬師爺的心頭,“放聰明一點,到法場的時候,給你一個痛快。”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