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仙界獨尊 > 第四十八章 震驚

第四十八章 震驚

    幾日之后,六扇門朝歌分部之中,六名武宗級的總?和神捕齊聚一堂。

    六名武宗之中,兩名神捕,都是中品武宗的修為,一是神捕蘇起,另外一名則是鷹眼神捕司馬中原,其他四人俱都是金章總捕,分別是隸屬于朝歌分部的兩名金章總捕,豹子頭李昂和鐵鉤手舒立。

    不要看兩人的匪號不怎么起眼,但卻都是在六扇門中浸淫了數十年的老行尊,又是武宗的修為,在朝歌乃至于整個大商王朝的身份之重,遠超過普通的武道世家之主,甚至能夠與一些五六品世家的家主相提并論,平起平座。

    至于另外兩名金章總捕,則是從外面調派過來了,同樣擁有著強勁的實力。

    要說在六扇門這樣的地方活著混到武宗的境界,就絕不是普通的武宗能夠與之相提并論的,無論是實力還是手段,在同等境界之中都是佼佼者。

    而他們對待王通的態度完全不同,鷹眼神捕司馬中原和李昂舒立兩人對王通的態度都非常的客氣,完全是將其當成同一級別的人物來對待,那兩名臨時調過來的武宗則不一樣,態度很是傲慢,特別是發現王通只是一個七品武師的時候,臉色立馬就變的難看起來,甚至帶著質問的口氣向蘇起問道,“一個七品武師能做什么?蘇神捕,你們大商分部對這件事情未免也太過兒戲了吧?”

    “不錯,蘇神捕,你需要給我們一個解釋,此次行動關系重大,弄一個下品武師來和我們一起行動,你真的以為這是過家家嗎?”

    這兩人說話的時候,王通就在場,他們對此完全不顧忌,雖然他們之前也聽說過王通的名聲,不過王通的名聲主要是在大商朝流傳著,在大商朝的六扇門武宗對他算是知根知底,但是這兩名武宗卻是從大唐國調入的,對王通并不了解,只是知道這個王通在五年前的議功評訂會的時候取得了第一名捕的身份。

    但是第一名捕的身分對他們而言毫無意義,至于王通滅殺邪神黨徒武宗風邪子的事情,他們也就是抱著姑且聽聽的態度而已,根本就不會相信,在他們幾百年的人生經歷之中,從來就沒有真正的看到過一個下品武師擊殺武宗的事情,在他們看來,王通僅僅是運氣好,背景硬而已,風邪子絕不會是被他擊殺的,肯定是王通身后的某一個人出手擊殺了風邪子,只是為了成就王通的名聲,才把功勞安在他身上的罷了。

    現在看到這個徒有虛名之輩竟然能夠和他們平起平座,一起參與到獵殺苦道人的行動之中,甚至還要與他演練七星翻天陣,這兩人頓時都有一種被侮辱的感覺,說起話來,亦是毫不客氣。

    只是他們這里說的是通快了,蘇起卻尷尬了起來。

    “蔡總捕,黃總捕,這次行動并非我一人決定,而是總部的決定,我只有建議權罷了,而且司馬神捕對這個安排也沒有異議,更何況,王總捕雖然年紀輕,修為低,但是他的戰力與戰績都不容小覷,參與這一次的行動是實至名歸的。”

    “實至名歸,我看是你們大商分部假公濟私而已。”

    六扇門的內部亦不是鐵板一塊,特別是大商朝和大唐朝這樣的天~朝上國的分部,更是有著極為激烈的競爭關系,因此這兩位總捕毫不客氣的道,“司馬神捕,您老人家號稱鷹眼,難道還看不出這其中的貓膩嗎?大商分部根本就是想……”

    “夠了!”司馬中原眼中閃過一絲怒氣,狠狠的瞪了向他質問的蔡總捕一眼,面上露出了明顯的不虞之色,“王總捕的實力絕對可靠,這一點,我可以拿我這雙招子保證,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合練的時候自然就清楚了,現在廢話少說,陣圖你們都已經看過了,我們的時間不多,這就演練吧!”

