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寒門狀元 > 第1239章 英勇無畏

第1239章 英勇無畏

    一夜下來,京師九門除白天被攻打過的德勝門和正陽門外,其余七座城門均被韃靼人騷擾了一遍。 (.  . )

    不但明軍筋疲力竭,韃靼人自身也苦不堪言。

    接連十天戰事下來,韃靼方面折損兵馬超過萬人,這讓達延汗巴圖蒙克的壓力非常大,就在此時,他得到了一個更讓他惱火的消息……在宣府負責全軍后衛的國師亦思馬因提請撤兵。

    蘇蘇哈聞訊后沖進王帳,大步來到帥案前,向巴圖蒙克行禮后憤憤然道:“大汗,請您下旨,讓臣領兵,將叛賊亦思馬因的腦袋提回來!”

    巴圖蒙克一擺手,道:“國師的事情,不用你操心……居庸關一線,明軍將領沈溪或許會率兵馬回京師勤王。沈溪麾下有明軍中如今唯一能拿得出手的騎兵,如果被他們殺到京城,或許會對局勢造成根本性的影響!”

    蘇蘇哈一臉不屑:“就是個乳臭未干的小書生,據說到現在也未滿十八歲,亦思馬因居然多次吃敗仗,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沈溪再厲害,其統率的兵馬能及得上我們天下無敵的蒙古騎兵?在平原地帶作戰,我們的鐵騎就沒怕過誰!”

    巴圖蒙克搖了搖頭:“切不可大意,不僅僅亦思馬因不敵,亦不剌部也全軍覆沒,烏魯斯率軍猛攻居庸關也失利了,證明這個沈溪還是有些能力的。明朝各地勤王兵馬正在趕赴京師途中,如果我們不能在短時間內攻陷眼前的堅城,或許只有撤兵一途!”

    蘇蘇哈仍不服氣,道:“若沈溪真敢率兵回大明京師,臣愿領兵與之一戰!等擊敗沈溪,威懾明人,臣再領兵攻破城池,用明人的鮮血來祭奠曾經輝煌的大元帝國,再現薛禪汗統一中原的榮光!”

    巴圖蒙克欣慰地點了點頭:“但愿如此……蘇蘇哈,切不可懈怠,今日全力攻城,務必在明朝京城打開一個缺口,只要兵馬進城,大明王朝必然傾覆,大元帝國將會在本汗手中重建……”

    ……

    ……

    十一月八日,清晨。

    謝遷坐在安定門城頭,即便寒風刺骨,但疲憊不堪的他卻倚靠著旗桿睡了一個多時辰,一直到朱厚照從城樓里出來,把他吵醒。

    “謝先生,您醒醒,睡在這里做什么?不如上城樓去,里面有床榻和暖爐!”朱厚照關切地說道。

    謝遷半天沒回過神來,許久后才意識到自己在哪兒,他往城頭下面看了一眼,一陣頭暈目眩,嚇得趕緊遠離城垣,他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發現身子骨不聽使喚,尤其眼睛干澀,因畏光而淚水橫溢。

    謝遷心想:“這身子骨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以前熬夜根本就不覺得什么,現在卻怎么也撐不住!”

    朱厚照見謝遷沉默不語,上前扶著謝遷的肩膀,道:“謝先生,本宮這就攙扶您上城樓休息,之前本宮已經睡了一覺,如今精神頭很好,該輪到您休息了!”

    謝遷有些迷迷糊糊,側頭看了看朱厚照,又看看熊孩子的手,趕緊掙脫,恭敬行禮:“太子殿下尚未回宮?”

    朱厚照頓時撅起嘴:“謝先生為何總提一些掃興的話?本宮今日就留在這里,城里哪里出現險情,本宮就會去增援。謝先生需要隨時陪同本宮到京城各城門,我看還是先去休息一下,當然,如果謝先生覺得精神不錯的話,也可以先陪本宮說會兒話!”

    搖頭苦笑一下,謝遷道:“臣年老體邁,力不能支,還是先上城樓歇息!”

    在休息和跟太子閑話家常兩者間,謝遷理所當然選擇睡覺,因為前幾天他作息就不好,昨晚又熬了個通宵,還是在兵荒馬亂的城頭上,身體有些受不了,巴不得去高床軟枕上好好睡一覺,最好一睡不醒那種。

    朱厚照望著謝遷略顯佝僂的身影進入城樓,感慨地搖了搖頭:“原本還想讓謝先生幫我跟父皇說說,這下免了,我自己調兵便可!”

    就在朱厚照琢磨該如何領兵出征時,突然有斥候過來,心急火燎,似乎事情緊急,但老遠就被張苑攔了下來,張苑問明情況,過來奏請:“太子殿下,剛得到消息,韃靼人又開始攻打西直門了!”

    朱厚照怒道:“怎么又是西直門,不會攻打別的城門嗎?大清早也不讓人安生……走,隨本宮去西直門!”

    張苑疑惑地四處看看:“謝閣老呢?”

    “讓他留下來繼續睡吧,本宮沒時間搭理他,除了啰里啰嗦什么都不會,虧得沈先生那么信任他,感情也是慫貨,內閣這班大臣中就沒一個有手腕和魄力的,還不如讓沈先生來擔當呢!”朱厚照隨口道。

    張苑暗自心驚:“太子到底有多倚重我小侄兒啊?如果小侄兒真能平安回來,那時若陛下故去,小侄兒豈非權勢熏天?”

