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人皇紀 > 第二千一百九十六章 天神六御!

第二千一百九十六章 天神六御!

    淵蓋蘇文發難的時間恰到好處,和地底殺出的那些神秘人彼此配合,極其默契。

    而且從雙方的配合來看,淵蓋蘇文似乎早就知道地底那些人的存在。

    變生肘腋,王沖懸浮虛空,目中光芒閃動,只是瞬息之間就已經明白過來。

    烏蘇米斯可汗帶領東/突厥眾將在前,吸引自己注意,而淵蓋蘇文和那些地底的高手互相配合在后,一起襲殺。

    所有這一切,顯然都是事先計劃好的。

    這些念頭從腦海中飛掠而過,王沖很快回過神來。

    “哼,可笑!”

    一聲冷哼,王沖瞬間出手:

    “大羅仙功!”

    冥冥中,虛空震蕩,就在王沖身后,一棟棟瓊樓玉宇,金碧輝煌,如同初升的太陽般光芒綻放,籠罩住了王沖。

    “轟!”

    四面八方,那萬道洪流迅速洶涌而至,狠狠的轟在王沖身上或者說王沖召喚的三十三天上。

    此時此刻的王沖已經完全隱沒在三十三天之中。

    嗡!

    那浩浩蕩蕩的罡氣擊中了王沖,但卻有如擊中了一處空洞一般,滾滾的罡氣有如長江大河一般,沒入王沖的三十三天之中,被王沖的大羅仙功消化吸收。

    不止如此,十余柄從地藏佛掌中迸發而出的血刃在距離王沖還有一丈多的時候,遇上王沖體外的三十三天,也仿佛遇上了一堵銅墻鐵壁一般,全部被阻擋下來。

    如今的王沖今非昔比,大羅仙功也早已被他修煉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威力也脫胎換骨,晉升到了一個更高的境界,放眼天下,也只有王沖能夠如此,彈指之間,將這么多狂風暴雨的攻擊消化吸收,化為己用。

    “不好!”

    感覺到自己發出的攻擊有如泥牛入海般全部消失不見,那巨大的地藏佛掌中,一名穿著黑袍,頭戴星冠的老者,心中一凜,立知不妙。

    王沖的修為太高了,高的遠遠超出了他們的估算。

    行動之前,他們推演過種種情況,但惟獨沒有料到,王沖竟然憑借著一身出神入化的功力,硬生生將他們所有的攻擊化解無形。

    更令眾人震撼的是,在行動之初,眾人就考慮過王沖的功力恐怕極其駭人,所以這次行動,眾人還動用了地宗十幾余柄、擁有七八百年歷史,強大無匹的破罡利器。

    那十余柄隱藏在地藏佛掌中的血刃,每一柄都鋒利無匹,斬殺過眾多中土和各國的絕世高手,其中不乏許多罡氣凝練,擁有特殊護體絕學的強者,足以讓無數的橫練高手為之膽寒。

    就算罡氣練到絕頂的高手也一樣無法阻擋。

    只是誰也沒有想到,那十余柄地宗的破罡利器,無上至寶,竟然被王沖憑借純粹的罡氣就抵擋下來。

    那十余柄地宗至寶,甚至連他半寸罡氣都無法滲入。

    “撤!”

    為首的地宗強者低吼一聲,終于產生了退意。

    王沖太強了,甚至比西北之戰擊敗古太白的時候還要強得多,那根本不是他們可以對付得了的。

    “想走?走得了嗎?”

    一聲輕笑在天地間響起,聲音中滿是嘲諷,下一刻,就在那名地宗強者帶領眾人準備再次施展遁地之術,逃入地下的時候,王沖簡簡單單一掌擊出。

    “轟!”

    沒有絲毫的花巧,王沖僅僅是將之前大羅仙功吸收的萬道洪流連同本身磅礴的罡氣簡簡單單的轟出。

    “啊!”

    只聽一陣陣慘叫,十余名偷偷摸摸從地底殺出的東/突厥地宗強者,一個個仿佛斷線風箏一般,紛紛飛了出去。

    在王沖那毀滅性的罡氣洪流面前,眾人的反抗根本微不足道,雙方之間的實力天差地別。

    砰砰砰!

    七八名地宗強者連反抗的余地都沒有,一個個身軀在半空中猛烈的爆炸開來。

    這一擊,王沖根本就沒有想過要讓他們活下來。

    “淵蓋蘇文,你也一起去陪他們吧!”

    就在收拾那些地宗強者的同時,王沖也沒有忘記淵蓋蘇文,他的神色冰冷,右掌同樣一掌拍出,下一刻,一股毀天滅地的罡氣洪流,立即有如奔雷掣電向著淵蓋蘇文襲去。

    看到這一幕,淵蓋蘇文瞳孔收縮,立即聞到了一股強烈的死亡氣息。

    不過盡管如此,淵蓋蘇文也被激發出了心中的兇氣。

    “天神六御,斬!”

    那暴喝聲有如驚雷,浩浩蕩蕩,響徹天地。

    “轟!”

    而隨著淵蓋蘇文的聲音,天空深處,誰也沒有注意到,一柄黑色的長刀裹挾著浩瀚的、毀滅性的洪流,有如天外隕石一般,以雷霆萬鈞之速,朝著王沖猛然射去。

    “轟!”