    “等一等!”蔡總捕不是傻子,自然能夠聽出司馬中原語中的不悅,但是他并不準備就此放棄,而是更進一步,轉頭看向王通道,“王沖天,你號稱擊殺過武宗,想來手上也有些功夫,不過,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如果你能在我的手中走過十招,我便承認你?能力,否則的話……”

    “蔡總捕!”司馬中原勃然作色,他雖然也知道這位蔡總捕在六扇站中的地位極為特殊,身后站著一名來頭極大的人物,有這名大人物做靠山,他在六扇門中混的風生水起,身為金章總捕,卻是連一般的神捕都不看在眼中。

    可是今天他這么做,卻是當著所有人的面在質疑自己,這已經是**裸的挑釁了,如今自己今天不能把他壓下去的話,將來在六扇門中也不要混了。

    “司馬神捕,我覺得這位蔡總捕說的有道理,圍殺苦道人事關重大,又牽涉到遺跡,自然是要小心小心再小心,絕不能犯一點錯誤,露出一點的破綻,既然蔡總捕存疑,那屬下自然要在他的面前證明自己的能力,否則的話,影響了此次行動就是我的罪過了。”

    王通微微的笑道,抬頭看著那位趾高氣揚的蔡總捕,“蔡總捕,您可以動手了。”

    “好小子,倒是有些膽氣!”

    看到王通的反應,那位蔡總捕眼中罕見的露出一絲欣賞之意來,“既然如此,你就小心了,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出重手的。”

    “總捕請便!”王通一抬手,做出了個請的手勢。

    蔡總捕同樣笑了起來,眼中閃過一道紅光,一抬手,施展出一個擒拿的姿勢,瞬間便已經沖到了王通的面前,五指如勾,扣向王通的右邊肩井穴。

    王通右肩一沉,電光火石之間避開了這一爪,不過,那蔡總捕同樣不是易與之輩,右爪順勢一捏,猛的下錘,拳頭狠狠的砸在王通的肩上。

    嘭!!

    一聲悶響。

    在蔡總捕這一拳砸下的時候,王通做出了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動作,并沒有閃避,剛才沉下的右肩竟然一抬,迎向了這一拳,這一拳,實實的砸在了王通的肩上,發出一聲極為沉悶的響聲,王通紋絲不動,腳下的青石被一股巨力砸成了粉碎,整個人的身體下陷了半尺有余,兩只腳都深深的陷入了青石地面。

    右肩上的衣物也在這一擊化為了齏粉,露出了肩上強健的肌肉,受了這一擊之后,王通仍然面不改色,仿佛什么也沒有發生一般,微笑著看向蔡總捕,道,“蔡總捕,如何?”

    蔡總捕面上的笑容徹底的凝固了,右手之上傳一了一陣陣痛楚,剛才這一拳,他就仿佛是打在了堅固的鐵錠之上一般,反震之力竟然讓他的右手發麻。

    強忍著心中驚駭的心理,勉強保持著面上鎮定而凝重的表情,但是他仍然有一瞬間有些恍惚。

    這怎么可能?

    雖然剛才他并沒有全力出手,甚至只是用了五分力,害怕把王通打死,但是五成力的一擊,也足以將一名一品武師打成粉碎,可是現在,王通竟然毫發無損,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還用反震力將他的手震的發麻,這是個什么情況。

    最讓他感到震驚的是,這一擊,這一次的碰撞,他并沒有感受到王通激發任何的真氣,完全是以肉身的力量來硬扛,而且還贏了,這怎么可能?這種事情,不要說是見過,便是聽也沒有聽過。

    不但是他,在場的所有人都呆了,包括蘇起和司馬中原。

    甚至他們都開始懷疑王通和蔡總捕在演雙簧,否則的話,眼前這一幕根本就解釋不通嘛,誰見過這樣的?

    下品武師以肉身力量硬接武宗一拳毫發無損?

    開玩笑吧?!

    這的確是開玩笑。

    看到王通面上那古怪的笑容,蔡總捕翻身而上,又是一拳,挾著風雷之聲,狠狠的對著王通當胸便是一拳。

    察覺到王通的異常之后,這一拳他再也沒有留力,甚至施展出了祖傳的風雷心法,拳頭出到一道,大量的雷電光華在拳頭上閃動起來,宛如萬千鳥群同時鳴叫,搗向王通。

    嘭!!!

