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網游之大盜賊 > 第1326章 寵溺

第1326章 寵溺

    打成這樣,陸離都覺得不好意思了。

    太欺負人!

    不過,這里是競技場,不允許大家坐下來聊天嗑瓜子。

    全力以赴就是最大的尊重,陸離已經幫助水精靈分析了她的問題,接下來就看她自己能不能過心里的那道坎了,就算過不了也沒關系。

    “如果實在下不了手,那就走另外一條路吧,”陸離很好說話也是看對象的,除了他妹妹,也就今天破例出現這種情況,換做是一般人,愛聽聽不聽滾,哥才沒時間和你瞎比比。

    “還有另外一條路?”水精靈已經快要做好心理建設了,猛然間聽到這樣的消息,這些建設瞬間就坍塌一片。

    不過,她似乎嘗到了一種陌生的感覺。

    她不知道這個詞叫做寵溺,就是說,有個人會放棄原則放棄理智,事事以你為先,不管你要什么,只要是你想的,他總能找到辦法幫你辦到。

    這個時間里,波兒戰隊已經被解決了。

    出了競技場之后,陸離就開始為水精靈講解他結合上輩子所看到的一些理論帖子,摸索出來的一套新型理論。

    這個理論非常的重要,是陸離重生之后最重要的一個成就。

    如果將來某一天水mm帶著一套理論棄他而去,說不定陸離要咬著被角哭一整個晚上,內心深處一定長久不息的控訴無情無義無理取鬧的某人。

    然而現在陸離愿意和水精靈分享。

    他就是這樣的人,一旦決定的事情就義無反顧,至于后果是什么并不重要,陸離相信自己一定會完善出更好的東西,他不是在走,而是在奔跑,沒有人可以追的上他。

    而且這也是對他自己的一種鞭策,如果不想有一天被一個女人壓著,最好就更加努力一些。

    “說嘛,到底是什么路子,我不太想攻擊眼窩,太惡心了,”水精靈催促道,語調帶著自己都察覺不到的撒嬌語氣,陸離莫名其妙的骨頭都酥了。

    可惜,討人厭的系統提示聲傳來。

    他們排進了新的競技場地圖,不管對手如何的菜,以他們的性格都會認真對待。

    “我給你示范幾次,你看看我的鑿擊和你之前的比有什么地方不一樣,”陸離補充說:“這一次我不扎眼窩,只扎額頭正中心的地方。”

    接下來排了幾場,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隨著段位的提高遇見高手的幾率增加,他們再一次碰到了像樣的對手。

    這一次是刀鋒山鮮血之環。

    刀鋒山是食人魔的王國,食人魔信奉的是“勝者為王”,每年都會在鮮血之環競技場舉行一次王位爭奪賽,贏家將成為下一年的國王,直到在下次的比賽中被擊敗。但是在食人魔逐漸認清了格魯爾的真面目后,刀鋒山競技場也隨之廢棄。商業嗅覺靈敏的地精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用重金買下它作為角斗士表演賽的場地。

    對手的戰隊名叫做菊花兄弟,id極度讓人惡心。

    一個叫做菊花一緊,另外一個叫做夾斷愛恨情仇,如果這兩個家伙是進游戲之前認識的還好說,如果是后來才相遇的,那就只能道一句猿糞。

    游戲里經常會出現這類奇葩,游戲公司也不忍心剝奪奇葩們給自己起名的樂趣,最多就是禁掉一些涉政涉黃,比較露骨的詞句,而且這兩個id分開來說并不見得就多邪惡,只是一起出現的時候,才會達到更惡心的效果。

    菊花兄弟出來就很跳。

    他們一個是亡靈法師,一個是牛頭人德魯伊,都是比較喜歡跳的職業和種族,不過這樣的組合打22還是挺有優勢的,尤其是鮮血之環這個競技場。

    這個競技場地圖由幾部分構成,主要是斜坡、橋梁、柱子,地溝。

    離開等候區后,玩家會在左邊的墻壁方見到一座斜坡。此斜坡將帶領你往橋的中央,血之環最關鍵的戰略位置之一。

    橋梁則把血之環一分為二:一邊是你們另一邊則是敵人。在橋上可以完整的俯視整個競技場,并且這也是抵達柱子的唯一之路。

    在橋梁的兩邊側面各有一座柱子,只要瞄準正確就可以輕易的跳到柱子上方。如果你是遠距職業,那你應該考慮跳到其中一座柱子上。不但能讓你遠離敵人,在柱子上也是最佳的瞄準敵人位置。

    在離開等候區如果往右方前進,將會看到血之環兩個之一的地溝。玩家通常都會在開場后沖向橋梁,所以如果你想在第一時間避開敵人,往地溝或是橋底下都是很適合的。

    陸離和水精靈直接潛行走下面,菊花兄弟則像兩只小跳蛙似得蹦到了橋上面,并且打算去占據橋兩側的柱子。

    魔法肆虐,冰霜覆蓋了橋梁,兩個遠程職業自以為獲得了良好地形,只要他們的對手出來,就可以控制住慢慢虐,至少法師菊花一緊沒有想過速戰速決,他清醒的認識到自己這一方的優勢,那就是他們都是遠程,站在柱子上既可以獲得良好視野,又可以自保。

    而且他們有治療,戰斗拖得越久對他們越有好處。

    可是……

    為毛上來就致盲啊,冷不丁被致盲的法師沒頭蒼蠅似得亂走了幾步,結果就從柱子上掉了下來,迎接他的是兩個盜賊。

    “愛恨情仇,快點下來救我!”法師大聲喊道。

    他們沒用個人頻道,所以陸離和水精靈都可以聽得見,然后他們就聽到夾斷愛恨情仇在上面回應:“媽了個巴子的,勞資好不容易才跳上柱子……”

    陸離斜跨一步到法師面前,匕首直取菊花一緊。

    “我們打出鑿擊的時候,心里自然而然的把對手當成目標,這個目標究竟是動還是靜都一概不管,大部分的盜賊都是只做好了自己應該做的事情……”

    他一邊使用技能還一邊解說著,為了能夠讓水精靈看的真切,動作并不算太快。

    可惜法師菊花一緊依舊沒能躲過去,這一次陸離打出了一個九十四完成度的技能,比上次用在霸波爾奔身上的還要給力。

    “為什么會這樣?”水精靈覺得自己變幼稚了。

    好強的她原本應該是寧愿自己研究也不可能出聲去問別人,在她所受到的精英教育里,這屬于弱者的表現,強者應該自己解決問題。

    “因為我做好自己事的同時,還重點關注了目標所在做的事情,他在躲閃,從左到右,而且身子后傾,他躲閃的幅度,會影響我的匕首在他身上的著力點,你來試試看,”陸離稍微讓了一下位置。

    “愛恨情仇,你**的倒是跳下來啊,他們在蹂躪我,而且是輪流來的,”菊花一緊這次是真的菊花緊了。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