    就在王沖頭頂三尺處,光芒一閃,三十三天浮現,瞬間擋住了那柄詭異的黑色長刀。

    王沖的三十三天凝練如鋼,就連地宗的破罡至寶都無法穿透分毫,但是淵蓋蘇文的這柄刀卻竟然刺入了三十三天半尺之厚,威力之大,難以置信!

    不過王沖的三十三天罡氣遠不止半尺之厚,淵蓋蘇文這一刀依舊破不了王沖的防御。

    “天神六御?原來這就是你的第六刀!”

    王沖抬頭望著上方的第六刀,輕笑一聲。

    高句麗皇帝淵蓋蘇文刀法如神,舉世罕有其匹,這是王沖很早就聽說過的。

    不過最神奇的還是淵蓋蘇文的第六刀,他的第六刀就從來沒幾個人見過,這還是王沖第一次見到他的第六刀。

    威力強大,鋒利無匹,只可惜依舊不是他的對手。

    “砰!”

    下一刻,王沖手指一指,頭頂淵蓋蘇文射向自己的第六刀,仿佛受到某種無形力量的操控,連同一股如山如海、風暴一般的罡氣呼嘯而出,直奔淵蓋蘇文面門而去。

    這一刀何其之快,乍一消失,再出現時就已經和淵蓋蘇文的面門相距不過數寸而已。

    王沖并不擅長刀道,但卻擅長劍術,蘇正臣傳下的蒼生鬼神破滅術比之淵蓋蘇文的刀法只高不低。

    以劍意御長刀,王沖施展出來的威力比之淵蓋蘇文還要駭人。

    “怎么可能?”

    淵蓋蘇文瞳孔一縮,滿臉的不可置信,他怎么都沒有想到,王沖竟然能夠奪下并且正常施展自己的第六刀。

    淵蓋蘇文的第六刀乃是魔刀,刀中蘊含著一股強烈的意念,如同洪荒猛獸一般,如果貿然碰觸,不但無法正常使用這柄魔刀,反而會被魔刀意識入侵腦海,控制身軀,甚至抹滅意識。

    整個高句麗帝國,除了他之外,包括高藏王在內,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使用這柄魔刀。

    但是現在,這柄長刀只不過一個照面,就被王沖控制。

    更要命的是,當王沖出手的剎那,淵蓋蘇文這位高句麗皇帝就陷入了死亡的危險。

    “轟!”

    光芒一閃,淵蓋蘇文便被王沖的長刀和罡氣擊中,有如一柄破刀般被震飛出去,狠狠的砸落大地之中,激起漫天塵土。

    只不過短短一瞬,烏蘇米斯可汗、淵蓋蘇文以及地宗眾多強者聯手發動的攻擊就被王沖彈指破滅,不但沒能威脅到王沖,反而被王沖反擊,死傷無數。

    那一刻,王沖佇立在半空中,目光平靜,震懾全場,有如一尊強大無匹的神祗。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所有的計謀終究只是土雞瓦狗而已。

    “嗯?”

    突然之間,王沖眉頭一挑,陡的扭過頭來,望向下方:

    “竟然沒死!”

    王沖眼中第一次露出了一絲意外的神色。

    戰場廝殺,性命相搏,按照王沖的估算,剛剛那一掌,威力無儔,應該足以擊殺所有的地宗高手,但是目光一轉,十多名地宗的絕世強者只死了**個左右,其他人包括那名地宗的星冠老者在內,竟然完美的從王沖的攻擊下逃脫了出來,除了內腑重創,受了一些傷,其他基本毫發無損。

    “又是黑衣人組織!”

    王沖目光一掃,立即就發現了那名地宗星冠老者身前一顆造型古樸、鏤空的黑色鐵球。

    那枚鏤空鐵球在虛空中極速旋轉,并且不斷的往外噴吐著云霧,仔細看去,鐵球的核心隱隱有藍色的電光迸射,給人一種極其強大的感覺。

    最特殊的是,王沖從這枚不斷旋轉的鏤空鐵球中還察覺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那是自己剛剛發出的罡氣波動。

    自己爆發出的罡氣,恐怕有相當一部分都被那枚鐵球吸收、抵御了。

    對于這種情況,王沖并不陌生,萬國盛宴上,安祿山就曾經使用這樣的法器,抵擋住了自己的攻擊。

    地宗那邊是不太可能直接接觸到黑衣人組織的,很顯然,這些法器都是安祿山給他們的。

    而如果連這些地宗武者都有黑衣組織給的法器,那毫無疑問,淵蓋蘇文那邊

    王沖扭過頭來,果然,另一側,王沖原本以為剛剛那樣的攻擊應該可以殺掉淵蓋蘇文,然后濃濃的煙塵和雪霧散去,一道魁梧的身影咳嗽著,躬著身子,從地上站起身來,身上,幾柄張開的長刀醒目無比。

    淵蓋蘇文,雖然嘴角溢血,眼神黯淡,連身上的鎧甲都被震塌破碎了,明顯受傷不輕,但是這位高句麗帝國的皇帝確實從剛剛的危險中活下來了。

    而王沖的目光掠過他的身上,一顆相似縷空銅球,黑煙裊裊,一邊嗤嗤自轉,一連盤繞著他急速轉動。

    很顯然,剛剛那一擊,同樣是被這一枚縷空銅球法器擋了下來。
百分百中毒胆公式