    這一次的聲音更大,聽在別人耳中,仿佛天崩地裂一般,事實上h除了在場的幾名武宗之外,六扇門大商朝分部之中所有人的耳朵都在這一擊中被炸了開來,大量的鮮血從他們的耳竅之中噴射而來,甚至連整個六扇門分部都震動了一下,仿佛地震一般。

    雷鳴炸響過后,王通仍然紋絲不動,只是雙腳再次下陷了一尺有余,倒是出手的蔡總捕咚咚連退三步,面色青白,再也無法維持之前那種沉凝的態度,滿面驚色。

    就在他剛才將要擊中王通的時候,王通閃電出拳,與他對了一記,同樣是沒有感受到絲毫真氣激發的跡象,但是他與王通對拳的時候仿佛打到了一座完全由精鋼組成的巨山之上一般,直接被反震了回去,退了三步,一陣氣血翻涌。

    再看王通,嘴角仍然掛著那可惡而詭異的笑容。

    “我不相信!”

    這一次,他終于被激怒了,連續兩擊,讓他丟盡了臉面,最重要的是,他完全看不出王通到底用了什么樣的手段擊退自己的,說是純粹以肉身的力量硬扛,他絕不相信。

    隨著一陣陣刺耳的雷電暴鳴之聲,他的身軀陡然之間仿佛吹漲了的汽球一般膨脹起來,大量的電蛇纏繞在身體周圍,伸手虛空一抓,一把完全則雷霆組成的長鞭出現在他的手中,暴喝一聲,長鞭化為一道光影,抽向王通。

    咻!!

    長鞭的速度快,王通的身法更快,詭異的閃動了一下,便消失在了原地。

    “小心!”

    在場所有人中,惟有鷹眼司馬中原勉強看清了王通的動作,忍不住的出聲提醒,雖然他對蔡總捕很是不爽,但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王通把蔡總捕打傷,畢竟這位金章總捕亦是此次行動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不過,他想象中的事情并沒有發生,王通的身法雖然快,但是并沒有對蔡總捕出手,而是出現在蔡總捕的身旁,與他并肩則力,一只手不知何時扶在了他的肩膀之上,“蔡總捕,還要再試下去嗎?”

    “你……”

    一鞭落空之后,蔡總捕便發現不對,正欲應對之時,卻感到自己的右肩有如被一座巨山壓住一般,動彈不行,再一扭頭,卻見王通不知何時已經落到了他的身旁,笑盈盈的看著自己。

    “不必了!”他長出一口氣,盯著王通,身為金章總捕,武宗級別的強者,能夠活到今天,除了有強硬的靠山之處,本身亦是一個知道進退的人,這一次的試探,他算是丟了臉,但總比丟了命好。

    就在剛才,王通的面上雖然掛著微笑,但是在他的心神之中,卻清晰的感受到周圍已經完全化為了一片火海,只要他再有一絲對王通出手的意愿,這片火海便能夠瞬間將他焚盡。

    他可不想為了王通這樣詭異的家伙而將命丟在這個鬼地方,所以,他很明智的選擇了放棄,甚至還擠出了一絲的笑容來,“果然是盛名之下無虛士啊,蔡某佩服。”

    “不敢,不敢!”王通謙虛的抱了抱拳,抬起了搭在他肩上的右手,退了兩步,垂手而立,一副恭敬的下屬模樣。

    “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

    身為主人,神捕蘇起發出一陣長笑,拍手道,“既然誤會已經解除了,那就太好了,此次行動關系重大,不容有失,諸位當精誠團結,齊心協力,切不可以一己之私誤了大事啊。”

    這話聽著是對所有人說的,但是在場又沒有傻子,自然聽出來這是完全針對蔡總捕的。

    不過此時,蔡總捕已然再無之前那般的囂張勁頭,而是附和的點了點頭,甚至笑容也變的非常的燦爛起來,“不錯,這一次的行動有王總捕這樣的高手參加,我想,我們的成功希望至少能夠增加五成,不,至少六成!!”

    “不錯,大商分部果然是慧眼識英豪,我黃某人佩服,佩服!!!”一旁的黃總捕閃過一絲詭異的表情,當先附和道。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