    朱厚照匆忙從城頭上往下走,差點兒跟迎上前的英國公張懋撞個了滿懷,張懋道:“太子殿下這是往何處去?”

    朱厚照道:“西直門!”

    張懋道:“太子切莫往西直門,剛剛快馬來報,韃靼此番出動約莫五六萬兵馬,來勢洶洶,大有一戰而下的架勢……今日西直門之戰將會十分艱苦,請太子回宮!”

    張懋態度之所以突然轉變,不是因為西直門有多兇險,而是他剛得到消息,原來太子昨日是擅自出宮,皇帝醒來后,此時正到處找太子,蕭敬不敢告訴皇帝太子在安定門過了一夜。

    朱厚照氣惱地揮了揮手:“本宮不回宮,本宮說過,戰事不結束就不回宮,現在就是本宮兌現諾言的時候,張老公爺,如果你敢阻攔本宮,本宮就從這里跳下去,你自己掂量著辦吧!”

    張懋剛要派人把太子架回去,卻被朱厚照當面恐嚇,張懋只能無奈搖頭苦笑,他終于發現熊孩子很不簡單,威脅人一套一套的。

    原本張懋可以繼續使用武力,強行讓太子回宮,但身為臣子,若儲君真的“以死相逼”,所做之事還是為國為民,那就等于把自己陷入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之境地,只能無奈罷手。

    “張老公爺,既然你不阻攔,本宮這就去了,請張老公爺安排好各處城門防備,再帶援兵往西直門!”

    朱厚照臨走前做出交待,張懋即便不想聽從,此時也只能恭敬領命,連皇帝都準允太子理政,他作為執掌五軍都督府的世襲公侯,為自己以及子孫后代不被帝王厭憎,只能在太子面前表現出恭順的一面。

    ……

    ……

    朱厚照抵達西直門時,城頭上激戰已經持續半個多時辰。

    今天韃靼人動用了更多的攻城輜重,僅僅大型呂公車就有五部,可謂勢在必得。朱厚照尚未上城頭,只見城墻內側這邊都出現了韃靼人的身影。

    朱厚照看到后不是心驚膽寒,相反興奮莫名。

    “終于逮著機會讓我跟韃子正面廝殺了,我倒要看看他們的戰力有多強!張公公,把本宮的寶劍拿來,本宮要跟韃子決一死戰!”

    張苑正在猶豫,朱厚照已然沖上前,將寶劍從劍鞘中抽了出來,然后像小時候斬妖除魔時一樣,提起劍就往城頭上沖,但卻被侍衛死死攔住。

    侍衛們知道事情輕重緩急,怎么都得保護好太子,否則有個不測,不僅害人害己,還要禍及家族。

    “閃開,誰不讓開道,本宮就讓他去見閻王!本宮可不跟你們開玩笑!”

    朱厚照怒吼著說完,果然揮劍砍向侍衛,侍衛們沒轍只能讓路,但嚴密地保護在熊孩子身邊。

    張苑嚇得腿都軟了,根本沒法規勸太子,于是乎,朱厚照帶著人往城頭殺去。

    大明將士一看,連太子都親自提劍上陣,沒道理自己不血戰到底,一時間大明將士戰意被徹底激發,之前被韃子壓制撤下城頭的官兵,趁機反撲,一時間喊殺聲震天。

    朱厚照鐵了心要跟韃靼人短兵相接,但等他上了城頭后才發現,城墻內側的韃靼人已被士氣大振的明軍給殺退。

    熊孩子一陣掃興,嘟囔道:“去他娘的,老子要來殺狗韃子,怎么轉眼就沒了?”

    跟士兵相處久了,朱厚照連罵人的話都學會了,沖過城門樓,眼前到處都是密密麻麻廝殺在一起的明軍和韃子,遠處又一撥韃靼兵從呂公車頂沖上城頭,熊孩子回過頭沖著自己的侍衛大吼一聲:“愣著做什么?把韃子的源頭給截斷,用桐油,直接往那攻城車上撒去,我看那車著火了,誰還敢往上爬!”

    正說著,箭矢颼颼地從朱厚照身邊掠過,朱厚照沒穿甲胄,但他絲毫不懼,周邊大明將士一陣驚愕,太子膽子可真大,不過既然連國之儲君都拼命了,自己身上都著甲胄,再撤退就說不過去了……得,一起沖,城頭絕對不能有失。

    朱厚照帶人殺了半晌,連一個韃子都沒干掉……即便有韃子沖殺過來,也被侍衛拼死先解決掉。

    韃靼人原本占據優勢,已然拿下城頭一隅,只等后續兵馬趕到,便可鞏固地盤,繼續蠶食城頭的位置,直到把明軍趕下去……城下的韃靼將領似乎看到攻破明朝京城的希望。

    一旦明朝京城攻陷,意味著數不盡的金錢、美女和牲畜,但隨即,一股黑色潮流殺了過來,但見明軍跟瘋了一樣,悍不畏死,有人連續被砍了幾刀,依然向前沖,硬是拉著韃子兵陪葬,一起摔下城頭,逐步收復失地。

    但見一個少年郎,穿著華貴的衣服,手上提著一把很不應景的長劍,大喊大叫,極為牽扯眼球。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