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馭房有術 > 第4245章 再合適不過

第4245章 再合適不過

    賴斯家的營地。

    大清早的,賴斯酋長吃了早飯,就將大祭司艾沙洞空,少酋尼古斯,以及四名祭祀召集到大帳議事。

    眾人先后來到帳中,落座之后,賴斯酋長見人到齊了,先是掃了一眼,然后就道:“昨天晚上,妮妮主動提出來,要幫著找到殺死奧瑟的兇手,也不知道情況怎么樣了?”

    “這個還沒有聽說。”艾沙洞空說道。

    少酋尼古斯則是說道:“爹,我估計十有**是找不到的,殺死奧瑟的人,不是巴瑟隆那邊的人,八成就是那些外來人,到哪里找去。不過么,奧瑟死了也好,這樣一來,妮妮和奧瑟的婚約也就沒了。爹,你看要不要今天,咱們家向畢思邦家提親。”

    “胡鬧!”賴斯直接沒好氣地說道:“現在島上的局勢,真的是錯綜復雜,咱們還需要聯合京東安壓制巴瑟隆家。趁人家剛剛死了兒子,你就要娶妮妮,豈不是逼京東安跟咱們家反目。”

    “不是說,昨天京東安家就要走么。若是妮妮找不到兇手,京東安還是要走的。實在不行,咱們就等著京東安家走唄。少了他這個盟友,不是還有畢思邦家么。”尼古斯說道。

    “畢思邦家已經什么樣子了,如何能夠跟巴瑟隆對抗。就算加上咱們家,我看也是夠嗆。還是跟京東安聯手更為妥當!”賴斯嚴肅地說道。

    “可兇手也找不到,萬一京東安真的走了呢?”尼古斯說道。

    “這個……”賴斯微微皺眉。

    倒是艾沙洞空說道:“酋長,我看要不然這樣,現在就召集各部落議事,也了解一下,京東安家現在的情況。”

    “也好。”賴斯點了點頭,說道:“那就通知其他部落,等會到畢思邦家的大帳議事。”

    “這樣不好。”艾沙洞空說道。

    “為何不好?”賴斯問道。

    “現在酋長你是四家部落的盟主,若是議事,自然是到咱們部落,哪能再去畢思邦家。這么做,雖然有點不太好,但盟主的身份,還是要展現出來的。”艾沙洞空說道。

    “爹,大祭司說的沒錯。盟主就是盟主。”尼古斯跟著說道。

    “那也好,就召集各部落,到咱們營地的大帳議事!”賴斯說道。

    隨后,賴斯家就讓人前往各部落進行通知,前往盟主部落的大帳議事。

    既然選定了賴斯當盟主,島上的各部落酋長也不能說什么。各部落接到消息之后,紛紛趕往賴斯家的營地。

    能來議事的,必須得是重要人物,無外乎是酋長和大祭司,充其量是帶幾個護衛。

    各家先后來到賴斯家的大帳,進去落座之后,少不得客套一番。

    等人全部到齊了,賴斯就直接看向京東安,溫和地說道:“京東安酋長,關于奧瑟少酋的事情,不知道查的怎么樣,用不用我這邊幫忙?”

    “唉……”京東安嘆息一聲,頗為無力地說道:“昨天晚上,妮妮少主已經幫我們家找到了真兇,真兇已經死了。”

    “啊?”“找到了?”“是誰?”……大帳內的眾人聽了這話,全都是大吃一驚。

    尤其是妮妮的母親,簡直都不敢相信,女兒竟然還有這樣的本事。也是因為太早了,她都沒有去問妮妮,另外壓根也沒覺得,妮妮能夠找到兇手。

    當然,大家伙的心思都是一樣的,兇手根本找不到。

    “京東安酋長,兇手是什么人?”賴斯也滿是錯愕地問道。

    “實在是想不到,兇手竟然是我的小兒子奧吉……他因為跟奧瑟私下里有過節,竟然決定殺他……奧吉被妮妮查出來之后,當場承認,然后就自殺了……唉……”京東安又是無力地說道。

    “這……這……”賴斯搖了搖頭,滿是惋惜地說道:“怎么會是這樣……”

    其他的人,也是不敢相信,臉上仍然流露出震驚的表情。他們誰也不會想到,真兇會是奧吉。若不是京東安親口說出,他們都以為是開玩笑呢。

    “可能是我太過偏心,所以才釀成的悲劇……罷了……罷了……”京東安滿是傷感地說道。

    “確實是一個悲劇……”賴斯故作傷感,跟著說道:“眼下真兇既然已經找到,并非其他各部落所為……我想京東安酋長,應該能夠打消離開的念頭了吧……”

    京東安點了點頭,沒有出聲。

    而坐在京東安身邊的大祭司牙都卻開口說道:“賴斯酋長,先前我們還以為,神獄遭到偷襲,以及奧瑟少酋的死是一件事,兇手會是一個人。結果經過妮妮少主的調查,并非是一件事……如此一來,在我們島上,還是存在危機的……而偷襲神獄的人,我們也必須盡快給找出來……”

    “牙都大祭司所言不錯,可是這個人,隱藏極深。想要找出來,只怕并不容易。”賴斯說道。

    “昨天晚上,我和酋長都見識到了妮妮少主的手段,確實叫人佩服。在這里,我提議不如由妮妮少主負責尋找攻擊神獄的真兇。被殺的人都是妮妮少主這邊的人,我相信她一定會全力以赴。我們各部落盡力配合,找到真兇應該不是難事!”牙都認真地說道。

    “讓妮妮來……她……她能成么……”畢思邦酋長夫人擔心地說道。

    “在我看來,沒有人能夠比妮妮少主更加合適!”牙都肯定地說道。

    滿是悲傷的京東安點了點頭,說道:“的確如此,妮妮少主昨天晚上,簡直是洞察天機,讓人不得不服。所以我也相信,只要由妮妮少主負責追查真兇,一定能夠將真兇給找出來!而這個真兇,很有可能就是害死畢思邦的人,咱們決不能放過他!”

    “那……那好吧……”畢思邦酋長夫人點了點頭,但她還是有些擔心,害怕女兒會發生什么危險。

    妮妮和她身邊的人,現在似乎已經吃慣了張禹做的美食,原本負責做飯的人,起來之后都不在廚房準備了,隱然下崗。

    張禹給妮妮涂抹過臉之后,少不得又要去下廚房,做了一鍋雞蛋面,大家一起享受。

    眾人才吃過雞蛋面,就有急匆匆的腳步聲從山路那邊傳來。

    很快,一個青年人的聲音就響了起來,“妮妮少主在嗎?妮妮少主在嗎?”

    妮妮從廚房出來,大聲說道:“我在,有什么事?”

    “酋長夫人……剛剛派人傳信……說請少主前往賴斯部落的大帳議事……”青年人喘著粗氣說道。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